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这次的采访,纯属偶然的、无意识的和完全都是没有准备好的呀!那么,这,也许就是最最真实和本真的——徐根宝也!
  
  徐根宝,1944年1月26日出生于上海市,现任上海海港集团足球俱乐部总顾问,上海市足球协会顾问。1966年-1975年入选中国国家队并担任队长,1994年-1996年担任上海申花队主教练三年间率队获得甲A联赛季军、冠军、亚军和一次超霸杯冠军、两次沪港杯冠军。1998年-1999年5月担任大连万达队主教练,获得甲A联赛冠军、亚俱杯亚军。1997年、2001年分别率领广州松日和上海中远升入甲A联赛。2002年率领上海申花夺得超霸杯冠军。
  2000年创办根宝足球基地,提出“十年磨一剑”。2005年12月创办上海东亚足球俱乐部,誓将俱乐部打造成“中国曼联”;九年间获得中乙、中甲联赛冠军和两次全运会冠军、五次沪港杯冠军;俱乐部被收购后受聘为总顾问。
  2015年7月,71岁的徐根宝创办的上海崇明根宝足球俱乐部队徽从网络平台曝光。这也意味着上海第四家职业足球俱乐部将诞生。10月15日下午3点,代表上海静安出战第一届青运会男子U16年龄组足球比赛的上海崇明根宝足球队在福建省福建师范大学体育中心体育场展开了正赛阶段的首场小组赛,对阵的是重庆江北队。这是徐根宝指导在隐退中国顶级足球联赛后第一次率队征战全国性的正式比赛。
  徐根宝足球基地(英语缩写:GBFB),位于上海市崇明东平国家森林公园南首,由著名国家级足球教练徐根宝发起组建,总占地面积70余亩。
  基地拥有三个半标准足球场,一个由德国进口的人工草皮铺设的室内足球场,及占地7000平方米的足球宾馆。
  《风雨六载》(2000年/徐根宝著/),徐根宝首次披露了大量鲜为人知的亲身经历,淋溯尽致地剖析了许多球场内外的事件、争论及其他。更难能可贵的是:直面风雨交加、方兴未艾的六年甲A,他毫不掩饰地敞开了复杂的内心世界,倾诉了自己的欢乐和痛苦、执着和迷茫,以及孜孜不倦探索、永不言败的心路历程,从而使这本独树一帜的中国足坛反思录以其激情和理智、翔实和生动,引发即将跨入新世纪的广大球迷的震憾和思索。
  采访徐根宝(以下简称“徐指”),纯属偶然也!不要说,我没有想到,恐怕就是他自己本人、也是从没有想到过了。那么,都是怎么样的呢……
  那是一个周五,我们科里组织到到崇明岛旅游活动。我们是两辆车来的。当我们从石洞口车摆渡过来之后,直接下榻在根宝足球基地了。这是我事先不知道和没有想到的?因此,也就没有这个心理准备了,都是顿起歹念的呀!
  甫一进门,我就看见许多的太湖石林立在两旁、迎面向我们袭来?仿佛是在向我们问好: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的呢!还有,那句徐指的名言:“打造中国的曼联”(后来我们还在此拍过照的)就刻在宾馆前面的盘石上,红红的、闪闪发着光亮了,十分的显眼、明亮和振奋的呀!
  于是,我就在想:能不能遇见徐指的呢?
  这个就很难说了!一般情况下,他是周日上午才回来的。
  哦……多谢!我向吧台服务员致谢了。
  等他周日上午从市区赶回来,我们恐怕早就返回了?是的。我想:此次之行,肯定是没有机会、没有希望和绝对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了。于是,我也就心死和死心了!为何?这样,也许不使我自己有过多、更多的失望呀!
  是的。看不见、也就看不见吧!至少,他的基地、他的宾馆,还有他的基地的“纪念馆”等等,我们都是来过了、也都参观过了,更是心满意足了。至少,此次之行,还是值得的!
  等房间安排好之后,我们就在基地的宾馆里用晚餐了。全部是崇明当地的特色了……先上了一大碗荠菜馄饨了。是的。大大的、香香的,据说那都是徐指亲自、这样来安排的?是的。这样对吃饭、对酒席和我们的胃口,最最主要的,对我们的身体,那是、都是十分有利的!
  酒足饭饱之后,同事们就开始K歌去了……我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的呢!为何?因我都是早睡早起的。平日里,在家里的话、早就倒下去——不知道去向何方了?今晚,我已经硬撑着,那是很好、很晚和很快乐的也……我,为我自己叫好、点赞了!
  次日清早,最多也就三、四点钟吧?于是,我就起来了。为何?醒来了!一般情况下,我醒了、也就起来了,再也睡不着了、也就不睡了。我知道、深深地知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呀!是的。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呀。于是,我便轻轻地拉/带上房门,以便不要吵醒同事了。还是下楼去走走的吧?是的。这,也是我的一个良好的习惯了:每到一处、特别的新的和没来过的地方,我都需要熟悉、了解和掌握一下周边的环境了!这样,以备不测的呀……
  我沿着训练场外围的通道,慢慢地走着……此时,一个人影都没有呀?是的。连个狗叫和鸡鸣都没有、就是周边的鸟儿也都在休息的呀,没有任何动静了?整个训练场、整个宾馆和整个基地里等等,都是静静的、空空的和很干净、很干净,很干净的,恐怕就我一个人在走动的呀?就连那厨房间的大菜师傅恐怕还在梦乡的呀?是的。这样最好了!为何?我可以独往独来、与世无争和清静无为地欣赏了!是的。整个基地很安静、很静谧和很寂静了,被十几米、乃至20多米的笔直的杉树群环抱着……空气,也比市区里甜美了许多?是的。我记得:当年,他在营造基地时,还被媒体曝光过的呀!为何?说是他破坏当地的绿化呀?其实,不是。他是经过当地的政府的有关部门批准的。因此,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是的。透过训练场的护栏、铁丝网,我仿佛看徐指在大声地吆喝着——快、快,冲上去、冲上去呀!盯住他、逼住他,围住他,不要让他起脚呀……惟有那围栏上、“美津龙”的广告,时不时的、还在不停地向我招手和问好的呀……你好呀,老牛!你早呀,老牛——
  是的。不知不觉,我来到了“打造中国曼联”盘石的对面,坐了下来,静静地、独自欣赏着和回味着——取出本子,我开始写日记了……2010年/10月……
  上午,我们去了东平国家森林公园。就是今天的“花博园”的原址。很好,无人?就我们在游园了。中午,我们赶往了前卫村,在老宋家,享用着地道的农家乐。就连那桌子、椅子和碗筷等等,都是当年文革时期的呀?下午,就是我那经典的“乌鸦嘴”了……赶往西沙湿地公园了。晚上,返回时,我们就在陈海公路旁的马路边上、很随意地用晚餐了。
  返回、冲冲,也就倒下去了。唉……此次,惟一的遗憾:就是没有遇见徐指和采访过他了……不过,也无妨么。为何?还是比较圆满的!因为,我们设定的计划、项目和路线等等,我们全部都完成和实现了?是的。我早就知足矣。我这人,还是比较有自知之明、知足常乐和特别是满足于现状的呀!对于那明天、特别是未来,那是没有多少期许的呀……
  次日上午,正当我们准备返回的时候。服务员通知我:
  徐指,到了!
  哦……这么早啊?
  是的。他怕有台风、封航呀!那时,长江隧桥,尚未通车呀?
  于是,我立马就奔下来了……
  徐指,侬好呀!他还是一贯的作风、神气十足和戴着风镜的。同时,都是特别的爽气、快人快语和从不拖泥带水的呀!
  哦……侬好!侬是——
  哦,我们是住在这里的客人呀!
  几时到的?我还以为我们这里是谁犯啥事情了?(我们有一辆警车停着)
  前天。没事的!我们来旅游的。
  哦……欢迎欢迎呢!多来来呀……多帮我们宣传宣传呢!
  会的。肯定会的!
  怎么,不要签名、拍照么?徐指主动地提出来了。可见,他是多么的拎得清呀!
  要的要的。
  于是,服务员,就给了我一个足球。
  写谁的?
  就写我小女的吧!
  好嘞!
  于是,徐指很熟练地写上、签名和拍照了。
  多少钱?
  100吧!
  好的。给您——
  不要。交到吧台上去吧!这是我们足球的成本钱呢。
  好啦!徐指,我想采访您一下……可以么?
  哦……可以的。不过,不要太尖锐呀!
  谢谢!不会的。
  于是,我立马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稿纸——
  第一个问题:您对您的基地怎么看?
  没问题的啊!
  好。多谢!徐指。
  第二个:您在执教时,有啥遗憾么?
  没有。
  好的。多谢!徐指:那么,您看当今的男足……
  哦……可以的!没问题的。还有么?
  没有了,多谢!徐指。
  谢谢你对我们足球的关心呀……谢谢!
  说完,徐指就和我握手、告别了。一眨眼的功夫,他就消失了、不见了……随后,他托服务员给我送来了一本书《风雨六载》?
  哦,多谢!多少钱?
  不要的。徐指送给您的!服务员说。
  好的。多谢!代我多谢、谢谢——徐指的吧……
  好的。
  我车慢慢地驶出基地了。那道旁、林立的太湖石,也在不停地向我们挥手致谢、道别了——“打造中国的曼联”呀!
  
  这就是:
  准备没准来采访,
  意料之外情理常?
  打造曼联都需要,
  一心一意定无妨!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乡下老家废弃马圈的屋檐下,架子车倚墙倒立。轮胎上残留的泥土,还有那锈迹可见的轮毂,仿佛在诉说过往的村庄岁月。 负重的车轮小心翼翼,在蜿蜒坡陡的黄土路上,慢慢下行转弯,父亲用肩...

北风日紧,大地渐冷,不知不觉,小雪已至。 这里的小雪,指的是节气。随着小雪节气的到来,天气也由深秋的冷变成了初冬的寒。寒风拂面,草木凋零,持家过日子的主妇们知道,该到腌菜的时...

今天是母亲仙逝五周年纪念日。 五年前的今天,母亲在不停嚷嚷着回家、终究没得回去,在城里小儿子家与世长辞。享年八十三岁。母亲是先知先觉者,她知道要走的时间,可我们不知道,以为母...

听雨,是一种沉浸式体验,需要专注,投入,更需要一份心情。 一 下楼做核酸,发现小雨密集,空中不见雨帘,地上有雨落,在浅浅的积水里蹦蹦跳跳,像玩水的孩子。 去储物间拿了伞。雨打在...

这天下午,微信的年级群班级群里难得浮出水面的老同学似乎缺氧似的,一个个露出滴着水珠的脑袋,吐出类似的泡泡——“沉痛哀悼单老师、愿天堂一路走好,家人节哀顺变!”诸如此类的话语...

我背着渔具,兴奋地沿着小河边铺满枯草的小径向前走。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惬意的感觉了,就是三年前,在每一个晴朗的秋冬,或者每一个周末,故乡的小河,总能把我的脚绊住。 我从小河的堰...

晌午,阳光洋洋干干地笼罩着大地。张松拉着拉拉车,车上放着几个蛇皮袋子,袋子里装着几个空矿泉水瓶子,这是他在别处捡到的战利品。他拉着车子正要进小区,保安拦住他问道:“你是干什...

我是快乐的天禄湖公园步行族。微信朋友圈里,常晒些视野中天禄湖畔迷人的风景美图。 记得韩愈曾说过:“以鸟鸣春,以雷鸣夏,以虫鸣秋,以风鸣冬。”秋已至,虫鸣是旷野最生动的音符,不...

一 向往春天,是长期在寒冬跋涉的人们心中的呐喊,是迎春花初春时的期盼……随着冬雪的融化,春天正悄悄地向我们走来。天气暖了,小草绿了,我站在初春的高岗呼唤: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得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