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熹微,寒风刺骨,时令已悄然进入冬季。我穿着背心、短裤,慢跑在城市的公路边。多年以前我就有晨跑的习惯,中间断断续续,不过今年从夏天一直坚持到现在。
  六点不到,屋外仍然比较黑暗,穿梭于城市各个路口,一股冷风吹得人瑟瑟发抖。朦胧中,我发现斑马线上有一个黑色的东西贴着地面,它长长的,可能是一只被汽车轧死的小动物,它的身体已经变得扁平,内脏挤出,路面只能看到少量的血。我不忍直视,但是又忍不住不看,弯下腰,凑近一点儿,啊!原来它是我的老朋友,那只可怜的流浪老猫。我的鼻子一酸,呆呆地站在那里,像丢了魂魄似的。
  二
  记得半个月前,也是在这里与它邂逅。
  那天早晨,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打在窗棂上嗞嗞直响。晨跑的闹钟响起的那一刻,我在床上翻来滚去,最终还是战胜了畏难的心理,爬了起来,“身不由己”地向楼下跑去,运动神经一跳一跳的,像汩汩的沸水。一上路,小雨打在脸上、身上冰凉冰凉的,寒冷中带有一丝“寒江独钓”的惬意。每天规定五公里,大约四十分钟,路线固定,在经过江畔红绿灯交叉口时,发现一只肚子圆鼓鼓的母猫昂着头半躺在地上,身上湿淋淋的,仿佛刚从水里捞起来一般。它绝望地盯着我。我停了下来,慢慢地靠近它,它变得焦躁起来,翘起了长胡须,眼光突然变得无比犀利,恶狠狠地瞪着我,“喵呜、喵呜”地发出警告声。我只得退避三舍,万一被它咬到那可就倒霉了。我往后退了几步之后,它暂时放松了警惕,但是依旧发出悲惨的哀嚎声。我仔细一看,原来它的右后腿被一根细铁丝深深地勒了进去,铁丝上还缠着一点白色的塑料垃圾袋,估计这根铁丝已经缠了它好长时间,现在伤口都已经化脓了。显然,它现在走路都感到很疼,肚子大大的,身体并不胖,凭经验我知道这是一只怀孕的老猫。它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失去的可能就是好几条小生命。小时候,奶奶告诉我千万不要伤害猫,因为它是由九个和尚投胎转世的。和尚是行善之人,自然受人尊重,因此我从小对猫有一种敬畏之心。
  三
  我想救助它,可是我出来跑步,身上除了手机什么也没有带。我若是回去拿药箱(妻子是一名护士,这是家里常备之物),一来担心它会离开,二来担心过往车辆会将它轧死。于是,我打了电话回去,尚在熟睡中的妻子听说此事,有些不耐烦地说:“多管闲事,一只流浪猫至于你这么操心吗?”在我的耐心劝说下,妻子终于同意送来药箱和一些猫食——昨天家里吃剩下的半条鱼。
  我伫立在风雨中,冷得瑟瑟发抖,只得抱着膀子来回踱步。车辆渐渐多起来,来来往往的行人不由自主地向我瞥一眼,有的问一两句,有的冷漠地走开。我用自己的身体挡在猫的前方,示意司机朋友们绕开,虽然没有人停下来帮助我,但他们还是依照我的指示开车,此刻我俨然成了一位交警。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早晨去买菜经过这里,好心地问道:“这么冷的天,小伙子你站在这里干什么?”我指了指地上的老猫,老人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随口说道:“好人啊,孩子。”
  等了好一会儿,老猫依然在痛苦地哀嚎,它的声音似乎越来越弱。我忽然看到一个撑着伞的女人朝我走来,没错,那是妻子。我从她手中接过半条鱼,小心翼翼地丢到老猫的面前,它看了看我,然后大口大口地吃起来。此刻它好像忘记了疼痛,可能饥饿比伤痛更可怕。吃完之后,它似乎变得温顺了许多,我尝试着接近它,它没有像刚才那样龇牙咧嘴地敌视我。妻子不声不响地离开了,一会儿,她到附近的早点店里弄来了猫粮,老板也是养猫之人,与我们比较熟悉。猫粮用一个小碗装着,递到它的面前,它先闻了闻,然后又大快朵颐起来。这回它彻底放松了警惕,我的手已经接近它的背部,想轻轻地抚摸一下,心怦怦直跳,万一它翻脸不认人,那我可就惨了,疼痛流血不说,还得花钱、花时间去打狂犬疫苗。我的手轻轻地接触它的背部,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雨水将它的毛紧紧粘在一起,鼓鼓的肚子显露出来,显然这是一只怀孕母猫。它似乎理解了我的善意,我趁机拿起剪刀将它腿上的细铁丝剪断。那一刻,我仿佛拯救了一个濒临死亡的物种,自豪、舒心。妻子也打消了顾虑,蹲下来靠近它,用棉签蘸上碘伏给它消毒,然后用绷带绑紧。它总算站了起来,一瘸一跛地朝江边和桥下走去。吃饱后,它的肚子更大更圆,我感觉它的孩子很快就要出生了。目送它离去的背影,我不禁有点担心起来。
  四
  后来,一连几天晨跑,母猫总是偷偷地跟在我后面,眼睛里仍旧充满一丝警惕式的恐惧,我假装没有发现它,只用眼睛的余光扫视它。看样子它恢复得很好,腿上绷带仍在。为了它,每天晨跑之前都会带一点猫粮放在方便盒里,用手提溜着,边跑边四处瞅瞅,一旦发现它在附近,便放下方便盒并打开,等它吃完后,折返时再处理这个垃圾盒。可是有一天,它再也不跟在我后面了,我心里有失落感,不禁停下脚步,沿着江堤四处呼喊,可是没有一点儿回应。记得之前我只要一喊“喵咪”,它准会叫唤两声。这回准是出事了,我不由地紧张起来,沿着江岸寻找,一路叫唤着,一直没有回应。它不会真的出事了吧?我的心七上八下,久久不能平静。我没有放弃,继续寻找,沿着江边的芦苇丛一直往下游找。
  突然听到猫的回应声,它在“喵喵”地叫着。我循声望去,没有看见它,它又叫了几声,这声音好像离我不远,我仔细地寻找,很快就断定了它的位置。原来它在我身后几十米的地方。我快速地走过去,掰开芦苇丛,老猫露出了它那花白相间的脑袋,冲着我喵喵地叫着,身边有四五只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的小猫,原来它做妈妈了。那一刻,我欣喜若狂,似乎比我的孩子出生还要高兴。几个小家伙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不停地扭动着身体,有的在喝奶,没喝到的拼命地往里挤。这个窝处在枯黄的芦苇叶之间,底部早已被老猫踏平了。虽说不能挡雨,但也还算勉强能挡风,在夜里应该是比较暖和的。我俯下身子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它们的小脑袋,老猫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情绪。我将随身带着食物放进了猫窝里,老猫立刻来了兴致,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趁机,我解下了它腿上的绷带,腿伤早已痊愈。
  看着这其乐融融的一家子,我放心地离开了。
  后来,我又送了几次食物,等小猫长得大一点,老猫又出来觅食了。我不用再跑很远的地方送食,和之前一样将食物放在它经过的地方。
  五
  没想到,今天却发生了这样的悲剧,我痛恨那个没有人性的司机。我甚至跑到交警队要求调出监控查出那个狠心的肇事者,可是警察微笑着表示,要是这种小事都来找他们,他们就连吃饭、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了。
  小事?那也是一条生命啊!我无奈地走开,心乱如麻……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从承德回来,就去了中南海。 中南海在大部分国人眼里既熟悉又陌生。这里既是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办公地方,又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居住之地,是国家政治生活的心脏。因为长期不对外开放,对大多...

叶集离我家并不远,大约将近一百里路吧,早就想到叶集去看看。因为我知道叶集在上个世纪新文化运动时期出了未名四杰,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叶集还有个未名湖,在我的想象里一定是风光旖...

世上本无路,是走的人多了,才成了路!先生的话当然是开自然的真理! 有了路,未去走过的人,他还是不熟路,或脑袋中由人塞个生硬印象,连东西南北也许都模糊。只有去过不止一次的经历者...

小时候,站在高高的幸福河河堤上,往西北望,盐碱滩、芦苇荡、红荆树、黄土路、矮房子、土黄色的小村子是一幅绝美的乡土画。 画中惹眼的就数红荆树了,盐碱滩上有很多,呈不规则排列,高...

一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跟摄影人去看风景了,他们是通过镜头去看风景,与众不同的是,对风景的要求更为细致,更为精妙些。自然之美,在于自然的流露,每一个时辰,都在决定着风景的不同品质...

雪来的时候,我躺在一张床上。十年前,我用所有的积蓄,租住了这个鸟笼。它挂在高楼的第八层,七十几平米,我所有的积蓄也只是首付,按揭贷款后,我负债累累。从那以后,我在城市弯下腰...

小时候,具体地说是有记忆之后,十岁以前,我觉得我们的刘家胡同就很宽了。稍后,又知道我的家在金岭村,金岭村就很大了。那时候并没有走出去的奢望,只听说村里有人闯关东去了,也有人...

我为父亲歌功颂德/袁琪 父亲是天,他支撑着我们,父亲是春,他给了我们阳光,父亲是夏,他给了我们温暖,父亲是秋,他给了我们成熟,留给他自己的却是满头白雪的冬。 父亲,袁希珍,1925年...

一 老屋后的那面山坡,自打我记事起,它就是我们的自留坡了。有点像自留地那样,它成了我们“私有”的领地。 当然,说是私有也不全对。首先,我们就没握有它的“生杀”大权。随意栽种、简...

看着墙边那两大蛇皮袋红薯渐渐少下去,分别变成了半蛇皮袋,当我把它们誊装到一个纸箱时,它又由一大箱渐渐变成了半箱,我不禁有些释然,甚至冒出些惬意来。 今年红薯收获季节,看着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