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老矣!夫复何求
  “横眉冷对千夫指,附首甘为孺子牛。”这是鲁迅先生所云。
  “老马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此为曹操在《龟虽寿》里所云。
  纵观天下奇士,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有陶渊明,题《桃花园记》,弃官回归农耕,作《桃花园记》,幻思田园美好生活,生在农村,复归田园,士农桑,也三餐没烦恼,一宿多美梦。
  毛泽东主席曾赋诗云:“陶令不知何处去,桃花园里可耕田。”这证明一个原理,当县令也罢,士农耕也罢,都是地球人也,日求三餐,夜求一宿,官也民也,道里斯同。
  曹操曾赋《观沧海》:“吾观沧海,水河澹澹……”毛泽东主席亦赋咏词云:“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
  遥想西汉,项羽力能拔山兮,独具匹夫之勇,不识韩信、萧何、张良、樊哙,沦国材而帐下无谋,视作草芥,最后四君皆被刘邦所纳,极为重用,极尽人才发挥极致,最后导致项羽霸王别姬以后,无颜见江东父老,四面楚歌,八面埋伏,自刎乌江,天下纵归刘邦,建立西汉。
  古来今往,饥才若渴,求贤任能,内不避亲、外不避人,为历代开国帝王之举措。
  曹操三次贴出招贤榜,广纳天下贤能,内则欲举曹植,避太子曹丕,则有“七步成诗”之美谈:“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之曹丕和曹植作诗相戏吟对之美好故事,留传至今。
  历代君王,如毛泽东主席在《沁园春·雪》中所咏:“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中国自上下五千年有文字记载以来,出现了黄帝、舜尧、大禹、夏殷商;以至秦朝赢政,统一中国、统一文字、统一度量衡、统一货币,可谓四统。
  唐宋八大家的“三苏”即:苏洵、苏轼、苏辙,各自写了一篇《六国论》,著述有方,站位不同,却各显其彰、各显其能、论述精辟、著论精典。
  纵观古今中外,历代群贤、群能,能与世俗同流者,皆凤毛麟角;能与世俗合污这,更是稀珍异宝,皇冠明珠。
  故人材者,高瞻远瞩,运筹帷幄,极具稀罕的目光,不入俗流,极少与大俗者同流合污,而且鹤立鸡群、居高临下,独傲其中。
  “扬州八怪”、“竹林七贤”都可略见一斑。
  入俗流量者,随大流也!随波逐流,亦无可厚非,但终为俗流之辈也!
  今吾亦老矣!赋复何求?
  “江山已老骥,独伏鞍枥里。纵有昆仑志,难铸少年躯。”独苍天泣泪,呛然泣下,独不见千古之悠悠,更具万古之悲怮!
  故也常叹:“可恨的纵然可恨,可无力挽苍天也!”因为天时不具,人和不具。
  机也!时也!命也!运也!“贫富贵贱无所求;但已安于天命也!”
  失去机时、安于天命,纵然呜呼哀哉,谁与你共舞?谁与你哀哉乎?
  盛世奔小康,惟有卸下思想包袱,与时俱进,同铸中国梦,不做拦路虎、拖后腿的人,我已鸣笛,重新铸业,苦挣辛苦钱,攀新高峰。
  巨人也!小人也!都是人,逐入俗中求,探险又猎奇。铸红丹铁心,古今富贵皆是险中求,时不我待!机时难具!
  
  2022.11.20.
  
  写于漳州。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从承德回来,就去了中南海。 中南海在大部分国人眼里既熟悉又陌生。这里既是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办公地方,又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居住之地,是国家政治生活的心脏。因为长期不对外开放,对大多...

叶集离我家并不远,大约将近一百里路吧,早就想到叶集去看看。因为我知道叶集在上个世纪新文化运动时期出了未名四杰,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叶集还有个未名湖,在我的想象里一定是风光旖...

世上本无路,是走的人多了,才成了路!先生的话当然是开自然的真理! 有了路,未去走过的人,他还是不熟路,或脑袋中由人塞个生硬印象,连东西南北也许都模糊。只有去过不止一次的经历者...

小时候,站在高高的幸福河河堤上,往西北望,盐碱滩、芦苇荡、红荆树、黄土路、矮房子、土黄色的小村子是一幅绝美的乡土画。 画中惹眼的就数红荆树了,盐碱滩上有很多,呈不规则排列,高...

一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跟摄影人去看风景了,他们是通过镜头去看风景,与众不同的是,对风景的要求更为细致,更为精妙些。自然之美,在于自然的流露,每一个时辰,都在决定着风景的不同品质...

雪来的时候,我躺在一张床上。十年前,我用所有的积蓄,租住了这个鸟笼。它挂在高楼的第八层,七十几平米,我所有的积蓄也只是首付,按揭贷款后,我负债累累。从那以后,我在城市弯下腰...

小时候,具体地说是有记忆之后,十岁以前,我觉得我们的刘家胡同就很宽了。稍后,又知道我的家在金岭村,金岭村就很大了。那时候并没有走出去的奢望,只听说村里有人闯关东去了,也有人...

我为父亲歌功颂德/袁琪 父亲是天,他支撑着我们,父亲是春,他给了我们阳光,父亲是夏,他给了我们温暖,父亲是秋,他给了我们成熟,留给他自己的却是满头白雪的冬。 父亲,袁希珍,1925年...

一 老屋后的那面山坡,自打我记事起,它就是我们的自留坡了。有点像自留地那样,它成了我们“私有”的领地。 当然,说是私有也不全对。首先,我们就没握有它的“生杀”大权。随意栽种、简...

看着墙边那两大蛇皮袋红薯渐渐少下去,分别变成了半蛇皮袋,当我把它们誊装到一个纸箱时,它又由一大箱渐渐变成了半箱,我不禁有些释然,甚至冒出些惬意来。 今年红薯收获季节,看着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