秋已华丽退场,冬天如约而至。本该下雪的季节,这个初冬,阴沉沉的天空竟然下起了蒙蒙的细雨。一场冬雨,让一片片落叶变成了彩色的“照片”,以大地为框,印在泥土里,构成了一幅静默的巨幅油彩画。
  雨滴肆意地飞舞着,淋湿了树叶、溅湿了枯草,洋洋洒洒地下了一天一夜。远处的楼房以及近处的河水都笼罩在霭霭雾气之中,朦朦胧胧,若隐若现。无数的落叶伴随着冷风细雨纷纷堕落在大地的怀抱中,轻盈如诗,静美如画。“树高千丈,叶落归根。”落叶即使化作春泥也要守护着脚下的土地,无怨无悔。最美的是高大的银杏树,小扇子一样的叶子片片金黄,清透明亮,在雨中格外显眼,一枚枚银杏叶犹如金色的蝴蝶在舞动着翅膀,透着一种无与伦比的清新之气。法国梧桐的叶子变黄了,有的绣了一层金边,有的半绿半黄,轮廓分明,那是时光滑过的痕迹。
  冬雨过后,蓝色的天空如大海一般通透,纤尘不染,光滑如镜。天气明显变冷了,白天即使有太阳,再也没有秋日那般暖和。尤其是初冬的夜,寂静、空旷、寒凉,马路上行人稀少,月亮悄悄地爬上来,洒下一地的清辉,清冷清冷的,月下行走倒是别有一番情趣。
  如果说秋天是色彩斑斓的,那么冬天是成熟稳重的,冬天是秋的延续,书写着生命的传奇。走进初冬的世界,万物的确有些萧条,风也凉飕飕的,时常刮起的北风吹在脸上感觉有些透心凉。就连不畏严寒的秋菊,此时也开始凋零。各种各样的落叶乔木绿叶少了,黄叶、红叶多了。地上的落叶厚厚的,叶子大大小小,形状也是千奇百怪,风吹叶舞,形成了一道独特的自然景观。每片叶子都有自己的特点,有椭圆形的,有心形的,有鸡爪形的,各种叶子应有尽有。捡拾一片自己喜爱的落叶,小心地把它夹在书中,那是见证岁月的书签,特别有纪念意义。
  我喜欢走在撒满落叶的小路上,地上仿佛铺了一层毛茸茸的地毯,那色彩可真够丰富的,有深红色的、有浅绿色的、有棕色的、有淡黄色的……脚踏上去,柔软舒适,每一片落叶都会发出清脆悦耳的“沙沙沙”的声音,那声音有些许的欢快,还夹杂着些许的不甘与无奈。
  一切过往,皆为序章。初冬,是秋的终结者,它有着秋的内敛深沉,也有着冬的凄美寒凉。
  
  二
  我沿着时序的步伐,寻觅冬天的踪迹。
  路旁边生长着狗尾巴草、涩拉秧、车前草、苍耳、酢浆草,还有些我叫不出名字的野草,这些一年生草本植物,经历生命的轮回,走过最美的时光,各种草已结籽,有些干枯的草已失去了水分,有的还绿意盎然,它们在冬天的寒风中挣扎摇摆,在生命的尽头徘徊、流连。一群小麻雀藏身在茂密的枯草丛中,它们在寻觅、啄食着美味可口的草籽,这些大自然的慷慨馈赠足够它们裹腹,这些小精灵对这个世界要求得并不多,有吃的、有喝的、有温暖的小窝,就能很好地生存下去。它们身形小巧,天生敏感,听见人的脚步声,便机敏地向四下分散开来,“唰”的一声,犹如绽放的烟花,一下子便腾空而起,眨眼的工夫已飞到旁边的树枝上去了。我抬头看,光秃秃的树枝上黑压压的一片,足足有百十只,落在枝头的小鸟儿像极了一朵朵盛开的小花,影影绰绰,自然随意,那么俏丽,那么可爱。“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些弱小的生命,个头小,是这片土地上的“常住居民”,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依然活跃在村庄、田野、城市,这样说来,生命是渺小的,却又是无比坚强的,令人心生怜爱之情。
  路旁边葡萄园的葡萄枝不知何时已干枯,叶子早已飘落地下化作了肥料,滋润着脚下的泥土,只剩下紫褐色的葡萄藤,弯弯曲曲,旁逸斜出,风骨犹存。我想,它们一定在默默地积蓄着力量,等待明年春天再恢复生机,转入生命的下一个轮回。而旁边的扁豆架上却是另一番景象,扁豆依然开着它的花,紫色的或白色的瓣,一朵朵,一串串,仿佛感受不到季节已变化。忽然,我在浓密的扁豆叶丛中发现了一个扁豆荚,靠近它,能闻到一股豆荚散发出的淡淡的清香之气,扁豆花屹立于枝头,它在向冬天发出无声的抗争。
  扁豆,也叫蛾眉豆,是美味的蔬菜。母亲喜欢在菜地里种上几棵扁豆,不用怎么管理,它自己就会攀着木架子往上爬,盘踞上面形成一道绿色的墙。扁豆花败落的地方就会结出一个个扁豆角,把它们从架上摘下来,洗干净用刀切成丝,放入红辣椒,再加入两个鸡蛋,红绿白相配,炒孰了吃,营养又美味,清脆可口,让我吃不够。
  没想到,扁豆的生命力真顽强,初冬时节里长势依然很旺,豆叶一根枝上三片,舒枝展叶,豆叶墨绿,它的藤蔓攀着篱笆墙疯狂地生长,两三棵就能长成一大片,盘枝错节,葱茏一片,找不出哪里是头,哪里是尾。但它终究也抵不过岁月的风霜,叶子有的已经泛黄,有的开始飘落,也许一场霜雪就让它失去生机,但活着的每一天,它都是那样灿烂。
  桐树的叶黄了,叶落了,地上厚厚的一层落叶,预示着冬天真的来了。桐树可是我最熟悉的一种树木,家乡的田野里种植着大量的桐树,因其生长速度快,是很好的木材,深受人们喜爱。更重要的它的花很漂亮,紫色的花儿如梦似幻,是春天的原野上最靓丽的风景画。每年五月是它的盛花期,那淡紫色的花形状像一朵朵生机盎然的小喇叭,空气中都是桐花清甜的香味,轻似梦,若有若无,惹得鸟儿藏身其中,叽叽喳喳地唱个不停,沉醉得不知今夕何夕。
  
  三
  记得小时候,每当中午天气炎热时,干活累了,我就跑到桐树下乘凉,有时候头枕着大地,躺在桐树下面,看那一缕缕阳光透过叶的缝隙,撒下点点碎花,感觉自己像在和太阳捉迷藏。深秋时节,花儿败落之后,上面结满了籽,小指头肚大小,摸上去硬硬的,像小石头,尝一口,味道苦苦的。“一叶落而天下知秋。”经过秋风秋雨的洗礼,它的叶子黄绿相间,有些桐叶从墨绿变成了焦黄,随风飘落,落地有声,“吧嗒”一声,那是它道别大树的深情告白。冬季,桐树的枯枝有时候会从树上落下来,有的粗大,有的细小,我们喜欢拿着布袋到田野里去寻找桐树枝当柴烧。
  这个初冬时节,我走过桐树下,就在这些桐籽中间,我竟然发现几朵春天里才盛开的桐花,真是生命的奇迹。这难道就是人们说的生命的逆生长吗?
  柿子树上的柿子已被摘光,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片椭圆形的叶子,颜色由绿变红,渐渐地就落光了,有一种凄凉之美。不知为什么,看到柿子树,总能让我联想到秋日里那满树红彤彤的火柿子,无数的小红柿子在风中轻舞,像一盏盏小灯笼,那美妙的画卷深深地定格在我的脑海中。
  远处绿油油的是大片的麦田和油菜地。越冬的小麦精气神十足,棵棵麦苗舒展着胳膊、腿,挨挨挤挤,欢欢喜喜,一行行,一垄垄,深深浅浅的绿在寒风中荡漾,形成了冬天里最美的风景。在路旁、沟畔、河边到处都能看到油菜苗的影子,一棵挨着一棵,叶子油光发亮,排列得整整齐齐,那生机盎然的模样,让我仿佛看到春天里金黄的油菜花争相开放的场景,那满眼的黄,像铺了一地的金子,金灿灿的,一眼望不到边,油菜花的香味惹得蜂飞蝶舞,让人留恋忘返。
  “秋去冬又来,惊觉岁月深。”时光在花开花落,叶绿叶黄中一年将尽。回不去的是曾经,留不住的是青春。人生不光有光鲜亮丽的花样年华,也有迟暮垂老的岁月沧桑。唯有懂得放下,洒脱地与过去告别,才能更开心地拥抱精彩的未来。
  品味初冬的韵味,寻找生命的奇迹,总有意想不到的惊喜,让人又充满了希望。我分明在冬天里看到了春的影子,闻到了春天的味道。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从承德回来,就去了中南海。 中南海在大部分国人眼里既熟悉又陌生。这里既是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办公地方,又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居住之地,是国家政治生活的心脏。因为长期不对外开放,对大多...

叶集离我家并不远,大约将近一百里路吧,早就想到叶集去看看。因为我知道叶集在上个世纪新文化运动时期出了未名四杰,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叶集还有个未名湖,在我的想象里一定是风光旖...

世上本无路,是走的人多了,才成了路!先生的话当然是开自然的真理! 有了路,未去走过的人,他还是不熟路,或脑袋中由人塞个生硬印象,连东西南北也许都模糊。只有去过不止一次的经历者...

小时候,站在高高的幸福河河堤上,往西北望,盐碱滩、芦苇荡、红荆树、黄土路、矮房子、土黄色的小村子是一幅绝美的乡土画。 画中惹眼的就数红荆树了,盐碱滩上有很多,呈不规则排列,高...

一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跟摄影人去看风景了,他们是通过镜头去看风景,与众不同的是,对风景的要求更为细致,更为精妙些。自然之美,在于自然的流露,每一个时辰,都在决定着风景的不同品质...

雪来的时候,我躺在一张床上。十年前,我用所有的积蓄,租住了这个鸟笼。它挂在高楼的第八层,七十几平米,我所有的积蓄也只是首付,按揭贷款后,我负债累累。从那以后,我在城市弯下腰...

小时候,具体地说是有记忆之后,十岁以前,我觉得我们的刘家胡同就很宽了。稍后,又知道我的家在金岭村,金岭村就很大了。那时候并没有走出去的奢望,只听说村里有人闯关东去了,也有人...

我为父亲歌功颂德/袁琪 父亲是天,他支撑着我们,父亲是春,他给了我们阳光,父亲是夏,他给了我们温暖,父亲是秋,他给了我们成熟,留给他自己的却是满头白雪的冬。 父亲,袁希珍,1925年...

一 老屋后的那面山坡,自打我记事起,它就是我们的自留坡了。有点像自留地那样,它成了我们“私有”的领地。 当然,说是私有也不全对。首先,我们就没握有它的“生杀”大权。随意栽种、简...

看着墙边那两大蛇皮袋红薯渐渐少下去,分别变成了半蛇皮袋,当我把它们誊装到一个纸箱时,它又由一大箱渐渐变成了半箱,我不禁有些释然,甚至冒出些惬意来。 今年红薯收获季节,看着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