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他,我就会想起一种花儿。蓝的,墨蓝墨蓝;紫的,幽紫幽紫,都如梦境般明净,浪漫。花儿散发出的淡淡清香,那味道应该说是一种爱的味道和夏天的味道。
  那花叫矢车菊,又叫做荔枝菊。我宁愿叫它蓝菊,或是紫菊。它很美丽很优雅,看似平常,又高贵的不可一世。有人说它,最早只是一株小野花,但是却不影响人们对它的喜爱。它有蓝色的和紫色的,也有红色的。我最喜欢的是它如天空一样的蓝,又如幻梦一样的紫。
  他跟我一样,要命般地喜欢上了蓝色、紫色的矢车菊。他总是歪着头,微微含笑,一捧捧地捧给我。他的笑意涂抹着夏日的天空和天空下的花影,悸动在姹紫嫣红中,而我却如梦境被撕开,被扯散,仿佛看到他内心暴露出的全部秘密。
  他从不隐晦,常会大声地说:蕤儿,我喜欢你!
  他毫不避讳,无论在多少人面前,他都会说出自己的心意。他恨不能让全世界都知道他的欢喜他的爱。
  那是一个属于他和我的夏天。
  我总是喜欢坐在一丛丛的矢车菊里,读书。远处有河流,有山峦,有房屋,有袅袅炊烟,有鸡鸣犬吠,还有人声嘈杂传来,那是家乡!撕捋起一只蓝色的花儿,轻轻嗅着它的清香,我的神思早已迷乱,好似自己走入了童话王国,里面还住着一个公主和一个王子,他们相爱着相伴着……
  他们都喜欢同一种花——矢车菊,这种蓝色紫色的花儿。蓝色,难得的蓝色,会让我联想起海水、天空和母亲给我做的蓝衣裙,还有一块立在道路两旁的蓝色牌子,上面写着:把女人惯成神。据说,在加拿大的爱德华王子岛上,有一条贯穿全岛的南北公路,公路的零公里处,这幅巨大的蓝色广告牌,就神奇而又很庄严地立在那里。
  我在等他把我惯成神吗?
  花儿在微笑,鸟儿在欢唱,蓝蓝的矢车菊随风欢快地摇摆着。当然,给我答案的不是花的笑意,也不是鸟儿的欢煦,而是他诚挚的微笑,还有脉脉含情的眼神。那一刻,我读懂了他!
  我在恋爱吗?闲凝眄,屏住呼吸,静静地看着远处的景色,默默相问。情窦初开的年龄,或许还不懂爱情,但是,动心的那一刻,或是那一句话,还是记得的。动心了吗?真的动心了吗?夕阳西下,我坐在草地上,高高帅气的他捧着一捧矢车菊,含着微笑,一步步向我走来了……
  
  二
  爱情,无论想象还是现实,都足以浪漫。
  他走来时,我没有准备好,甚至还没想恋爱。我脑海里、梦里的那个人,会与他一样吗?
  每个年轻的女孩都会幻想出自己喜欢的那个人的样子吗?我不知道,是否都是那种高大、英俊、帅气十足、干练而富于智慧的呢?记得,经常有女孩子在一起说说笑笑,互开玩笑,她说我,我也说她,把对方的男神描写得如梦如幻。
  有一次,我们四个女孩一起吃着饭,一个叫小艾的女孩说:我们不如把自己喜欢的男孩子的名字都写在手心里,然后打开掌心,大家一起看看。那个叫小珍的女孩一听,立即支持。小米只是哧哧笑,不作答,很羞涩的样子。我不知咋好,也不知为什么,脑海里出现的就是他,唯一的他,捧着一捧蓝色的矢车菊,阳光下蓝盈盈的,向我表白着爱意……
  大家说着就开始写起来。小艾很快写完,将手攥得紧紧的,小珍也写完了,羞涩地将手藏在身后……大家都写完了,就一起将手打开,结果是:小艾写的一个明星的名字,小米写的是圈圈圈,我写了一个字儿——他,只有小珍写了我们都认识的一个男孩子的名字,他是我们的领班赵峰。
  “轰”的一声,好似一颗炸弹,在宿舍里炸开了。先是追问我,那个“他”到底是谁?然后,就一起转向小珍,愣愣地看着,忽而再次爆发出一阵阵欢笑:“哇!”
  餐厅里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我们四个看,小珍摇手不让说出来,偏偏小艾大声地说出了小珍写出来的那个男孩子的名字赵峰。当大家知道发生了什么时,都发出了笑声,一起喊着小珍和赵峰的名字。见到已经吃完饭回到宿舍的赵峰,大家就冲着男宿舍大喊着:赵峰——赵峰——
  小珍羞得不知咋好,一路跑出来,跑到那一片长满矢车菊的草地上,羞得紧紧捂住脸。我们也都跟着赶到那里,采摘着矢车菊抛向小珍,是祝福还是什么呢?当时,只是感觉真好,是夸小珍够勇敢的!
  矢车菊的寓意是遇见美好,它的花语是遇见和幸福,寓意着遇见幸福,带来幸福。
  当然,以后的结果,也就没有了结果。小珍和她喜欢的男孩子赵峰根本就没有开始,喜欢也只是小珍的一厢情愿,或许赵峰始终都不知道吧!或许也可能是装做不知道吧!因为那男孩子不喜欢小珍。爱情这件事,真是说也说不清。但是,我还是为小珍的勇敢而点赞!爱情,就该这样子的——不躲藏,不遮掩,勇敢面对,大胆追求。
  我们都帮小珍想过办法,让赵峰知道小珍喜欢他,可是,赵峰仍然无动于衷。后来,他竟然与传信的小艾好起来了,也不知真假。再后来,我离开了那里,去了远方。所有一切,都杳无音信了。然而,在我的心里,总是默默为小珍遗憾着,心想那赵峰咋就不懂小珍的心呢?
  
  三
  远方虽远,依旧有矢车菊,有我喜欢的蓝色和紫色。
  也就是在远方,我又一次遇见了他。他竟然一路追了我来,从美丽的家乡而来。
  他说为什么不辞而别?我说为什么我去哪里,还要告诉你呢?你是我的谁呀?我又是你的谁呀?
  他嘿嘿地笑着,指一指身边的矢车菊,我才忽然想到,又是夏天了。那淡淡的矢车菊的味道,在异乡尤其清香,但总觉得没有家乡的浓郁,有点过于清淡,淡得好似不存在,但又能嗅到那味道。他捧起一束蓝色的矢车菊,蓝盈盈的光影映着他有棱角的脸,温柔的笑脸里藏着几多蜜意与柔情。他毫无顾忌地说,他要继续把我惯成神,直到我做了他的神,主宰着他、左右着他那才为止。
  夏日的时光里,显得懒散起来,每天除了上班就是下班,没有什么可做。
  一日,他约着我们几个同事去海边洗海澡,吃海鲜。几个女伴喜出望外,一个个准备着,叽叽喳喳说着要去的海边有多好多好。然后向我挤眼睛,好似要说什么,又都没有说。我本来不想去,可是鬼使神差地就去了。一路上,大家唱呀说呀,没有一刻停息。几个男士也说着各种笑话,讲着自己曾经的恋爱史……
  海边,真美。海鸥在蓝天与海水间飞翔,发出“欧欧”的声响,好像在呼唤着同伴,又好像在呼唤着配偶,不知谁唱起了一首歌《彩云伴海鸥》:“问一声那海鸥/你千种相思为谁愁/问一声那彩云/你万丈柔情为谁留/看看看春去又又又春来/那那那爱恨绵绵永无休……”歌声缠绵,深情,在海面上飞扬着,传到了每一个人的心底里。
  就在此时,我突然接到了小珍的电话。她说,好容易才知道了我的电话,从电话里得知她真的嫁给了她喜欢的那个男孩赵峰了,已经做了母亲了。我听得出小珍很幸福,我为她高兴,邀她和爱人孩子来我们这里玩。她说我要加油,不要错过爱自己的人,那样会后悔的……放下电话,我的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也真为她高兴!
  同事们都在游泳玩耍,他却系上大大的围裙在支起的大伞下忙碌着做饭,煎炒烹炸,一身的汗水,一脸的烟熏火燎。而他的人却高高兴兴的,不急躁也不烦恼。
  我闲静得好似不存在,独在远处坐着,看着我的书,一页书一页书在翻看,任海风吹着我的发,吹着我的裙衫,在风里呼呼作响。有同事在喊我,说不去游泳,不如帮着去做饭,打打下手。
  我真没有做过饭,不好意思起来,搓着双手,感觉无从下手。但是,我还是起身,走到他的大伞底下,似乎又是一阵慌乱。他很自然地冲我笑一笑,说:“我做着,你品尝着,看看我的厨艺,别的不需要你做呐。”当他夹起第一口炒菜送到我的面前时,我羞红了脸。我低头尝了尝,娇羞得不知咋好,只是不住地称赞:“好吃,好吃。”
  夏日的天空蔚蓝晴好,海风不断吹来,浪花击打着海边的礁石,海鸥飞飞,爱情的味道越来越浓厚起来……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乡下老家废弃马圈的屋檐下,架子车倚墙倒立。轮胎上残留的泥土,还有那锈迹可见的轮毂,仿佛在诉说过往的村庄岁月。 负重的车轮小心翼翼,在蜿蜒坡陡的黄土路上,慢慢下行转弯,父亲用肩...

北风日紧,大地渐冷,不知不觉,小雪已至。 这里的小雪,指的是节气。随着小雪节气的到来,天气也由深秋的冷变成了初冬的寒。寒风拂面,草木凋零,持家过日子的主妇们知道,该到腌菜的时...

今天是母亲仙逝五周年纪念日。 五年前的今天,母亲在不停嚷嚷着回家、终究没得回去,在城里小儿子家与世长辞。享年八十三岁。母亲是先知先觉者,她知道要走的时间,可我们不知道,以为母...

听雨,是一种沉浸式体验,需要专注,投入,更需要一份心情。 一 下楼做核酸,发现小雨密集,空中不见雨帘,地上有雨落,在浅浅的积水里蹦蹦跳跳,像玩水的孩子。 去储物间拿了伞。雨打在...

这天下午,微信的年级群班级群里难得浮出水面的老同学似乎缺氧似的,一个个露出滴着水珠的脑袋,吐出类似的泡泡——“沉痛哀悼单老师、愿天堂一路走好,家人节哀顺变!”诸如此类的话语...

我背着渔具,兴奋地沿着小河边铺满枯草的小径向前走。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惬意的感觉了,就是三年前,在每一个晴朗的秋冬,或者每一个周末,故乡的小河,总能把我的脚绊住。 我从小河的堰...

晌午,阳光洋洋干干地笼罩着大地。张松拉着拉拉车,车上放着几个蛇皮袋子,袋子里装着几个空矿泉水瓶子,这是他在别处捡到的战利品。他拉着车子正要进小区,保安拦住他问道:“你是干什...

我是快乐的天禄湖公园步行族。微信朋友圈里,常晒些视野中天禄湖畔迷人的风景美图。 记得韩愈曾说过:“以鸟鸣春,以雷鸣夏,以虫鸣秋,以风鸣冬。”秋已至,虫鸣是旷野最生动的音符,不...

一 向往春天,是长期在寒冬跋涉的人们心中的呐喊,是迎春花初春时的期盼……随着冬雪的融化,春天正悄悄地向我们走来。天气暖了,小草绿了,我站在初春的高岗呼唤: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得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