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乡下柴市,是一个鲜花盛开的村庄。

一到春天,桃花一朵一朵,静悄悄地,慢条斯理地开,内敛,含蓄。它开出粉红色的小花,星星点点。桃花不起眼,气味却特别馥郁,很远就能闻到,深深吸上一口,便有清凉的精灵从口中、从鼻中、从眼中往里钻,润彻肺腑,通体爽洁。

橘子花一开,就泛滥了。是一旦动了情,就收不住的样子。它只管把那一腔热血洒出去,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微风拂过,花的香味惊起如雀羽,扑楞楞地,带着煽动的潮湿侵入人的呼吸,盎然中还有些刺鼻,让人和它保持一定的距离。蜻蜓可不理会这些,驾着祥云在花海中推波掀浪,慢慢地,橘子花也像一只只振翅欲飞的蜻蜓,有一种震撼心灵的美。

梨花的洁白,是春天里一抹动人的景色。勾人魂。梨花从寒冬就开始孕育着,萌动着,待到四月,它们才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它独有的芳香轻轻划入人的心扉,那是一种甜甜的、凉凉的感觉。时而有蝴蝶翩翩舞来,不停地煽动着美丽的翅膀,从一个枝头飞向另一个枝头,让人感受到生命的诗意。

乡村里气势磅礴、激动人心的花当属油菜花。初春,油菜花开了,它以群体列阵的方式宣示着它独特的绚丽。风摇油菜花的时候,所有花粉的烟雾冲向天空,人、鸟、田野,呛在黄色的香霾之中,此刻,整个村庄都弥漫在油菜花浓郁的清香里。那浓酽醉人的粉香,吸引了成群成群的蜜蜂在花间忙碌。

芝麻,花开在盛夏,在稠密的叶子间,密密匝匝。如同一只只小喇叭,口朝下张着,也有侧着张开的。它们顺着青杆从下往上次第绽放着,一节一节地延续着。早期的花已经凋谢了,中间的花开得正艳,稍尖上的花蕾还被浅绿色的骨朵裹着,绚丽而壮观。

水稻给人贡献的是活命的粮食,它从来不以花朵招摇,抽穗之后开出朵朵小花。片片花瓣犹如小家碧玉顶着黄丝巾,开心地仰天而望。微风轻拂,它随风起舞的样子,像天真烂漫的少女,更像母亲灿烂的笑容,一下子就触动了人心底最柔软的那根弦。

七月的夜露重,棉花的花,沾露即开。花红,花白,一朵朵,娇艳柔嫩,饱蘸露水,那花个个都顶得上好士兵,能冲锋陷阵的。

村庄里最霸气的还是葵花。它们挺立着,情绪饱满,斗志昂扬,迎着太阳的方向,把头颅昂起,再昂起。它们高高在上,把乡村点缀成一首诗,一幅画。 

瓜蔬的花,纯粹为结果而开,它们开花像在分娩,更注重的是落花后的果实。蚕豆花开了,星星点点,像撒下无数的小眼睛;白萝卜的花,是粉紫的,清秀;南瓜花含苞开放时,像赌气的女孩子,本想鼓着腮帮,却又一不小心从嘴角溢出了笑意;茄子花就像朴素的村姑,一点也不招人;丝瓜的花苞鼓鼓的,单朵看丝瓜花,不美。但清纯、朴素的一张小脸,让你忍不住喜爱。是心底留存的洁净。而百朵千朵的丝瓜花一齐开放,就是壮观了。看着它们,心里不能不涌起一种震撼:微弱的生命,原也有这等的爆发力……

栀子花是乡村里唯一因为花朵的艳丽和迷人的香味而得以种植的。春夏之交,花苞初显,这美丽的纺锤形花苞,饱饱的,积满了一种蓬勃的力量。慢慢的,花苞轻裂,边沿的绿色开始变成鹅黄,继而变白,终于冲破最后的阻挡,绽放开来。此刻,白白的脸蛋,白白的衣裳,一如待嫁的新娘,有姿、有色、有韵。而那花香,一笼一笼地在风中蒸起、飘散,是那种令人无法抗拒的浓香与纠缠。

当然,乡村里也有"没用"的野花,这些花特别好活。春来了,花开了。起先只是不起眼的一两朵,躲在绿叶间,素素妆,淡淡笑,仅几天的工夫,野花就在杂草丛中蹦蹦跳跳。野菊开着黄的花,白的花,紫的花,简直成海洋。地米菜花,一团团,一串串的小花朵,白中泛着淡淡的绿,真切,可爱;金银花,有的金灿烂,有的银雪白,淡淡的花香很是醉人;黄花菜的花小而鲜艳,但不自卑,不气馁,不抱怨,它开起来,是万众一心着的,那声势之浩荡,有横扫天下的气势。

故乡的花从春到冬,河湖滩地,溪沟堤岸,田间地头,铺天盖地。它们的生命力顽强,给点土壤就生根,有点阳光就灿烂;故乡的花的可贵之处,还在于它的低调处世和不求索取的奉献精神,它们的这些品德,不正像那勤劳朴实、善良勇敢的故乡农民吗!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人说,为什么去登山?答曰:因为山在那里,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就这么简单。山,苍老的山,早就在那里了,它在等什么?它在等谁?它一定在等有缘者,或者说,它在等我。 一漫山小记...

南方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今日已是小雪节气,立冬是十天前的事了。 立冬是冬季的起始。立,建始也;冬,终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立冬,生气开始闭蓄,万物进入休养状态,大地变得沉静...

一 先是“大舅舅”出来了呢,后来给“摁”下去了。没过多久,它又把旁边的“小舅舅”给带出来了。照此这样下去,倘若那五个“舅舅”都想探出头来,这可咋办?就实在没法了呗! 那看不下去...

午夜失眠了,索性起床望窗外的风景。 以往赏夜景,都不是在冬季。因为夏季的夜景最美。可以闻到麦香,可以看见麦穗的剪影,可以感受月光的爱抚。而冬季的夜景,除了寒风残月,就是哑巴一...

作文休息时,偶尔翻翻网页,小结个人,回望来路,感恩贵人。百度显示:《孩子网》润物无声的5角钱仪式感总阅读6.2亿,真是奇迹。可能,也许,还会更多吧? 朋友助推力 2018年11月,我作润物无...

做了十几年老师,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做一个怎样的老师,在我的头脑里萦绕。记得刚走上讲台的那几年,只是知道如何把这节课上好。随着时间的流逝,激情的锐减,开始思考老师的归宿。...

单位开罢欢送会,六十岁的李东阳局长,就正式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休了,解甲归田,回家养老,这很正常。到了一定的年龄,退休休养,本来这是好事,他表面上表现得十分镇静与自然,然而骨子...

在影视剧里经常看到有老人拿着很长的旱烟秆,做工考究,吊着一个小烟袋,吞云吐雾,怎么看,都很悠然自得。父亲的土烟筒虽然与旱烟杆相似,但也有很大的区别,土烟筒的长度只有二十公分...

曾经拖着沉重的身躯养活过我们的石磨,在历史长河中悄无声息隐退。 近来猛然回想,两合拥抱在一起永不分离的石磨,终于劳燕分飞,各自珍重。起码淡出我的视野已有四十多年了。 我想,人间...

(一)聂耳墓和凌虚阁 2022年7月28日,重游昆明西山龙门石窟。 说是重游,99年曾经跟旅游团去过一次。因为时间久远,游客太多,摩肩接踵,喧闹不已。加上那时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对于前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