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谈论幸福,而真正懂其涵义的人却为数不多。
  ——罗曼•罗兰
  
  今冬的第一场雪是从雨开始的,那天正是双十一,购物节,也是一位好哥们的生日,我为好哥们准备了生日礼物,中午参加了好哥们的生日宴,共有近二十人团团围坐,一起为好哥们祝寿。这些客人大都是好哥们新结识的歌友会的朋友,个个歌唱得好,也有几位相识几十年的好兄妹,久未谋面,格外亲切,有聊不完知心嗑,只是酒力都大不如从前了,宴会结束后,热情的人们陆续散去,天开始下起了雨,先是哩哩啦啦,后面的雨下得有点大,好哥们再一次挽留我参加好哥们晚上的家宴。其实,我现在的身体已经不允许喝酒了,但好哥们的生日宴,我还是破例喝了两杯啤酒。我和好哥们是几十年的朋友,也是我的知己,我们无话不谈,为了不扫好哥们的兴致,我也只好答应了,为了怕妻子惦记,还事先打电话和妻子请了假,妻子嘱咐:“我一定要少喝酒呀!”我现在不但要少喝酒,还要少吃主食,我还是能管住自己的。
  在等待好哥们的家人的一段空闲时间,我们老哥俩谈起了音乐、谈起了朗诵好哥们天生一副好嗓子,歌唱得好,令我羡慕不已,还聊起了健康的问题,好哥们也开始注重健康了,酒也开始减量了,我把自己所知的健康知识向好哥们转述一遍,健康的饮食,愉悦的心情,适度的锻炼。快到傍晚五点,好哥们的家人陆续到了酒店,彼此寒暄,好哥们的家父还健在,八十八岁耄耋之年,身体硬朗、头脑清晰,思维敏捷,我忙过去向老人家问好。四代同堂,好哥们好幸福呀,人呀,有父母健在让人不觉得自己已经老之将至。老少平安,一家人团团围坐,吃一顿像样晚餐,其乐融融,而这样的场面早已是我美好难忘的回忆了。
  酒宴结束后,外边的雨下得有点大,好哥们的儿子,一位阳光帅气的小伙子,现在已经是两个宝贝的父亲了,由于生意上的问题,要和好哥们交流一下。我和好哥们的老父亲在酒店一层唠了一会磕,有点昏暗的灯光,好哥们老父亲慈祥的笑脸,善解人意,问我身体状况,孩子怎么样了,还工作不?我告诉老人家:“我家外孙都五岁多了,我身体尚可,已经退休不工作了。”老人家笑了告诉我:“趁年轻,疫情过后祖国各地走走,好好享受一下人生。”这让我感到温暖,久违的长辈的关心与厚爱。好哥们妻子怕我等得久,让儿媳妇开车送好哥们的父亲和我先回家,我有点不好意思,但也是顺路,于是,我和好哥们的父亲一起坐了好哥们的儿媳妇开得私家车,雨天路滑又是晚高峰路有点堵。能坐孙子媳妇开的车,老人家好有福气呀。到了好哥们父亲家,我下车把老爷子扶送到家门口,才放心转身又坐上车,好哥们的儿媳妇把我送到家门口的马路口我就下车了,没有让送到小区门口,那样还要掉转车头,可别给人家添麻烦了,下车后,我再一次表示谢意。
  回家后,洗把脸,妻子问我还吃点啥不?我回答早已酒足饭饱了。又打开电脑上网搜索,听歌。由于酒力和一天的疲乏,爱失眠的我竟一宿无梦,一大早醒来,下了一宿的雨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于是懒在被窝里用手机上网玩。玩够了起床服药,每天都是如此,然后为自己准备早餐,早餐也是比较清淡还富有营养。吃罢早餐,此时,爱失眠的妻子睡得正香甜,我又开始沉浸在我自己的精神世界里了……
  白天下了多半天的雨,风力加强,呼啸的西北风,室内温暖如春,今年的供暖刚开始,还是蛮不错的呀室温二十六度。呆着实在无聊,文章也写不下去,去阳台看花,这几盆花,虽然不是什么名花,但是却是极爱开花的花,天冷了挪进了室内,还有一盆国庆节后新买的四季海棠此时开得正媚。午饭后小息一会,睡了半个多小时的午觉。下午天气开始转雨加雪。接到了女儿发来的小视频,视频里的小外孙越发出息了,阳光帅气,聪明伶俐不爱说话的小外孙也学会抢答了。
  一整天没有出屋,从家里阳台往窗外望着,外边雪下得好大,北风还在呼啸,今冬第一场雪下得如此任性,马路一定会很湿滑。前几年在开发区上班时,就怕下班遇到雨雪天那车堵的,坐二个多小时的班车才能到家,人困马乏。现在熬到退休了,不用再为生存奔波了,在温暖室内玩着手机上着网,让我感到自由的快乐。快到了下班的时间一位还在工作的好朋友发来了下雪的短视频,我嘱咐好朋友雪天路滑下班的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一直到晚上七点雪有下小的趋势,上外边锻炼一下身体,抻抻胳臂,抻抻腿,幸亏自己在网上购了过冬的棉鞋和羽绒服,并没有觉得天气有那么冷。
  第三天天气出奇得好,澄蓝色的天空,洁白的雪把古老的城市装扮得如神话般美丽,我吃罢早饭,穿好羽绒服,踏上鞋,拿起了手机去公园拍冬天的雪景。这二年多,我渐渐喜欢上了摄影,摄影技术也在长进,把拍好的照片和小视频发到网上,让自己业余生活丰富多彩!看着今年第一场冬雪让我想起古人的一首诗:忽有故人心头过,回首山河已是冬。它朝若是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头。只可惜……故人身畔新人卧,山河冬雪独自坐,何来相思伴心魄,此生白头不复错。令人回味无穷……
  真正的幸福与权利、地位和荣耀无关,幸福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家人的平安健康、晚辈努力上进孝顺,一家人团团圆圆,其乐融融……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从承德回来,就去了中南海。 中南海在大部分国人眼里既熟悉又陌生。这里既是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办公地方,又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居住之地,是国家政治生活的心脏。因为长期不对外开放,对大多...

叶集离我家并不远,大约将近一百里路吧,早就想到叶集去看看。因为我知道叶集在上个世纪新文化运动时期出了未名四杰,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叶集还有个未名湖,在我的想象里一定是风光旖...

世上本无路,是走的人多了,才成了路!先生的话当然是开自然的真理! 有了路,未去走过的人,他还是不熟路,或脑袋中由人塞个生硬印象,连东西南北也许都模糊。只有去过不止一次的经历者...

小时候,站在高高的幸福河河堤上,往西北望,盐碱滩、芦苇荡、红荆树、黄土路、矮房子、土黄色的小村子是一幅绝美的乡土画。 画中惹眼的就数红荆树了,盐碱滩上有很多,呈不规则排列,高...

一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跟摄影人去看风景了,他们是通过镜头去看风景,与众不同的是,对风景的要求更为细致,更为精妙些。自然之美,在于自然的流露,每一个时辰,都在决定着风景的不同品质...

雪来的时候,我躺在一张床上。十年前,我用所有的积蓄,租住了这个鸟笼。它挂在高楼的第八层,七十几平米,我所有的积蓄也只是首付,按揭贷款后,我负债累累。从那以后,我在城市弯下腰...

小时候,具体地说是有记忆之后,十岁以前,我觉得我们的刘家胡同就很宽了。稍后,又知道我的家在金岭村,金岭村就很大了。那时候并没有走出去的奢望,只听说村里有人闯关东去了,也有人...

我为父亲歌功颂德/袁琪 父亲是天,他支撑着我们,父亲是春,他给了我们阳光,父亲是夏,他给了我们温暖,父亲是秋,他给了我们成熟,留给他自己的却是满头白雪的冬。 父亲,袁希珍,1925年...

一 老屋后的那面山坡,自打我记事起,它就是我们的自留坡了。有点像自留地那样,它成了我们“私有”的领地。 当然,说是私有也不全对。首先,我们就没握有它的“生杀”大权。随意栽种、简...

看着墙边那两大蛇皮袋红薯渐渐少下去,分别变成了半蛇皮袋,当我把它们誊装到一个纸箱时,它又由一大箱渐渐变成了半箱,我不禁有些释然,甚至冒出些惬意来。 今年红薯收获季节,看着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