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班战友姜俊特地打来电话,责怪我到了扬州不联系他。
  吃了大半辈子的饭,要知道,到了扬州,游完瘦西湖,看了二十四桥上的明月,我剩下的惟愿吃到一碗正宗的扬州炒饭而已。
  扬州,自古曾是富庶繁华江南的代名词,我早在学生时代就期待来一场烟花三月下扬州之旅。
  扬州的发达,是从隋炀帝开通大运河开始的,作为大运河南方的起点,这个城市蕴藏着千年的古韵风情,承载着南来北往的船运,融汇了各地的风俗文化,催生了千滋百味的运河美食,承载了深厚的历史积淀,成就了后世千年来的繁华,它就如同眼前的运河水一样经久不衰,源远流长。
  战友告诉我,喜欢扬州,这个城市必然有你喜欢的理由,而爱上扬州,可能仅是一碗炒饭就够了,必然有你爱的味道。
  华灯初上,灯火阑珊处,我悠闲踱步进一家餐馆坐定。老板瞅了我一眼,一句话穿透了我多年的心愿:来一碗炒饭。
  袁枚说“饭之甘,在百味之上;知味者,遇好饭不必用菜。”我想,他应该说的就是这了。
  扬州炒饭誉满大江南北,和其他地方特色美食一样,起源也有个美好传说,隋炀帝南巡扬州,喜欢将蛋浆加入饭中炒成金黄色,故名碎金饭,于是便有了扬州炒饭。
  淮左名都,春风十里。宋代词人姜夔的道出了人们对扬州的深情向往。岁月流淌,如果说扬州的风景名片是瘦西湖,二十四桥,春风十里的话,我想,那么扬州的美食名片应该就是炒饭了。
  一道别样扬州炒饭,在漫长的时光中逐渐演变成那古往今来江南生生不息的市井烟火,演驿着视觉上的强烈冲击,味蕾上的奇妙享受,诉说着关于江南的陈年往事,延续着亘古不变的味道,传统与现在奇妙连接,已是扬州人心中最特别的存在。
  食无定格,一声炒饭,无论什么版本,都能暖人肠胃抚慰人心。这随处可见的寻常小馆里炒饭端上来一看,没令我失望。蛋花金黄,火腿深红,葱花碧绿,饭粒洁白,色香味皆备,光这看相就已知足。
  小餐馆,我坐在外面细心观察学习,师傅可能天天不知炒多少遍,但他仍把自己当成是一个工匠,十分注重把握细节,刀工细致,火候老到,最重要是有一颗专注认真的心。一个人只有充分的热爱才能乐享其中。这样的一碗炒饭,对扬州人来说再平常不过,可是于我而言一生难得几回。殊不知,一道美食可以领略到一个地方的文化,也可以品味一个人对生活的留恋。我印象最深刻是师傅放了三次葱花,还不放盐。
  我军校的军需教员是淮扬菜系特级厨师出身,毕业前他告诉我们:美味就在烟火日常中,今后无论走到哪里,你们都要用心品味。我的脑海里,川菜的麻婆豆腐传统勾芡应该是三次,而炒个饭放三次葱花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炒饭的奥秘都掌握在师傅手中,滑油拉蛋松,趁鸡蛋松软时放了一次葱花,再炒配料时又放了一次,装盘前又撒了一把。我不明就里,简单问了师傅,方知一次是闷头葱,二次是增香葱,三次是饭香葱。食不厌精,似乎能让炒饭的味道更有层次。
  炒饭,其实也可算一道菜,在绝大部分场合,好象都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唯独扬州炒饭,无疑是中国炒饭的巅峰,可以是市井中的快餐,也可是国宴里的珍馐。
  美食的境界,也是做人的境界。扬州炒饭,可能只有扬州人才能做得更好,这不是妄语。一个扬州厨师,自然要拿出一份炒饭来证明自己,九熟一生,冬菇海参,火腿笋尖,鸡汤兑味,无须下口,就可感受隐藏在生活中的一抹滋味,成为平凡生活不变的主题。我心里一惊,难得这小小餐馆也传承了扬州炒饭的经典。独到的炉上功夫,让每颗米留下锅与火的记忆,也成就了国人耳熟能详的特色美食,也成为了中华美食走向世界的靓丽风景线。
  扬州人一用功,就把炒饭做到了极致,世界各地都奉为正宗,这是一种耐人寻味的文化现象。时光里的那碗炒饭,扬州人从春吃到冬,从隋吃到今,已经陪着扬州城一起度过了多少岁月呢?难怪世界上有华人的地方,都会飘香着一碗扬州炒饭
  自然给予扬州的馈赠是丰富的,扬州炒饭也以至简之姿成为餐桌上口口相传的经典来回报自然,而这大概也正是扬州炒饭不添加调味剂也可以傲视群雄的资本。
  无论是身处繁华城市,还是偏远乡村,总能让我触摸到家的温暖,那就是炒饭。因为在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都停留着那一个专属于儿时的炒饭,制作简单方便,营养也较为丰富,而且味道鲜美,受到绝大多数人们的青睐。我们老家湖北就叫油盐饭,小时候都是母亲用剩饭多放点油,再放点盐,家中条件稍好点就打两个鸡蛋,说好听点叫蛋炒饭,是奢侈的享受,难得做上一次。但那味道无可挑剔,让人欲罢不能的唇齿留香,伴随着时间的流逝,散落在异乡的边关哨所,曾是我艰难岁月中的成长记忆。正所谓回味的最高境界,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清。
  而现在,战友说到了扬州,要我无论如何也要吃吃他做的炒饭。
  我知道,俩战友还能坐在一起,聊着军营的故事,诉说着三十多年的别离,简简单单的这一碗炒饭,用我们的青春作为调料,用爱国奉献,爱军精武的信念作为燃料,也脱胎换骨被最终熬炼成粒粒干爽、颗颗弹牙、软硬适度、余味绵长的一道真正的美味,是生命中一段从青涩军人到成熟男子汉的记忆,是一段情感由热烈到永恒的见证。
  这样一份扬州炒饭,盛满了情谊,就像我们最珍惜的那段军旅人生,除友爱之外,与任何无关。
  噢,好像那是我们的激情燃烧的青春岁月。
  扬州炒饭的意义,便是如此。
  扬州因为炒饭名扬天下,我也会因为扬州有战友而回味一生。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人说,为什么去登山?答曰:因为山在那里,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就这么简单。山,苍老的山,早就在那里了,它在等什么?它在等谁?它一定在等有缘者,或者说,它在等我。 一漫山小记...

南方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今日已是小雪节气,立冬是十天前的事了。 立冬是冬季的起始。立,建始也;冬,终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立冬,生气开始闭蓄,万物进入休养状态,大地变得沉静...

一 先是“大舅舅”出来了呢,后来给“摁”下去了。没过多久,它又把旁边的“小舅舅”给带出来了。照此这样下去,倘若那五个“舅舅”都想探出头来,这可咋办?就实在没法了呗! 那看不下去...

午夜失眠了,索性起床望窗外的风景。 以往赏夜景,都不是在冬季。因为夏季的夜景最美。可以闻到麦香,可以看见麦穗的剪影,可以感受月光的爱抚。而冬季的夜景,除了寒风残月,就是哑巴一...

作文休息时,偶尔翻翻网页,小结个人,回望来路,感恩贵人。百度显示:《孩子网》润物无声的5角钱仪式感总阅读6.2亿,真是奇迹。可能,也许,还会更多吧? 朋友助推力 2018年11月,我作润物无...

做了十几年老师,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做一个怎样的老师,在我的头脑里萦绕。记得刚走上讲台的那几年,只是知道如何把这节课上好。随着时间的流逝,激情的锐减,开始思考老师的归宿。...

单位开罢欢送会,六十岁的李东阳局长,就正式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休了,解甲归田,回家养老,这很正常。到了一定的年龄,退休休养,本来这是好事,他表面上表现得十分镇静与自然,然而骨子...

在影视剧里经常看到有老人拿着很长的旱烟秆,做工考究,吊着一个小烟袋,吞云吐雾,怎么看,都很悠然自得。父亲的土烟筒虽然与旱烟杆相似,但也有很大的区别,土烟筒的长度只有二十公分...

曾经拖着沉重的身躯养活过我们的石磨,在历史长河中悄无声息隐退。 近来猛然回想,两合拥抱在一起永不分离的石磨,终于劳燕分飞,各自珍重。起码淡出我的视野已有四十多年了。 我想,人间...

(一)聂耳墓和凌虚阁 2022年7月28日,重游昆明西山龙门石窟。 说是重游,99年曾经跟旅游团去过一次。因为时间久远,游客太多,摩肩接踵,喧闹不已。加上那时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对于前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