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对联曰“猫肥家润书画添香,布衣饭食可乐终身”。此言大养我心。
  我家可爱的文化猫,是一只英短银渐层猫。头大且滚圆的脑袋上长得酷似老虎的脸形,一圈细细的黑眼线内,黄绿色眼色素中闪烁着好奇的眼睛,乌黑的鼻线镶嵌着樱桃红的鼻子,深巧克力色鼓着饱满的嘴套,脸颊四周环绕着长长的颊毛,浑身白色的底层绒毛,渐变成银灰色毛尖的美感,胖墩墩肉嘟嘟的浑圆身段,看起来既虎头虎脑,又呆头呆脑。故,取名呆宝。
  白天,呆宝是深藏不露的懒猫。它有时蜷在一个瓷花盆里,有时趴在用吸盘固定在阳台玻璃上的吊床上,或者躺在棕色的榻榻米沙发上。这时候你别喊它玩,即使再三邀请,“盛情难却”下,它最多用毛茸茸的尾巴虚晃几下算作回应。它不动声色,恹恹的,无欲无求的,一切都看开了的样子。
  晚上,当我打开台灯、捧出砚台、倒入墨汁、架起毛笔、铺上宣纸的刹那间,呆宝会悄然无声地一个轻功便跳上书桌上,先漫不经心在砚台边嗅了嗅,似乎闻出了一缕缕浓墨清香;后淡泊的眼神环视一下纸和笔,查一查“文房四宝”一样都不少;再转身一屁股坐在宣纸前,抬起它那大头大腮的“虎萌脸”仰视着我。
  一切准备就绪,在呆宝静候的目光注视下,我便拿起毛笔,蘸上墨汁,雪白的宣纸上刚露出黑黑的一笔的瞬间,呆宝会迅即挪动肥胖的身子,卷起四只粗壮的短腿,整个身子蹲趴在书桌上,滚圆的脑袋搁在宣纸前,一双黄绿色的眼眶里,炯炯有神的眼球,随着笔尖和笔杆的上下左右挥摆而滑动,表情凝重且专注,俨然一副“铁面无私”的监督员神态。
  刚书写完一个字,蘸墨来写另一个字之时,有时,呆宝会突然伸出那只咖啡色的脚丫,直接爪指墨迹未干的字,宣纸上便很快留下一串串墨渍模糊不清的“梅花脚印”,眼见作品被这样“踩踏”,我怒火上升三丈高,欲挥笔抽“打”教训一下,爱人一旁却笑得流泪,还护短诡辩道:字写得不好,呆宝帮你指正,还怪罪我家的宝贝,你该有点文化修养吧!听了此言,搞得我哭笑不得。
  既然这样,我听从夫人的建议,每完成一幅作品,便把宣纸竖起来,好让我家的文化猫专心地欣赏书法大作。看到宝贝呆呆地盯着看,一脸似懂非懂、憨厚可爱的样子,惹得全家人哄堂大笑。
  最搞笑的事,有时趁我转身去挂书法作品之空隙,呆宝立即转头伸到笔洗盆子里,舌头不停地发出“啧、啧、啧”的响声,正有滋有味地舔了又舔墨汁水,嘴套和颊毛都沾湿了墨水,搞得满嘴黑乎乎的。见此景,爱人也逗乐了,边用力按着宝贝的头擦干嘴上的墨水,边笑嘻嘻地对着呆宝嘲讽了几句:肚子里没“墨水”,喝了就真成了文化猫么!此言一出,女儿也笑到肚子痛。“
  是骡子是马,牵出来遛遛”就知道了。于是乎,我一手用力按着呆宝的身子,一手使劲抓着长长的猫尾巴,把银灰色的毛尖伸进砚台,蘸上浓浓的墨汁,准备创作一幅前无古人的狂“猫草”之时,呆宝惊恐地使出超乎想象的“呆”劲,一下子从我手中挣脱出来,迅捷消失得无影无踪。当晚,即便用尽猫粮、猫零食诱惑手段,千呼万唤就是不出来,上演了一场活生生地“叶公好龙”的闹剧,把大家笑得一塌糊涂!
  那天晚上,书房里的昙花开放了,像一盏精致的宫灯似的花苞,张开了洁白的小口,花筒慢慢翘起,紫色的外衣慢慢打开,微风一吹,水莲似的白色的花瓣相互拥着,仿佛展翅欲飞的蝴蝶。呆宝蹲在那里,歪着脑袋,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花儿。
  呆宝全神贯注地看花的神态,我在想:是赏花,还是审美花?难道呆宝真是一只懂艺术的文化猫!说不上,或许它还会吟诗作赋、还会画画,还会……。
  或许呆宝也在窃想:嘁,你们就凭想当然地猜吧,使劲发挥你们的想象力,真好笑,其实我哪是赏花?我是把那些花瓣当成是真蝴蝶了,我想等她们下来一起玩呢。
  此时此景,说时迟,那时快,我赶紧举起手机抓拍,捕捉这千载难逢的美好一瞬间,附上一段文字:“夜间家中昙花绽放,这稍纵即逝的昙花一现之美,吸引了文化猫饶有兴致地欣赏!”。于是,我家文化猫的美图登上了《泰州晚报》“大家拍”栏目榜。
  人生不一定要活得有声有色,但至少要有滋有味。岁月静好,书画添香,不要等时光老去,从猫的眼睛里读取时间。家有文化猫,更增添了多姿多彩的生活料理!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人说,为什么去登山?答曰:因为山在那里,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就这么简单。山,苍老的山,早就在那里了,它在等什么?它在等谁?它一定在等有缘者,或者说,它在等我。 一漫山小记...

南方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今日已是小雪节气,立冬是十天前的事了。 立冬是冬季的起始。立,建始也;冬,终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立冬,生气开始闭蓄,万物进入休养状态,大地变得沉静...

一 先是“大舅舅”出来了呢,后来给“摁”下去了。没过多久,它又把旁边的“小舅舅”给带出来了。照此这样下去,倘若那五个“舅舅”都想探出头来,这可咋办?就实在没法了呗! 那看不下去...

午夜失眠了,索性起床望窗外的风景。 以往赏夜景,都不是在冬季。因为夏季的夜景最美。可以闻到麦香,可以看见麦穗的剪影,可以感受月光的爱抚。而冬季的夜景,除了寒风残月,就是哑巴一...

作文休息时,偶尔翻翻网页,小结个人,回望来路,感恩贵人。百度显示:《孩子网》润物无声的5角钱仪式感总阅读6.2亿,真是奇迹。可能,也许,还会更多吧? 朋友助推力 2018年11月,我作润物无...

做了十几年老师,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做一个怎样的老师,在我的头脑里萦绕。记得刚走上讲台的那几年,只是知道如何把这节课上好。随着时间的流逝,激情的锐减,开始思考老师的归宿。...

单位开罢欢送会,六十岁的李东阳局长,就正式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休了,解甲归田,回家养老,这很正常。到了一定的年龄,退休休养,本来这是好事,他表面上表现得十分镇静与自然,然而骨子...

在影视剧里经常看到有老人拿着很长的旱烟秆,做工考究,吊着一个小烟袋,吞云吐雾,怎么看,都很悠然自得。父亲的土烟筒虽然与旱烟杆相似,但也有很大的区别,土烟筒的长度只有二十公分...

曾经拖着沉重的身躯养活过我们的石磨,在历史长河中悄无声息隐退。 近来猛然回想,两合拥抱在一起永不分离的石磨,终于劳燕分飞,各自珍重。起码淡出我的视野已有四十多年了。 我想,人间...

(一)聂耳墓和凌虚阁 2022年7月28日,重游昆明西山龙门石窟。 说是重游,99年曾经跟旅游团去过一次。因为时间久远,游客太多,摩肩接踵,喧闹不已。加上那时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对于前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