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在家憋得太久,公园刚一开放,便和妻带着外孙去划船。
  日已偏西,秋阳煦暖,穿行于游人如织的迤逦小道,顾不得欣赏这秋花烂漫的旖旎风光,便在外孙一阵连蹦带跳的催促下,径直来到兴庆湖边。
  湖水荡漾,微波粼粼,宛如一张彩绸缎面铺在湖中,金光闪闪,璀璨耀眼。一叶叶船只穿梭往来,一群群水鸭嬉戏追逐,一树树倒影随风摇曳,一张张笑脸如花灿烂,给本就如诗如画的湖面增添了无限生机。
  刚一上船,外孙便叽叽喳喳,忘乎所以,一会儿站起,一会儿坐下,完全不惧湖水的幽深和船身的摇晃,不大的船只,不知如何安置他放飞的心灵。
  
  二
  是啊,疫情给这个世界带来的困厄,不仅限制了人们的行动自由,也让每个人的精神世界备受煎熬。稍微的情形好转,便都走出家门,放飞心情,欣赏大自然的壮丽美景,就像此时公园里的人流,兴庆湖面的船只,心情怡畅的我们,以及此起彼伏的欢声笑语。
  自兴庆公园改建这一年多来,本想早点带外孙划划船,散散心,感受一下湖面的新颖和造型,可疫情时断时续,公园时关时开,使这一想法始终未能如愿。
  早上,闻听公园开放,又恰逢周末,便欣然前来,以满足外孙之心愿。
  说是划船,却没有划的船,全换成脚蹬船和电动船,做工精致,色彩艳丽,且独特的遮雨棚,甚是华美,坐在上面,既舒适又省力。
  但,既来划船,总得找点划船的感觉。于是,我们要了一叶脚蹬船,虽然不用双手划动,但双脚的蹬踏,也算是一种划船了,更何况外孙最喜这种脚蹬船。别看他还不到七岁,蹬起来却蛮有劲,左一下、右一下地把持着方向,引得过往船只上的游人惊叹不已。
  我赶紧制止了他,耐心讲解船只前行的工作原理:若要向前行,就顺时针踏蹬;若要向后行,就逆时针踏蹬;若要向左行,手柄向前拉;若要向右行,手柄向后拉。几次的反复实践,外孙不但掌握了要领,还代替了我的操作,自如地穿梭在水波荡漾的湖面上。
  走不多远,便是一片黛绿色的荷塘,我赶紧把持方向,小心徐行。
  深秋的荷塘厚重而宁静,完全没有夏日的翠绿和富有生机,枝干的泛黄和叶片的皱褶,让人立即想起一个个饱经风霜的年老阿婆,但尽管如此,脑海里还是浮现出《荷塘月色》里的情景,“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的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这情景,多像一幅流光溢彩的美丽画卷,撩人心波,醉人心扉。在这样的荷叶丛里荡舟游玩,其情趣和浪漫,远胜当年采莲女的那种“人貌与花相斗艳”的惊鸿与绰态。
  荷花是这样,人又何尝不是如此。谁都年轻过,绽放过,美丽过,但谁都会慢慢憔悴、枯萎和死去,这是自然法则,也是生命的另一种姿态,繁华落尽,风骨犹存,盛开是生命,结束也是,只是呈现的表情不同,这就是生命的价值和意义。
  
  三
  出了荷花塘,顺着一条窄窄的河道迤逦前行,两岸的垂柳如女人长长的发辫,在秋风地吹拂下,婆娑起舞,抖落了枯黄色的叶片。
  这些叶片,犹如娉婷的舞女,袅娜着在空中舞蹈,渐渐飘落,有的落在棚顶,有的坠入水中,有的转了个弯,轻轻地落在船板上。外孙随手捡起,高兴地喊:“爷爷,回去再给我做涂鸦吧!”我笑着说:“以前是你小,爷爷可以做,现在你都一年级了,要学着自己做。”“可我没做过,不会。”“不会才要学,不学怎么会?”没等我开口,妻子抢先接话,态度认真而坚决。外孙看看我,又看看妻子,无奈地挠挠头:“那好吧,我自己做。”满脸的沮丧。
  我笑而不语,看向远方。
  对孩子的教育,妻子一向比我严厉,过去是,现在也是。凡外孙能做的事,她绝不让大人代替。比如穿衣,有时我怕外孙穿不好,就帮着穿,妻子看见,必阻止,非让他自己穿,就是再慢,也不为所动;比如看拼音认字,我要在场,总想先帮着拼出来,再让外孙跟着拼,妻子看见,也是阻止我不要参与,让他自己拼,直到正确为止;比如算题,我总想给外孙零距离提醒,妻子非要让他多思考,多想想老师当时是怎么教的,只有做到这一点,就是再难,也会迎刃而解。
  我知道妻子的方法过于苛刻,常常和她理论对错,但每每看到外孙在学校受到表扬后的喜悦和自信,也就不再争论,默然认同。就像这划船,开始我不想让外孙把持方向,甚至他的卖力脚蹬也怕损伤身体,可一看妻子那严肃的表情,只好改变主意,给外孙一次划船把舵的机会,也是挺好的一件事。
  这对他,是学习,也是锻炼,更是成长。
  
  四
  穿过一个拱形水磨石小桥,船又一次驶入宽广的湖面,外孙嚷着又要把握方向,我只好把船舵交给他,自己专心踏着脚蹬,优哉游哉地向前徐行。
  时间尚早,金风送爽,索性让徐进的船只随温暖的秋阳慢慢飘荡!
  此时的兴庆湖面,虽然游船依然如梭,一群群水鸭畅游其间,但比之刚才,少了许多喧哗,加之落日暗淡光线的临照,多少感染了我的心情,竟随着湖面的温婉沉静安然起来。
  我是一个颇爱思考的人,什么事只要一进入状态,便会思绪连篇。比如此时,随着我的脚踏脚蹬,就想起了船的前世今生。我感叹于古人的伟大,为了涉水过江或漂洋过海,发明了各种各样的船只,有将木头绑扎成排的,有将独木挖空木心的,有将动物皮充气成球的,直到后来发展成木板制作的木船,芦苇绑扎的芦苇船,把握船身平行和方向的帆船,以及今日的汽艇、军舰、航母等;同时,为了让船只在水面自由航行、快速前进,古人又发明了由最初的双桨、多浆、橹,到后来的螺旋桨,完全摆脱了双手的动作,使船舶逐渐成为现代化的水上交通工具。
  对这一发展的历史长河,我没能记住所有人的名字,但几个关键性的人物,我却能说出一二。自英国人瓦特研制使用可靠的蒸汽机后,有个叫富尔顿的美国人用蒸汽机驱动船只,发明了第一艘轮船的雏形,后又在英国人史密斯的改进下,以螺旋桨驱动船只,才有了真正的轮船。而在我国,早年的商代,就出现了木板船,经过汉代的不断改进,船除了划桨外,还有了锚和舵。到唐代,有个叫李皋的人发明了利用车轮代替橹和桨,才有了类似于后来富尔顿发明的轮船;直到宋代指南针的问世,更让中国的帆船成为世界上最大、最牢固、适航性最优越的船舶,远远领先于当时的任何一个国家。
  但,不管怎样,船只的每一次改进,都不是一个人的杰出贡献,它是一代代劳动人民在漫长的时间长河中不断探索、不断创新、勤于思考的集体智慧结晶。
  由此我想,妻子平日里对外孙的严格要求,并锻炼他多动脑子、勤于思考的教育方式是完全正确的,因为任何一项创造性的发明,都离不开渊博的知识和勤于思考的学习钻研精神。就像爱迪生曾说过的那样:不下决心培养思考的人,便失去了生活中的最大乐趣。
  
  五
  夕阳渐渐沉落,即将接近岸边那棵巨大松柏的顶端,体积增大,颜色橘红,轮廓清晰,光洁亮丽,与背坐船头的妻子交相辉映,勾勒出一幅镶有美丽金边的划船游览余晖图。
  看到这些,我蓦地想起了红船,想起一九二一年那个穿着红色旗袍、撑着一把油纸伞坐在红船船头的那个女子。
  她叫王会悟,是中共一大代表李达的妻子。
  虽然她不是代表,但她却用自己的勇敢和智慧把十三位“一大”代表从上海石库门带到了南湖的红船。
  她是红船上唯一一位女性。
  我不敢想象,在那个血雨腥风的白色恐怖中,一个年轻的弱女子,是如何睿智地提出在嘉兴南湖红船上继续召开会议的建议;我也不敢想象,坐在船头的她,又是如何镇定自若地查看周围的一切。她知道这样做非常危险,也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重若千斤,可她就是这么静静地坐着,端庄秀美而又若无其事,眼睛敏锐而又柔情似水。她的坐姿连同手中的油纸伞,薄雾中的绵绵细雨,一起被历史的画笔定格成一尊彪炳史册的红色雕像。
  那也是在湖上,在船上,也如此刻的我们一样,以游客的身份在游玩,可他们却不是真正的游玩,他们是在做一件扭转乾坤的大事。
  正是这件大事,成就了一个崭新的中国,一个不断强盛的中国。
  由此我想,无论是对外孙的教育,还是探寻船只的前世与今生,无论是对红船上那位年轻女子的敬佩,还是对十三位“一大”代表惊人壮举的慨叹和仰慕,皆以此刻划船的话题而引起。
  船是劳动人民的集体智慧结晶,社会的进步与发展离不开船,更离不开如红船上的那些有着伟大理想的一个个热血青年。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这是梁启超先生一百多年前说过的话,曾警醒和鼓励了一代代年轻人,为国家独立和人民解放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进行过顽强的斗争,那么今天,这些话仍然对年轻人的激励和鼓舞有着的巨大作用,其中就包括不日将长大成人的我的外孙。
  夕阳西沉,暮霭降临,湖上的船只陆续靠岸。我一边让外孙打转方向,一边使劲脚踏脚蹬。船迅速转弯,在湖面划过一道弧线后驶向岸边。
  妻子赶紧端起手机,“咔嚓”一声,一个美好的瞬间被定格了下来。
  
  二○二二年十一月十六日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人说,为什么去登山?答曰:因为山在那里,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就这么简单。山,苍老的山,早就在那里了,它在等什么?它在等谁?它一定在等有缘者,或者说,它在等我。 一漫山小记...

南方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今日已是小雪节气,立冬是十天前的事了。 立冬是冬季的起始。立,建始也;冬,终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立冬,生气开始闭蓄,万物进入休养状态,大地变得沉静...

一 先是“大舅舅”出来了呢,后来给“摁”下去了。没过多久,它又把旁边的“小舅舅”给带出来了。照此这样下去,倘若那五个“舅舅”都想探出头来,这可咋办?就实在没法了呗! 那看不下去...

午夜失眠了,索性起床望窗外的风景。 以往赏夜景,都不是在冬季。因为夏季的夜景最美。可以闻到麦香,可以看见麦穗的剪影,可以感受月光的爱抚。而冬季的夜景,除了寒风残月,就是哑巴一...

作文休息时,偶尔翻翻网页,小结个人,回望来路,感恩贵人。百度显示:《孩子网》润物无声的5角钱仪式感总阅读6.2亿,真是奇迹。可能,也许,还会更多吧? 朋友助推力 2018年11月,我作润物无...

做了十几年老师,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做一个怎样的老师,在我的头脑里萦绕。记得刚走上讲台的那几年,只是知道如何把这节课上好。随着时间的流逝,激情的锐减,开始思考老师的归宿。...

单位开罢欢送会,六十岁的李东阳局长,就正式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休了,解甲归田,回家养老,这很正常。到了一定的年龄,退休休养,本来这是好事,他表面上表现得十分镇静与自然,然而骨子...

在影视剧里经常看到有老人拿着很长的旱烟秆,做工考究,吊着一个小烟袋,吞云吐雾,怎么看,都很悠然自得。父亲的土烟筒虽然与旱烟杆相似,但也有很大的区别,土烟筒的长度只有二十公分...

曾经拖着沉重的身躯养活过我们的石磨,在历史长河中悄无声息隐退。 近来猛然回想,两合拥抱在一起永不分离的石磨,终于劳燕分飞,各自珍重。起码淡出我的视野已有四十多年了。 我想,人间...

(一)聂耳墓和凌虚阁 2022年7月28日,重游昆明西山龙门石窟。 说是重游,99年曾经跟旅游团去过一次。因为时间久远,游客太多,摩肩接踵,喧闹不已。加上那时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对于前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