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杏黄了,在秋天该黄的时候,美丽的天地,也丰富了我的生活。
  一个转身夏天就成了故事,一次回眸秋天便成了风景。
  为了省钱也或者是路不太远的缘故,我是走路上班的,就这十多分的路程,我要经过一排排银杏树。我捡落叶,也捡银杏果,顺便也剪了这一秋的美丽,一路的金黄(辉煌)。
  风挟持着雨匆匆而来,明显带着即将暴发的情绪,云早就黑成一片,吸收不到太阳的光芒。猝不及防,许多人被丢在雨中,零落在风里。
  树叶一片一片随风翻滚,飘飘荡荡找不到一个栖息的地方,雨依旧下,带着秋天的寒冷。
  银杏黄了,一粒一粒脱离树干,因为风的缘故,因为秋的到来,还有雨的冲刷。噼噼啪啪,随着风在树下散开,毗邻的树伸过来一只手,也没能接住那一颗颗跌落的果实。
  与秋天合个影吧!趁着这烟雨蒙蒙,将心一点点隐藏又诉说。等待那个期待的人出现,那个人没有来,雨却在不知不觉中湿了衣裳。天空就像迷路的孩子,走走停停还是走不出迷雾重重。
  不管是人还是车辆在经过南环路和钟山大道的时候都会放慢速度,不愿踏碎这一秋的美梦。落叶依旧飘飘,如一只只金色的蝴蝶随风起舞。“停车坐爱枫林晚”这是古诗词里的名句,在这里应该是“减慢车速看风景”,因为现在的公路上是不允许随便停车的。
  一双双眼睛向车窗外瞟去,不仅仅是因为有人在树下捡拾落叶(银杏的叶子也许还有别的树叶,被巧手的人做成一件件工艺品),也不是因为有人拎着袋子捡拾银杏果。秋天的道路两旁本就是一道绝美的风景,金黄的银杏叶,还有碧绿中点缀着一两片红叶的香樟树,当然最争宠的还是银杏与枫叶。
  细雨轻轻落在地上,又跃上树叶,没有惊动谁,像个精灵轻盈地附在你的身上,你也会快乐一场。因为那雨滴化作露珠停留在你的衣裳上,向你眨着眼睛。那一刻,你相信它会开成一朵花,在你看不到的角落,在不同的时间里将生命绽放。
  秋雨总是绵绵不断,树仿佛是瞬间就消瘦的,树叶黄了,落了,树会不会孤独。
  一片片银杏的落叶铺成的一地金黄,我想我是幸福的,而此刻我更应该感到快乐,不是吗?我走在黄金铺成的大道上,前程也应该是金碧辉煌的。
  一个人伴随着滴滴答答的雨声,踏上回家的路,夜开始安静,因为疫情的缘故,叫停了KTV等一应的娱乐场所,把安静还给了夜晚。
  我的脚步绕不开那一片片金黄,脚下不时会传来一声脆响,我知道某个小不点在脚下裂开了嘴。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灯光有些昏暗,我看不见你呀!一股心酸涌上心头,它们曾经也是那树的宝贝,如今就要各奔东西,去到一个新的地方安家落户。它们是大树的孩子,也是秋天的精灵,在秋风里,在细雨中跌落。
  我是很喜欢银杏的,春天发出的细芽嫩嫩黄黄的,像一片片小扇子样在风中摇曳着,给春天带来了生机带来了绿意;夏天我喜欢那密密匝匝开在叶里的小花,初见它时是一串串的小绒球,细看之下它是含苞的,慢慢开出青绿色的小花,还有淡淡的香味,不张扬不做作,就那样静静地在风中开着。
  秋天就更漂亮了,先是银杏果一颗一颗地熟透了黄了从树上跌落下来,吸引着过路的人们,那金黄带着白霜的果子就那样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不捡吧!总觉得将那些小家伙晾在路上有些可惜,于是我便在包里准备着塑料袋,只为一颗一颗地将这些小家伙带回家,然后去掉果肉,剥去外皮用水煮了,就成一粒粒的果仁,可以炒菜,也可以烘干了当零食吃。秋天银杏树回馈大地的果实,成了我的盘中餐,也成了我上网时的休闲小吃。
  银杏树啊!你是个美丽的使者,在秋天里用生命绽放了辉煌。那一树一树的金黄在秋风的鼓舞下,哗哗啦啦从天而降,这时我想起了摇钱树,只是,我摇的不是孔方兄,而是这铺天盖地的金叶子。
  银杏叶铺成的黄金大道,让你不忍心踏在上面,踏在上面就感觉到有一种幸福。
  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冬天了,虽然我家乡的冬天也很美,可是冬天也很冷啊!
  我看着那些落尽了黄叶的枯枝,想着它们会不会冷,会不会熬过这一年的寒冬,迎接来年的春天。其实是我多虑了,银杏树自有它的一种保暖的方式,冬天褪去了黄叶后它就开始冬眠,为了迎接一个美好的未来,来年温暖的春天。
  银杏树吗?一年四季都是美的,就连冬天落尽黄叶的枯枝也睡得如此的安详。
  (编者注:百度检索为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人说,为什么去登山?答曰:因为山在那里,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就这么简单。山,苍老的山,早就在那里了,它在等什么?它在等谁?它一定在等有缘者,或者说,它在等我。 一漫山小记...

南方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今日已是小雪节气,立冬是十天前的事了。 立冬是冬季的起始。立,建始也;冬,终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立冬,生气开始闭蓄,万物进入休养状态,大地变得沉静...

一 先是“大舅舅”出来了呢,后来给“摁”下去了。没过多久,它又把旁边的“小舅舅”给带出来了。照此这样下去,倘若那五个“舅舅”都想探出头来,这可咋办?就实在没法了呗! 那看不下去...

午夜失眠了,索性起床望窗外的风景。 以往赏夜景,都不是在冬季。因为夏季的夜景最美。可以闻到麦香,可以看见麦穗的剪影,可以感受月光的爱抚。而冬季的夜景,除了寒风残月,就是哑巴一...

作文休息时,偶尔翻翻网页,小结个人,回望来路,感恩贵人。百度显示:《孩子网》润物无声的5角钱仪式感总阅读6.2亿,真是奇迹。可能,也许,还会更多吧? 朋友助推力 2018年11月,我作润物无...

做了十几年老师,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做一个怎样的老师,在我的头脑里萦绕。记得刚走上讲台的那几年,只是知道如何把这节课上好。随着时间的流逝,激情的锐减,开始思考老师的归宿。...

单位开罢欢送会,六十岁的李东阳局长,就正式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休了,解甲归田,回家养老,这很正常。到了一定的年龄,退休休养,本来这是好事,他表面上表现得十分镇静与自然,然而骨子...

在影视剧里经常看到有老人拿着很长的旱烟秆,做工考究,吊着一个小烟袋,吞云吐雾,怎么看,都很悠然自得。父亲的土烟筒虽然与旱烟杆相似,但也有很大的区别,土烟筒的长度只有二十公分...

曾经拖着沉重的身躯养活过我们的石磨,在历史长河中悄无声息隐退。 近来猛然回想,两合拥抱在一起永不分离的石磨,终于劳燕分飞,各自珍重。起码淡出我的视野已有四十多年了。 我想,人间...

(一)聂耳墓和凌虚阁 2022年7月28日,重游昆明西山龙门石窟。 说是重游,99年曾经跟旅游团去过一次。因为时间久远,游客太多,摩肩接踵,喧闹不已。加上那时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对于前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