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技,为何是卖?
  卖杂技,其实是一种讨生活的方式。
  那时候,村里经常来了许多表演杂技的外地人,说着一口方言味儿的普通话。
  卖杂技的人们,一般都是夏天到来,孩子的我们也恰好正值暑假。每天的玩闹,成了孩子们的理所当然。然而,卖杂技一来,孩子们之间的奔走相告,成了卖杂技的宣传,看杂技,对孩子来说是新奇的,因为在村庄里并不是常常能看到杂技表演的。
  那时候家家户户家里大都没有电视,吃过晚饭后,有的大人们都相聚庭院,喝着茶,聊着天。孩子的我们,三五个人则在庭院里玩闹嬉戏……直至卖杂技的到来,我们才能在夜晚踏出庭院,来到祠堂前的广场看卖杂技。
  卖杂技的人不多,三五个人,看着像是一家人,开着小型的货车或是面包车就来了。他们分工明确,有的人搭建着场地,其实场地的搭建也很简单,几张桌子,还有一些表演的道具;有的人拿着传单挨家挨户派送,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孩子的我们早已知道他们的到来了!
  
  二
  杂技表演一般都是在日落黄昏时开始的。
  吃过晚饭后,那一声声又响又悠长的铜鼓声响彻村落。
  铜鼓声顿时吸引了村庄里的男女老少们,有的搬着椅子板凳,前往广场看卖杂技。没过多久,广场前便围满了人们,站着的,坐着的,蹲在半楼高的阳台上的,就连废弃的猪圈墙上,也偶有人站了上去。
  这时,一个男人又换上了一个小云锣,敲打着,说着:“各位乡亲父老,欢迎来观看杂技表演,话不多说,先来看第一个杂技吧。”
  说完,一个女人便轻巧地登上独轮车,风风火火地绕着广场骑了三圈,接着往头上放一个碗,然后一个接着一个往头上扔,居然都稳稳地套在一起;顿时看着的人不禁揪着心,生怕她从独轮车上,连同头顶上的碗一块摔了下来。可是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他们的工作,他们每天的基本功了。
  一边的男人又开始呦呵着:“来,乡亲们,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鼓掌。”说着便又拿起铜鼓,反了过来,走近看杂技的人们。也有人给钱,但多的还是鼓掌声。
  紧接着,那个女人便表演结束后,又另一个男人出来了,这个男人比较壮硕些。男人抬着桌子出来了,自己先站了上去。另一个男人便开始给他递椅子,一张接着一张,放正后又对着放,那男人便在高空完成叠椅子。椅子越叠越高,人就越高。顿时,看着的人们纷纷都仰着头,那些恐高的人们,怕是看到高空叠椅都会腿软吧!直到他叠了八九张后,又在上边用双手把自己整个身体撑在半空,这时不禁让在场的人们惊叹而纷纷鼓掌!
  接着,他又慢慢地一步一步撤下椅子,直至回到地面,这时掌声不断,那男人依旧拿着铜鼓走近人们……
  记得看杂技表演,还是在电视剧《还珠格格》里面的场景才有呢,当电视剧里的杂技表演照进现实里,走近一看时,原来是那么地让人惊叹啊!
  
  三
  经过两个杂技表演后,才是真正“卖”的开始。
  这时候,换了另一个男人,对着孩子们说道:“小朋友们,你们是不是会因为吃糖而蛀牙呢?然后牙齿就会痛呢?”
  天真的孩子们纷纷点了点头。
  “那接下来这一场,就是为小朋友们准备的了。有哪位小朋友因为蛀牙而需要拔牙的?”说实话,那时候孩子们怕生,也不敢上前去,有的还是父母牵着上去的。
  “小朋友不用害怕,叔叔这里有一种‘魔药’,咬在牙齿处,听叔叔数五秒之后直接吐出来,牙齿就会跟着掉出来了,不会有任何痛感的!”只见那小朋友跟着男人的话来做,咬住了涂了药的棉球,随着听着男人喊着:“一、二、三……吐出来。”果然,那个小朋友的牙齿果真跟着棉球掉了出来。男人又接着说道:“这是能涂抹在牙齿上的药,不痛不痒就能让牙齿掉了。”介绍完了掉牙齿的药,接着他们又拿出膏药来,说着膏药能瞬间缓解疼痛,特别是经常劳作的人们,还能治跌打损伤,能治百病……说着说着,人们纷纷围了上去,经常在田间劳作的老人们买膏药,而父母们也会给自己孩子买掉牙齿的药。但也有的人只睁着眼看看,说着这不是来卖药的吗?什么表演杂技?许是怕被骗吧!
  没过一会儿,卖完了药,杂技也没再继续表演,买药的人们也就离开了,没买药的人看了看也就回去了。
  
  四
  后来,听说隔壁村有专门教授杂技的杂技堂。
  偶有一次,跟父亲去过。走进那专门训练的地方,一间不大不小的房子,训练的人不多,四周摆满了杂技表演的用具,大的小的,什么都有。父亲跟表演杂技的人认识,是好友,父亲让我叫他叔叔。
  叔叔也是学表演杂技的人,已经学了好些年了,如今在教孩子们杂技。后来是父亲告诉我的,其实叔叔学习杂技,也是从小学起的,那时候生活艰苦,父母为了能够养活孩子,才把孩子到杂技堂学习杂技的,学习杂技虽苦,但比不上生活的苦。倘若吃不得苦,谈何有一口饭吃呢?
  “九层之台,始于垒土。”那些训练带来的伤痛,是为了能够有一身表演杂技的本领,在看客中得来一声声掌声,这才是他们想要的吧。但是逐渐地把杂技表演和卖药一同融合,那是生活所迫,因为杂技表演已经屡见不鲜了,无非就是那几个表演技能,卖药是为了能够增加收入。
  记得父亲为姐姐买过掉牙齿的药,可却不曾见过父亲给姐姐用过。后来,我才明白,父亲知道杂技表演的辛苦,药用不用已无所谓了,只是想帮帮像叔叔这样辛苦而卖力表演的他们吧!
  时代在前行,那个卖杂技的过往,也就慢慢逝去了。如今也有杂技表演,不过多是在电视上看到的,现在的杂技表演都能登上舞台参加比赛了,不再是那个需要为生活所迫而卖药的杂技表演了!有时我也会打开电视看看,看看这些依旧让我揪着心的精彩表演……
  
  (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乡下老家废弃马圈的屋檐下,架子车倚墙倒立。轮胎上残留的泥土,还有那锈迹可见的轮毂,仿佛在诉说过往的村庄岁月。 负重的车轮小心翼翼,在蜿蜒坡陡的黄土路上,慢慢下行转弯,父亲用肩...

北风日紧,大地渐冷,不知不觉,小雪已至。 这里的小雪,指的是节气。随着小雪节气的到来,天气也由深秋的冷变成了初冬的寒。寒风拂面,草木凋零,持家过日子的主妇们知道,该到腌菜的时...

今天是母亲仙逝五周年纪念日。 五年前的今天,母亲在不停嚷嚷着回家、终究没得回去,在城里小儿子家与世长辞。享年八十三岁。母亲是先知先觉者,她知道要走的时间,可我们不知道,以为母...

听雨,是一种沉浸式体验,需要专注,投入,更需要一份心情。 一 下楼做核酸,发现小雨密集,空中不见雨帘,地上有雨落,在浅浅的积水里蹦蹦跳跳,像玩水的孩子。 去储物间拿了伞。雨打在...

这天下午,微信的年级群班级群里难得浮出水面的老同学似乎缺氧似的,一个个露出滴着水珠的脑袋,吐出类似的泡泡——“沉痛哀悼单老师、愿天堂一路走好,家人节哀顺变!”诸如此类的话语...

我背着渔具,兴奋地沿着小河边铺满枯草的小径向前走。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惬意的感觉了,就是三年前,在每一个晴朗的秋冬,或者每一个周末,故乡的小河,总能把我的脚绊住。 我从小河的堰...

晌午,阳光洋洋干干地笼罩着大地。张松拉着拉拉车,车上放着几个蛇皮袋子,袋子里装着几个空矿泉水瓶子,这是他在别处捡到的战利品。他拉着车子正要进小区,保安拦住他问道:“你是干什...

我是快乐的天禄湖公园步行族。微信朋友圈里,常晒些视野中天禄湖畔迷人的风景美图。 记得韩愈曾说过:“以鸟鸣春,以雷鸣夏,以虫鸣秋,以风鸣冬。”秋已至,虫鸣是旷野最生动的音符,不...

一 向往春天,是长期在寒冬跋涉的人们心中的呐喊,是迎春花初春时的期盼……随着冬雪的融化,春天正悄悄地向我们走来。天气暖了,小草绿了,我站在初春的高岗呼唤: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得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