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体弱,隔三差五要去医务室拿些药。拿家来的药,每天三餐后均得服用。
  是药三分毒。父亲对母亲吃药这件事上常常心不甘情不愿,可又能怎么样。
  那也没办法,我总得缓解病痛吧。母亲窝在炕上,蜷缩着身体,急咳一阵子。
  父亲注视母亲的眼中满满的疼惜,是啊,也是没法。
  有病乱投医。要不咱吃点中药试试。转天,父亲真给母亲去附近的村里,淘换来中药。
  父亲又去七里之外的大商店,买来砂锅。在我家厨房旁边用砖块垒起小灶,专门给母亲熬药。
  中药在砂锅里咕嘟嘟冒着热气,药味蹿出多远,父亲的憧憬就多远。
  药熬好了,褐色的药汁被父亲用小瓷碗盛着,端到母亲面前。中药是奇苦无比,但良药苦口利于病。父亲一边说一边教母亲,捏着鼻子,一仰脖就咕咚下去了。
  母亲皱着眉,低声抗议,你喝个咱看看。
  父亲说,我又没病,喝啥,要不你凉一下再喝。说完,他扭头就出门去。
  母亲喝下药,拿手背堵住嘴,脑袋随着身子抖几抖,那种苦实在无法形容。
  就在母亲喝下药去时,父亲手里拎着一个纸包进门。以我馋猫的经验,这个纸包里是点心,因为那个包装纸是小卖部里包桃酥和橘子瓣糖果之类用的。
  父亲小心翼翼地打开包装纸,一小堆白砂糖裸出来。
  糖,是白糖。我吆喝一声。赶忙闭住嘴,用期待的眼神打量着父亲,以待得到允许,可以吃点甜。
  父亲捏起一小撮,小馋猫,解解馋吧。这是给你娘,解药苦的。我买来迟了一步。
  我不舍得一口咽下化开的白糖,而是一小点,一小点的慢咽。生怕口中的甜无处寻觅。
  母亲用手指沾了点白砂糖放在舌尖,她说,苦药的生活需要加点甜。父亲嗔怪她,你多吃点。母亲却说,多少是多,尝点甜头就得了。看母亲一贯秉持细水长流就怕沾多了的谨慎劲儿,真让人心疼(这也是因为当时物质匮乏造成的)。
  白砂糖被母亲装在罐头瓶里,束之高阁。可母亲总在家里包饺子的时候,包几个糖馅的小饺子给我们解馋。就像她常说的,苦药一样的生活需要加点甜。我们更是乐于换换口味,吃个甜甜的糖饺子。
  二
  前天,邻居老赵给他老爸买了不少大桃酥点心。老爷子快八十岁,就好吃大桃酥,也算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我对着迎面而来的老赵,大桃酥很令人羡慕啊。
  老赵大嘴一撇,哈哈,老爷子就好这一口。他老人家说了,酸甜苦辣咸的生活本来就有甜。适可而止的尝尝,不为过。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老爷子眼瞅着就要八十岁,那还能再活个八十岁?吃点就吃点呗!
  老赵停住脚步,看看手里拎着的点心,继续说,老爷子从三岁就没有了爹,跟着我奶奶缺吃少穿,从苦日子里泡大的人,可不能缺了这个甜味,你说是不是?他瞅瞅天上已经西斜的太阳,又开始走,我得赶时间坐车给老爷子送去,回聊吧。
  我点点头,目送老赵的背影,是啊,人老了,在生活中适当的加点甜,况且这个甜来自儿孙,绝对称得上是一种幸福吧。
  三
  现在来聊聊我的一位同事——老李。
  老李比我大几岁,个头相对矮小,干活从不拖泥带水,是我们工友当中最能干的人。领导一直委任老李当班长,带着我们几个组员。在老李的带领下,我们班组完成领导布置任务方面更是首屈一指,年年被评为先进班组。
  老李对人未语三分笑,整日里嘻嘻哈哈,她给接触过的人多留下为人开朗,家庭幸福的良好印象。没想到,破坏这个印象的事很快就发生了。
  那是一个中午,吃过午饭,我们几个人饭后正在收拾餐具,有说有笑。
  老李的老公出现在车间里。他面红耳赤,带着浑身酒气,一看就喝高了。他走起路来东摇西晃,一脚深,一脚浅地趔趄到大家跟前。只见他一脸怒气,通红的眼睛瞪得老大,眼珠子仿佛就要从眼眶里面跳出来,看他那架势像要随时随地跟谁拼命似的。大家退避着,他看到老李,拿一手指着老李,另一只手握成拳头,看样子,时刻准备着要出手打人似的。
  老李听我们吆喝她老公驾到后,从最初的不相信到确实看见老公的模样,她笑对老公,气定神闲,稳如泰山,坐在原地。当老公来到近前后,她都没有再拿眼皮撩老公一下,仍旧在那里擦餐具。
  她的老公结结巴巴开腔,我的那个手套……去哪里了,我找了一上午……都没找见,是不是你……你偷偷的给你娘家了?
  老李低着眉眼,擦餐具的手都没有停止,也不看老公。她就静静地擦着餐具。手套是你自己存放的,我就没有动过,再说,我给娘家的都是我个人发的劳保,与你无关。
  气氛很尴尬,我们都插不上话,毕竟是人家的家事,我们也不好搭腔,更不知道怎么劝架,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车间里寂静一片。
  老李老公听完媳妇的解释,脾气略微缓和一些。他看看周围的我们没有搭腔,可能意识到自己的行径不太合适,于是给自己找个台阶,要是找不到,看你回家,我怎么收拾你。他一边嘟囔,一边转身歪歪扭扭的出了车间。
  我偷着看老李,她还是面不改色,不紧不慢在擦餐具。我就纳闷,老李是怎么做到如此镇定自若呢?是不是在家里经常被老公这样欺负呢?
  时间不久,老李老公又来了,形同上次一样找事。这次老李被冤枉得气哭了。
  我们开始觉得老李的婚姻生活如此糟糕,她又何必委曲求全。大家伙你一言,我一语,把话扯到了离婚。没想到老李泪眼婆娑地看着我们,反驳道,才不呢,我可不干那样的事。谁家不是一地鸡毛。再说我还有个盼头,盼着孩子长大,结婚生子,然后我要抱孙子。
  抱孙子?抱孙子你就不苦了,你的生活就甜了?我们替她打抱不平。
  对,有目标,有动力,就像原本吃着苦瓜,现在含进嘴里是糖,虽然这块糖很硬,很难消化,但它架不住我锲而不舍地咂摸。咂摸着,咂摸着,糖就会化,就出来甜味,再苦再累的生活也就甜了。对着老李的反驳,我们竟也无言以对。只有让时间来证明一切。
  如今,老李真的盼来孙儿。生活的这块硬糖真就被她咂摸到化开,我想,现在她生活的滋味肯定是甜甜的。
  四
  我还发现生活中的另一种甜。
  小区做核酸检测,我做了一次志愿者。在采样期间,社区的工作人员接到投诉电话,内容是工作人员在采样时把一位被采者的假牙给捅掉了。登时,俩位采样工作者立马回顾采样过程,其间就一位很壮的小伙子出口埋怨过,随后被他的爱人推走,其他再无异样情况发生。这个投诉电话搞得采样工作者的情绪低落下去,其中一位还说他今天觉得格外累。无论事情结果怎样,工作还得继续。我们彼此之间加油打气。快到采样结束时间,一位做检测的女士对采样工作者说,你们太辛苦了,谢谢!瞬间,我被这句话感动到。那位表示过累了的工作者讲,她听到那句谢谢时,就好像别人送给她一颗甜甜的糖果。本来腰酸背疼的身体忽感通泰,内心深处的累减轻许多。
  一句温暖人心的话也是一种甜,这种甜可以令人身心活跃,开心快乐。
  生活本是五味瓶,如果觉得累了,就用休息缓冲;如果觉得悲了,就用高兴替代;如果觉得苦了,那就换个角度看问题。
  甜,不单单是一种味觉器官的感受,也可以是心灵的撞击而迸发出来的感受,它可以治愈人世间多样化的苦楚。
  所以,无论如何,我们要用心给自己的生活加点甜!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乡下老家废弃马圈的屋檐下,架子车倚墙倒立。轮胎上残留的泥土,还有那锈迹可见的轮毂,仿佛在诉说过往的村庄岁月。 负重的车轮小心翼翼,在蜿蜒坡陡的黄土路上,慢慢下行转弯,父亲用肩...

北风日紧,大地渐冷,不知不觉,小雪已至。 这里的小雪,指的是节气。随着小雪节气的到来,天气也由深秋的冷变成了初冬的寒。寒风拂面,草木凋零,持家过日子的主妇们知道,该到腌菜的时...

今天是母亲仙逝五周年纪念日。 五年前的今天,母亲在不停嚷嚷着回家、终究没得回去,在城里小儿子家与世长辞。享年八十三岁。母亲是先知先觉者,她知道要走的时间,可我们不知道,以为母...

听雨,是一种沉浸式体验,需要专注,投入,更需要一份心情。 一 下楼做核酸,发现小雨密集,空中不见雨帘,地上有雨落,在浅浅的积水里蹦蹦跳跳,像玩水的孩子。 去储物间拿了伞。雨打在...

这天下午,微信的年级群班级群里难得浮出水面的老同学似乎缺氧似的,一个个露出滴着水珠的脑袋,吐出类似的泡泡——“沉痛哀悼单老师、愿天堂一路走好,家人节哀顺变!”诸如此类的话语...

我背着渔具,兴奋地沿着小河边铺满枯草的小径向前走。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惬意的感觉了,就是三年前,在每一个晴朗的秋冬,或者每一个周末,故乡的小河,总能把我的脚绊住。 我从小河的堰...

晌午,阳光洋洋干干地笼罩着大地。张松拉着拉拉车,车上放着几个蛇皮袋子,袋子里装着几个空矿泉水瓶子,这是他在别处捡到的战利品。他拉着车子正要进小区,保安拦住他问道:“你是干什...

我是快乐的天禄湖公园步行族。微信朋友圈里,常晒些视野中天禄湖畔迷人的风景美图。 记得韩愈曾说过:“以鸟鸣春,以雷鸣夏,以虫鸣秋,以风鸣冬。”秋已至,虫鸣是旷野最生动的音符,不...

一 向往春天,是长期在寒冬跋涉的人们心中的呐喊,是迎春花初春时的期盼……随着冬雪的融化,春天正悄悄地向我们走来。天气暖了,小草绿了,我站在初春的高岗呼唤: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得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