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秋
  其实秋已立,就像有人已喊话,而对面却无应答。秋夏不分的天气,持续太久,像丢了失物的人难辨真伪。而今温度之落差,终有了秋真颜的现显。
  颜色渐深,那雨终才落得坦荡,人也真切的与秋站成一条直线。在秋雨未落的前沿,我站在杂草丛生的荒野里,领略秋风凌厉,身着单薄衣裙的自己,走在阴暗的天空下,走在一人高的野丛中,从那些沉默的、倾斜的、无力的草色间,感受盛夏逐渐走向衰败的疑惑。
  采一把狗尾巴草,友人说,作为秋的礼物,我们要把它当作纪念,既是画面又是送别。如同那“长亭外,古道边”的的歌谣,此时,够不上荒凉,似要阔别已久的想念,已在当下。
  持久干旱的天气,使得处处尘土飞扬,瘦弱的狗尾巴草支零着细细身躯,藏匿于草丛,它纤于一线的姿态,让我想到了骨瘦如柴,想到古时誓要练岀绝世飞舞的女子。真盈盈一握,怕是要折腰罢。原以为这荒地,摘把野草极为容易,不料,四下寻找半天也找不出,那年轻壮实的狗尾草儿。
  旱年,河枯。若无水,任你如何想象美好全是徒劳,若无水便束缚着生活的林林总总,难怪今年桔子不如去年甜,难怪乎菜价节节高升。连草的命运都难以维系,可见一般。往年,任意扯即是一捧,还需像如今选妃似的,左挑右选如此难为。
  隔着一条不深的河,水边长满了杂七杂八的植物,状似芦苇的野草,挂着一缕青穗似稚子,羞涩的站在一排排粗枝野丛间。那些粗壮植物长势甚是喜人,即便天干地结,它们仍顽强的伸展开去,枝条无所顾忌的在空中探寻。植物的韧性是奇特的,即便石缝;沙漠边缘,根系亦能如常生存。因而,生长于水边即便天干,境域也不难过。
  同友人走在人迹稀少的乡野小路,满眼皆是浓郁秋色,那经薰染的颜色,浑然一路泼洒。如同枫叶之红,如同季节特许的某种象征,油然而生。若近看,算不上多美,但用相机随手一拍,广阔的天空与秋草呼应的深邃相互映衬着,会无形中展现出西部大片的质感,这种无声的烘托,使人与自然不由自主地沉醉。
  经风吹来,人向前走,风在衣裙上折叠、跳跃,草也随之拍打,节奏是大地升腾出的舞曲,它们随时为你准备原始的韵律,为你献上自然的纯真。我们在秋草间追逐、私语,靠在它们肩头倾听秋的脚步,且轻且重,有种不可近身的寒,轻轻渗透,会让人萌生岀转身而走的想法。
  虽冷,却仍想去夏天我们去过的那片湖,想踏过在那条延伸至河心的小径,去遇见夏日黄昏旷日之美。那是云霞渲染出的壮阔诗篇,我试想如何描画,却不知用何种语言去细细描述,浓墨重彩之下的辉煌,轻纱曼妙间,风线勾勒出的灵魂铺垫。水与天接壤,场景大气磅礴,这自然之笔,深入浅出的刻画,确实妙不可言。
  而此刻,水波涌动,一卷卷向岸边袭来,向我柔软的裙边吹起。岸边的水葫芦随之荡漾。紫花试想掩盖紫葫芦的阴暗,试想掩饰它平和外表下的破坏。它们也许终会泛滥成灾,如这秋,一步步从清冷滑向寒意彻骨。
  秋注定走向美好,它传递着大地天空深沉的意图,它并非几朵紫花如此浅薄。
  采来几棵水葫芦开岀的紫花,迎着滚滚翻动的河水,迎着愈来愈狂劲的风,向秋天致意。深秋来了,分明的秋,个性的秋,寒冷秋意带着湿润的气息,在我们身后随行。时间在流动,它不会停止,雨会随之而来,时节该有的颜色都会来,就如同,谁也不曾在原地等待……
  
   二、秋雨
  一场秋雨一场寒,雨倒落得顺畅,只是苦了雨里奔波的人,乌鸦鸦的人挤在水泄不通的路上,孩子、老人与下班赶着回家的人。下班有些晚,天色暗沉,望着楼外天空有种拒绝入境的畏怯,茫然间机械的拿出雨衣穿上,冲入喧嚣之中。
  与雨汇合,听着大朵大朵的雨花肆意流淌,这是它们自由奔放的时刻,经过一段冗长时日终于逃岀升天。而此时此刻,我们又受着它的制约。枯竭之土地得以解忧,河水应涨高了个头。反思,原来以为自己有迎合雨润万物的冲动,可因它阻碍,出门受限,不免伤神,这雨是好还是坏的?
  该添衣了,猜想家家皆有翻箱倒柜的节奏罢。那日竟连早饭都抛之脑后,用一上午时间来来回回折腾换季的衣物。箱子是沉的,脑袋亦不够清明,一件件的折放一件件更换拉置。
  若说运动累,这换季大型摆摊的操作更令人困乏。朋友说,要清货了,女人的衣物又该喜新厌旧了,其时这并非奢侈浪费,我觉得倒要以欣赏的眼光看待。女为悦已者容,衣为羽,唯有羽翼光鲜了,才会被各路神仙发现,由外而内,亦是自燃效应,有种蝴蝶因飞动而闪亮的效应。
  换新或为刷新,不断刷新方可比拟出与外界距离的几何?这认知,是在经济允许情况下,适当输出的美感,它如肥料,可滋养出人的幸福感与精神自由。衣为新,一为审美,二为自信,三为新的角度探寻人生。整衣冠,悦书籍,若二者兼而有之,则妙不可言。
  下雨时分,是与人群分行而居,是在距离中分流各自怀才不遇的不安,抑或是遇人不淑,一时困扰罢。雨的沉闷,让人多会偏向于处世之难。我想日常生活的成人年能轻松度日的不多,不论经济或自身环境,时常会有踫撞,时常会有冒雨而行。
  雨是森林,走在森林里的人,常常会遇见野兽,遇见迷雾,遇见一阵阵猛烈冲刷,经过看见或看不见的泥沼。
  或许雨落得缤纷,落得嘈杂,才惹得世界有了更多莫名空间,才会情不自禁的思考。出行是难的,除去能开车出行的人,以单车,电动车乃至徒行出行的人,无不是在雨中与世界一同匆忙混沌。
  他们揣着各自目地,他们有着各自的焦急,有着不可言说的困苦。我见过一位看似乞丐的人,带着行李睡在某栋大楼门口,听闻因公伤无法工作,想借以非常手段,堂而皇之露宿街头,这无尊严的方式求得某种帮助。我望着这个悲惨的男人,猜想着他的无助,生活逼得他走上了要债的路。
  这是一类人,还有一类人,如同《隐入尘烟》的武仁林一样老实忠厚,不懂得算计,不懂得讨要,他们只是本本分分的庄稼人,他们内心的善良只是为了生存,而这,对于世故的人世间却是一场奢望。
  我与朋友们谈论他们的爱情,那时的父母爱情,没有过多花哨言语,他们只是在一日三餐中表达,只是用眼神与动作来示意。无声的爱,沉重的爱,武仁林的爱情被妻子突如其来的落水给打得粉碎。昨日美丽的麦花从此支离。
  影片让人伤感,让人尤衷叹息,偏僻的山村,有你所看不到的苦难,有你尝不到的艰辛。不仅是老实忠厚的农民,还有孤苦无依的老人,他们最终去往哪里?没有人能够给出答案,这是社会的责任罢。
  看到影片面中草垛,让我想起,幼时在农村,在草垛里捡鸡蛋的事;想起,与玩伴们躲猫猫的事。一群孩子,无事时拿起一把稻草随意编起辫子,以为自己能编出某个新鲜的玩意,以为能编出什么活物,可最终放弃了,孩子的世界是随心所欲,是新鲜与好奇。那时的欢喜,如此简单而惬意。
  纯朴的农村,纯朴的爱情,逐水而流,逐水而逝。而光阴里,只剩下一地无人再玩的石子,待有人经过时,把它们深深的踩在土地。
  我想《隐入尘烟》的曹贵英也是爱美的,她虽身体残疾,但当她接过丈夫给他买回的那件风衣,脸上的幸福发自内心无法遮挡。他们两个被乡村遗弃的人,因彼此关爱,灵魂深处有了暖意,他们是飘零的生命,在彼此支撑,相互给予生命延续的力量。
  相比之下,今日女性角色更值得考验,屋内屋外兼顾,衣物只是附庸之物,而翻衣和换新衣不单是为御寒,更是给予和奖赏,是以爱自己为岀发点,散发更大更精彩的光芒,照亮更远的地方。
  秋雨袭人,秋意弄人,秋下思秋,总有些思绪在轨迹上偏离。雨在天空飘洒,寒露时节并行,还有多少人在窗口眺望,还有多少人在冷雨中独行?雨,混淆进人流,不知所踪,或许过度清醒……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人说,为什么去登山?答曰:因为山在那里,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就这么简单。山,苍老的山,早就在那里了,它在等什么?它在等谁?它一定在等有缘者,或者说,它在等我。 一漫山小记...

南方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今日已是小雪节气,立冬是十天前的事了。 立冬是冬季的起始。立,建始也;冬,终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立冬,生气开始闭蓄,万物进入休养状态,大地变得沉静...

一 先是“大舅舅”出来了呢,后来给“摁”下去了。没过多久,它又把旁边的“小舅舅”给带出来了。照此这样下去,倘若那五个“舅舅”都想探出头来,这可咋办?就实在没法了呗! 那看不下去...

午夜失眠了,索性起床望窗外的风景。 以往赏夜景,都不是在冬季。因为夏季的夜景最美。可以闻到麦香,可以看见麦穗的剪影,可以感受月光的爱抚。而冬季的夜景,除了寒风残月,就是哑巴一...

作文休息时,偶尔翻翻网页,小结个人,回望来路,感恩贵人。百度显示:《孩子网》润物无声的5角钱仪式感总阅读6.2亿,真是奇迹。可能,也许,还会更多吧? 朋友助推力 2018年11月,我作润物无...

做了十几年老师,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做一个怎样的老师,在我的头脑里萦绕。记得刚走上讲台的那几年,只是知道如何把这节课上好。随着时间的流逝,激情的锐减,开始思考老师的归宿。...

单位开罢欢送会,六十岁的李东阳局长,就正式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休了,解甲归田,回家养老,这很正常。到了一定的年龄,退休休养,本来这是好事,他表面上表现得十分镇静与自然,然而骨子...

在影视剧里经常看到有老人拿着很长的旱烟秆,做工考究,吊着一个小烟袋,吞云吐雾,怎么看,都很悠然自得。父亲的土烟筒虽然与旱烟杆相似,但也有很大的区别,土烟筒的长度只有二十公分...

曾经拖着沉重的身躯养活过我们的石磨,在历史长河中悄无声息隐退。 近来猛然回想,两合拥抱在一起永不分离的石磨,终于劳燕分飞,各自珍重。起码淡出我的视野已有四十多年了。 我想,人间...

(一)聂耳墓和凌虚阁 2022年7月28日,重游昆明西山龙门石窟。 说是重游,99年曾经跟旅游团去过一次。因为时间久远,游客太多,摩肩接踵,喧闹不已。加上那时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对于前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