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常去西北河,近日又去了趟西北河。西北河也列为鸡龙河改造计划,但因为缺钱,暂时还只是个毛坯,有待深加工。
  因为河道疏通整理,西北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来是个三角之地,长着高大的白杨,还有一口大圆井;可现在面目全非了,大杨树剩下很少的几棵,大圆井也填死了,整个钝角三角形也看不出来了。有人说,要想看西北河原貌,只有看电视剧《家之风》和《秋兰》了。的确如此,两部电视剧里的一些重要镜头就是在西北河拍的。
  九年前的2013年,那个最炎热的夏天,我们摄制了电视剧《家之风》。《家之风》是弘扬孝道的。古原庄夏家胡同夏友福夫妻,年老体弱,其两个儿子夏晓山和夏晓河都是不孝之子,而夏春雨却是最孝顺的女儿。在对待父母的问题上,兄弟俩互相攀比,以至于养老问题还是村委硬性解决的。后来拆迁,兄弟俩为争夺父母的老宅子发生了血斗。二儿子夏晓河受了伤,夏有福上了吊。夏晓山的未婚的儿媳妇也不愿意再嫁给他的儿子夏军。经过惨痛的教训,兄弟俩终于觉悟了,认识到只为金钱不讲亲情是一种恶劣的家风。此后夏小山夫妻和夏小河夫妻争相孝顺母亲。
  在西北河拍摄的是夏有福老人上吊的情节。方玉春老师扮演这位老人,其演技堪比专业演员。央视采访就在这里重拍过这个镜头。老人溺爱孩子,将两个儿子惯成不孝之子。在为争财产酿成血案之后,夏有福便跑到树林子里来上吊。
  演这戏难度很大,方世春老师费了三天时间才在西北河找到一棵合适的树。那天拍这场的时候,我们所有《家之风》的演职人员都在这里。大家的热情高涨到极点,不管天多么热,都坚持拍完。我在兴奋之余,还担心着另一件事,就是方老师上吊时万一出了问题怎么办。直到上吊完毕,镜头成功拍摄之后我才放了心。其实这担心是不必要的。过后我曾问方老师怎么挂在绳子上的。他说绳子只能勒在下巴颏上,不能勒脖子,勒脖子有生命危险。也不知他是从哪里学的呢,还是自己想出来的,他成功地上了吊而没有任何危险,见出这人的聪明。他的聪明和创造能力,从化妆上也能看出。黑发化成白发,据说好多剧组对此都感到头疼。用粉末吧,容易掉落;用白漆吧,演完后又洗不掉。方老师发挥了聪明才智解决了这个问题:用涂料,涂料好涂好去。至于涂得稠稀,怎样才恰到好处,那要看经验了。
  夏有福上完吊死了,其亲属很痛苦。说实在的,我还真担心大家哭不出来。但事实证明,这担心是多余的。我们村里演艺人才多,当演员的多是演过吕剧的,只要用心体会一下剧情,眼泪就流出来了。
  《家之风》作为群众性的影视活动,在缺少资金缺少经验的情况下,应该说是拍摄成功了。为此,央视来到我们村采访,为我们做了20分钟的纪录片《将庄户影视进行到底》。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尽管有人从中作梗,造谣说央视记者是假的,煽动个别演员退出剧组,但无碍大局。央视播放了纪录片,粉碎了他们的谣言。县电视台为我们播放了这个电视剧。这进一步证明,我们的做法是符合广大群众的要求的,是符合客观规律的。
  气可鼓而不可泄。第二年,也就是2014年,我们乘着央视采访的东风,趁大家的热情未退,又冒着酷热,用了七七四十九天的时间,拍成了十集电视剧《秋兰》。《秋兰》是一部选材和构思都很新颖的家庭伦理剧,反映的是父母和孩子的关系这样一个古老的主题,牵涉到爱情、亲情、友情。戏中的经典台词是:对待父母,没有过错的要养,有过错的也要养。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赵家洼吴心花一家发生了变故。丈夫因夫妻不和自缢身亡,撇下秋兰、秋实、秋生三个孩子。贪图享受的吴心花改嫁给猪贩子冯得法,并将自己的女儿秋兰私下卖给贼头子白有德。经本村正义青年梁军救助,秋兰奋力反抗,终于逃离虎口。忠于爱情的秋兰经过斗争,终于嫁给梁军。但婆婆万素芬对秋兰抱有成见,对秋兰百般刁难。幸有开通的公公梁占奎和丈夫梁军的保护,秋兰才免于走上绝路。
  吴心花出嫁时带走了大儿子秋实,并将家里的所有东西都带走了,弄得不愿意随母改嫁的二儿子秋生没法活下去,只好冒险去找母亲。两个孩子在冯家遭到歧视,不得不回到老家。幸亏好心人窦大娘和梁军的鼎力相助,两个孩子才得以长大成人,成家立业,终于富了起来。
  三十二年后,已经中了风的吴心花被冯得法的儿子冯狗子送了回来。善良而宽厚大度的秋兰不计较母亲早年的过错,说服了丈夫和两个弟弟,大家一起担起养老的担子。
  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扣人心弦,富有浓厚的人道主义色彩,主题深刻,充满激人上进的正能量。
  其中贼头子白有德伙同其唐叔兄弟白龙、白虎、白豹三人夜追秋兰一集就是在西北河拍的。那天晚上,天气非常热。当时面临的困难是缺少演员,另外考虑秋兰与其恋人梁军过河怕有难度。这一场在全剧中未必是高潮,但是从拍摄难度上来说是重点场。我们剧组通过讨论,终于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案,找到了所缺少的扮演白豹的演员。然而正当我们准备拍摄的时候,所找到的那位演员的妻子病了,他必须回去照顾妻子。而如果找不到代替的演员,整场戏就拍不成了,这么多人组织起来不容易,改日再拍恐冷了大家的热情。我们导演组经过商议,决定马上找人。到底人多智慧多,有人立刻找来了实验中学的梁老师。
  梁老师慷慨应允,但来到现场后也皱了皱眉头。这么短的时间,台词不熟,很可能演不好。但经鼓励,他决心演好,立刻聚精会神地看起剧本来,很快就找到了感觉。拍摄时,梁老师充分发挥自己的创造性,语言动作都非常符合白豹的性格。特别在西北河杨树林打斗的时候,他成功地扮演了一个滑稽角色,将“无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
  过河这一镜,演员们不怕水深湿透衣服,重复了四五次,终获成功。
  此剧拍摄比较顺利,虽然有人对我们不满,但没有成气候。群众的热情压倒了一切邪气。
  县电视台作为娱乐节目为我们播放了十集电视剧秋兰,在当地引起较大反响。此剧获得临沂市沂蒙文艺奖电视剧类第二名。
  两个电视剧的拍摄,让西北河成了“拍摄基地”。鸡龙河也与我结下了不解之缘,它是我从小到老生活的重要环境,今后还将是。
  我想起逻辑上的一个三段论:正义的事业是不可战胜的,而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事业,所以,我们的事业是不可战胜的。套用一下,就是:凡是合乎客观发展规律的事物是不可战胜的,而我们拍摄影视宣传正能量丰富群众的文艺生活是合乎客观规律的,所以,我们干的事成功了。
  2022.11.19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人说,为什么去登山?答曰:因为山在那里,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就这么简单。山,苍老的山,早就在那里了,它在等什么?它在等谁?它一定在等有缘者,或者说,它在等我。 一漫山小记...

南方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今日已是小雪节气,立冬是十天前的事了。 立冬是冬季的起始。立,建始也;冬,终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立冬,生气开始闭蓄,万物进入休养状态,大地变得沉静...

一 先是“大舅舅”出来了呢,后来给“摁”下去了。没过多久,它又把旁边的“小舅舅”给带出来了。照此这样下去,倘若那五个“舅舅”都想探出头来,这可咋办?就实在没法了呗! 那看不下去...

午夜失眠了,索性起床望窗外的风景。 以往赏夜景,都不是在冬季。因为夏季的夜景最美。可以闻到麦香,可以看见麦穗的剪影,可以感受月光的爱抚。而冬季的夜景,除了寒风残月,就是哑巴一...

作文休息时,偶尔翻翻网页,小结个人,回望来路,感恩贵人。百度显示:《孩子网》润物无声的5角钱仪式感总阅读6.2亿,真是奇迹。可能,也许,还会更多吧? 朋友助推力 2018年11月,我作润物无...

做了十几年老师,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做一个怎样的老师,在我的头脑里萦绕。记得刚走上讲台的那几年,只是知道如何把这节课上好。随着时间的流逝,激情的锐减,开始思考老师的归宿。...

单位开罢欢送会,六十岁的李东阳局长,就正式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休了,解甲归田,回家养老,这很正常。到了一定的年龄,退休休养,本来这是好事,他表面上表现得十分镇静与自然,然而骨子...

在影视剧里经常看到有老人拿着很长的旱烟秆,做工考究,吊着一个小烟袋,吞云吐雾,怎么看,都很悠然自得。父亲的土烟筒虽然与旱烟杆相似,但也有很大的区别,土烟筒的长度只有二十公分...

曾经拖着沉重的身躯养活过我们的石磨,在历史长河中悄无声息隐退。 近来猛然回想,两合拥抱在一起永不分离的石磨,终于劳燕分飞,各自珍重。起码淡出我的视野已有四十多年了。 我想,人间...

(一)聂耳墓和凌虚阁 2022年7月28日,重游昆明西山龙门石窟。 说是重游,99年曾经跟旅游团去过一次。因为时间久远,游客太多,摩肩接踵,喧闹不已。加上那时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对于前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