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柜里,珍藏着林语堂先生写的《苏东坡传》。这是一部中国现代长篇传记开标立范之作,犹如一叶扁舟,载着我穿越千年的时空流转,追随苏子的足迹颠沛流离,在开心的笑与痛心的泪交织中体味出世入的悲欢离合,几番沉浮,几番挣扎,大幕落下,在盈盈的泪光中,我恍如大梦一场,被苏公坦荡赤诚的人格和天下无二的才情深深沉醉着,久久无法回到现实中来。
  时光回溯到千年前的北宋,西蜀的山水间走出了父子三人,史称“三苏”,其中一人风神俊朗,二十一岁踏入京都便与其弟高中金榜,让当时的文坛领袖欧阳修惊叹为奇才。他就是风骨绝代的苏轼。任凭时光如刀,世事似剑,刀光剑影里他令世人叹为观止地练就了一身才艺,历尽沧桑,逐尽逝水,他的肉体早已不在,他的精神却成为天空的星、地上的河,可以闪亮照明,可以滋润营养众生万物!
  是他,一洗五代以来词坛的浓丽香艳之风,开创了豪放一派的先河,屈子的浩然、陶翁的淡远、太白的超迈、杜叟的沉郁,统统被他容纳于笔端,他巨笔一挥就挥洒出大宋王朝的半壁繁华!
  是他,在聆听了“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的弦外之音后,精鹜八极,心游万仞,思接千古,情系一身,“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虽说人生苦短,世事无常,那又何妨?轻裘雕马、纵马轻狂都不过是浮云,唯有江上清风明月才是心之所向!
  是他开始以文为诗,他读懂了庐山那“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理趣,那“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更是诗坛另一道绝美的风景。
  天地古今聚笔下,日月江河唱风流。苏子心如日月,所以目光皎洁,他胸如江河,因而诗文奔流。然而东坡的风流不止于此,他凭借个人的颖悟和灵慧,以文学的个性成就了自己的艺术个性。他侧锋斜笔以朴拙、雄健、端庄、丰润的书法被尊为书法宋四家之首。谪居黄州时,他酣畅淋漓地写下了被称为“天下第三行书”的《黄州寒食诗贴》,胸凝浩气方能下笔通神,挟风雷动天地,这又何尝不是人生的另一种叱诧和快意!
  不仅如此,苏轼还把深厚的书法功力和强烈的个性和博大精深的学养外化喷发为古木竹石,以画蕴诗,寥寥数笔一派生机,他把一腔赤子的天真寄托于率性的画之逸趣,并且创立了人文画论这一影响深远的画论。
  他还通音律、亲稼穑、乐品茗、创美食“东坡肉”,为老百姓筑造了苏堤……
  令世人仰望的苏轼以诗词文书画五绝于天下,他也以此摆脱俗世中的那个“小我”,逐步超越一己之兴衰荣辱,化作飘渺孤鸿飞越人世的悲欢;化作闲云野鹤斜睨人生的沉浮和蜗角虚名;虽是红尘过客却留下千古风流!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人世的冰刀霜剑并不因为他是奇才俊秀就敬而远之,然而这也未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成全。你才华卓群吗?命运非要你食不果腹,不得不做一老农在偏远的东坡劳苦耕作;你想兼济天下吗?是是非非偏要捉弄你仕途多舛,在惊涛骇浪的起起落落中让你体味什么叫天妒贤才。一起“乌台诗案”差点要了他的性命,但是苏轼毕竟是苏轼,他没有“屈原”或“贾谊”了结自己,生命可以卑微到沦为别人的阶下囚,但灵魂必须昂起他高贵的头。
  在他笔下,“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是何等的雄阔壮观,“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是何其宁静悠远,“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是他的千古一叹,“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是他超越了自身悲欢、飞临宇宙反观自身的一种超然。他以出世之心超然物外,磊落坦荡如清风明月,他以入世之心感叹“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也许正是人世的风风雨雨铸就了一个旷世奇才,一个执着气节、刚直不屈的政客,一个有着一副“眼见天下无一个不是好人”的善良心肠的达观智者。因此千年以后,他的风骨和气度,他的质朴和睿智仍旧如封存的醇香美酒,浓烈芳香,沁人心脾。
  多才也多情的苏轼在个人情感的长路上也经历了几番悲欢离合,他的一生先后有三位红颜知己陪伴他走过风雨坎坷。“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这是有尽之身对永恒之情的真诚啜饮,那甘冽的滋味不负人生如寄,纵使历尽沧桑,至少泪也是真,笑也是真,有真情的人生才会如此张扬和绚丽!正如林语堂先生在此书原序中所言:“他的作品中流露出他的本性,生动而有力,真笃而诚恳,完全发乎内心。他之写作,除去自得其乐外,别无理由,而今日吾人读其诗文,别无理由,只因他写的那么美,那么遒健朴茂,字字自真纯的心肺间流出。”
  一声棋子落定,看庭前花开花落;两三知己携手,望碧空云卷云舒。历尽血雨腥风的世事沧桑后,仍然怀着一腔赤诚面对冰刀霜剑的现实,舍苏子其谁?草木有本心,何须美人折!林先生的《苏东坡传》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虽然屡遭打击而乐观不变的苏东坡,岁月失于道路,命运困于党争,生活寄于风雨,襟怀奉于苍生。
  大江依然东去,苏子已成了千古风流人物,其赤诚、坦荡、高尚的人格和飞扬的文采留给我们的是心灵的喜悦和思想的快乐。而生活在物欲横流、疫情反复困扰的当下,我们在疲于奔命和应对的无止无休中,是否也该适时适地停下脚步来,等一等自己的灵魂,读一读清风明月和自己的内心呢?也许任何一棵树下,或是一块石头上,安坐便是如来,低眉即是观音……
  
  (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乡下老家废弃马圈的屋檐下,架子车倚墙倒立。轮胎上残留的泥土,还有那锈迹可见的轮毂,仿佛在诉说过往的村庄岁月。 负重的车轮小心翼翼,在蜿蜒坡陡的黄土路上,慢慢下行转弯,父亲用肩...

北风日紧,大地渐冷,不知不觉,小雪已至。 这里的小雪,指的是节气。随着小雪节气的到来,天气也由深秋的冷变成了初冬的寒。寒风拂面,草木凋零,持家过日子的主妇们知道,该到腌菜的时...

今天是母亲仙逝五周年纪念日。 五年前的今天,母亲在不停嚷嚷着回家、终究没得回去,在城里小儿子家与世长辞。享年八十三岁。母亲是先知先觉者,她知道要走的时间,可我们不知道,以为母...

听雨,是一种沉浸式体验,需要专注,投入,更需要一份心情。 一 下楼做核酸,发现小雨密集,空中不见雨帘,地上有雨落,在浅浅的积水里蹦蹦跳跳,像玩水的孩子。 去储物间拿了伞。雨打在...

这天下午,微信的年级群班级群里难得浮出水面的老同学似乎缺氧似的,一个个露出滴着水珠的脑袋,吐出类似的泡泡——“沉痛哀悼单老师、愿天堂一路走好,家人节哀顺变!”诸如此类的话语...

我背着渔具,兴奋地沿着小河边铺满枯草的小径向前走。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惬意的感觉了,就是三年前,在每一个晴朗的秋冬,或者每一个周末,故乡的小河,总能把我的脚绊住。 我从小河的堰...

晌午,阳光洋洋干干地笼罩着大地。张松拉着拉拉车,车上放着几个蛇皮袋子,袋子里装着几个空矿泉水瓶子,这是他在别处捡到的战利品。他拉着车子正要进小区,保安拦住他问道:“你是干什...

我是快乐的天禄湖公园步行族。微信朋友圈里,常晒些视野中天禄湖畔迷人的风景美图。 记得韩愈曾说过:“以鸟鸣春,以雷鸣夏,以虫鸣秋,以风鸣冬。”秋已至,虫鸣是旷野最生动的音符,不...

一 向往春天,是长期在寒冬跋涉的人们心中的呐喊,是迎春花初春时的期盼……随着冬雪的融化,春天正悄悄地向我们走来。天气暖了,小草绿了,我站在初春的高岗呼唤: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得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