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爱大米,老爸爱盆景”。我老爸今年82岁,最大的爱好就是摆弄盆景假山,这点癖好连半个江苏兴化城区的人们都知道。
  方地60多平方的院子里,用水泥板和砖头砌了花台,摆放着一盆盆精致的盆景和嶙峋怪石的假山,有的庄重古朴、气势磅礴;有的婉约优雅、恬静自若;有的新奇古怪、千姿百态……站在院子内,让人仿佛置身于大自然中,心情瞬间放松下来。
  老爸没有拜师学习,凭着对盆景假山制作的执着与热爱,他自学专研盆景50余年,制作盆景假山近百盆。对于这些盆景假山,他每天像呵护孩子一样,从来不舍得出远门。就算他儿子和大女儿让他去江苏泰州和广东佛山小住一段时间,他也会婉拒,怕家里的花花草草没有人照顾。
  老爸养花不在意价值高低,平时外出散步时,遇到别人抛弃的花草,他会捡回家养着;走路的时候,发现奇形异石,他也把它捡回来,做盆景假山。更绝的是,他在饭店吃酒席时,发现留在桌上的龟壳蛮有意思,就拿回家来,用胶水和水泥糊了,掬上一捧土,放上两块假石,种上仙人指,再在假山上缀上一指甲大小的陶亭,方寸之间显世界,让人称道。真是佩服老爸,他制作的盆景假山,构思精细,造型古雅,千姿百态,妙趣横生。
  老爸爱这些盆景甚于爱自己。朝霞刚露时他便于花中剪枝培土,夕阳西下后他就为之浇洒甘霖,月华星下他轻闻茉莉之清香,夏风习习中欣赏相思之奇丽,温暖冬日中品味木棉的火红……母亲却也夫唱妇随,忙前忙后地与老爸徜徉于紫薇花间,凝眸于宝巾花的繁重,品评盆景造型之独特……还打开他那老式的收音机给盆景放放音乐,用自家种植的薄荷叶冲泡一壶茶,真是怡然自得,将自己的夕阳生活过得健康精彩,我为老爸有所寄托的幸福晚年生活感到高兴和欣慰,也知老爸因兴趣爱好侍弄花木的劳作浑然不觉辛苦。
  一次,老爸乘车摔伤了腰椎,有时半夜睡着就被痛醒了。不知是他醒得早还是一直没睡,每天晨曦微露之时就已经起床了。去院子里浇水、施肥,去侍弄视为珍宝的花草盆景,可能他对花草盆景倾注了太多的精力和情感,花长的枝繁叶茂,花开得也格外硕大娇美。通过盆景,老爸还结识了很多热爱盆景的朋友,促进了邻里情。闲暇时,倘若与他聊起盆景来,老爸便会如数家珍介绍每一个盆景的名字、特征和他制作时的点点滴滴。平时少言寡语的他,只有这时才会滔滔不绝地说:“浇水养花锻炼身体,制作盆景假山锻炼大脑。每一盆花、每一盆草都是有生命的。家里的每一盆花草在新的一天长了几片新叶、又开了几朵花儿,我的心里都有数。我时常为它们的成长感到兴奋,它们让我感到年轻,我很享受照料它们的过程。”
  盆景是大自然景物的缩影。老爸一定是觉得在盆景的创作过程中,能充分融入自己的兴趣爱好,并尽情发挥自己各种潜在才能。小小盆盎,一撮之土,盈尺之树,要它生长良好,已非易事。而多年老桩,能枝干虬曲,提根露爪,叶茂花盛,更为难得。但老爸终究是极为聪明之人,且具备认真、严谨、勤奋的工匠素养。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和其他必须做的事情,其余时间全都扑在了盆景上,以至于母亲抱怨说盆景是他的情人。
  如今,院子里有对接白蜡、金弹子、五针松、榆树等大大小小100多个盆景。这些植物、土壤、石头等素材,经过父亲的构思设计,造型加工,精心护养,布置于各种深浅长宽不同,形状大小各异,颜色质地有别的盆盎中,随着时间和季节的变化,呈现出不同的姿态、色彩和意境,真可谓是一幅幅“立体的画”和“无声的诗”。由于盆景假山造型姿态万千,吸引不少爱好者前来参观,评价颇高。甚至有人出高价要买某些盆景,但老爸笑而不应。他认为盆景卖了钱不久就花掉,而留着却能天天观赏,这是钱买不到的妙处。在老爸手上,有一个培养了半个多世纪的五针松盆景,50多年前,老爸偶然得到一颗野生黑松,这颗松树的枝干不过手指粗细,他便嫁接上五针松,在他的精心培育下,现在这棵五针松枝干达到20多厘米粗,松树现在变得遒劲有力,饱含岁月沧桑,树冠则丰盈饱满、飘逸自然,在众多盆景当中气质出众。前几年,朋友有人出价6多万元想买这个盆景,老爸都没有舍得卖。用他的话说,“我花费了很多心血,它们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感情很深。”
  外人不知,在院子里水泥板花台下面搁着一大堆碎石,正因为这些“成功之母”,才有了眼前的完美盆景。起初,用这些碎石堆叠的假山毫无生机,老爸将它先浸入粪池,两月后取出洗净,放在背阳的墙脚,没多久假山开始泛绿,起了苔藓,假山活了。普普通通的三四个小石块,经老爸叠加组合,一下子有了灵魂:凌空飞伸的山崖,尽显山的陡峭、险峻,赋予假山以独特的意境、神韵。
  老爸身体虽说还算硬朗,但毕竟已是80高龄,他还是下狠心卖掉了一部分盆景,实在没有体力再照料它们。对于老爸,这是一次极为艰难的抉择过程。一次次犹豫、徘徊,决定又否定,这一次是到了真正放手的时候。
  那天,他精心栽培多年,原以为可以陪伴自己终老的几十个盆景,终于要被人搬走了。有两个五针松盆景因为太大、太重,只好请来起重机才从前屋的平顶上御下来。老爸默不作声,背着手在每一个盆景前跺过来、走过去。转了好几圈后,又摸摸这盆的枝,动动那盆的叶,满脸满眼的无奈、不忍和不舍。
  “妙剪树种盆中栽,空闲观赏使心开;轻微劳动练身体,心身健康幸福来。”盆景不仅美化环境,更给老爸带来了美妙而充实的精神享受,也让他的生活变得更加情趣丰富。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乡下老家废弃马圈的屋檐下,架子车倚墙倒立。轮胎上残留的泥土,还有那锈迹可见的轮毂,仿佛在诉说过往的村庄岁月。 负重的车轮小心翼翼,在蜿蜒坡陡的黄土路上,慢慢下行转弯,父亲用肩...

北风日紧,大地渐冷,不知不觉,小雪已至。 这里的小雪,指的是节气。随着小雪节气的到来,天气也由深秋的冷变成了初冬的寒。寒风拂面,草木凋零,持家过日子的主妇们知道,该到腌菜的时...

今天是母亲仙逝五周年纪念日。 五年前的今天,母亲在不停嚷嚷着回家、终究没得回去,在城里小儿子家与世长辞。享年八十三岁。母亲是先知先觉者,她知道要走的时间,可我们不知道,以为母...

听雨,是一种沉浸式体验,需要专注,投入,更需要一份心情。 一 下楼做核酸,发现小雨密集,空中不见雨帘,地上有雨落,在浅浅的积水里蹦蹦跳跳,像玩水的孩子。 去储物间拿了伞。雨打在...

这天下午,微信的年级群班级群里难得浮出水面的老同学似乎缺氧似的,一个个露出滴着水珠的脑袋,吐出类似的泡泡——“沉痛哀悼单老师、愿天堂一路走好,家人节哀顺变!”诸如此类的话语...

我背着渔具,兴奋地沿着小河边铺满枯草的小径向前走。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惬意的感觉了,就是三年前,在每一个晴朗的秋冬,或者每一个周末,故乡的小河,总能把我的脚绊住。 我从小河的堰...

晌午,阳光洋洋干干地笼罩着大地。张松拉着拉拉车,车上放着几个蛇皮袋子,袋子里装着几个空矿泉水瓶子,这是他在别处捡到的战利品。他拉着车子正要进小区,保安拦住他问道:“你是干什...

我是快乐的天禄湖公园步行族。微信朋友圈里,常晒些视野中天禄湖畔迷人的风景美图。 记得韩愈曾说过:“以鸟鸣春,以雷鸣夏,以虫鸣秋,以风鸣冬。”秋已至,虫鸣是旷野最生动的音符,不...

一 向往春天,是长期在寒冬跋涉的人们心中的呐喊,是迎春花初春时的期盼……随着冬雪的融化,春天正悄悄地向我们走来。天气暖了,小草绿了,我站在初春的高岗呼唤: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得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