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看惯了繁花似锦的春天,殊不知满目苍白的冬,才是生命的底色。
  一大早,老公惋惜地说,弟媳发来视频,热力公司花坛里种的花都枯萎了。我没有丝毫的惊讶,反而感觉到了一种新生的力量,冬天了,它们以自己的方式休憩,这正是冬天该有的样子。凋零不是生命的终结,而是一种孕育,待到春风料峭,那不是又一种新生吗?
  自从十一月六日静默开始,就像这座小镇一样,我也习惯了把自己禁锢起来,远离病毒,生怕出去锻炼一不小心被感染了。
  除了抗疫中,全身心投入战斗。其余在家静默的时间浑浑噩噩,感觉像丢了魂儿似的,总缺少了什么。人一旦闲下来,就会为一些琐碎的事情翻江倒海,变相地惩罚自己。
  因为忙,推掉了自己最喜爱的朗诵;因为忙,把每天60个英语单词搁置在无人问津的角落,已经沾满了灰尘;因为忙,把学习一推再推,总是提不上日程。每当这时,心底总是涌上莫名的失落和酸楚,扪心自问,我真得那么忙吗?
  冬天来了,当我再次戴上口罩,迎着凛冽的寒风,沿着熟悉的轨道,脚步轻轻跃动起来,我的心灵又一次感到生命的震撼,体验了那种久违的畅快淋漓。但还是纠结了一下,没有下载文友提供的跑步的软件,来督促自己。后又转念一想,靠外在的力量,终不如自己心中的那片天空恒久。当然了互相支撑,在颓废懈怠的时候,或许有一股无形的力量会助推一下。
  原来一切都如初,广场上依然呈现出往日的样子,大妈们热火朝天地跳着广场舞;太极真人依然气定神宁地打着太极拳;健身器材忙得不亦乐乎,在物尽其才中发挥着自己最大的价值;一群小朋友在老师的带领下,玩着打沙包的游戏,还有踢毽子的、跳绳的、甩鞭子的人们更是汗流浃背......其实你在与不在,世界依然是原来的样子,没有因你而发生丝毫的改变。想起在单位里,我曾经做的业务大家都说做不了,我于是毅然挑起了重担,也曾因为刚刚接触,不熟悉系统操作的原因得了急性中耳炎,打了一周的点滴,最后也是轻车熟路了。当我因陪读不得已暂时离开单位的时候,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或视频交流,同事最后同样干得兢兢业业吗。其实,每个人都是尘世间的一粒沙,渺小至极,但不卑微,活成自己该有的样子就好。
  
  二
  我边跑边思考,为什么不做那朵凋落的花,永远开在自己的世界里,即使无人欣赏,也要独自芬芳,它的盛开与他人无关,它的凋零更与世界无关。
  热力公司院落里的花坛,我是熟稔的。记得,在第一缕春风里,稚嫩地长出两片叶子,像两只手托起生命的希望,向上而生。由于热力公司四周居民很少,建筑物也稀少,没有阻挡,狂风肆虐,把花吹得摇摇晃晃,像一个醉酒的汉子。但它依然倔强地抬起头,挺直了腰杆,渗透着骨子里的底气。
  夏天骄阳似火,看着干裂的黄土地,花朵也曾盼望吮吸甘甜的雨露,滋润自己干渴的肌肤。但谁又能改变大自然的规律,今年全球严重干旱,所以花朵用尽洪荒之力,让自己顺应自然,改变自己,蓄积一切力量,只要有丝毫生存的机会,就去死死抓住。别的同伴渐渐支撑不下去,耷拉着小脑袋,由于体力不支,渐渐弯下腰,爬到地上,花朵看到这些,除了悲悯,还有一种就是振作精神,不能倒下。它战胜了自然,战胜了自己。在不经意间,我看到了一朵正在怒放的红色的小花,尽管我不知道它的名字,但我认得它,就是它。柱头是粉红色的,花蕊是黄色的,五片花瓣像丝绸做的,细腻光滑温柔,脉络分明,惊艳了我的世界。一只蝴蝶在它身边飞来飞去,我不敢去打扰,直到它振动的羽翼轻轻停下来,驻足在花的心房。我想到了那句,花若盛开,蝴蝶自来。我屏住气息,用手机定格了那个唯美的瞬间,我心荡漾,为它的美丽喝彩,为它的绽放鼓掌。我也陶醉了,尘世间的美好,原是在追逐的过程里,在坚持不懈的路上。
  暮秋时节,草木枯黄,硕果累累,花朵也丝毫不懈怠,乘着最后一抹秋风,活出自己的精彩,把生命结晶归还给大地母亲。
  初冬时分,经历了沧桑巨变,迎来了枯萎的季节。花朵没有丝毫的懊恼,更没有颓废,而是以自己最美的姿态迎接生命的旅程,褶皱如花的叶子浓缩了所有的记忆,镌刻着沧桑的印记,片片叶子已腐烂成泥,回到大地母亲的怀抱,孕育新的生命。那是一种生命的本源,回归自然,诠释了一种伟大的轮回。
  
  三
  我的视觉停留在一位朋友的身上,从不锻炼的他,竟然开启了跑步的征程。互相打了一声招呼,他说经历了一场车祸后,觉得唯有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本钱,还有一颗不荒芜的内心。他便继续向前跑去。我望着他的背影,心里涌上一股暖流,曾经失魂落魄的他,终于找回了自己本该有的样子。头发乌黑发亮,一副口罩遮不住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中年油腻的味道大减,散发出一股穿不透的力量,我开始思绪万千,直到他的黄色夹克衫渐渐变得模糊……
  一年前,曾经因为一次意外的车祸,他差点儿丢掉工作,幸亏底子厚,否则弄得倾家荡产。后来,他说一夜之间白了少年头,没有经历过深夜痛哭的人,不足以谈人生。磨难让他更加懂得了感恩,学会了释怀。
  他不敢告诉年迈的父母,父亲已是肺癌晚期,靠中药维持生命,母亲身体也不好,整日里让腿疼的病痛折磨,怕他们雪上加霜。可是纸终将包不住火,沸沸扬扬的事件最终传到了老人的耳朵里。他是父亲最疼的儿子,也是最孝顺的儿子。那场劫难像一座大山压在父亲的头上,喘不过气来,体力日渐衰弱,最终还是离开了他最爱的儿子。经历了痛失亲人的煎熬,他更加瘦了,整个人变得沉默寡言,似乎命运就这样与他开了一个又一个玩笑,让他这个铁骨铮铮的男子汉,经历了人生最大的考验。
  那些日子里,他彻夜无眠,绞尽脑汁,面对突然袭来的一切灾难,想尽办法去面对,去解决,告诉自己不能逃避,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还有家庭的责任。一年不长也不短,他奔波在繁杂忙碌的尘世间,停留在皓月当空的反思里,别人看见的是他阳光的一面,却看不到他背后的脆弱和辛酸。
  那天一起吃饭,他说终于扛过来了,当我们一起举杯祝贺他时,他竟然有点哽咽,他说在你顺风顺水时,锦上添花的人太多了,让你眼花缭乱。但漫漫长夜里,大雪纷飞的日子,雪中送炭的人不多,但却让你一生铭记。是啊,我们一生中遇见多少人,但真正能为你驻足的又有几个?保持乐观的心态,总能走过人生的阴霾,迎来岁月的光明。
  
  四
  我惦记着那朵枯萎的花,我又打开视频仔细回味了许久,我仿佛看到它不灭的灵魂,倔强的生命力,我竟然深深爱上了它,我也不是曾经的那朵小花吗?那年冬天,一件红色羽绒服,一条褪了色的牛仔裤,还有一双雪地靴,陪伴了我整整一个冬天。女儿放假回来,脱口而出,这可不是妈妈的穿衣品格,我笑了,冬天最苍白的季节,才能找回最真实的自己。
  我的脚步更加快了,此时阳光洒下万道光芒,照在我的脸颊,心中顿生暖意,眼前浮现出那朵花,它笑了,笑得灿烂,笑得天真,我也笑了!
  
  (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从承德回来,就去了中南海。 中南海在大部分国人眼里既熟悉又陌生。这里既是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办公地方,又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居住之地,是国家政治生活的心脏。因为长期不对外开放,对大多...

叶集离我家并不远,大约将近一百里路吧,早就想到叶集去看看。因为我知道叶集在上个世纪新文化运动时期出了未名四杰,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叶集还有个未名湖,在我的想象里一定是风光旖...

世上本无路,是走的人多了,才成了路!先生的话当然是开自然的真理! 有了路,未去走过的人,他还是不熟路,或脑袋中由人塞个生硬印象,连东西南北也许都模糊。只有去过不止一次的经历者...

小时候,站在高高的幸福河河堤上,往西北望,盐碱滩、芦苇荡、红荆树、黄土路、矮房子、土黄色的小村子是一幅绝美的乡土画。 画中惹眼的就数红荆树了,盐碱滩上有很多,呈不规则排列,高...

一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跟摄影人去看风景了,他们是通过镜头去看风景,与众不同的是,对风景的要求更为细致,更为精妙些。自然之美,在于自然的流露,每一个时辰,都在决定着风景的不同品质...

雪来的时候,我躺在一张床上。十年前,我用所有的积蓄,租住了这个鸟笼。它挂在高楼的第八层,七十几平米,我所有的积蓄也只是首付,按揭贷款后,我负债累累。从那以后,我在城市弯下腰...

小时候,具体地说是有记忆之后,十岁以前,我觉得我们的刘家胡同就很宽了。稍后,又知道我的家在金岭村,金岭村就很大了。那时候并没有走出去的奢望,只听说村里有人闯关东去了,也有人...

我为父亲歌功颂德/袁琪 父亲是天,他支撑着我们,父亲是春,他给了我们阳光,父亲是夏,他给了我们温暖,父亲是秋,他给了我们成熟,留给他自己的却是满头白雪的冬。 父亲,袁希珍,1925年...

一 老屋后的那面山坡,自打我记事起,它就是我们的自留坡了。有点像自留地那样,它成了我们“私有”的领地。 当然,说是私有也不全对。首先,我们就没握有它的“生杀”大权。随意栽种、简...

看着墙边那两大蛇皮袋红薯渐渐少下去,分别变成了半蛇皮袋,当我把它们誊装到一个纸箱时,它又由一大箱渐渐变成了半箱,我不禁有些释然,甚至冒出些惬意来。 今年红薯收获季节,看着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