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离开军营有43年了。军营的哨所却一直离我很近,它的位置好似触手可及,它的气息好似仰鼻可闻,它的严肃好似高山横卧,而它的亲切又好似春风常拂。哨所的门,不管谁在轮流尽职守责,它在我这曾经的老兵心中,一直热烈地敞开着,保留允许我随时走进去探访它的权力,又像一本没有读完的好书,总想还去继续翻读它……
  当年,美丽的勃海湾上的锦西是我们海军基地的所在地,基地承担着部分国防尖端武器的研制开发试验任务,保密程度很高,党和国家的一些主要领导人如朱老总罗总长等都去亲临视察指导过。这里,周围几十里都无百姓居住,老百姓对这里充满神秘好奇。六十年代中,我从南方的一所中学毕业出来,被征召进入了基地,成了一名当时的特种兵,心中倍感骄傲和光荣。入伍的第一课,是保密课,军营哨所是其中的一个聚焦。保密课后,我和新战士们又同感到心中的责任与肩上的压力。
  课本上已经学过,锦西的葫芦岛曾是国共敌我双方在辽沈战役中,激烈争夺的海陆咽喉之地。据说,在著名的塔山阻击战中,解放军×x纵队的一个连在一场战斗中,打得仅剩下一个双目失明四肢伤残的指导员与一名送饭已无人来吃的炊事员,战略要地的反复争夺的空前激烈程度与惨状可想而知。还据说,蒋介石为死守锦州,亲自到葫芦岛督战,气得大骂国军"娘希匹”,亲手枪毙了一名指挥作战不力的中将。由此可见,我党发动辽沈战役,毛主席坚持在锦州突破,打阻击战,关门打狗,阻止国民党从海上增兵阴谋的英明正确!
  了解了驻地战略位置非比寻常的重要,我们上完保密课后的有一天,正是九月秋阳熟透辽西大地的季节,和平的阳光空气里,四处飘逸着苹果高粱大豆的香甜,令人气爽神怡。首长领我们一二百新战士驱車数十里,专程来到当年塔山前线的现场一一,己变成烈士陵园,听塔山尖刀连的指战员讲当年的英雄故事,那个双目失明四肢伤残的有幸活了下来的指导员,就是当场报告的主讲人,战士们听着,跟着一起激情燃烧,地动山摇,山呼海啸……塔山周围,好大一片青松下的那在涙目中怎么也数难清的座座烈士坟茔莹,仿佛那些当年的英雄战士又都一个个站了起来,列着队整齐地来我们面前,向我们用松涛般的声音发出他们深情地嘱咐:你们是祖国人民新的希望和未来,是国防新长城,守护迠没好我们交把你们的红色土地吧!我回部队营房的当晚,己泪挥顿作倾盆雨,心中一遍遍默念着,英雄的可歌可泣的先烈们,你们放心吧!红旗只会越插越牢,越插越高!我当时说,让我们少些豪言壮语,像我们接过雷锋的枪,看我们的行动吧!记得基地的政委有一次和我们在基地自己的苹果园里一起拔草施肥时,还把保卫今天的革命胜利果实,比喻为就像呵护这绿葱葱的苹果树,要经常给它们杀虫,抜草施肥,才能保证秋天吃到肥硕的果实。树是前人历尽艰辛种下成话的,我们后人能不能长久纳荫和吃到甜美果实,就看我们自己的啦!真是语意深长。当时,我把首长的话写进了自己的日记里。
  一九六五年,过了国庆又中秋节后的第二天晚上,我到位于海滨基地存放有设备装备的仓库的第一号岗哨值勤放哨,哨位在一座生满杂树荒草的小土石山上,哨门面朝大海,不足二百米处就是海岸沙滩。离岸往北三十里外,便是灯火辉煌的锦西城。那金秋时节,海湾里的天气显得特别清爽,月朗星稀,凉风微拂,海不扬波,少有的夜晴显得特别寥阔开远,极目四望,思想的岸线会比海岸线还长。我荷枪站在哨位上来回走动,想起了渔米之乡的洞庭湖畔,那股乡土气息里,扎着我少年生长的根基,浮动着我难解的乡愁;我想起了含辛如苦把我养大,教我做人,送我上学旳父母;我更想起了靑春拔节中,在南县一中三年的高中时代里,那些辛勤执教的老師,那些风华正茂的理想如野马驰骋的同学与他们的情谊…时间如走马,随父母尝过不少人世酸甜:苦辣,随时代阅历不少时事风云,剪辑留存带往部队的已是一段段,一章章,一幕幕的青涩的人生过往回忆。那天,晚上十点从一1号哨換岗后,去到约三里外的军事重地(即存放重要军事装备的仓库)去巡逻放哨。军事禁地在海边的群山环抱里,很隐蔽。周围不高的山上都长满了荆棘權木,还有不少的棕榈林。晚上一个人进去,即是带着枪,也恐怖阴森,尤其是那雷雨交加的夜晚,我的一个战友,因新当兵不久,历练不够成熟,一天晚上他在一号哨位,这天正遇雷电风雨交加,同班的一个老兵很关心他,去到哨位上欲換他回营房休息,由于事先没打招呼,由于新兵高度紧张,当老兵还有一二十米到哨所时,新兵边大声问口令,不等对方回答,同时扣动板机打了个点发,正好也侥幸只射在老兵的腹部上…这二号哨所对站岗者的要求考验还要高些,就是白天都会有这种感觉。这是因为当时还有苏修日韩等国际复杂敌情的惨透,有不明信号弹常在不远处山中升起。加上有基地首长不打招呼有时来检查战士值勤,试探战士的警惕性,无疑使哨位的责任与气氛都大大增加了。
  当晚,我一个人荷枪走进有军备仓库的二号哨位,遇到个少有的月朗星稀的夜晚,还是中秋后的十六满月,心情未免会与往时不同,战士的心田在云卷云舒中增加了些诗情画意吧!记得十几岁时,在老家是不敢一人走夜路的,晚上听到些响动都紧张。然而一次次单兵作业,不论环境好坏的站岗放哨,战士原先芝麻大的胆子硬是撑得有鸡蛋大了,西瓜大了,不过我不具备有那胆大包天的资质。
  这两个哨所的岗我都轮换着站过好多回了,由头一次的手握冲锋枪把,握得手心都出汗发麻,双眼紧盯周围眨都不敢乱眨的窘态,到逐渐放松适应,真是觉得一个人的长大成熟,艰苦环境的锻炼对他很重要,人民解放军真是一个大学校,一个炼钢大熔炉!它使年轻的战士明白了花盆怎养万年松,围栏怎圈千里马的道理。
  这个晩上的值班放哨,我已经是个老兵了,都升了副班长了,队部还给了带班的任务了。而且这个晚上己担任着两个哨位的责任。在两个小时的责任里,由于当晚难得的星月当空的夜晴与中秋节后的清凉,沟起了我如上面提到的乡愁与校园的留恋,当然更多的是对家国情怀的书写,是对国防建设的担当,是战士履行职责的承诺!我谨遵这些承诺与担当,站在大海边的哨位上,瞪大双眼,紧握手中枪,那天,庫房周围旳油桶突然有点响动,我便双眼紧盯两边山上,端枪壮胆走了过去,原来是只狐狸追逐小动物。我在一号哨位上,无论白天晚上,天晴下雨,都会有一点大黄狗陪伴在我们战士的身边,它的忠于职守的警惕性显得比我们战士还高,星月静风的晚上,它会跟着宁静卧伏在我们的脚旁,但双眼炯炯,目电如柱射向大海,当风雨交加海波狂啸的夜晚,它会躁动不安起来,对着冲向沙滩的排排黑浪时而冲向前数步狂叫几声,时而又掉头退回来小吠低吟,它会反复如此做这重复动作,直到我们喝止它听话安静。海滨清凉的诗画夜晚里,没有黄狗的插曲。
  这个平风浪静的清凉的海滨之夜,如银的月光洒满东北的大地,也照着关外,照着辽阔的南方,是专给战士一洗胸怀,来拉长心中情思的吧。
  我荷枪遥望濛脓的远方大海,面前海浪轻拍沙滩,像抚摸入睡的孩子。我抬眼仰望青天,只见星月争辉,纤云弄巧,银河之上,不是七月,仍有飞星传恨。也好,我想,今晩索性将思绪飞腾过够,看思想的岸线能延伸到何时止步,面对天地宇宙,我非爱因斯坦,没有发明相对论的天才,也非牛顿,没有发明万有引力定律的睿智,也更非三千年前的老子,能有入涵谷关时创作道德经的天赋…一个战士,一个可以说羽毛末丰的青年能有什么呢?还是回到眼前的现实吧,看是什么东西触动了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啊…是大海的广博掀起了战士心中的激情,是拍岸的海浪引发了战士追梦的骚动,是头顶的青天明月在鉴证着战士为国防事业尽职的忠诚,人生真正的青春之歌应就是这样唱响着的吧!
  伟大的辽沈战役已载入历史,塔山阻击战的枪炮声已经遠去,芦沟晓月照亮了长城抗战旳大刀,抗战解放的硝烟虽然已经远去,国际风云的变幻依旧波诡云谲,西方列强尤美帝国主义,从鸦片战争开始,而后是发动朝鲜战争,亡我之心一直不死。在我人生的运程里,好高兴有此这样一段铁血军旅生涯,能将人民军队的军魂深深烙进我人生起步的灵魂里,溶在血液中,成了我一生最宝贵的人生财富,胜似百两千两黄金。我服役已经两年了,尽的是中国公民的神圣义务。当晚我在夜色中的消位上想,我要一直好好干下去,只要祖国人民需要我这么做,只要国防军工需要我为他服务,无论去学什么干什么(我于六五年已在西安学习掌握了雷达操作技术),包括像这样的站岗放哨,我都会以一个战士的坚忠,纯朴,全心身的投入,不想当将军的士兵是当不好土兵的。我牢记住这句格言。随后,因文革开始,我被派出参加了地方快两年的三支两军工作,入了党,还受到嘉奖,就在我幢憬着军人的末来时,一场突然而至的疾病找到我与我开了个大玩笑:你这身体,东北的气候环境水土己不适宜于你干下去了,还是先去医院治好病,回到南方去吧!如南橘是不可入淮的,于是我退转入了石化行业,开始新的打拼人生。
  但作为战士,我想,他在营时,一定要懂得守护和平的责任与自觉,一定要懂得像雷锋那样无限忠于祖国和人民。他警惕战火的重燃,他也理解网结的愁思,他如傲霜秋菊,不惧风霜的萧杀,前进中也不惧刀山火海的阻拦。他心中有团青春的烈焰,随时可化解凄清如许的苍凉,他有如海的胸怀,具有思想的寥阔,能存志向的高远,经受住不同战场的考验,低谷与高潮对他都是宛如平常一首歌。因此,清风明月里,他能有脱俗的平和自省;惊涛骇浪中有力敌千难万险的坚毅淡定与办法。他的心旗永远是飘扬在强者高地的一支歌。这是我给战士的定义,这是我五年军旅生涯试着去攀登过的青春人生!
  我离开军营己四十三年了。我今天仍要向为了祖国和平人民安宁,为改革开放护航的所有子弟兵们举手致敬,特别是向坚守于边防海防的战士致敬!向在中印边境线上的战士致敬再致敬!
  愿清凉的夜晚都燃烧着战士火热的心,愿火热的心都去燃烧尽黑暗迎黎明。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人说,为什么去登山?答曰:因为山在那里,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就这么简单。山,苍老的山,早就在那里了,它在等什么?它在等谁?它一定在等有缘者,或者说,它在等我。 一漫山小记...

南方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今日已是小雪节气,立冬是十天前的事了。 立冬是冬季的起始。立,建始也;冬,终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立冬,生气开始闭蓄,万物进入休养状态,大地变得沉静...

一 先是“大舅舅”出来了呢,后来给“摁”下去了。没过多久,它又把旁边的“小舅舅”给带出来了。照此这样下去,倘若那五个“舅舅”都想探出头来,这可咋办?就实在没法了呗! 那看不下去...

午夜失眠了,索性起床望窗外的风景。 以往赏夜景,都不是在冬季。因为夏季的夜景最美。可以闻到麦香,可以看见麦穗的剪影,可以感受月光的爱抚。而冬季的夜景,除了寒风残月,就是哑巴一...

作文休息时,偶尔翻翻网页,小结个人,回望来路,感恩贵人。百度显示:《孩子网》润物无声的5角钱仪式感总阅读6.2亿,真是奇迹。可能,也许,还会更多吧? 朋友助推力 2018年11月,我作润物无...

做了十几年老师,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做一个怎样的老师,在我的头脑里萦绕。记得刚走上讲台的那几年,只是知道如何把这节课上好。随着时间的流逝,激情的锐减,开始思考老师的归宿。...

单位开罢欢送会,六十岁的李东阳局长,就正式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休了,解甲归田,回家养老,这很正常。到了一定的年龄,退休休养,本来这是好事,他表面上表现得十分镇静与自然,然而骨子...

在影视剧里经常看到有老人拿着很长的旱烟秆,做工考究,吊着一个小烟袋,吞云吐雾,怎么看,都很悠然自得。父亲的土烟筒虽然与旱烟杆相似,但也有很大的区别,土烟筒的长度只有二十公分...

曾经拖着沉重的身躯养活过我们的石磨,在历史长河中悄无声息隐退。 近来猛然回想,两合拥抱在一起永不分离的石磨,终于劳燕分飞,各自珍重。起码淡出我的视野已有四十多年了。 我想,人间...

(一)聂耳墓和凌虚阁 2022年7月28日,重游昆明西山龙门石窟。 说是重游,99年曾经跟旅游团去过一次。因为时间久远,游客太多,摩肩接踵,喧闹不已。加上那时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对于前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