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春节的记忆,是从童年开始的。
  五十多年前,我生长在辽西一个小村子里。
  那时,村里人家一般都养一头猪,春天抓猪崽子,喂上一年,不管它长多大,进了腊月门,都杀了做年猪。猪杀完了以后,被大卸八块。家家按照村里多年的风俗习惯,请村里的亲朋好友乃至出嫁的闺女,女婿都叫回来,敞开肚子吃一顿杀猪菜。杀猪的时候,把猪血用盆子接起来,撒些盐,防止凝固。把猪肠子用碱水揉搓干净,猪血里加入葱花蒜末,花椒面,用漏斗灌倒肠子里,上锅蒸,要火候正好,不能太老也不能太嫩,然后切片放到酸菜白肉里,杀猪菜还有,蒸肉,蒸猪血......
  剩余的猪肉,头蹄下水作为年货,放到院子里的大缸,木箱里冻上。
  有了猪肉,除夕之夜的肉馅饺子就有了主心骨。可光有猪肉还不行,除夕之夜的餐桌上,还必须有鸡,鱼,豆腐,芹菜大葱和苹果。鸡是“吉利”,鱼是“富余”,豆腐是“福气”,苹果是“平安”,芹菜是“勤劳”,大葱则是“聪明”。这些,哪一样儿都少不了。
  腊月杀过猪,就得杀鸡了。杀猪要请杀猪匠,杀鸡一般人家女主人就能做,母亲天生胆小,见不得杀生,见不得血,父亲恰好不在家,11岁的我自告奋勇去杀鸡。“初生牛犊不怕虎”,我一刀下去,那只大公鸡带着脑袋满地飞,我吓得扔了刀,大叫着躲起来。
  除夕餐桌上的鱼通常是冻鱼,刀鱼,小黄花鱼之类。这是供给制时期,凭票排队才能买到。做鱼时不能剁掉头尾,说是做事有头有尾年景才好。女主人要是不慎伤了头尾,就会很慌张,担心以后的日子会起波折。
  在我们村,有两家豆腐坊,买豆腐除了用钱买,还可以用豆子换。莹白如玉的豆腐进了家门,人们直接把它们摆在木板上,帘子上,等冻实心了,放到大缸里,麻袋里,随吃随拿。
  大葱是深秋储存的,大葱是冬眠的菜蔬,它在零下三十多度的严寒中,看似冻僵了,可一旦进入到温暖的室内,把它扔在墙角,一夜的功夫,它就变成了水灵灵的鲜葱了。又过了几天,它窜出了翠绿的嫩芽了。
  除夕之夜的水果,除了苹果,还有暖华盖梨,秋子梨,我最爱吃的是冻梨,冻秋子梨。冻梨化开了,吃过了鸡鸭鱼肉,酸菜饺子,太腻了,吃上几个冻梨,一咬一股水,太凉快了,太爽了。
  一进入小年儿,就要备年货了。家家户户要买烟酒糖茶,还要买一把筷子,一摞盘子碗。意思就是添人进口,家庭兴旺。
  在置办年货时,家中每个人都行动起来,女主人会到供销社买来各色布料,求裁缝裁了,踩着缝纫机给全家赶制新衣服。缝纫机上的活儿忙完了,她们还要扫房子,蒸馒头,蒸粘豆包,烀肉,炸鱼,炸丸子,套环......这时,馒头成了爱美的小姑娘,女主人用印泥点在上边,十分喜庆。那些平时上房揭瓦的淘小子这时也规规矩矩忙年。他们负责买鞭炮,买回后,放在柜子上,让它们干燥着,这样燃起来更响亮。他们还要劈木头,扫院子,帮助大人竖灯笼竿子,除夕晚上贴春联福字。
  那时,还没有印刷的春联,姥爷的毛笔字厉害,腊月里人们就排着队来求他写春联,福字。人们拿来红纸,我帮助裁纸,有时姥爷让我编春联,我脑袋憋得窝瓜大,憋出了两副,好像他采纳了一副,上联是:春回大地风光好,下联记不清了。
  小年过后,我和村里的女孩子结伴儿去镇上买年画。母亲喜欢胖娃娃,鲤鱼跳龙门;姥爷父亲喜欢古典的,如:三英战吕布,岳飞报国;我则喜欢仙女,小姐的如:天仙配,白蛇传。
  买完年画,我们去百货商店,给自己选绿色的,粉色的绫条,蝴蝶发卡。再买几包红蜡烛,两副扑克牌。那时候打扑克是家里唯一的娱乐活动。
  人们为自己办了年货,也不忘记故去的先人,在祖坟前,人们摆上供品,烧了纸钱,希望先人保佑一家老小平平安安。除夕的饺子出锅后,盛出头三个饺子,摆上碗筷,请先人品尝。然后全家人围坐一桌,喝酒吃菜,我们小孩子喝果酒,我们也学大人样子,干了一杯又一杯,母亲拦也拦不住。盼了一大年,今天晚上吃的最好,最痛快,最幸福。吃完饭,我们姐弟和姥爷,父亲打娘娘,小弟手气不好,脸上贴满了白纸条,我们指着他的鼻子哈哈大笑。没能玩完,我们酒劲上来了,一个个东倒西歪,睡着了。
  我现在已年过花甲,岁月让我有了丝丝缕缕的白发,我们家早已从小村迁到小镇,春联福字都是印刷的,也不用手写了,鸡鸭鱼肉,饺子不用等到年节,平时想吃就吃,年画早已成为昨日风景,被字画代替,难以寻觅灿烂的容颜了。我们在冬天也能吃上新鲜蔬菜,可这些来自暖棚,施了化肥农药的反季节蔬菜,总没有过去自家菜园种出的蔬菜味道好吃。春节,已经很平淡了,人们再也不像我们小时候那么向往。
  我怀念五十多年前的春节,怀念姥爷写的散发着墨香的春联,怀念吃过年夜饭一家人大娘娘的快乐,怀念自家养的猪鸡炖熟后散发出的撩人的浓香......可这样的春节一去不复返了。
  好在岁月更迭,心有余香,光阴消逝,可仍有一脉烛火在记忆中飘荡,让我依然在每年的春节,回忆往昔。童年的春节,我一生都忘不了它的美好。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人说,为什么去登山?答曰:因为山在那里,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就这么简单。山,苍老的山,早就在那里了,它在等什么?它在等谁?它一定在等有缘者,或者说,它在等我。 一漫山小记...

南方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今日已是小雪节气,立冬是十天前的事了。 立冬是冬季的起始。立,建始也;冬,终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立冬,生气开始闭蓄,万物进入休养状态,大地变得沉静...

一 先是“大舅舅”出来了呢,后来给“摁”下去了。没过多久,它又把旁边的“小舅舅”给带出来了。照此这样下去,倘若那五个“舅舅”都想探出头来,这可咋办?就实在没法了呗! 那看不下去...

午夜失眠了,索性起床望窗外的风景。 以往赏夜景,都不是在冬季。因为夏季的夜景最美。可以闻到麦香,可以看见麦穗的剪影,可以感受月光的爱抚。而冬季的夜景,除了寒风残月,就是哑巴一...

作文休息时,偶尔翻翻网页,小结个人,回望来路,感恩贵人。百度显示:《孩子网》润物无声的5角钱仪式感总阅读6.2亿,真是奇迹。可能,也许,还会更多吧? 朋友助推力 2018年11月,我作润物无...

做了十几年老师,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做一个怎样的老师,在我的头脑里萦绕。记得刚走上讲台的那几年,只是知道如何把这节课上好。随着时间的流逝,激情的锐减,开始思考老师的归宿。...

单位开罢欢送会,六十岁的李东阳局长,就正式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休了,解甲归田,回家养老,这很正常。到了一定的年龄,退休休养,本来这是好事,他表面上表现得十分镇静与自然,然而骨子...

在影视剧里经常看到有老人拿着很长的旱烟秆,做工考究,吊着一个小烟袋,吞云吐雾,怎么看,都很悠然自得。父亲的土烟筒虽然与旱烟杆相似,但也有很大的区别,土烟筒的长度只有二十公分...

曾经拖着沉重的身躯养活过我们的石磨,在历史长河中悄无声息隐退。 近来猛然回想,两合拥抱在一起永不分离的石磨,终于劳燕分飞,各自珍重。起码淡出我的视野已有四十多年了。 我想,人间...

(一)聂耳墓和凌虚阁 2022年7月28日,重游昆明西山龙门石窟。 说是重游,99年曾经跟旅游团去过一次。因为时间久远,游客太多,摩肩接踵,喧闹不已。加上那时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对于前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