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以来,老家人们为了保佑小孩儿不生病,乖乖成长,就会给孩子找一个保爷,也称呼保爹。我小的时候,爸妈就给我找了一个保爹。
   小时候,我身体虚弱,老爱生病。一天晚上,我的支气管哮喘病复发了,又咳又累,一点儿也睡不着,爸妈看着我可怜兮兮的样子,想到我得这病后,医院没少跑,药没少吃,可就不见好。无奈之下,就商量着给我找个保爷,来个神药两改。当晚,妈妈就虔诚地许了一个愿:明早谁先来我家,就把儿子送给谁,让他保佑儿子尽快好起来。
   第二天大清早,前两天才结婚的江正举第一个来到我家,还办酒席借的桌子板凳。这江正举是爸妈看着长大的,现今虽成了高高大大,白白净净的大小伙子,可这人是寨里年轻人中有名的“闷葫芦”,内向古板,性格倔强,爸妈也担忧他刚娶进家里不久的新娘子不一定赞同。这事是说好还是不说好,他们有些犹豫不决。可又一想,他妻子和我们是本家,论辈份我应叫他们“姑爷”、“姑姑”,条件满符合,这应该就是天意。
   妈妈鼓起勇气给江正举说了这事,还说,要是你不愿意,就当是河沙坝上写字,抹了就是。没想到,江正举听了后,高兴不得了,满脸笑容对爸妈说,我刚结婚,妻子又和你们同族同姓,能收这个干儿子,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喜上加喜,亲上加亲的大好事,我哪有不同意之理。
   江正举家就在我家下面不远的地方,经过家门口一户人家,走一小段路就到了,站在我家屋顶上都能看见他家,吃饭还能听见碗响呢。过去,他家家境十分贫寒,他六岁时,爷爷和父母亲因疾病加饥饿相继辞世,奶奶孤身一人带着他帮人为生。他十二岁就跟着奶奶下地干活,长大成人后,他勤劳苦干,节俭持家,修起了高架木房,终于成家立业,苦尽甘来。那天,回到家里,他把收我当干儿子的事一五一十地给妻子说了,他妻子听后,满心欢喜,期盼着爸妈早日把我送去。
   几天后,妈妈托人选了个好日子,牵着我的手去了江正举家。按习俗,在他家门前放了一串炮仗,他们一家人热情地接待了妈妈和我。刚坐下,妈妈就对江正举夫妇说,我都想好了,你们这么年轻,叫保爷不妥,儿子今后就叫你们保爹保娘哈,今后他就跟着你家姓了。那天保爹保娘给我换上了新衣、新帽、新鞋,拉着我的手说:“乖儿子,我们祝愿你今后好好地长,就像我家房子旁边的那棵椿树一样,越长越高,越长越大哈。”
   保爹保娘对我可好了,有什么好吃的都会叫上我或给我留一份,每次上街赶集,自己一分钱舍不得花销,仍不忘给我买些糖果、饼干等好吃的带回来。他们出门干活什么的就带着我,有时我走不动了,保爹就背着我走,就像亲生儿子似的。我有事无事就往他家跑,一天到晚都不想回家。说来也怪,自从有了保爹后,我的病逐渐好了,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强壮。
  
   二
   保爹厚道实在,眼灵手巧,会干一些木工活,什么东西,看一眼就会做,做一样像一样。有一回,我看见同寨的几个小伙伴手里各拿一支竹筒枪在玩。那竹筒枪是一棵大竹筒里装着一棵筷子长的小竹筒,把一种树上结的比碗豆般还小叫寡鸡蛋的青果装入竹筒,用力把小竹筒往前一推,“啪”的一声,小青果就从竹筒枪里打了出来,挺好玩。我看到后,就想要一支。保爹二话不说,急忙砍来竹子,锯了一节竹筒,在竹筒前三分之一的地方用铁钎烧红钻一个洞,洞上方套上一根稍短点的竹筒,把那小青果从上面装进去,后面用小竹棒一推,“啪、啪、啪……”,如机关枪一样,可连着打。同龄的小伙伴们看到我手上玩的这家伙比他们那个强多了,好生羡慕。
   保爹为让我玩得开心,还用硬实的木材给我做小木车,小鸭子、陀螺等各种玩具。九岁那年,我看了《铁道游击队》、《小兵张嘎》等电影,看到那些战斗英雄们腰上挂着手枪,威风极了,就赖着保爹,要保爹给我做一支。保爹用一块木方给我做了一支,还用油潦刷得黑亮亮的。看上去,像真的一样。
   有一天,我和爸爸去外地亲戚家玩,他家小孩儿有一支打得响的小木枪,我见他把皮线里的火药装在铁管里,接着用小铁捧冲一下,在铁管后面装上纸火,拉开后面的撞杆一撞,就打响了,要是装上铁砂,还可打小鸟,和我的这支不响的枪比,显然好多了。回家后,我就赖着保爹,要他给我做一支能打响的枪。实际上,保爹早见过那玩艺儿,也能做,只是怕我不小心,伤到人。这次他看我实在缠得没办法,就给我做了一支。
   那天,放学回家后,我和保爹家小我三岁的幺儿子小云山一起,在他家院坝边,把皮线里的火药剥出来,装在自制小手枪的铁管里,看到前面树上站着一只小鸟,就赶忙开枪打,没想到“砰”的一声响,枪管爆裂了,一小块铁片洽好从小云山脸上擦过,随后鲜血直流,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保爹跑过来一看,也被吓着了,赶忙给儿子擦去脸上的血,一看,只是擦破了点皮,没有大碍,就回过头一边用帮我擦去脸上的泪水一边我对说:“乖儿子,这家伙太危险,今后别再玩了。”我赶忙点点头,拉着小云山的手,连声说对不起。
   小时候,保爹什么都关照着我,生怕我吃苦受累。上坡望牛时,只要保爹在,我就尽管和小伙伴们玩耍,他会替我看着。上山扛柴,保爹会帮我砍来捆好,要是扛不动,他就用肩扛着他的,用手提着我的,帮我提到家门口,才叫我扛回家。
   那年夏季的一天,烈日当空,气温酷热。我高中毕业回家后,和保爹一道去几公里的山上,帮寨里一位堂哥家抬木料修房。保爹知道我打小身体不好,又刚从学校回家,没干过重体力活,怕我用力过度,闪着腰什么的,为保护我,就提出和我抬一棵树子。保爹抬大的一头,我抬小的一头。走了一段后,看到前面有一根石杆子,保爹叫我把树子靠在石杆上,休息一会再走。我把树子靠稳后,回头一看,天哪,保爹抬了一大头,累得汗如雨下,我赶忙用打杵撑着树子,用手扶着,对保爹说:“这哪是我们俩拾嘛,分明是你一个人扛的。”保爹上气不接下气地对我说:“我干重活习惯了,抬重点,不关事,再说我是你保爹嘛。”看到这一幕,我热泪盈眶,在心里暗暗发誓,今后一定要记住保爹的好,有朝一日要好好报答保爹。
  
   三
   当年十月,我参加了工作,几年后,走上了领导岗位。我每次回家看望父母,都会去探望保爹保娘。他们每次见到我,都会像父母一样对我千叮万嘱,要我在外面一定要注重身体,少喝酒,好好工作什么的,还是像小时候那样,巴心巴肝地关心呵护着我。
   一个星期天,我买了两瓶酒和几斤鸡蛋面条去看望保爹保娘。保爹看到我,板着脸,不睬不理的,我被弄蒙了,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让保爹生气了。保娘见状,赶忙把我拉在一边,对我说,你那天和你二叔在流长街上的一家饭馆里请人吃饭,喝得醉如烂泥,还是你们乡里的两个干部把你扶回乡里去的。你保爹听了后,心急如焚,担忧得不得了,还生着气呢。
   我知道了,保娘讲的二叔,就是他的亲二哥,在息烽流长变电站当站长,那天我在流长街上遇到他,想到他和保娘是亲兄妹,就拉着他一起陪县里派到乡政府检查秋种的一位领导吃饭。因乡里秋种工作抓得好,得到了领导的肯定表扬。席间,这位领导说我喝多少,他就喝多少,为陪好领导就喝高了。没想到二叔当了“叛徒”,把这事告诉了保爹保娘。听保娘一说,我赶忙给保爹作了解释并作了保证。保爹听了,知道我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就不再生气了。
   工作中,保爹从不给我添麻烦,从不找我办超出原则的事。1997年8月,保爹家一位内亲违反了当时的计划生育政策,要被所在乡政府处罚。这户人家听说他有一个干儿子在县里当计生局长,就赶忙找到保爹,请他给我通融一下,能否从轻处罚。还说这事办成后,定将重谢。保爹听了后,没好气地回答说,他是我干儿子不假,可我不会给他添乱。他每次来看我,我都叫他好好工作,现在又叫他违规办事,这岂不是自打耳光吗?再说你想多了,他是我看着长大的,从不贪图便宜。你要我说这个话,我实在开不了口。这位亲戚听保爹这样说,知道没戏,气呼呼地转身走了。
   几十年过去了,保爹保娘成了年愈古烯的老人。2019年11月10日上午,我突然接到保爹大儿子的电话,说保娘过逝了。听到消息,我心里万分难过,赶忙请假,带着一家人赶回老家看保娘最后一眼,送保娘最后一程。
   保娘安葬在村寨里的公墓山地上,去她的坟墓前要走一段窄窄的泥土路。我回到单位后,立马去一家石材加工厂购买了一些石板运回老家,叫保爹的三个儿子将那一段泥路铺成石板路。这样一来,不仅今后去保娘墓地祭祀好走一些,也让村寨公墓的道路得到了改造。可保爹看到那些石板后,眉头紧揍,有些顾虑,他想到我还在岗位上,工作的地方有石材加工厂,以为是别人送的,就一边向我寻问这些石板的来路,一边对我说:“儿子,还有两年时间,你就要退休了,千万不可因小失大啊。” 当听到石板是我自己掏钱购买的,保爹才放下心来。
   保爹几十年如一日,怀揣一颗拳拳之心、殷殷之情,用心用爱助我成长,护我平安,待我真如亲生儿子!此生能有这样一个慈爱、善良、正直的保爹,我深感幸运和幸福!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乡下老家废弃马圈的屋檐下,架子车倚墙倒立。轮胎上残留的泥土,还有那锈迹可见的轮毂,仿佛在诉说过往的村庄岁月。 负重的车轮小心翼翼,在蜿蜒坡陡的黄土路上,慢慢下行转弯,父亲用肩...

北风日紧,大地渐冷,不知不觉,小雪已至。 这里的小雪,指的是节气。随着小雪节气的到来,天气也由深秋的冷变成了初冬的寒。寒风拂面,草木凋零,持家过日子的主妇们知道,该到腌菜的时...

今天是母亲仙逝五周年纪念日。 五年前的今天,母亲在不停嚷嚷着回家、终究没得回去,在城里小儿子家与世长辞。享年八十三岁。母亲是先知先觉者,她知道要走的时间,可我们不知道,以为母...

听雨,是一种沉浸式体验,需要专注,投入,更需要一份心情。 一 下楼做核酸,发现小雨密集,空中不见雨帘,地上有雨落,在浅浅的积水里蹦蹦跳跳,像玩水的孩子。 去储物间拿了伞。雨打在...

这天下午,微信的年级群班级群里难得浮出水面的老同学似乎缺氧似的,一个个露出滴着水珠的脑袋,吐出类似的泡泡——“沉痛哀悼单老师、愿天堂一路走好,家人节哀顺变!”诸如此类的话语...

我背着渔具,兴奋地沿着小河边铺满枯草的小径向前走。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惬意的感觉了,就是三年前,在每一个晴朗的秋冬,或者每一个周末,故乡的小河,总能把我的脚绊住。 我从小河的堰...

晌午,阳光洋洋干干地笼罩着大地。张松拉着拉拉车,车上放着几个蛇皮袋子,袋子里装着几个空矿泉水瓶子,这是他在别处捡到的战利品。他拉着车子正要进小区,保安拦住他问道:“你是干什...

我是快乐的天禄湖公园步行族。微信朋友圈里,常晒些视野中天禄湖畔迷人的风景美图。 记得韩愈曾说过:“以鸟鸣春,以雷鸣夏,以虫鸣秋,以风鸣冬。”秋已至,虫鸣是旷野最生动的音符,不...

一 向往春天,是长期在寒冬跋涉的人们心中的呐喊,是迎春花初春时的期盼……随着冬雪的融化,春天正悄悄地向我们走来。天气暖了,小草绿了,我站在初春的高岗呼唤: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得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