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你这小鲜肉,娇小玲珑,肤如凝脂,惹我怜爱。
  我与你,才缱绻两日,犹如新婚燕尔,如胶似漆。
  新婚第二日,我便与你携手东明湖畔,款款缓步。然后,你长袖飘袂,纤纤玉臂,挽我冉冉腾空。
  飞临高空之后,你挽着我,俯瞰东明湖。
  俯视东明湖,比平日在平地上看,缩小许多,却又玲珑许多。宛如椭圆形碧玉,镶嵌在东明县城北部,清明澄澈。湖水周围的花草树木,亭台廊榭,长短桥拱,高丘及丘上高塔,曲曲折折的小径及如蚂蚁般的游人,一切倒影,尽悉漂浮在湖面上,浮光掠影,摇摇曳曳。
  又飞临体育公园上空,花草树木,斑斓秋色里的红绿黄紫,惹人怜爱。篮球场,足球场,羽毛球场,排列整齐的乒乓球台,在其中欢蹦乱跳的如蚁之人,尽收眼底。
  再飞临五里河上空,一条玉带,镶嵌在小县城北部,树木花草,蜿蜒连绵,粘贴在河岸两侧,给县城北部,缠绕了一条锦带。
  天色已是傍晚,西方天际线之上,橙黄火红,彩霞辉煌。高空上看天地美景,让我视野开阔,耳目一新,心旷神怡。
  回到家中,吃过晚饭,我又和你携手来到咱家门前的万福河边。灯光璀璨,月色朦胧,小河溢光流彩。
  我意犹未尽,邀请你,再携手飞上高空,欣赏万福河夜景。
  你却嫣然一笑,莺声燕语,小女子暂且替您先去侦察一番,以免不测。
  然后,在我依依不舍的目光里,你袅袅升起。
  我依依不舍的目光,追随着你的身影,缓缓远去。
  我看见,你沿着万福河河道,缓缓向西飞去。
  夜幕下的万福河,宛如璀璨斑斓的彩带,缓缓飘移。
  我看见,你飞过一座桥,我想让你转身而回。此时,我虽然没有与你“身无彩凤双飞翼”,你却仿佛“心有灵犀一点通”,折身而返。
  我正满怀期待之情,等待与你的重逢。却蓦然发现,你的身上,似乎被一根绳子缠挂,身子下面,是参差错落影影绰绰的树冠。我眼前蓦然冒出,你“被缠住,无法飞行”几个字。
  我心下大惊,急忙驱车,往西疾驰。过了那座桥,下车,急匆匆,寻你。
  我打开手机电筒,照射着架在高空中的电线和树冠,仔细仰望,毫无踪影。
  我俯身低头,在小路上寻觅,在路边花草丛里寻觅,毫无踪影。
  东西南北,远远近近,我四处苦苦寻觅,毫无踪影。
  我想到了卫星定位,又苦于技术问题,便找到一个精通网络技术的小伙子鲁豫的电话。让他赶快来。
  不一会儿,他就急匆匆赶来。到我家以后,根据我的描述,先在手机和电脑上进行定位,然后,让我在家里休息,他一个人,急急如律令,闪电一样,抽身而去。
  他这一去,半个小时还多,我的心,亦跟随他,苦苦寻觅。
  我打了好几个电话,问他,他都回答,还在寻找。后来,我觉得黑夜里寻觅,实在困难重重,就催他回来。他又坚持了十几分钟,才悻悻而归。
  回来后,连说,对不起。并告诉我,定位之处,是河岸边一片荒草芦苇,干燥的地方,他地毯式搜寻,没有。芦苇下面还有水,不知深浅,不敢贸然进去。
  我便对他感谢,让他回去休息。
  一整夜,在床上,我辗转腾挪,难以入睡。
  脑海里,你的倩影,悠然来去,你的笑容,艳若桃花。伸手欲搂抱,总是一片虚无,一片失望。
  苦苦熬到天色微明,打开门,要出去,却发现,正下着蒙蒙细雨。抽回身,举一把伞,踩着湿漉漉的地面,一步快过一步,急匆匆,再去寻觅。
  到了地方,先扬头,朝电线和树梢上看,没有踪影。再踏遍那一片荒草芦苇丛,连水洼里都一一打捞过,几乎是一根头发丝都不肯放过,依然无果。
  又扩大范围,在周边细心寻觅,寻找了一个小时,依然是大海捞针。
  我沿着河岸边,目光往河水里仔仔细细逡巡,依然没有任何踪影。我甚至想,即使能找到你的尸体,心里再苦,也算是找到了啊。不幸,依然失望。
  身上,已经淋湿,脚上,沾满湿泥草屑。细雨,还在下着。浇淋得我的心,愈加沉重。再沉重的心,也换不来你的重现。我再苦苦寻觅,也是一片空虚。只好折身而返。
  吃过早饭,报了失踪,对方却要我再寻找,并告诉我,不超过二十四小时,不予受理。
  我心里再焦急,也是无奈。
  临近中午,朋友秋生君,前来帮我寻找。我们俩又到目的地。他联系一家科技公司,让他们指导定位和寻找。
  天色,依然阴沉沉,小雨,依然淅淅沥沥,宛如少女微泣。
  我们俩,又扩大了范围,寻找得更加仔细认真。都淋湿了衣服,鞋子满是泥巴草屑。中午十二点,依然杳无音讯。只好作罢。
  时间已经过去十七个小时,你音讯全无,也不知你是躺在何处,还是深沉河底?怎不叫人忧心如焚?
  吃过午饭,忐忑不安,焦虑火焰,在心里熊熊燃烧。
  下午,正担忧着,焦躁着,鲁豫又来。他又在家里认真仔细地定位。然后,又像闪电一样,飞逝而去。
  他一走,我就在心里祷告,苍天保佑,这一次,千万找到吧!
  坐着看电视,画面里的人和景,恍恍惚惚,晃来晃去,不知究竟。心,早已随着鲁豫,飞到那一片荒草芦苇丛旁边,四处搜寻。
  在火热的鏊子上煎鱼一般,煎熬了大约十几分钟。突然,房门打开,鲁豫的声音轰然炸响,大爷,没希望啦,再找一个吧!
  我的心,顿时沉入冰窖。
  鲁豫却又哈哈大笑,对我老伴儿说,给,大娘,还湿漉漉的,擦擦吧。
  我转身瞧去,鲁豫手里抱着你。我站起来,急不可耐,将你抢在手里,双手抱住,迫不及待,连连亲吻。
  我爱死你了,我的亲亲小宝贝——航拍无人机大疆DJmini3PRO!
  2022年11月9日草就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从承德回来,就去了中南海。 中南海在大部分国人眼里既熟悉又陌生。这里既是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办公地方,又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居住之地,是国家政治生活的心脏。因为长期不对外开放,对大多...

叶集离我家并不远,大约将近一百里路吧,早就想到叶集去看看。因为我知道叶集在上个世纪新文化运动时期出了未名四杰,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叶集还有个未名湖,在我的想象里一定是风光旖...

世上本无路,是走的人多了,才成了路!先生的话当然是开自然的真理! 有了路,未去走过的人,他还是不熟路,或脑袋中由人塞个生硬印象,连东西南北也许都模糊。只有去过不止一次的经历者...

小时候,站在高高的幸福河河堤上,往西北望,盐碱滩、芦苇荡、红荆树、黄土路、矮房子、土黄色的小村子是一幅绝美的乡土画。 画中惹眼的就数红荆树了,盐碱滩上有很多,呈不规则排列,高...

一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跟摄影人去看风景了,他们是通过镜头去看风景,与众不同的是,对风景的要求更为细致,更为精妙些。自然之美,在于自然的流露,每一个时辰,都在决定着风景的不同品质...

雪来的时候,我躺在一张床上。十年前,我用所有的积蓄,租住了这个鸟笼。它挂在高楼的第八层,七十几平米,我所有的积蓄也只是首付,按揭贷款后,我负债累累。从那以后,我在城市弯下腰...

小时候,具体地说是有记忆之后,十岁以前,我觉得我们的刘家胡同就很宽了。稍后,又知道我的家在金岭村,金岭村就很大了。那时候并没有走出去的奢望,只听说村里有人闯关东去了,也有人...

我为父亲歌功颂德/袁琪 父亲是天,他支撑着我们,父亲是春,他给了我们阳光,父亲是夏,他给了我们温暖,父亲是秋,他给了我们成熟,留给他自己的却是满头白雪的冬。 父亲,袁希珍,1925年...

一 老屋后的那面山坡,自打我记事起,它就是我们的自留坡了。有点像自留地那样,它成了我们“私有”的领地。 当然,说是私有也不全对。首先,我们就没握有它的“生杀”大权。随意栽种、简...

看着墙边那两大蛇皮袋红薯渐渐少下去,分别变成了半蛇皮袋,当我把它们誊装到一个纸箱时,它又由一大箱渐渐变成了半箱,我不禁有些释然,甚至冒出些惬意来。 今年红薯收获季节,看着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