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是一个魔盒,瞬间就能剥夺孝敬至亲的权力,让失去至亲之人无所适从、抱憾终身。母亲于2012年9月去世,从此,我的孝敬便戛然而止,并开启了以后的心灵自责。
  母亲在有生之年,为培育子女立下了汗马功劳,可我却浑然不觉,就像傻子一样虚度孝敬光阴。在我成家以前,一直以解决家庭温饱为目标,很费心地处理自己的工资和各种开销,将多余之钱交到母亲的手中,展示我对母亲的孝敬之意,并以攒钱多而自豪。成家以后,社会发展日新月异,温饱问题彻底解决,国家已转向了解决民众美好生活的需要。可我却未及时识变,固执地以多支付养老钱为目标,用这种单一的、不切实际的方式孝敬母亲。多年来,我并未理会母亲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生活,崇尚着金钱至上的观念,认为钱是万能的,给钱是孝敬的唯一方式,以致在母亲身体出现状况时,也未察觉到自己的错误,结果母亲过早地离开了人世,从此铸就了我难以挽回的大错。回想这些愧疚之事,我深感遗憾。
  母亲去世之后,我幡然醒悟,却已无力回天。从此我只好将孝敬母亲的方式,改成了一种精神上的寄托。虽然我对这些期盼充满猜疑,但这已是我唯一能做到的孝敬之事了,我也只能就此坚持下去。阴阳两隔的孝敬就是这样残忍的事。
  我一年为母亲祭奠四次,分别是正月初二、清明节、中元节和寒衣节,这是我们这一带的习俗,我都一直坚持着。母亲坟头上的野草黄了又绿,绿了又枯。每次上坟,我都在母亲的坟前伫立许久,心情很沉重地回想母亲的过往,寄托对母亲的哀思,虔诚地祈祷她在阴间幸福生活。
  记得母亲生前曾说过,上坟是孝敬先人,先人们只能在为数不多的祭日与阳间的亲人见面。祭奠时,要摆好祭品,上好香。这时,先人们才能尽情享用这些祭品,才会为子女的孝敬高兴,才会挑挑拣拣地品尝各种祭品。母亲当初是开玩笑似地对我说的,我也把此当作了玩笑。尽管这个说法违背了科学,但我情愿这是真实存在的,因为我孝敬母亲只有这种唯一的方式了。想到这些,我的心里就特别为母亲悲痛,因为母亲已变成了自己所说的先人。我在祭奠之后,有时感觉未尽自己的孝敬之意,便在母亲的坟后撒上几锹土。据说这对先人有好处,能保佑母亲在阴间生活顺利。我有时会特意躺在母亲的坟上小睡一会,以此方式和母亲团聚。尽管这是自欺欺人,但我情愿接受这种幻觉一样的欺骗。
  我怀念母亲除用这种传统的方式外,还用一些荒唐的方式去表达。
  我曾多次在梦中梦到过母亲,梦中的我高兴得手舞足蹈,兴奋到不知怎样和母亲语言交流。尽管这是一场虚幻的团聚,但我十分珍惜,以致会祈求母亲晚上给我托梦。
  母亲享年七十六岁,在去世前身体很好,是心脏病突发离去的。但在去世前,曾因买南瓜发生了一个事件,那个卖瓜的人答应第二天送来,结果没有做到,据说是那人突然去世了。家人们都迷信,便觉得母亲死得离奇,便向阴阳咨询。阴阳回答说,在中秋节这天去世,是母亲积了德,是上天要收她做神仙了。出殡的那天的电闪雷鸣,是天使们敲锣打鼓,欢迎母亲到送子娘娘身边任职。这些说法都是信口胡吣,根本没有一点可信之处。可我又情愿这些情况都真实存在,这本应是母亲的好结局。为此事,我曾在一个假日,骑自行车向南行走十几里,到一个寺庙的送子娘娘神像前,为已故的母亲祈福,我这是在完成一种精神上的孝敬。
  我还用电脑和手机搜寻濒死的感受,猜测母亲在死亡时有多么疼痛?会不会承受得住这种痛苦?我还搜索过阴间是否存在、人死后进入阴间的过程以及人死后怎样投胎阴间等荒唐之事,都是在为母亲着想。当我搜到阴间没有痛苦的内容,就会为母亲高兴。当我收到给死者的灵魂上刑,就会怒斥恶鬼的残酷无情。有时,我还臆想自己死后的情形,臆想和母亲在阴间见面,臆想向母亲检讨自己的过错,承诺以后好好孝敬。
  综上所述,我认为孝敬被时间处理后,就会失去任何作用。尽管自己在尽力补救着孝敬,却都是从精神领域的层面上安慰自己。现实中,这些补救措施都是空中的楼阁,给自己留下的只有无尽的遗憾。但愿天下的子女及早识变,以最有效的方式,为至亲送上最真诚、最适用的孝敬,切莫错失良机。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乡下老家废弃马圈的屋檐下,架子车倚墙倒立。轮胎上残留的泥土,还有那锈迹可见的轮毂,仿佛在诉说过往的村庄岁月。 负重的车轮小心翼翼,在蜿蜒坡陡的黄土路上,慢慢下行转弯,父亲用肩...

北风日紧,大地渐冷,不知不觉,小雪已至。 这里的小雪,指的是节气。随着小雪节气的到来,天气也由深秋的冷变成了初冬的寒。寒风拂面,草木凋零,持家过日子的主妇们知道,该到腌菜的时...

今天是母亲仙逝五周年纪念日。 五年前的今天,母亲在不停嚷嚷着回家、终究没得回去,在城里小儿子家与世长辞。享年八十三岁。母亲是先知先觉者,她知道要走的时间,可我们不知道,以为母...

听雨,是一种沉浸式体验,需要专注,投入,更需要一份心情。 一 下楼做核酸,发现小雨密集,空中不见雨帘,地上有雨落,在浅浅的积水里蹦蹦跳跳,像玩水的孩子。 去储物间拿了伞。雨打在...

这天下午,微信的年级群班级群里难得浮出水面的老同学似乎缺氧似的,一个个露出滴着水珠的脑袋,吐出类似的泡泡——“沉痛哀悼单老师、愿天堂一路走好,家人节哀顺变!”诸如此类的话语...

我背着渔具,兴奋地沿着小河边铺满枯草的小径向前走。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惬意的感觉了,就是三年前,在每一个晴朗的秋冬,或者每一个周末,故乡的小河,总能把我的脚绊住。 我从小河的堰...

晌午,阳光洋洋干干地笼罩着大地。张松拉着拉拉车,车上放着几个蛇皮袋子,袋子里装着几个空矿泉水瓶子,这是他在别处捡到的战利品。他拉着车子正要进小区,保安拦住他问道:“你是干什...

我是快乐的天禄湖公园步行族。微信朋友圈里,常晒些视野中天禄湖畔迷人的风景美图。 记得韩愈曾说过:“以鸟鸣春,以雷鸣夏,以虫鸣秋,以风鸣冬。”秋已至,虫鸣是旷野最生动的音符,不...

一 向往春天,是长期在寒冬跋涉的人们心中的呐喊,是迎春花初春时的期盼……随着冬雪的融化,春天正悄悄地向我们走来。天气暖了,小草绿了,我站在初春的高岗呼唤: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得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