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佛某种圣灵在天空闪电了一下,他没拉我,我也没邀他,却不知不觉,不约而同,情不自禁地都向同一个方向,同一条路上走去……
  那是块什么勾人脚步,夺人魂魄的魅地方?只觉得心在突突的跳,宛如一股泉流从地地底下直往上冒,又如砂锅里煮着的韭菜饺,腾腾地跳起舞蹈。脸儿早就迫不及待地鼓起花苞,只等春风一声令下,便把一天的晨霞撒在前面的山坡上!恍惚间,火苗四起,好似燎原之势!
  最不听话的双脚,早已打破“一二一”的动态规律,说是走,又像跑,正欲跑,却展翅!燕儿领头,骄鹰助力!眨眼间,手拍云朵赶羊群,梦中放牧恨天窄……
  待双脚立定,放眼四顾:顿觉心胸开朗,昔日的一切尘土雾霾,块垒岩角都化作了袅袅烟岚,徐徐飘向天际。代入眼底的却是一叶劲“舟”,迎着习习晨风,冉冉升起的旭日,跃然启航!欸乃一声两岸翠,翠中掩红百花笑!鹃花丛丛簇簇,笑如十八九岁的小姑娘,那么如火般的热烈,那么似朝霞般的激情,那么像仙袂般的飘飘荡荡!紫藤花跳跃在松枝间,欢舞在修竹中,有时与松鼠嬉闹,有时与画眉放歌,有时与鹃花共舞。最诱人流连忘返,令人心花怒放的还有兰花,那四溢的芬芳,那亭亭玉立的秀姿,那冒血的点点针眼,仿佛一个心肠狠毒的恶婆婆在狰然狞笑!更有桃花、李花、梨花俏立在幢幢小洋楼的前后左右,犹似拥抱小洋楼做着美丽的春梦。一条银灰色的水泥路撒着欢儿,穿过村前,又绕过舍后,载回多少收获与欢笑?
  依然是他没拉我,我也没邀他,不约而同迈向同一个方向,同一条道路……
  春去夏来,景随季变,柳丝伴着蝉歌,翩翩起舞。池水跟着蜻蜓缓缓吟诵:“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而这时,仰望层层叠叠的山峦,却是“绿肥红瘦”。这正是各种各样的花因季节和不同的地理区域而绽放,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更是如此,“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否则便是逆潮流而动的“异类”遭人白眼……
  步过夏天的池岸,暂阖起荷图册。一任湖波诗荡漾,野田摇翠,蜻蜓款款飞!骄阳高照,云卷云舒,山是眉波横,水是梦远寻!不见暴雨影,耳畔飞歌声!我们肩并肩,信步秋初处,到处画展开!
  路右边是一片金黄色的稻海,仿佛是满撒霞光的天空。一阵阵秋风拂过,金波赶着金波,笑脸追着笑脸,舞蹈踩着舞蹈,乐曲伴着乐曲,这乐曲便是永远充满希望的田野!这舞蹈永远是农人们播种春天的舞蹈!
  轰隆!轰隆!一台机器张着宽大的黑嘴巴从前方的田埂上下了田,后面还跟着几个白发苍苍的老农,他们有的拿着编织袋,有的推着平板车,一边说说笑笑,一边将收割机吐出的稻子抬上平板车,然后拉上公路,又装入三轮车,驶进村庄……
  啊!有春天撒下的汗水和种子,便有这秋天的黄灿灿的收获!有春天执着追求的梦,便有沉甸甸的秋升华!振兴乡村的脚步也就是从这里迈向远方……
  抬眼左顾,一片又一片翠绿的海波正在微风中,哗哗啦啦地卷向大山脚下,这就是生姜种植大户的“杰作”!他们在上级领导下,及牡丽村两委的带领下,正把“一户一亩姜,致富奔小康”的号召变成小康村的画图!
  身着艳装的乌桕和枫树们伫立在山坡上,小河畔,田角头,挥起叶的红袖,展开云的白纸,似描最新最美的秋图,如颂最精最美的诗章:“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正如“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的诗景大河,欢呼雀跃着迈入美好的牡丽村!大河两岸均被水泥裹着的石块垒就,坚固牢靠,再大的洪流也不过在河床里吹吹波浪的胡须,瞪瞪旋涡的眼睛,然后怒发冲冠地奔向远方……
  他是我的榜样,我是他的影子!我们依然肩并肩,手挽手地走在同一条道路,奔向灯塔指引的远方……
  北风起,黄叶飞。满山遍野只见松杉翠。忽仰天空乌云布,霎那间,片片雪花欢笑着,舞蹈着,飘下天庭,给山顶戴上晶莹的桂冠,给田野盖上厚厚的棉被,给小河送去远方的信笺,给村庄罩上满垅甘蔗的梦……
  清晨起床,迈出庭院,放眼四顾,顿觉精神从骨底跃然而起,一片堆金塑银的世界尽收眼底!乡村啊!原来是这么美丽!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人说,为什么去登山?答曰:因为山在那里,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就这么简单。山,苍老的山,早就在那里了,它在等什么?它在等谁?它一定在等有缘者,或者说,它在等我。 一漫山小记...

南方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今日已是小雪节气,立冬是十天前的事了。 立冬是冬季的起始。立,建始也;冬,终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立冬,生气开始闭蓄,万物进入休养状态,大地变得沉静...

一 先是“大舅舅”出来了呢,后来给“摁”下去了。没过多久,它又把旁边的“小舅舅”给带出来了。照此这样下去,倘若那五个“舅舅”都想探出头来,这可咋办?就实在没法了呗! 那看不下去...

午夜失眠了,索性起床望窗外的风景。 以往赏夜景,都不是在冬季。因为夏季的夜景最美。可以闻到麦香,可以看见麦穗的剪影,可以感受月光的爱抚。而冬季的夜景,除了寒风残月,就是哑巴一...

作文休息时,偶尔翻翻网页,小结个人,回望来路,感恩贵人。百度显示:《孩子网》润物无声的5角钱仪式感总阅读6.2亿,真是奇迹。可能,也许,还会更多吧? 朋友助推力 2018年11月,我作润物无...

做了十几年老师,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做一个怎样的老师,在我的头脑里萦绕。记得刚走上讲台的那几年,只是知道如何把这节课上好。随着时间的流逝,激情的锐减,开始思考老师的归宿。...

单位开罢欢送会,六十岁的李东阳局长,就正式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休了,解甲归田,回家养老,这很正常。到了一定的年龄,退休休养,本来这是好事,他表面上表现得十分镇静与自然,然而骨子...

在影视剧里经常看到有老人拿着很长的旱烟秆,做工考究,吊着一个小烟袋,吞云吐雾,怎么看,都很悠然自得。父亲的土烟筒虽然与旱烟杆相似,但也有很大的区别,土烟筒的长度只有二十公分...

曾经拖着沉重的身躯养活过我们的石磨,在历史长河中悄无声息隐退。 近来猛然回想,两合拥抱在一起永不分离的石磨,终于劳燕分飞,各自珍重。起码淡出我的视野已有四十多年了。 我想,人间...

(一)聂耳墓和凌虚阁 2022年7月28日,重游昆明西山龙门石窟。 说是重游,99年曾经跟旅游团去过一次。因为时间久远,游客太多,摩肩接踵,喧闹不已。加上那时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对于前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