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十月,苹果飘香。我漫步街头巷尾,在万州汽车南站,偶遇一小货车鲜果,标注产地为洛川,每斤售价五元,买六斤送一斤。
  不能不多买点,价钱是诱惑,苹果向我笑着,更是一个不可拒绝的邀请。
  苹果是水果之王,有“一天一苹果、医生远离我”之说。中国哪里产的苹果好吃呢?据传,口感首推新疆阿克苏,颜值以山东烟台最佳,而陕西洛川两者兼备,综合排名则领先一步。
  百闻不如一见,我不由走向前。车牌号是宝鸡市的,载重半吨,刚好满载。卖主为一对小夫妻,操着延安地区口音,自驾私家旧车,不时挪车让道。看来不是贩子,并且有问必答,留下深刻印象。
  “果子新鲜吗?”明知故问。
  “前天还挂树上。”不说“新鲜”,比“新鲜”还新鲜。
  我盯住小伙子的眼睛,他毫不躲闪,和颜悦色。一旁的爱人朴素大方,也满面笑容,招呼客人。
  “是自家产的?”我想唠嗑。
  “对。”多一个字也不说了。
  “一年能产多少?”
  “一万吧。”
  “今年可收入五六万元?”
  “差不多吧。”
  “家有几人?”
  “六口人,包括父母和两个孩子。”
  “养猪、种粮吗?”
  “不喂猪,养有十多头牛羊,庄稼少,主要靠苹果收入,外出务工。”
  “从洛川到万州开车多久?”
  “大约九小时。”
  “一次拉货多少?”
  “五六千斤。”
  “运费多少?”
  “两千五百元左右,不含食宿,仅为燃油过路费。”
  “往返几天?”
  “一般三四天,卖完回家,采摘后又来。”
  “怎么想到这里的?”
  “从网上得知在举办展销会。”
  “暂住何处?”
  “车站旅社。”
  “治安怎样?”
  “尚无骚扰。”
  我们的一问一答,仿佛就是舞台的小品,简洁且畅快。
  “我俩微信加为好友,有麻烦事找我协助,可以吗?”
  “好的,谢谢!”这也是“成交”。
  我未讨价还价,买了几斤,他还吩咐,莫放置久了,更别储藏冰箱。那苹果汁多,又红亮又脆甜,肉质细嫩致密,红富士,获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家里人品尝后赞不绝口,立刻向亲朋好友们推荐。
  外地人做生意不易,我放心不下,次日去探望,顾客明显增加,小两口像看见老熟人,倍加热情,坦诚相待。我暗自思忖,老区人民的后代,毕竟不一样,仍保持淳朴本色。可提及洛川会议,家乡对抗日救亡运动的卓越贡献,他俩却有些茫然,但其深远影响又岂能被世人遗忘。
  第三天,我故地重访,他们不在了。顿觉心里空落,便用微信联系,正在老家爬树,不好意思打扰。夜深人静时,翻阅朋友圈,浏览小伙子所发内容,大多是感叹生活无奈。
  途中堵车,发图说“回不去了”。
  星夜兼程,发图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寒舍留影,发图说“挤不进去的圈子别硬挤,玩不到一起的人就远离”。
  喝杯啤酒,发图说“一醉解千愁”。
  车辆停摆,发图说“汽油伤不起”。
  进城购房,发图说“大半辈子了,才有这个家”。
  生日自拍,发图说“度过三十六个春秋,还没有一点儿成就,以后的路依然漫长”。
  建筑工地,发图说“在加班,累死了”。
  ……
  小伙子网名“向往”,对未来充满希望,妻子温柔贤惠,犹如路遥《人生》里的刘巧珍,不仅赡养羸老,抚育弱子,还随夫走南闯北,吃苦耐劳。我相信,他们来自陕北黄土高原的乡村,凭着黄河儿女坚忍不拔的毅力,一定会冲破艰难险阻,最终实现自己的梦想。这好比洛川苹果,生长于贫瘠地方,却结出甜美果实。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乡下老家废弃马圈的屋檐下,架子车倚墙倒立。轮胎上残留的泥土,还有那锈迹可见的轮毂,仿佛在诉说过往的村庄岁月。 负重的车轮小心翼翼,在蜿蜒坡陡的黄土路上,慢慢下行转弯,父亲用肩...

北风日紧,大地渐冷,不知不觉,小雪已至。 这里的小雪,指的是节气。随着小雪节气的到来,天气也由深秋的冷变成了初冬的寒。寒风拂面,草木凋零,持家过日子的主妇们知道,该到腌菜的时...

今天是母亲仙逝五周年纪念日。 五年前的今天,母亲在不停嚷嚷着回家、终究没得回去,在城里小儿子家与世长辞。享年八十三岁。母亲是先知先觉者,她知道要走的时间,可我们不知道,以为母...

听雨,是一种沉浸式体验,需要专注,投入,更需要一份心情。 一 下楼做核酸,发现小雨密集,空中不见雨帘,地上有雨落,在浅浅的积水里蹦蹦跳跳,像玩水的孩子。 去储物间拿了伞。雨打在...

这天下午,微信的年级群班级群里难得浮出水面的老同学似乎缺氧似的,一个个露出滴着水珠的脑袋,吐出类似的泡泡——“沉痛哀悼单老师、愿天堂一路走好,家人节哀顺变!”诸如此类的话语...

我背着渔具,兴奋地沿着小河边铺满枯草的小径向前走。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惬意的感觉了,就是三年前,在每一个晴朗的秋冬,或者每一个周末,故乡的小河,总能把我的脚绊住。 我从小河的堰...

晌午,阳光洋洋干干地笼罩着大地。张松拉着拉拉车,车上放着几个蛇皮袋子,袋子里装着几个空矿泉水瓶子,这是他在别处捡到的战利品。他拉着车子正要进小区,保安拦住他问道:“你是干什...

我是快乐的天禄湖公园步行族。微信朋友圈里,常晒些视野中天禄湖畔迷人的风景美图。 记得韩愈曾说过:“以鸟鸣春,以雷鸣夏,以虫鸣秋,以风鸣冬。”秋已至,虫鸣是旷野最生动的音符,不...

一 向往春天,是长期在寒冬跋涉的人们心中的呐喊,是迎春花初春时的期盼……随着冬雪的融化,春天正悄悄地向我们走来。天气暖了,小草绿了,我站在初春的高岗呼唤: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得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