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段时间疫情肆虐,又不得不封门闭户与外界隔绝。虽失了一定的自由,恰好可抛却忧虑和烦恼。不想事,不做事,除了吃喝睡觉外,就是锻炼、读书。十来日,睡眠竟好了起来,气血较之先前也足了。别人可能有如鸟困笼之感,我却“因祸生福”。记得《红楼梦》里宁国府贾蓉之妻秦氏就因思虑过重,万事只想周全,伤了脾脏,以至于五脏六腑不和,终是为庸医所误,也为自己所误。
  庆幸自己较秦氏要豁朗许多,不至于病入膏肓。想来静坐读书是一种较好的疗法。泡一壶粗茶,捧一本好书,于阳台静坐,在文字间畅游,无比惬意。有时思想的自由比身体的自由更重要。唯感可惜的是只能看到窗户大小的蓝天,不如在老家的小院或空旷的野外,一人静坐或独行,可看云卷云舒,可观花开花落,视野境界自然不同。
  在老家的小院静坐,近可听鸡鸣狗吠之声,远可闻院外孩童们的欢声笑语;可近观墙角花柳,可远睨南山松林;可追忆往昔,可遐想未来。院里院外,有童年的欢娱,有灶房里的烟火味道,有春种秋收的忙碌,有闲暇邻里的说笑……一切都是原汁原味、朴实无华的。后来客居城市,纵享城市繁华,却时常怀念农村的生活,老家的小院。即使很久回去一次,拴在墙角处的那条老狗也会摇着尾巴表示欢迎。
  我老家的村子中间有一条河穿行而过,我曾经私下起名为“圈河”,因为以前是围着村子绕了大半圈的,后来被村里人取直了。上学那会,于星期或暑假,我喜欢赤脚独行于河中或搬个板凳坐在水流中,或追逐鱼虾,或听鸭鹅嘎嘎,或学鸟叫,最多的时候是静坐在水流中读书。那时的河水是清澈的,沙子是柔软的,溜河风是沁人心脾的。我独坐在水流中,读了《平凡的世界》、《红楼梦》、《钢铁是怎么炼成的》等书籍,其实,爱好文学的种子是在那条圈河里发芽的。我记得那时曾写过一首打油诗,如下:
  河堤两岸风吹柳,蝉声落水水愈流。
  明月嫉羡来相照,炎炎夏日复何求?
  现在想想喜欢静坐独行也许就是那个时候养成的习惯。
  人来自于自然,故大都亲近自然。我们原本是大自然中的一粒尘埃,最终又归于自然。我年轻时喜欢热闹,向往繁华之地,而今刚愈不惑之年,却显出花甲年岁的心态。喜欢享受一个人的时光。虽未达到虚极静笃的境界,却也自得其乐。
  或傍晚或清晨,独行于旷野或山林,无琐事俗务缠身,与自然相融。站在高岗上,感受八面来风,那时的风勿用太大,也不能太小,拂面撩发最好。闭目侧转一周,处处都可来风。风是自由的,于无形中造有形,于无声处生有声。在此处倏忽记得老子在《道德经》中曾曰: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老子在《道德经》里创造性地提出了“有”和“无”的哲学概念,关键在于老子运用“有”和“无”的概念来阐释大千世界,来阐释宇宙的本源。我们常人大都着眼于“有”,却忽视了“无”。五官可感受的,是我们直接所欲望的。欲望是无穷的,《红楼梦》里所述的那些贾府的富贵老爷们和公子哥们便是例证,花钱如粪土,守着如花似玉的妻子却还想着拈花惹草。正可谓“饱暖思淫欲”。人们不知“正下一横”的道理,知“止”不殆。“不足之心”可促上进,然而如果不知“止”,则必然为物欲所束,累及心身,不可厚德。
  独行于旷野山林中,可感受天高地阔,扩展心胸,明于自然之道。扫去身上心里的沉郁之气,补上天地之间的自然纯洁之气。天地万物向阳而生,普吸雨露,都是感应天时地利而生而灭、而枯而荣,周而不殆。不违四时,遵从自然之道。孔老夫子曾说:朝闻道,夕死可矣。我们世人常常大都能懂“道”,却不遵从“道”!
  万物生于自然,自然却从不索取回报。可谓是“生而不有”!天地是伟大无私的,我们遇到了困厄往往不是呼天就是喊娘,一般的喊法就是“俺的老天爷哪”或是“我的娘嘞”等等。为啥呢?因为“天”和“娘”对我们都是无私的,都是有着大恩的。而我们常人大都是自私的。有人终生活在“小我”里面。譬如有的写作者或作家写的东西大都是个人恩恩怨怨、卿卿我我的那点事,超不出个人的范畴,其作品终不能成为“不朽”而流传百世。我们需要超出“小我”的范畴,那些古圣先贤为什么能流芳百世呢?因为他们以天下为己任,以百姓的苦乐为自己的苦乐,所以他们能“长生”!
  独坐于旷野山林中,近观和远视,有小溪淙淙,有白云过隙;朝看旭日,晚赏烟霞;有飞鸟阵阵入林,有肥鲤跃出湖面;有牧童横背入诗画的悠然和谐,有夕阳落水似有声的意境之美。心中有美,则万物方美。在山林中找一方岩石略坐,才体味出王摩诘的诗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妙不可言和闲淡意境。我们世人大都匆匆忙忙,为一日三餐的奔波操劳,无暇抽身置于大自然之中。其实,只要我们心中有景,万物皆可景。
  我喜欢静坐独行。那是一种习惯,一种爱好。其实,更是一种修行。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乡下老家废弃马圈的屋檐下,架子车倚墙倒立。轮胎上残留的泥土,还有那锈迹可见的轮毂,仿佛在诉说过往的村庄岁月。 负重的车轮小心翼翼,在蜿蜒坡陡的黄土路上,慢慢下行转弯,父亲用肩...

北风日紧,大地渐冷,不知不觉,小雪已至。 这里的小雪,指的是节气。随着小雪节气的到来,天气也由深秋的冷变成了初冬的寒。寒风拂面,草木凋零,持家过日子的主妇们知道,该到腌菜的时...

今天是母亲仙逝五周年纪念日。 五年前的今天,母亲在不停嚷嚷着回家、终究没得回去,在城里小儿子家与世长辞。享年八十三岁。母亲是先知先觉者,她知道要走的时间,可我们不知道,以为母...

听雨,是一种沉浸式体验,需要专注,投入,更需要一份心情。 一 下楼做核酸,发现小雨密集,空中不见雨帘,地上有雨落,在浅浅的积水里蹦蹦跳跳,像玩水的孩子。 去储物间拿了伞。雨打在...

这天下午,微信的年级群班级群里难得浮出水面的老同学似乎缺氧似的,一个个露出滴着水珠的脑袋,吐出类似的泡泡——“沉痛哀悼单老师、愿天堂一路走好,家人节哀顺变!”诸如此类的话语...

我背着渔具,兴奋地沿着小河边铺满枯草的小径向前走。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惬意的感觉了,就是三年前,在每一个晴朗的秋冬,或者每一个周末,故乡的小河,总能把我的脚绊住。 我从小河的堰...

晌午,阳光洋洋干干地笼罩着大地。张松拉着拉拉车,车上放着几个蛇皮袋子,袋子里装着几个空矿泉水瓶子,这是他在别处捡到的战利品。他拉着车子正要进小区,保安拦住他问道:“你是干什...

我是快乐的天禄湖公园步行族。微信朋友圈里,常晒些视野中天禄湖畔迷人的风景美图。 记得韩愈曾说过:“以鸟鸣春,以雷鸣夏,以虫鸣秋,以风鸣冬。”秋已至,虫鸣是旷野最生动的音符,不...

一 向往春天,是长期在寒冬跋涉的人们心中的呐喊,是迎春花初春时的期盼……随着冬雪的融化,春天正悄悄地向我们走来。天气暖了,小草绿了,我站在初春的高岗呼唤: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得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