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平铺着锦玉的床可以养活一个寄生虫,是没有风骨可言的;而在坎坷之上,完全可以托起一个人不屈的人生。
  
  一
  凯子,是私生子,一出生就注定了命运坎坷。
  凯子娘年轻的时候,长的蛮漂亮,传说她出生时,母亲难产大出血死了。凯子娘和她的两个哥哥,被父亲一人拉扯大,凯子娘从小衣不裹体,食不果腹,长得面黄肌瘦,十八岁那年,父亲将她许配给离家十里远的周家滩有个叫毛狗的小伙子。毛狗个子大,手臂有力,二十出头,就是庄稼好把式。凯子娘出嫁那天,穿了件红洋布褂子,青色老布裤子,绣花红鞋,梳洗打扮后,活脱一个美人坯子。乡亲们啧啧称赞。
  六十年代,有一个民谣:“养女莫把周家滩,半边蒸菜半边饭”,周家滩山上无大树、坡上无好茶,只有滩头一些耐不住旱的沙田。田地贫瘠,饿死人的太多。毛狗家,两间土坯草房,家徒四壁,仅有一张犁,一张耙,一条牛。凯子娘她父亲就是看中这些庄稼把式,就将女儿许给他,并说:“有了这些农具,庄稼人有力气还怕搞不到饭吃?”。
  凯子娘嫁来之后,男耕女织,夫妻同心,三餐饱肚,日子过得还算舒坦。那个年代,没有计划生育,凯子娘就像母鸡下蛋一样一连生下一儿两女。吃的一多压力山大。毛狗决定偷偷从扁担山弄些竹子到三十里外东流江边茅屋街去卖。那时搞副业是违法的,只有打电筒走夜路。
  
  二
  肩扛一百多斤竹子,傍晚点灯火开始上路,爬山涉水,偷偷摸摸,深一脚浅一脚,前怕设卡,后怕追兵,一路上不知摔了多少跤,常常鼻青脸肿。到达茅屋街时,东方发白,江风吹来,饥肠辘辘,精疲力尽。
  有一次,刚到到东流五里拐,漆黑的夜晚,发现身后有几束手电光在追赶,毛狗慌不择路,掉进鱼塘里,虽躲过了追赶,但在鱼塘里挣扎多时,将一百七十多斤的竹子从鱼塘里捞起,衣服湿透,累得气踹嘘嘘。已是深秋时节,夜风吹来,浑身发抖。毛狗扛着竹子再走,走到一个叫毛岭的村口,两眼一黑,栽倒在路旁。第二天早上,一个好心的村民发现了他,把他背到家里,烧些热水,给他热热身子,毛狗终于醒来。村民熬点稀饭给他充饥,并告诉毛狗,竹子扛到他家院子里了,不碍事。真是遇上好人了,毛狗笑着千恩万谢。毛狗在恩人家里待到煞黑才敢上路。
  还有一次,刚到茅屋街,在江堤边被木材检查站人员逮个正着,没收了竹子不说,还要送他到东流派出所。毛狗吓得双膝跪下,哭丧着脸,求情放过他。正说着,毛狗突然倒地人事不知,检查人员吓了一跳,看他脸色苍白难看。两个检查员立即将他背起,朝医院方向跑去。经诊断,是低血糖犯了,打了一针葡萄糖,人就缓过来。两个检查人员心里一软,不但没有抓他,还给他付了医疗费,因为他身无分文。
  毛狗积劳成疾,倒下了,口吐鲜血,乡村老中医把脉,说是得了痨病,治不了。痨病其实就是肺结核病,说治不了,是说他家没钱治不了。于是,毛狗长期卧床不起,家庭重担全落到凯子娘身上。俗话说:“会打打不过三人,会养养不了三口”这就是六十年代农村的现实,毛狗一家野菜吃尽,糠粑难咽,当村里人也无法接济的时候,来了一位姓胡的年轻石匠,靠打磨为生。石匠听说毛狗家境后送来三十元钱救济。那时候三十元钱,可以让毛狗一家足熬过三个月。毛狗夫妻感激涕零。从这以后,石匠每过了一段时间又来问寒嘘暖,日久生情,毛狗已看出了端倪,就把石匠叫到床头,说:“兄弟,我快不行了,如果你看上孩子他妈,你就留下来吧,你心肠好,我那三个孩子就托付给你了”。“不行、不行,我不能乘人之危”。毛狗将石匠的手攥得紧紧的,声泪俱下,苦苦哀求,最后,石匠还是答应了。
  不久,毛狗呛血走了。石匠走四方,吃百家饭,但到了月底就回来,给孩子带来吃的、喝的,算是有情有义之人。一年之后,凯子娘怀孕了,生下一男孩,石匠取名胡凯,意思是,他在外生意赚了钱就凯旋归来。
  
  三
  日子一长,村里人方知石匠是桐城人,而且家里有老婆孩子,凯子五岁那年,石匠老婆千里迢迢赶来抓了个正着。石匠老婆没吵没闹,纠住石匠的耳朵就走。从此,石匠就像断了线的风筝,杳无音讯。凯子娘一下又回到从前,一家五口,凯子娘无法支撑下来,只好将两个女儿送给别人,留下大儿子和小儿子。
  真是祸不单行,虱子单咬瘦牛。石匠走后不到半年,凯子得了小儿麻痹症,双腿高位截除。凯子娘嚎啕大哭,痛不欲生。好在生产大队纾困帮助解决了医疗费用。小凯子从此成了高残儿童。
  凯子娘和哥哥格外地呵护小凯子,凯子娘找人给石匠写了一封信,信如石沉大海。凯子娘不再写信了,想悬梁自杀一了百了,可看到残疾儿子,连死的勇气都没有了。只好含泪活下来,为孩子们活着。
  凯子非常懂事,看到妈妈很辛苦,经常帮助妈妈理理菜,烧烧水,抹抹桌子,做些己所能及的家务。哥哥特地为弟弟做了两个小马凳子,扶着弟弟上马凳,让双手执地,让左手向地上用力,右手拿右边的凳子向前挪,又让右手向地上用力,左手拿左边的凳子向前挪,这样一步一步向前挪动,教他走路。凯子刚学时不断摔跤,大腿截口处都渗出血来,她咬着牙不吭一声。一天一天地练、一月一月地练、一年一年地练,没人在家里时候,沿着墙根练,摔倒了努力地爬起来,一次爬不来,再爬,直到爬起来站到马凳上为止,摔得鼻青脸肿从不哭一声。两年后,终于能从堂间走到厨房,甚至能从家里走到屋外,母亲看到儿子如此的坚强,抱着儿子高兴地哭了。后来,哥哥又削了一根棍子,用绳索系在臂膀上,不用弯腰,让力用在棍子上,再用手挪动马凳,果然成功了,兄弟两抱在一起喜泣而哭。
  
  四
  一晃,凯子十岁了,凯子妈妈想送凯子上学,小学离家两里多路,在家房前屋后可以走走,但两里多路,每天谁接送。哥哥说:“妈,放心吧,我和弟弟一个学校,我背他上学”。母亲摇摇说:“不行,弟弟那么重,两里多路你背不了”。“背得动,不信试试看吧”。母亲终于同意了,凯子乐得合不拢嘴。
  凯子上学了,同学们你一程,我一程,相互背着,从此,上学路上多了一道温暖的风景。
  凯子学习十分用工,成绩一路领先。一滑便到了三年级。一次,老师在班上读了凯子写的《我的母亲》作文时,班上同学们竟然哭起来了,是母爱感染了大家。
  一天,凯子妈带着因感冒高烧不退的哥哥到邻村医疗室打吊针,凯子一个人落在家里上不了学,他抬头望着乌云密布的天空,又看着门前空荡的路口。心想:我不能老依赖哥哥,我要自己上学去,于是,披上雨布,挪着双马凳上路了。因一连几天下雨,路上黄泥成沱,又软又粘又滑,凯子咬着牙关吃力地拧起马凳,艰难地向前挪动,脸上的汗珠直淋,行走比蜗牛还慢。还没有走到一半路程,突然狂风暴雨袭来,泥水呛得他睁不开眼睛,他努力地向前挪动,真是寸步难行。正当他拧起右边马凳的时候,一阵狂风将他掀翻,一骨碌滚下两米高的深水沟里,就在这时,被本村的两位大叔路过时碰见,两位大叔立即跳进沟里救人,沟水平坝,洪水湍急,不见人影,其中一位立即上岸,飞跑到下游,跳到水中,然后溯流而上,终于,在五十米处,发现了凯子,捞起来,脸色发白,已不省人事。两位叔叔立即做人工急救,终于,水从口里喷出,凯子缓了过来,真是命不该绝呀。两位叔叔冒雨将凯子送到邻村医疗室,凯子妈和凯子哥哥抱着凯子哭成一团。
  过了暑假,凯子哥哥要到镇上读初中,凯子没人带上学了,凯子妈愁死了,万般无奈,叫凯子哥哥写封信寄到桐城。不到一个月,回信了。读完信,凯子妈如晴天霹雳崩溃了。石匠一年前因患肺癌去世了。凯子妈悲痛欲绝,叩问苍天:我的命为什么这么苦啊!
  凯子辍学了,成天待在家里,他没哭,没躺下。而是拿着哥哥的书,认真地自学起来。一本新华字典成了她的老师,课文一篇一篇地读,不认识的字就查字典,算术一题一题地做,不会做的等哥哥周末回家教他。四年级课程学完了,开始自学五年级课程,五年级自学完了,开始自学初中课程-----,自学不停,奋斗不止。自从他的作文被老师在课堂读过后,他特别爱写作,他不善言语,他就把内心的苦闷、忧愁写出来,以此来发泄自己的情绪。他开始写日记,而且每天把它当做重要的任务来完成,写自学感受,写妈妈的爱,写周围的人给予的帮助,写天上星星、写窗前明月、写门前桃花、写梁上飞燕、写皑皑白雪------,十五岁那年,哥哥送给他一些文学作品,让他在家里打发时光。高尔基的《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有了这些书,他就像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汲吮着文学的营养。后来他开始接触中国四大名著,他的心不再孤独,他的视野不再是村庄、原野。内心变得强大起来。他开始创作、投稿,最初没有经验,投向大报、权威刊物,投去的稿件犹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但他不气馁、不放弃,在他人的指点下,开始向县广播站投稿,向地方小报投稿,终于被录用,他欣喜若狂,第一次感觉成功的喜悦。他开始觉得自己不再是废人。
  
  五
  十九岁那年,家里来了一位客人,三十岁左右,举止文质彬彬,谈吐温文尔雅。他自我介绍说:“我姓胡,原谅我冒昧来访,我是桐城人,是石匠的儿子”。客人直接亮明身份,凯子一家感到惊诧。客人接着说:“我父亲回家后不再打磨了,身体一直不好,后来查出肺癌,但他心里一直挂念这里,想寄点钱来,可心有余而力不足”。凯子娘端杯热茶递到客人手上。客人停了一会儿接着说:“我在你们区里当教育干事,来江南工作也是我父亲的意思,父亲临终前要求我,来这里帮帮你们”。凯子娘听到这里,想哭,但努力控制住了自己。客人呷了两口茶说道:“我在县里找人说好了,把凯子送到福利院去”。听到这话,凯子娘还是哭声来,凯子没哭,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三个人的手紧紧攥在一起。什么是亲情,顾名思义,就是亲人的情义。哪怕是同父异母或是异母同父,正是这血浓于水的亲情,谱写着多彩的人生。是啊,亲情,使身在异乡的人得到庇护;亲情,是一道飞架在天空的彩虹,使燥热不安的人领略到诗一般的恬静;亲情,是一把撑起在雨夜的小伞,使落寞孤独的人滋润心灵的干涸;亲情是一汨流淌在夏夜的清泉,保证你正确的前进方向。
  凯子来到福利院,来一个大家庭,仿佛天地宽了许多。他来福利院的第一天就暗暗发誓,他要自己养活自己,他要成为一名作家,成为国家有用的人,别人能做到的,他也一定能够做到。
  他买来代步手摇车,可以坐在车上穿街走巷,走进社会,了解社情。他需要素材,需要故事、需要社会冷暖真情。他每天与书为伴,在书海里畅游。他自己用毛笔写了一个牌匾挂在卧室里:“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有志者事竟成,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三千越甲可吞吴”。真是老天不负有志者,凯子的作品开始见于各大报端,三十二岁那年,他的十万字长篇小说《我的人生路》出版发行,在小小县城引起不小的轰动。他的事迹不胫而走,他成为县作协会员,市作协会员,省作协会员。一路走高,声名鹊起,令人钦佩。作家梦实现了,爱情也跟着青睐。一位美女被他不屈的精神所感动,决定以身相许。结婚了,一位窈窕淑女和一位双腿高位截除的大龄男人走到一起,这就是爱情的力量。男人构思、作文;女人打字、排版;男人读书、写作;女人洗衣、做饭,这就是现代版的男耕女织,两口子乐其融融。
  
  六
  因孩子读书要钱,礼尚往来要钱,家庭开销要钱,作为男人,他要撑起这个家。四十二岁那年,他办起了作文培训班,从小学到初中,常年设班,因是乡土作家,来参加培训的学生络绎不绝。经他培训的学生,作文竞赛获得国家、省、市级奖次的不计其数,不少学生作文刊登在国家级报刊上。一年下来收入非常可观。妻子也不甘落后,开起网店,一年下来也有几万元收入。二00八年,凯子在县城中心地带买了一百二十平米的房子,有了属于自己的安乐窝,凯子把乡下八十多岁的老母亲接到城里来,一家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凯子是身边真实的人物,他的人生告诉我们,挫折,可以使脆弱的人变得更坚强,可以使胆怯的人变得更勇敢,可以使幼稚的人变得更成熟。
  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这些都是面对挫折的胜利者,是人类灵魂的胜利者。
  是啊,不见风雨,怎见彩虹!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人说,为什么去登山?答曰:因为山在那里,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就这么简单。山,苍老的山,早就在那里了,它在等什么?它在等谁?它一定在等有缘者,或者说,它在等我。 一漫山小记...

南方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今日已是小雪节气,立冬是十天前的事了。 立冬是冬季的起始。立,建始也;冬,终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立冬,生气开始闭蓄,万物进入休养状态,大地变得沉静...

一 先是“大舅舅”出来了呢,后来给“摁”下去了。没过多久,它又把旁边的“小舅舅”给带出来了。照此这样下去,倘若那五个“舅舅”都想探出头来,这可咋办?就实在没法了呗! 那看不下去...

午夜失眠了,索性起床望窗外的风景。 以往赏夜景,都不是在冬季。因为夏季的夜景最美。可以闻到麦香,可以看见麦穗的剪影,可以感受月光的爱抚。而冬季的夜景,除了寒风残月,就是哑巴一...

作文休息时,偶尔翻翻网页,小结个人,回望来路,感恩贵人。百度显示:《孩子网》润物无声的5角钱仪式感总阅读6.2亿,真是奇迹。可能,也许,还会更多吧? 朋友助推力 2018年11月,我作润物无...

做了十几年老师,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做一个怎样的老师,在我的头脑里萦绕。记得刚走上讲台的那几年,只是知道如何把这节课上好。随着时间的流逝,激情的锐减,开始思考老师的归宿。...

单位开罢欢送会,六十岁的李东阳局长,就正式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休了,解甲归田,回家养老,这很正常。到了一定的年龄,退休休养,本来这是好事,他表面上表现得十分镇静与自然,然而骨子...

在影视剧里经常看到有老人拿着很长的旱烟秆,做工考究,吊着一个小烟袋,吞云吐雾,怎么看,都很悠然自得。父亲的土烟筒虽然与旱烟杆相似,但也有很大的区别,土烟筒的长度只有二十公分...

曾经拖着沉重的身躯养活过我们的石磨,在历史长河中悄无声息隐退。 近来猛然回想,两合拥抱在一起永不分离的石磨,终于劳燕分飞,各自珍重。起码淡出我的视野已有四十多年了。 我想,人间...

(一)聂耳墓和凌虚阁 2022年7月28日,重游昆明西山龙门石窟。 说是重游,99年曾经跟旅游团去过一次。因为时间久远,游客太多,摩肩接踵,喧闹不已。加上那时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对于前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