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鹏:
  我儿时的兄弟,你好!
  数日来接你微信,倾诉无意中在短视频刷到滇西北的怒江峡谷,为其景色壮美所折服。尤其是见识了仙气缭绕、碧波四溢的六库登埂露天温泉,当今竟然还有这么生机勃勃的神奇所在,你还以为大地的生殖力已经普遍衰退了呢!你说因城乡生活和工农业用水严峻,家乡水井越打越深,喝来还有种异味。加上气候乖戾,我们童年嬉戏的河流、池塘、湿地很多都干涸消失了,你渴望自驾游来峡谷,跳进汤池美美地洗去多年身心的尘垢。
   顾虑到时下疫情,还有俄乌战争引起的油价飙升,只好暂且搁置一场本该说走就走的旅行,就催我多给你讲讲峡谷见闻。
   我不禁暗笑,人近半百,你依稀还是那个跃跃欲试的诗意少年,你若来时,我一定全程陪同,既是应当,也为捎带帮自己圆梦:我身在峡谷,却常年缠足店铺,着实抱愧这方纯洁的山水。因生活无规律,又缺乏锻炼,我已变成连自己都讨厌的中年油腻大叔了。
  你呢,也不必着急,四月峡谷雨水淋漓,多处发生山体滑坡和泥石流,眼看要进入雨季了。很快混浊上涨的江水就将淹没岸畔温泉,直到十月才会退潮。
   我想,出发是为了找到最好的自己,只有与自己相遇,才能发现真正的风景。这世上假景泛滥,无数人碌碌奔走,没头苍蝇般追逐着寂寞,终归是心里不诚不敬。你自幼热爱生活、敬畏自然,若不放弃,自有真山真水在远处等你。说起令你惊艳的登埂澡堂,我虽很少出门,却在今年三月到访,也算亲历了一场。
   此刻夜深,伴着窗外雨声,我坐下来给你写信,就算提前带你神游怒江,泡一回登埂野温泉吧。
  说到温泉,其实并不神秘,是因地热中的泉水在压力下从地壳孔穴里涌出,全球皆有,只是你我生于中原,自幼不曾见山,更别提温泉了。日本文学里有许多火山温泉记载,法国莫泊桑也有一部温泉小说,少年时我们都很羡慕。我们的轩辕始祖传说在黄山泡过温泉而飞升,周幽王在骊山筑温泉,名曰“星辰汤”,那也许是露天的了。秦皇汉武在骊山建温泉宫,李世民也好此道,并有碑文《温泉铭》行世,只是近代国祚衰微,碑固然遗失,拓本也被列强掳去。
   我所在的青藏高原南麓的怒江河谷,受印度洋暖湿气流影响,形成亚热带河谷立体气候,是地球上难得的动植物基因宝库。它奇峰罗列,大水泱泱,却也封闭落后,过去两岸族群在陡峭的山体上打着赤脚耕作,物产瘠薄,依靠采集渔猎辅助生存。气候潮湿多雨,很多人患有风湿病痛,甚至骨节变形,无法行走。火塘,自酿酒,茶叶自古是人们的三宝。
   峡谷有情,就在六库江边生出“泸水十六汤”,从明朝起,登埂温泉就成为峡谷人朝圣之所。每年春节刚过,很多人背柴背米翻山远来,搭起简易窝棚,吃住于此,祈福沐浴,各族男女不避嫌疑,赤裸相对,泡去病痛,再开始新一年的劳苦日子,慢慢形成“澡堂会”的年俗。澡堂会时,除泡澡外,盛装的人们在江边台地上对歌赛舞,爬锋刃朝上的刀山,趟栗炭通红的火海,举办物资贸易集会,这是穷苦人的生命绽放,也是峡谷文明的兹生化育。
  州府六库,一说山多珍禽异兽,土司官常下扣子捉鹿,因鹿扣而衍称六库;一说此处遍地冒水,下有龙洞,龙洞傈僳语音为六库。
   登埂出六库城北十余公里,傣语为“江湾之地”,江畔到处长满高大美丽的攀枝花树,温泉出口的岩石上刻着“巫莎奶兹给登”几字,意为上天赐予的圣水。泉水平时无色,偶尔变成胭脂红,似从母亲体内流出的血色乳汁,可掬可饮,水温可煮熟鸡蛋。水通过小渠分别注入一排鹅卵石砌成的汤池。
   那些汤池,小者容数人,中者容十余人,大者容数十人,或方形,或条形,或椭圆,或心形,水质清冽,热气蒸腾,不时有火红的攀枝花飘落,点亮池池碧水。岩畔孔穴累累,被苍劲的攀枝花、大青树和榕树虬根缠绕盘据,繁枝茂叶覆影池上。这几株老树,有的树干凸出一杈,如同男根,有的根部深陷一穴,宛若子宫。它们是太爷的太爷时候就守护在此,见证着峡谷云蒸龙变,怒水昼夜不舍,浴者代代往还,温泉汩汩浅唱,一直流淌到二十一世纪的脚下。
  我家在石月亮乡,每到年节,你嫂子就会撂下我和一大摊子事去泡登埂澡堂。
   今年赶去泡澡的人很多,沐浴之后将要外出打工,或在家种植果木草药。因我家事忙,她只好临时退出。接着送儿子去州府培训,小女开学,眼看太阳变辣,登埂的攀枝花期将尽,泡澡季也要结束了,她苦恼地叹息。这时我的肩背却无端痹痛起来,搅得日夜难安,我就提议关门去登埂泡澡,她的眼晴登时亮了。
  3月7号午后动身,一路狂踩油门,美丽公路很给面子,平坦宽阔,护栏鲜红可爱。健身步道相伴公路从六库直上贡山丙中洛,在蓝天白云下,它们像一对娈生健儿迎着车轮刷刷飞奔,令当年频频陷车怒江的我欣然感慨。这是美丽公路修通后我第一次下六库,宅家五年,人都发霉了。太阳还有老高,就跑完一百五十公里,下车一看,登埂路边花团锦簇,好多刚移栽的花木还挂着营养吊瓶哩。
   路上凌空飞架着气魄雄伟的天桥,一端起于江畔公路,一端联接着高黎贡山花园,桥上到处坠落着肉质肥美的攀枝花朵,燃起片片红云。登埂澡堂不收门票,入口开在沿江公路边,很不起眼,而左右两家五星级温泉酒店却气魄十足,满面时代春风。
  我俩沿坡而下,甬道曲折,陡峭处两边装有扶手。攀枝花事渐渐阑珊,许多巨大枝干脱得光秃秃的,还有不甘心的挂满树霞光,而低处的各色花木们却闹得正欢。信步观望,春节前后坡地上层层叠叠的泡澡人帐篷已无踪影,鳞次栉比的临时商家也已撤离,裸露的梯田里零星散落着几家小卖店,连指示过江溜索的地方也空荡荡了。
   因为疫情,澡堂会已停办三年,天气又已转喛,但游人尚多,有往来的浴者,也有举着相机手机的观光客。我们穿行在大片坡田和树木花草中间,拐过一个之字形大弯,沿级而下,就到了江边。但见那排老树苍然,石崖之下,十几个汤池一溜排开,青烟袅袅里,一些裸露的人影在晃动。
  这么顺畅地来到野温泉,难免有点小激动,就舒缓一下节奏,准备先欣赏一番美景,毕竟我这次也算小有余暇,准备在此消磨三天,晚上进城食宿。俯身察看,泉眼出口隐在北山崖底部,有一石穴,日夜涌流,滚烫不可触摸,把山崖和沟引它的小渠熏得发黄。小渠在每个池边留有缺口,池水放满可用石块布团堵上。
   那些有妇人洗浴的汤池我就回避,目光虚着过去,找无人的池子。心里想着,谁也不愿当众裸露的,谁也想住温泉宾馆,洗浴休闲一体,但经济收入会限制人的生存方式,可百姓自有百姓福,登埂温泉不姓张也不姓李,它聚日月精华,吸天地灵气,纳赤子身躯,祛疾抚痛,恩泽众生,这也是新峡谷管理者的功德。怒江正全力开发经济,改善民生,着眼生态旅游文化旅游的同时,抵御金钱诱惑,在寸土寸金的峡谷保留这块桃源净土,拔高一点来说,是要留住风情民俗,也是留住峡谷文化的根呢!
  忽抬眼,见面前两个浴过的空池,残汤剩水让人心里一沉,池底积着一层肥厚的人体污垢,水面飘着朵朵油渍,还隐隐散发着一股尿臭。洗完怎不能顺手从池底排污清理呢?而且还……皱眉四顾,地上垃圾零星,江岸护栏边几个脏污的垃圾桶已经冒尖,像贪吃免费午餐的人在呕吐,空气里氤氲着难闻气息。
   往坡上望,几年前崭新的塑胶板厕所和换衣间现已门窗破败,东倒西歪,污臭不堪。公路上又停下两张旅游大巴,许多游客络绎而来,他们拥满池边,对浴者好奇围观,咔咔拍照,还纷纷坐下泡脚,全不管池中人的感受。一个贡山来的女子已在崖下搭窝棚住了多日,每个黎明即打扫一个小池放水,泡整个白天。
   这群闯入者令她满脸气恼,自暴自弃地裸胸坐在池边。南端大池,有个花白头发的中风老汉,四川口音,生意和婚姻失败,流落六库多年。他端着口杯牙具,先从池中舀水刷牙,再脱得只剩一条烂裤头,一点一点把自己放进水中,像下一枚露馅的饺子……
  这就是峡谷澡堂风情吗?我不禁暗暗羞愧,若不清洗人们身上的劣根性,皆放任一己私欲,莫说这个区区澡堂,恐怕连人间最后一片净土也将无存。如此一想,我就吩咐你嫂子捡拾垃圾,自己却推托肩膀疼作壁上观,由此可见我的自我反省从来具有欺骗性。你嫂子瞪我一眼,开始行动,游客中竟也有人跟着四处捡起来。
  现在说说泡温泉吧。
  洗浴选在晨昏两个时段为佳,彼时天气凉爽,环境清幽,浴者或未到来,或已离去,容易选到汤池,少人打扰,而白昼人多嘈杂,又日毒汤热。我们黎明起床,略作洗漱,就驱车出城,下到温泉边抬头望见一天星光,就连住在坡下塑料棚里的几个人还未起来。这时泉水漫流,汤池烟气缭绕,绿叶落花遍地,栏杆外的大江在低声呜咽。
  你嫂子换好衣裙,选定汤池重新打扫放水,我则趁着半透明的夜色挨池查看,每池都烫得怕人,只有南端的大池尚可容足,碧波满溢,多余的水从池上管道泄进江中。告诉你,泡温泉是很有讲究的,水太烫不行,会把人烫伤;不烫也不行,那样既没有挑战性,也起不到疗养效果。下池切忌过猛,身体一时还无法承受五六十度的高温,贸然一跳,你会像体无完肤的肉块落入饿得发疯的狼狗堆里,等你火箭一样嚯嚯嚎叫着蹿出来,那么你就废了,至少这一季别想真正泡温泉了。
  正确的泡法,是先用手试试水温,往身上撩一些,让常温的肌肤适应一下,然后你顺着池壁慢慢探进双足,忍着疼痛,静静地,轻轻地,一寸一寸地,咬牙切齿地把自己往里放,拿出赴汤蹈火的勇气,抱着和平年代为国捐躯的决心,让水淹没你的双足,继而双腿,继而胸腹,脖颈,最后只露出唇鼻眼睛。
   接下来你不可乱动,因为水也是有圈层的,水温分布有微妙的差别,如果你兴风作浪,高温的圈层就会放狗咬你。这时你要做的,是忍耐,是忍无可忍的忍耐,等待凌迟的感觉慢慢麻木,消退,渐渐会有一种哀痛的喜悦遍布全身。
   现在,你的毛细血管已经繁殖再生,肌肉和血管已经被温泉浸透,开水一样的血液正顺着曾经淤塞的河道撒欢歌唱,心脏的大本营无兵可守,开始胸闷头晕,毛孔张开,浑身热汗直流,你的头顶也涌出富含乳酸和病毒的汗雨,发粘发苦,水帘洞一样遮蔽了你呆滞的眼珠,微弱翕动的嘴巴。这时你进入了无我之境,直觉天地玄黄,人在梦幻中央。
   你从现实退回青壮,童年,孩提时代,最终重回母腹,四周羊水潺潺,温暖朦胧,你成了透明的蛙孩,分开四肢畅游痛饮,体外感到母亲温柔的抚摸,这个星球上的饥荒、战火、瘟疫已然消弭,你心中积郁的所有猥琐、俗念、贪嗔痴俱已消融,生命是美好的,生活是多情的,大地是长青的,一股感恩的泪水充塞了你的喉头,涌出你的眼眶,更像一股清泉流注你的心田……忽然身体下沉,四周红云飘浮,鼻孔里香风阵阵,你眼皮发涩,周身无力,只想躺在那团暖洋洋的云彩里永远睡去。你的意识逐渐混沌,耳畔却清哳地响起母亲焦急的呼唤:醒醒,快醒醒,我的孩子……
  猛然睁开眼睛,原来人还在池里。天却亮了,闪耀的晨曦点燃了山川草木,正有一朵接一朵的攀枝花从树顶坠下,落得你满池满身,怪不得四周那么红那么香呢。
  现在,阿鹏,你还是用上吃奶的力气从池子里爬上来,像个刚刚分娩的婴儿在落花里躺一躺吧。再泡下去,不仅你的体液耗干,连脑髓也会流光了!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人说,为什么去登山?答曰:因为山在那里,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就这么简单。山,苍老的山,早就在那里了,它在等什么?它在等谁?它一定在等有缘者,或者说,它在等我。 一漫山小记...

南方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今日已是小雪节气,立冬是十天前的事了。 立冬是冬季的起始。立,建始也;冬,终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立冬,生气开始闭蓄,万物进入休养状态,大地变得沉静...

一 先是“大舅舅”出来了呢,后来给“摁”下去了。没过多久,它又把旁边的“小舅舅”给带出来了。照此这样下去,倘若那五个“舅舅”都想探出头来,这可咋办?就实在没法了呗! 那看不下去...

午夜失眠了,索性起床望窗外的风景。 以往赏夜景,都不是在冬季。因为夏季的夜景最美。可以闻到麦香,可以看见麦穗的剪影,可以感受月光的爱抚。而冬季的夜景,除了寒风残月,就是哑巴一...

作文休息时,偶尔翻翻网页,小结个人,回望来路,感恩贵人。百度显示:《孩子网》润物无声的5角钱仪式感总阅读6.2亿,真是奇迹。可能,也许,还会更多吧? 朋友助推力 2018年11月,我作润物无...

做了十几年老师,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做一个怎样的老师,在我的头脑里萦绕。记得刚走上讲台的那几年,只是知道如何把这节课上好。随着时间的流逝,激情的锐减,开始思考老师的归宿。...

单位开罢欢送会,六十岁的李东阳局长,就正式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休了,解甲归田,回家养老,这很正常。到了一定的年龄,退休休养,本来这是好事,他表面上表现得十分镇静与自然,然而骨子...

在影视剧里经常看到有老人拿着很长的旱烟秆,做工考究,吊着一个小烟袋,吞云吐雾,怎么看,都很悠然自得。父亲的土烟筒虽然与旱烟杆相似,但也有很大的区别,土烟筒的长度只有二十公分...

曾经拖着沉重的身躯养活过我们的石磨,在历史长河中悄无声息隐退。 近来猛然回想,两合拥抱在一起永不分离的石磨,终于劳燕分飞,各自珍重。起码淡出我的视野已有四十多年了。 我想,人间...

(一)聂耳墓和凌虚阁 2022年7月28日,重游昆明西山龙门石窟。 说是重游,99年曾经跟旅游团去过一次。因为时间久远,游客太多,摩肩接踵,喧闹不已。加上那时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对于前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