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问一下大家,你们每天早晨起床是被闹钟吵醒?长辈叫醒?还是睡到自然醒?还是……
  我起床与大家估计都不相同,你们可以大胆地猜一下哈。
  好吧,我就不卖关子了,免得你们说我矫情。
  一
  凌晨五点,当我正游走在美梦之中,突然一粒小石子不偏不倚地砸在我的嘴角处,紧接着就是一个略带温度的“长夹子”戳到我眼睛正上方,轻轻地支开我的眼皮,见我没有起床的意思,继而又跳上我的头顶帮我梳理头发,并发出“嘎嘎嘎……”的噪声,它便是我的小朋友“二喜”。
  “二喜”是我从单位大树下捡回来一只受伤的小灰喜鹊。刚捡到时,它不会自己吃食,腿部受伤不能站立,屁股处的胎毛还未脱落,叫声很凄惨,单位同事都说太小养不活,不同意我捡回家。但我天生就有股不服输的倔强脾气,坚决要把“二喜”带回家,并决心要把它养活、养大。
  到鸟市给它买专用饲料,向老鸟友讨要喂养幼鸟秘籍,怕自己投喂有闪失,我反复拿讨要到的秘籍和“度娘”进行比对,制定出小“二喜”的特供食谱。俗话说得好:“人之所以能,是相信能。”两小时一次投喂,饲料须用开水泡开,与鸡蛋黄一起搅拌,不软不硬正好拿冰糕棍儿挑起为宜,鸡蛋黄也选用我自己不舍地吃的18块钱一斤的笨鸡蛋,怕营养不够,还买了面包虫。日复一日,“二喜”不但没死,反而活得很是健壮,并与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它虽然不会说话,但它有一双胜似会说话的小眼睛,我说话时它会歪着小脑袋眼睛冲我眨巴几下,口渴了会到我的杯子里喝水,我写东西时它会站在我的键盘上巡逻,我走路时它会飞到我的肩膀上。唯一让我头疼的就是它到处乱拉屎,我得随时观察它的大小便,进行不间断地清理。
  我没有把“二喜”关进笼子里的原因是:我想待“二喜”羽翼丰满,把伤养好后送它回归大自然的家,只有那里才有它的“小伙伴”和它的“妈”,只有回到它的家,它才是最开心快乐的“娃”。
   和我共处45天的时间里,我俩把生活和休息的步调尽量合在了一起,每晚十点后,“二喜”会到浴室的晾衣竿上睡觉,凌晨五点钟我听着“二喜”独特曼妙的“噪音”起床。
  在一个天空如船,白云如帆,田野遍地一片金黄,到处是瓜果飘香硕果累累的季节,我护送“二喜”安全回家。那一日我把“二喜”带到了一个远离市区的树林里,看着它展翅飞上树梢,和“小朋友”们叽叽喳喳地玩耍,忽然间落在了大杨树干,又忽然间飞向柳树枝头,或又忽然在小河流边踱步。我足足在林子里陪伴了它2小时,看到它开心愉快地在这里玩耍,我意识到我这个“保姆”闪亮退场的机会到了。虽然有点不舍,有点失落,但“孩子”长大后,终归是得让它独闯“江湖”的。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每日凌晨五点钟,它的叫声还会准时传入我的耳朵,我不愿意很快地睁开眼睛,只想用心感受着那美妙的声音,这个声音在我的心中盘旋着,挥之不去,我深深地陶醉在这歌声中。我的“二喜”你到家后是否还会记起曾经人类的家!
  从这件事上,我总结了一个道理:只要是自己认准的事情,就要竭尽全力去做,成功则好,假如失败也不留遗憾,因为自己努力过了。我曾经听东北的一个老师给我讲他们那里的一句方言:“看见兔子跑,难道就不种黄豆了?”这句话用在这件事上,我觉得非常贴切。人啊!一定要在成长的道路上学着尝试各种新鲜事物,连试的勇气都没有,还谈什么成功?假如我当初听信同事的意见,就没有成功喂养幼鸟的经历,我也会和同事一样散布幼鸟养不活的不真实言论。但我用心养过了,也成功了,在和别人谈起养鸟的这个话题时,我是不是就有话语权了呢。
  二
  凌晨五点,我还是做着我的春秋大美梦。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在我的脸上蹭了一下,美梦被惊,翻个身子,还想继续接着回到梦乡,不料我的下巴似乎被尖锐的东西扎了一下,不轻不重,刚刚能让我头脑清醒,不用过脑子猜也知道这是我们家“豆浆”在叫我起床。于是我拉起被子把头蒙住,还想赖床,可脚下的被子外又传来了“蹭蹭蹭”的声音,我抬脚把被子撩个小缝儿,随后小腿上就出现了一个毛茸茸肉乎乎的活体,顺着我的身体由下而上乱窜,还不定方向地舔着我的皮肤,发现我不理它后,紧跟着就是偷咬一口,这一口比先前的那一口下嘴要狠一些,咬完飞快地溜出了被窝。这也不用想了,肯定是我们家“小花儿”。经过“豆浆”和“小花儿”的轮番上阵,我只能骂骂咧咧地揉着双眼,拖着睡意未去的身体离开舒适的被窝。
  “豆浆”是儿子上初三时,为了帮儿子解压买回家的一只美短加白虎斑小公猫,性格比较温顺、高冷;“小花儿”是儿子高中时,放学回家时在路上捡来的一只“独眼儿”流浪未满月的狸花小公猫,性格比较活泼,也是干坏事儿的能手。它们俩相差两岁半,在我的精心照料下“豆浆”像极了待出嫁的亭亭玉立的俊俏“大姑娘”;“小花儿”那只受伤的眼睛,也被我这个兽医毕业的中专生,医治的又见到了光明,成为一只机灵、好动、健壮的“小青年”。它们俩每天打打闹闹,上蹿下跳,换着法子讨我开心,生怕哪天被我打入冷宫。也不确定它俩能陪我多少年,但我只能答应为它俩养老送终……
  三
  凌晨5点喝口蜂蜜水,脚穿跑鞋,头戴止汗带,膝盖绑上髌骨带,手机、钥匙装在腰包内,手里攥一小瓶补给水,听着小说慢摇个7公里。配速一般在6分40秒上下,心率158,步频175,步幅83,到单位不到7点,吃早饭,洗澡上班啥都不误,一跑就是九年。我本着不做单一运动的原则,瑜伽和骑自行车与跑步交替进行。清晨迎着第一缕阳光,听着舒缓的瑜伽音乐,增强着肌肉的力量,延伸着一截一截的脊柱,拉伸着腰、背、下肢,最后来一个后弯,再来一个头倒立让大脑进行片刻充血,开启元气满满的一天。周日骑单车拉练50公里以上,到大山深处寻找不一样的人间烟火。有人说我神经,有人说我有病,有人说我吃饱撑的,也有人背后指手画脚,我承认我喜欢独处,我不善交际,我不爱应酬,我就爱运动“此乐从中来,他人安得知。”流出的汗水滴滴湿透衣衫,苦不堪言,收获的成果粒粒厚实饱满,喜上眉梢,美哉!美哉!
  也有人问我:“姐呀,你为什么每天精力那么充沛?都快50岁的人了,还拥有一个18岁少女绝美身材的背影。”“是啊!因为老姐颜值不够,只能靠锻炼来凑了”开玩笑的。
  我悄悄地告诉你,是因为练习八年的瑜伽打造了我与众不同的气质;九年的长跑打造了我坚韧不拔、永不言败的人格魅力;14年的骑单车打磨了我遇事沉着、积极、乐观、向上的品质。与其用前辈们总结的人生哲理,不如用我自身的凌晨五点来讲道理。
  凌晨五点是懒人的绊脚石,是迷路人的岔口,更是勤奋者的垫脚石。
  愿你从今天开始,做个向阳而生的凌晨五点追梦人。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从承德回来,就去了中南海。 中南海在大部分国人眼里既熟悉又陌生。这里既是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办公地方,又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居住之地,是国家政治生活的心脏。因为长期不对外开放,对大多...

叶集离我家并不远,大约将近一百里路吧,早就想到叶集去看看。因为我知道叶集在上个世纪新文化运动时期出了未名四杰,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叶集还有个未名湖,在我的想象里一定是风光旖...

世上本无路,是走的人多了,才成了路!先生的话当然是开自然的真理! 有了路,未去走过的人,他还是不熟路,或脑袋中由人塞个生硬印象,连东西南北也许都模糊。只有去过不止一次的经历者...

小时候,站在高高的幸福河河堤上,往西北望,盐碱滩、芦苇荡、红荆树、黄土路、矮房子、土黄色的小村子是一幅绝美的乡土画。 画中惹眼的就数红荆树了,盐碱滩上有很多,呈不规则排列,高...

一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跟摄影人去看风景了,他们是通过镜头去看风景,与众不同的是,对风景的要求更为细致,更为精妙些。自然之美,在于自然的流露,每一个时辰,都在决定着风景的不同品质...

雪来的时候,我躺在一张床上。十年前,我用所有的积蓄,租住了这个鸟笼。它挂在高楼的第八层,七十几平米,我所有的积蓄也只是首付,按揭贷款后,我负债累累。从那以后,我在城市弯下腰...

小时候,具体地说是有记忆之后,十岁以前,我觉得我们的刘家胡同就很宽了。稍后,又知道我的家在金岭村,金岭村就很大了。那时候并没有走出去的奢望,只听说村里有人闯关东去了,也有人...

我为父亲歌功颂德/袁琪 父亲是天,他支撑着我们,父亲是春,他给了我们阳光,父亲是夏,他给了我们温暖,父亲是秋,他给了我们成熟,留给他自己的却是满头白雪的冬。 父亲,袁希珍,1925年...

一 老屋后的那面山坡,自打我记事起,它就是我们的自留坡了。有点像自留地那样,它成了我们“私有”的领地。 当然,说是私有也不全对。首先,我们就没握有它的“生杀”大权。随意栽种、简...

看着墙边那两大蛇皮袋红薯渐渐少下去,分别变成了半蛇皮袋,当我把它们誊装到一个纸箱时,它又由一大箱渐渐变成了半箱,我不禁有些释然,甚至冒出些惬意来。 今年红薯收获季节,看着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