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一段有意思的文字:“这世上有些事就像一场不知名的花开,粗心的人只嗅到香,有人却会停下来问一问,记住它的样子。”
        立冬过后的11月中,游览婺源,记住了她秋色犹存的样子。
  
        在婺源北的清华镇看彩虹桥。天宇澄朗,温暖如春,历经了800年沧桑的古徽州木廊桥下,一条缓缓流淌的星江河,蜿蜒清澈。两岸古树苍劲,翠竹蓊荟,徽楼素雅,远山如黛,真可谓“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为当年电影《闪闪的红星》中的“小小竹筏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的秀丽画面,在此取景而赞叹。
        彩虹桥在星江河上游,西端水浅见底,一弯小方块石列排的过道横跨水面,两对岸各贴挂“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的李白诗句的圆字牌,赋予廊桥浓浓诗意。
  
        走进大鄣山乡的石城村。成群的徽派建筑簇拥山谷,枫树绕河,古樟参天。登山举目,阔野连空,漫山层林的樱花、槐树、红枫、红豆树,葳蕤生香。高坡上,成片的青黑色山石耸峙,在一排“缤纷秋叶,色彩石城”红字横标后,茂密的乌桕树,枝叶红黄绿相间。这里不见冬色,尽显秋韵之美。据说,岳飞领兵征讨叛贼李成曾到过石城,用枪尖在石壁上划下“石城”两字,于是石城增添了几分传奇色彩。
  
        在秋口镇,有一个村民多姓李的李坑古村。传说这里有南唐后主李煜之子李从链的后裔。“坑”在当地意指“溪”,入村沿路田间,黄菊逞妍,溪水浮萍,一条小河贯穿旁畔成排的香樟树,流进村落;村中粉墙黛瓦,青石古道,小桥流水,月洞门里后苑,篁竹苍翠。
         这里还是南宋武状元李知诚的故里。走进李书斋的后花园,他亲手栽种的千年紫微树,依然躯干虬劲,枝叶扶疏。
         李坑是一个藏在深闺中的古村,幽雅恬静。出村回眸,天高山苍,晚秋景像使人陶醉。
  
        登临篁岭,山居村落美不胜收。鳞次栉比、高低有致的徽式老宅满山遍野,红枫、芭蕉等植物围屋,景致怡人。盘山小路拾级而上,只见一排排郁郁葱葱的古树和红豆杉,遮掩白墙黑瓦,从山腰向山顶蔓延,在斜阳下斑斓耀眼。几乎家家房子的二楼有木檐挑出,临空搭架,用来晾晒衣被和农作物,那一个个“晒秋”的圆匾晒着黄菊、红椒、南瓜等,与白色屋宇相映成趣。时近黄昏,缕缕炊烟升起,氤氲缭绕,更增添一丝蓬勃生机。站在至高搭建的平台上眺望,山居村舍像一块五彩缤纷的巨大调色板斜靠在博大山体。时已冬日,秋色依然,不见萧瑟,没有惆怅;呈现眼前的是宁静、温婉、绚烂,浑然天成的壮美。身临其境,心无旁骛,静静地欣赏这块婺源的精华之地。《婺源县志·山川》曰:“此地古名篁里。篁岭,县东九十里,高百仞。其地多篁竹,大者径尺,故名篁岭。”婺源原先隶属古徽州,篁岭之美,在于婺源,婺源之美,美自徽州。
  
        走出城市,脱离喧嚣,徜徉山乡,觅一处宁静,畅开心怀!览一抹秋色,典藏乡野之美!
  
  
             2022年11月18日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人说,为什么去登山?答曰:因为山在那里,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就这么简单。山,苍老的山,早就在那里了,它在等什么?它在等谁?它一定在等有缘者,或者说,它在等我。 一漫山小记...

南方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今日已是小雪节气,立冬是十天前的事了。 立冬是冬季的起始。立,建始也;冬,终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立冬,生气开始闭蓄,万物进入休养状态,大地变得沉静...

一 先是“大舅舅”出来了呢,后来给“摁”下去了。没过多久,它又把旁边的“小舅舅”给带出来了。照此这样下去,倘若那五个“舅舅”都想探出头来,这可咋办?就实在没法了呗! 那看不下去...

午夜失眠了,索性起床望窗外的风景。 以往赏夜景,都不是在冬季。因为夏季的夜景最美。可以闻到麦香,可以看见麦穗的剪影,可以感受月光的爱抚。而冬季的夜景,除了寒风残月,就是哑巴一...

作文休息时,偶尔翻翻网页,小结个人,回望来路,感恩贵人。百度显示:《孩子网》润物无声的5角钱仪式感总阅读6.2亿,真是奇迹。可能,也许,还会更多吧? 朋友助推力 2018年11月,我作润物无...

做了十几年老师,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做一个怎样的老师,在我的头脑里萦绕。记得刚走上讲台的那几年,只是知道如何把这节课上好。随着时间的流逝,激情的锐减,开始思考老师的归宿。...

单位开罢欢送会,六十岁的李东阳局长,就正式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休了,解甲归田,回家养老,这很正常。到了一定的年龄,退休休养,本来这是好事,他表面上表现得十分镇静与自然,然而骨子...

在影视剧里经常看到有老人拿着很长的旱烟秆,做工考究,吊着一个小烟袋,吞云吐雾,怎么看,都很悠然自得。父亲的土烟筒虽然与旱烟杆相似,但也有很大的区别,土烟筒的长度只有二十公分...

曾经拖着沉重的身躯养活过我们的石磨,在历史长河中悄无声息隐退。 近来猛然回想,两合拥抱在一起永不分离的石磨,终于劳燕分飞,各自珍重。起码淡出我的视野已有四十多年了。 我想,人间...

(一)聂耳墓和凌虚阁 2022年7月28日,重游昆明西山龙门石窟。 说是重游,99年曾经跟旅游团去过一次。因为时间久远,游客太多,摩肩接踵,喧闹不已。加上那时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对于前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