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是只有年龄大了才会产生对于故乡的离愁别绪。贺知章在公元744年(唐天宝三年)写“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时固然已经八十六岁,算是高龄;但李白在公元726年(唐开元十四年)写“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时却只有二十六岁,却还年轻。我不似李白当年那般年少,也不像贺知章当年那般年老,但思乡之情,却是同样炽热而浓烈。这不,这次回乡,又忍不住爬山翻梁,在这儿走一走,到那儿看一看。最使我踟蹰不前、沉吟良久的,却是西坪二队的那道两山夹峙、又窄又长的洼。
  那道洼叫耳爬洼,因其位于西坪村农家大院耳爬附近,又因其形状像掏耳朵的耙子而得名。从耳爬往北拐三两百步,并不茂盛的竹园后头,就是耳爬洼的洼口。从洼口望去,先是一排密不透风的刺槐,再是一块杂乱无章的连翘,又是东一株西一株不知道是什么科目的野树,在这秋天的衰草丛里粗犷地长。从洼底到洼脑两里许,以前那条羊肠小道尽是树林,全然没了半点路的痕迹,却是在这荒草乱树之间,隐隐还有道道石坝,有的垮了豁,有的鼓了肚,荒草野树护着,青苔上泛着绿。洼口的那棵老核桃树不知已经被谁砍倒,截成截儿却没运走,生生地有些腐烂,这树上的核桃,我是打过的;洼中间那个悬崖底下的老柿子树还在,树上的柿子还没红透,几只老鸹飞来看看,又黑羽一振,哇哇地扑向平地,这树上的柿子,我是摘过的;靠阳坡的底边儿,也有一株桐树,比以前粗了许多,以前碗口粗细,如今却是合了手抱不住,枝干在半空狰狞,叶子却静静地落,这梧桐树叶,我也是捡过的,捡了桐树叶子,背回去,晒干了,揉碎了,过了糠筛,母亲煮了喂猪。
  半天才爬到耳爬洼脑。好多年没来了,耳爬洼竟变得人迹罕至,成了荒沟野洼。我要看看耳爬洼脑的那棵核桃树还在不在,如果在,那一树核桃一定能打好几背篓。远远地没有瞅见,到跟前一看,那棵核桃树也跟洼口的核桃树一样倒在乱石之上荆棘之中。躯干上有蚂蚁爬,一只蜥蜴麻利地钻进石缝。我清楚的记得,1975年的秋天我在这棵核桃树上偷过核桃。我把队上的那圈羊赶上坡,就悄悄地爬上这核桃树,摘了满满一黄挎包核桃。可是这核桃我却不敢背回去,怕父母打我。终是想了个办法,在这树底下挖一个坑儿,把核桃倒进去,掩了土,等青皮离了,再往回背。过了几天我满心欢喜地到耳爬洼脑取核桃,那藏核桃的坑儿早被老鼠扒开,凌乱地有一些核桃亲皮,也有核桃壳儿,里面的仁儿却是掏得很净。这该死的毛老鼠!我气急败坏地往核桃树上飞几个石头,又打得十几个回来,悄悄地放进抽屉,生怕让父母知道。但父亲还是知道了,他目光逼人:“集体的核桃,谁叫你打!再打,揍你!”
  1975年的耳爬洼从洼底到洼脑都是庄稼地。这地夹在两山之间,虽然阳光照射不足,产量不及坪地,但也关系着西坪二队一百多人的饭碗。种好了,大家多分点粮食,就少挨些饿;种差了,大家就分得少,就要派人到河南去买红薯干,搅着糊汤度饥荒。所以对耳爬洼的地,队上从来都不马虎。大人在耳爬洼做活,我就在耳爬洼放羊,坡上草厚,放场好,一年四季人哄哄的,热闹得很。
  早春时节我在耳爬洼放羊,耳爬洼开始春种。三爷、四爷和七伯扛了犁,提了鞭,把牛赶到这耳爬洼犁地。三爷是个油匠,炒籽包饼榨油样样精通。四爷是个复原军人,嘴角绷着不大说话,但要是说起当年打锦州的事儿,他也能说三天三夜。铺子七伯性子皮,响个炸雷也不慌不忙,郧商支队阚秀宝部在铺子驻扎的时候,他也是个基干民兵,给战士打草鞋,也做些木活儿和篾活儿。这三人给二队放牛,二队的地也由他们犁,队上记工分。耳爬洼因是洼底,石坝挡着,地就难犁,牛吃力,人也吃力,一档犁完了,须掂了犁,牛绳牵引着,才拽得上去。半天三遍烟是必须要吃的,歇牛,也歇人。我就在吃烟的时候从坡上溜下来,到这地里玩儿。吃烟时牛嘴不停咀嚼,尾巴也不断甩动,八哥站在背上,趾高气扬地唧喳。几个犁地的各自捏一撮烟叶,交换了,按进烟锅,噙在嘴上。偏是没火,急得四爷捡两个白火石,采一丛野棉花,准备钻石取火。果然蹭蹭几下,火星一溅,那野棉花竟是燃了,慌的三爷忙说:“捡茶,烧堆火。”我连忙捡来树叶,拾些干茶把火烧旺,一边烤火,一边听古今。白云在洼脑上飘,牛铃在洼中间响。我放的羊,耳爬洼山坡上白花花一片。
  烧火粪我也跟去。那火粪每挡地里须烧一堆,先是松了底土,铺上柴火,再在柴火面上堆土。底下和面上的多是从坡上挖来的生土,熟土烧火粪,才舍不得呢!烧火粪我帮不了忙,这烧火粪的柴却是有我一份功劳。我一边放羊,一边爬上松树剁松枝,呼啦就是一堆。父亲把这松枝中间夹些杂草灌木,少许便是一捆。柏树花梨树我也上去砍枝丫,留个顶儿,把枝丫剃头般砍下来,捆了顺势滚到地边。那柴堆上的土堆圆了,有人站上去踩,眼见不是很晃,便吹个口哨,喊:“我这堆,满了!”洼上头立即回应:“我这堆,也满了!”再有人应答:“我这儿还差点儿,也快了!”等差不多都上满了土,一声吆喝:“点火呀!”一时间耳爬洼大大小小的火粪堆几乎同时被点燃,一阵阵青烟飘起,和着天上的云,弥漫在耳爬洼,爬上大山尖,袅袅地,缭绕着,散发着特有的香味。
  这被火烧过的土,拌了牛粪羊粪鸡粪或者其他什么粪,再拌些化肥,便是好肥料。家粪和化肥哪有那么多呢?须是火粪代替,方才够用。春天耳爬洼种包谷,二队社员齐齐地来,先把黄豆麻籽匀匀地撒,又派了上粪、挑粪和倒粪的,便两两搭伙儿,男的挖窝儿,女的丢籽儿。母亲一边挎篓装火粪,一边小篓装种籽儿,双手不闲丢窝儿。扁担挑子忽闪着,薅锄碰了石头,在耳爬洼响。母亲终是放心不下,不时朝坡上喊一声:“在哪儿啊?数数羊子够不够!”我应一声:“够!”听见答应,她才放心。
  包谷苗子静静地长,黄豆和唐麻苗子也静静地长。间一次苗,追两次肥,锄三遍草,这耳爬洼的庄稼长得快要赶上了坪地,队长高兴,社员高兴,家家户户自然都很高兴。父亲母亲嘱咐我:“耳爬洼放羊,不要吃了庄稼,那是队上的,吃了要赔!”眼看要丰收,夏天却有一场洪水袭来,耳爬洼的好几个石坝都被冲垮,一道一道的豁儿,须是补了才行。
  果然秋收刚过,公社就通知大队学大寨搞农田水利。西坪人多,又是大队部的所在地,所以学大寨修水利这事儿自然要走在前头。粮食该分的分了,公粮也预备着缴。这些一停当,就先到坪地把阴坡坪、碉堡儿、沙爬州和铺子被冲毁的堤坝修了,再修耳爬洼。
  到耳爬洼修水利差不多已是冬天,山里头春天来的晚,冬天却来的早。这天天气异常的冷,渐渐有雪花飘起来。周五放学王老师交待:“给你们几个一个任务,大队通知了,今年还要检查一次各队社员学习毛主席语录的情况。你们一个人管一个生产队,看看哪些人会背,哪些人不会背。不会背的,记下来!”我领了任务,准备都在耳爬洼修水利时,把住路口,叫他们背。来修水利的,都是二队的社员,有些已经上到半洼,有些却还在往洼里走,肩上扛的钢钎铁锤,也有锄头铁锹,匆匆过来。中间屋大伯头一个到跟前,我说:“背毛主席语录!”大伯张口就来:“要斗私批修!”心想这大伯识文断字,大家都叫他先生,自然是会背的,便放他走。又过来一个大叔,是二队的老党员,评工分时发言最积极。我说:“大叔背语录!”大叔也不含糊:“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接二连三地有人过来,都背了,放过去。转念一想:他们咋都是背一句两句呢?这都放走了,怕是不行吧?这不,过来的陈大伯,我且考考他:“陈大伯,你来背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路线!”陈大伯放下铁锹思索片刻:“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接下来便支吾着,半天想不起来。我逗他:“再背!不背不让你走!”陈大伯眼一瞪,要凿我毛栗:“你这娃子!你没看那洼里,都开始干活了,你还拦路!”转身朝耳爬洼看去,那耳爬洼果然摆开战场,洪水冲毁的石坝前站满了人,捡石头掏根基,也有人爬上坡,拿钢钎石缝里撬。
  那工地上那么热闹,我还拦的有什么劲儿?也去玩呀!反正羊在坡上,它吃它的,我玩我的。一路跟上去,帮忙把石头往框子里捡,端过去填陷儿。小叔大姑父都是浆砌高手,虽然没有水泥,那石坝却是砌的严丝合缝,结实得很。看这洼里凡是被水冲坏的地方都插有红旗,也有标语。那标语上写的,有“农业学大寨”有“大搞农田水利基本建设”也有“抓革命,促生产”大哥把大队的那个大喇叭借了来,唱片里唱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整个冬天,耳爬洼欢声笑语,不仅那些被洪水冲毁的石坝又被修得棱棱正正,而且以前那些土壤瘠薄的地方,也面了新土。
  1975年新修的那些棱棱正正的石坝经过数十年的风风雨雨,现在依然隐匿在耳爬洼这荒草野树之间。只是当年修这石坝的人,以及在这洼里耕地锄草种庄稼的人,却如烟似云,大多不见。那洼里的地是没人种了,核桃和柿子也没人摘,只有些鸟兽,在这洼里欢实得很。我无端生出如李白和贺知章般的乡愁,静静地听着这满洼秋声,仿佛在听着自己的心跳。
  
  (2022年11月)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人说,为什么去登山?答曰:因为山在那里,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就这么简单。山,苍老的山,早就在那里了,它在等什么?它在等谁?它一定在等有缘者,或者说,它在等我。 一漫山小记...

南方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今日已是小雪节气,立冬是十天前的事了。 立冬是冬季的起始。立,建始也;冬,终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立冬,生气开始闭蓄,万物进入休养状态,大地变得沉静...

一 先是“大舅舅”出来了呢,后来给“摁”下去了。没过多久,它又把旁边的“小舅舅”给带出来了。照此这样下去,倘若那五个“舅舅”都想探出头来,这可咋办?就实在没法了呗! 那看不下去...

午夜失眠了,索性起床望窗外的风景。 以往赏夜景,都不是在冬季。因为夏季的夜景最美。可以闻到麦香,可以看见麦穗的剪影,可以感受月光的爱抚。而冬季的夜景,除了寒风残月,就是哑巴一...

作文休息时,偶尔翻翻网页,小结个人,回望来路,感恩贵人。百度显示:《孩子网》润物无声的5角钱仪式感总阅读6.2亿,真是奇迹。可能,也许,还会更多吧? 朋友助推力 2018年11月,我作润物无...

做了十几年老师,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做一个怎样的老师,在我的头脑里萦绕。记得刚走上讲台的那几年,只是知道如何把这节课上好。随着时间的流逝,激情的锐减,开始思考老师的归宿。...

单位开罢欢送会,六十岁的李东阳局长,就正式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休了,解甲归田,回家养老,这很正常。到了一定的年龄,退休休养,本来这是好事,他表面上表现得十分镇静与自然,然而骨子...

在影视剧里经常看到有老人拿着很长的旱烟秆,做工考究,吊着一个小烟袋,吞云吐雾,怎么看,都很悠然自得。父亲的土烟筒虽然与旱烟杆相似,但也有很大的区别,土烟筒的长度只有二十公分...

曾经拖着沉重的身躯养活过我们的石磨,在历史长河中悄无声息隐退。 近来猛然回想,两合拥抱在一起永不分离的石磨,终于劳燕分飞,各自珍重。起码淡出我的视野已有四十多年了。 我想,人间...

(一)聂耳墓和凌虚阁 2022年7月28日,重游昆明西山龙门石窟。 说是重游,99年曾经跟旅游团去过一次。因为时间久远,游客太多,摩肩接踵,喧闹不已。加上那时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对于前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