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期末考试的分数出来,我得到了世界上最可爱的礼物。
  记得那时,我在楼下的公园和小伙伴开心地疯玩。手腕上的电话手表突然叮铃铃的响起来,我抬手一看,是妈妈的电话。妈妈说:“这次考试成绩的不错,为了奖励你,我们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这个消息令我喜出望外,我赶紧跟我的小伙伴们说再见,往家里狂奔,一边跑一边想会是什么惊喜呢?是一包薯片,一个玩具,还是我一直想要的那本书?脑海里许多想要的东西在脑海里浮现,导致我越来越激动,促使着我越跑越快。
  着急火燎的赶回家,发现爸妈还没回来,我就坐在沙发上等啊等。五分钟,十分钟,半个小时过去了。虽然只有半小时,可是我觉得仿佛过了半个世纪。敲门声响起,我急忙去开门。看到妈妈手里拿着三只可爱的小鸡,我欣喜若狂。高兴地快要跳到房顶上去了,爸爸在一旁发牢骚:“你就不能有个小姑娘的样子吗,别太激动!”我转过头对他嘿嘿一笑。连忙接过小鸡,捧在手里端详起来,怎么都看不够,因为它们实在是太可爱了!
  以前都是在网上看到小鸡的模样,觉得没什么,还不如小猫咪可爱呢。可是当真的有三只小鸡属于我时,我却觉得这就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生物啊!它那金黄的皮毛还很稚嫩,翅膀也很小。小嘴不像大鸡一样那么尖。眼睛里透露着对新事物的好奇和害怕。我抱着它们爱不释手,它们仿佛也很喜欢我。望着我,仿佛我是他们的妈妈一样。晶莹剔透的小眼睛里全部都是我。
  妈妈说,她和爸爸每天都要上班以后我负责照顾小鸡,我连忙答应。就这样我成功地当起了小鸡们的妈妈,每天照顾她们吃饭喝水。他们仿佛也接纳了我。真的以为我是他们的妈妈,我走到哪他们就跟到哪。有一次我去厨房学着做饭,由于厨房的门是透明的,小鸡以为没有这个门,为了跟上我它们一直在撞门,看着他们疑惑的小眼神,我忍不住笑了出来。赶忙把门打开让他们进来。还有一次我带着小鸡儿到公园和我的小伙伴炫耀我的小鸡,他们头一次看到这么可爱的小动物,爱不释手。我告诉他们轻点,别碰疼了我的小鸡,但其中有一个人还是把小鸡从手上直接摔到了地上,看着小鸡哀怨的眼神。我心里瞬间怒火中烧,跟他大吵了一架后离开了那里。虽然失去了一个朋友,但我一点也不后悔,现在谁也比不上我的小鸡!
  但是我最害怕的事终究还是来了,在我养了小鸡一个月后,死神把其中一只小鸡小蛋黄狠心地从我身边夺走了,因为小蛋黄的离开我哭了很久,妈妈也很难过。我们怀着沉重的心情把小鸡放到它的小盒子里,我想把它埋进土里,可是妈妈说不能这样。我只能怀着愧疚之心,把它放到垃圾桶上。那时正当傍晚,有几个老太太在那里聊天,看到我手中的盒子,他们的勤俭之心激起了他们的欲望。想从我们手中得到盒子,我气得甚至想打那些老太太。妈妈看出我的心思,死死摁住我和老太太们说明白了,我怀着沉重的心情,把装着小鸡的盒子放到了垃圾桶上,一步三回头地直到看不见了才上楼。
  回到家里,我坐在沙发上一句话也不说,像失了魂一样发呆。妈妈很心疼,叫我别难过了,听到妈妈安慰的话,我实在忍不住了,大哭着跟妈妈说:“妈妈,我对不起小蛋黄,它奄奄一息的时候,我却在玩手机,我不想要手机了。”爸爸也安慰我说:“你已经很厉害了,它已经活了很久,有的小鸡一周不到就死了。”我的心情缓和了些,但依旧很悲痛。为了不让爸爸妈妈伤心,只能强忍着将要奔涌而出的泪水。几天后我还是记得小鸡但不那么难受了。我天真地想:“为什么小鸡死了呢?他难道不应该长大变成公鸡和母鸡吗?”看着剩下的正在啄米的两只小鸡,心里暗暗下定决心,我一定要把这两只小鸡养好。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月。还是一只小鸡去追随第一只小鸡了。可能是已经经历了一次,没有像第一次小鸡的离开令我那么伤心了。就这样又过了几天,我开学了,随着学习压力增大,我只能在百忙之中掐出一点时间照顾小鸡。爸爸妈妈看我这样怕耽误我的学习,要把小鸡送去养鸡场。我得知后死死的抱住小鸡不给他们,眼眶不知什么时候红了。用哀求的语气和他们说:“爸爸妈妈求你们了,这是最后一只小鸡了,让我养它吧!我不想再失去它了,小水滴不能没有我!”爸爸妈妈看着我的样子无奈的摸了摸我的头,说:“但你这样也不行啊!快要入秋了,天气冷了它迟早也会不行的。”我赶紧回答:“没事没事,能让他住一天就住一天,总好过去养鸡场无依无靠吧!”爸妈见拗不过我,只好让我继续养着。我欣喜万分,抱着小鸡高兴地说:小水滴,你不用离开我啦!
  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还是到了我最不愿意面对的一天。那时天已变凉,我和妈妈正在换洗床单,没有多余的心思去顾及小水滴,就在我玩手机的时候,妈妈突然惊呼一声:“快过来!小水滴快要不行了!”我瞬间五雷轰顶,将手机随便摔在床边,向小水滴所在的房间飞奔。看着妈妈手里奄奄一息的小水滴,眼睛里的泪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喷涌而出!我和妈妈抱着仅有一丝的希望,用一个小毯子将小水滴包裹起来,试图留住它身体的温度!可最终事与愿违,妈妈告诉我,去看它最后一眼吧。我的眼泪又一次掉了下来,看着小鸡的样子,我再也忍不住了,哇地哭出了声。本来很平静的小鸡,听到我的哭声似乎是舍不得我,两条小腿使劲的蹬起来,像是在说:“主人,我真的没事,你不要哭了”我看到这个画面哭得更凶了。小鸡来到我家这么久,给了我那么多陪伴。如今最后一只小鸡也要离我而去了。我实在难掩崩溃的心情,难过的哭嚎。妈妈看我哭的这么凶,怕我出事连忙安慰我说:“小鸡也舍不得你,你这样它就舍不得走了,它会很难受的。”我听了这话使劲掩住心中的痛苦,向小鸡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小水滴你走吧,我会想你的。你放心,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小水滴仿佛听得懂我说话,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我看着它的身体慢慢的僵硬。难掩心中的痛苦,再一次大哭起来。
  三只小鸡相继离去,我又恢复了一个人孤独的生活。虽然爸爸妈妈始终陪着我,但他们也有心里的压力。不能总是听我倾诉,随着我逐渐长大,到了青春期,对父母的话更少了。心里难过时,就会在心里和小鸡对话,告诉它们,我很想它们。我时常听见窗外有鸟叫声,也总有小鸟停在我家的窗户上,妈妈说那是小鸡回来看我了。妈妈也时常安慰我,说等以后她还给我买小鸡。可是那些小鸡再怎么好看再怎么听话也不是我原来的那些可爱的小鸡了。
  以前我本是喜欢小猫的。但有了这次经历,我不禁觉得,小鸡比小猫要可爱得多。就像七年级语文课文《猫》中,郑振铎的三妹那样,只不过我是喜欢小鸡。
  如今我把它们从我的心底里转移到这篇文章中,我要告诉它们,虽然你们不在了,但你们永远存在我的心里!
  你们永远是我可爱的牵挂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从承德回来,就去了中南海。 中南海在大部分国人眼里既熟悉又陌生。这里既是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办公地方,又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居住之地,是国家政治生活的心脏。因为长期不对外开放,对大多...

叶集离我家并不远,大约将近一百里路吧,早就想到叶集去看看。因为我知道叶集在上个世纪新文化运动时期出了未名四杰,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叶集还有个未名湖,在我的想象里一定是风光旖...

世上本无路,是走的人多了,才成了路!先生的话当然是开自然的真理! 有了路,未去走过的人,他还是不熟路,或脑袋中由人塞个生硬印象,连东西南北也许都模糊。只有去过不止一次的经历者...

小时候,站在高高的幸福河河堤上,往西北望,盐碱滩、芦苇荡、红荆树、黄土路、矮房子、土黄色的小村子是一幅绝美的乡土画。 画中惹眼的就数红荆树了,盐碱滩上有很多,呈不规则排列,高...

一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跟摄影人去看风景了,他们是通过镜头去看风景,与众不同的是,对风景的要求更为细致,更为精妙些。自然之美,在于自然的流露,每一个时辰,都在决定着风景的不同品质...

雪来的时候,我躺在一张床上。十年前,我用所有的积蓄,租住了这个鸟笼。它挂在高楼的第八层,七十几平米,我所有的积蓄也只是首付,按揭贷款后,我负债累累。从那以后,我在城市弯下腰...

小时候,具体地说是有记忆之后,十岁以前,我觉得我们的刘家胡同就很宽了。稍后,又知道我的家在金岭村,金岭村就很大了。那时候并没有走出去的奢望,只听说村里有人闯关东去了,也有人...

我为父亲歌功颂德/袁琪 父亲是天,他支撑着我们,父亲是春,他给了我们阳光,父亲是夏,他给了我们温暖,父亲是秋,他给了我们成熟,留给他自己的却是满头白雪的冬。 父亲,袁希珍,1925年...

一 老屋后的那面山坡,自打我记事起,它就是我们的自留坡了。有点像自留地那样,它成了我们“私有”的领地。 当然,说是私有也不全对。首先,我们就没握有它的“生杀”大权。随意栽种、简...

看着墙边那两大蛇皮袋红薯渐渐少下去,分别变成了半蛇皮袋,当我把它们誊装到一个纸箱时,它又由一大箱渐渐变成了半箱,我不禁有些释然,甚至冒出些惬意来。 今年红薯收获季节,看着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