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笑笑回家了,我一直萦绕牵挂的心终于放下了。驰援外地抗疫凯旋归来的笑笑,夹着鲜花的一双手,因为消毒水的浸泡腐蚀而变得发白脱皮腐烂,这也见证了50多个昼夜奋战在抗疫一线的艰辛和磨练。
  2022年元月10日的深夜11点,一阵急促的铃声打破了夜的寂静,院长紧急通知笑笑立即带队去高新区医学隔离区观察点。笑笑赶紧简单收拾了几件换洗衣物,对我们苦笑着说,“对不起,今年又不能陪你们过春节了。”说完,她拖着行李急急忙忙地走了。
  作为一名青年医生,笑笑在医学隔离区观察点忙碌着,从早上7点忙碌到深夜2点,需要重复、反复做好100余名隔离人员的检测,昼夜重复着采集、取样、消毒、检测……常常累得步履蹒跚,连水都喝不上几口。剩下的几个小时用于睡觉,那只能称作打盹。我仿佛看见了笑笑脱下沉重的防护服时,浑身早已汗流浃背,摘下口罩,往日白皙的脸上露出深深的红印痕。
  虽然说家与隔离区仅隔着几条街,笑笑却只能透过手机屏幕向我们倾诉,“爸爸,太困了,好想念家中我的床,等这次隔离区工作结束,我要回家睡足一个礼拜。”
  2月14日正月十四,是中国传统元宵节前夕,恰逢情人节,在隔离区过了年的笑笑回家了。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情人,除了发红包,我还送上一束鲜花给笑笑,尽情享受着与女儿这短暂而又难得的欢聚时光。
  2月17日中午,刚端起饭碗的笑笑,突然接到驰援外地的紧急通知,还来不及吃一口的她,立即又放下碗筷,全家人一阵紧张简单收拾了行李,笑笑就这样急匆匆离开了家。
  经过简短的动员集结后,笑笑登上了驰援外地抗疫的大巴车,外面正下着雨夹雪,雪夜出征。
  雪是冷的,心是热的。笑笑到了当地的夜里2点,就接到了工作任务,凌晨4点起床,5点集合,前往各个社区,6点进行核酸采样。
  第一天总是最难熬的,临时搭起的帐篷,依然挡不住凌晨时风雪交加的寒冷,更为艰难的是不清楚此刻的疫情是什么情况,居民的配合度怎么样,志愿者能否有效配合默契,采样环境是否安全等等困惑,这些问题让笑笑的心悬在胸口。但当工作真正开展后,笑笑发现这些都是多虑了。居民们十分配合,一大早便来排队,彼此之间保持着一米距离,志愿者们也是积极的配合着采样工作。印象深刻的是,来采核酸的居民里有百来岁坐着轮椅的老人,也有才八个月的小宝宝,但却一片井然有序,就这样笑笑每天要做完1000人左右的核酸检测。从凌晨6点,到下午4点,当最后一个核酸检测做完后,脱掉防护服,笑笑全身衣服早已湿透。
  女儿太累了,做父母的心理格外难受。想起2020年的春节,笑笑奋战在医学隔离区观察点的日日夜夜,至今依然让做父母的心有余悸。
  2020年的鼠年春节注定是难忘的,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打乱了我们所有的计划。除夕夜,我早早设计好了菜谱,要给全家做一顿具有江苏兴化特色的年夜饭,有蕴含着团团圆圆的肉丸酱蛋、遇见好运好人的芋头豆腐,还有女儿喜欢的藕夹子和春卷。热气腾腾的年夜饭刚刚做好,笑笑接到医院一个紧急电话通知,立即赶赴医院,准备好到高新区第一个医学隔离区观察点。笑笑没能与全家好好吃个团圆饭,便急急忙忙赶回医院了。
  这是笑笑的第一次出征,距离她从大学门迈入医院门,仅半年。那时,铺天盖地都是新冠肺炎的消息,怀疑、恐惧的情绪在人群中传播。当把女儿送到医院门口,孩子妈当时就忍不住哭了。
  笑笑深知我们的焦虑担忧,还是忍不住起身拽了几张纸巾,努力控制情绪。
  她说,“妈,我是学医的,我都不去谁去呢?”
  女儿这一出征,像是一头扎进了密闭罐子里,一扎就是50多天。
  我问她,怕吗?笑笑避重就轻地答,忙起来哪有功夫害怕,与其焦躁不安,她更相信春天的曙光就在前方。
  笑笑在隔离区观察点一直吃着不是那么热呼的盒饭,和我们隔着手机视屏撒娇,她说她把这辈子的盒饭都吃完了,闻到盒饭味就没食欲了。我明白乐观的笑笑是除了盒饭,什么都想吃。
  新春佳节,是中国人一年中最为盛大的传统节日。北京冬奥会的举行,让今年春节更是不同以往。然而,全球疫情仍在蔓延,奥密克戎变异毒株进一步增大不确定性,国内疫情多点散发。在疫情防控中,身为医务工作者的女儿笑笑,始终和医疗行业同仁们一起逆行向前,战斗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累计100多个日日夜夜。
  正如面对打开灾难、恐惧和疾病的潘多拉盒子,但对于年青的如女儿一样的医务工作者来说,舍小家为大家,用自己的辛勤付出,为千家万户换来一个欢乐祥和的新春佳节,这是一场防疫抗疫的大考。她们年轻的身体里充斥着一股劲,那就是一往无前的使命和担当,她们用自己的行动证明,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人说,为什么去登山?答曰:因为山在那里,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就这么简单。山,苍老的山,早就在那里了,它在等什么?它在等谁?它一定在等有缘者,或者说,它在等我。 一漫山小记...

南方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今日已是小雪节气,立冬是十天前的事了。 立冬是冬季的起始。立,建始也;冬,终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立冬,生气开始闭蓄,万物进入休养状态,大地变得沉静...

一 先是“大舅舅”出来了呢,后来给“摁”下去了。没过多久,它又把旁边的“小舅舅”给带出来了。照此这样下去,倘若那五个“舅舅”都想探出头来,这可咋办?就实在没法了呗! 那看不下去...

午夜失眠了,索性起床望窗外的风景。 以往赏夜景,都不是在冬季。因为夏季的夜景最美。可以闻到麦香,可以看见麦穗的剪影,可以感受月光的爱抚。而冬季的夜景,除了寒风残月,就是哑巴一...

作文休息时,偶尔翻翻网页,小结个人,回望来路,感恩贵人。百度显示:《孩子网》润物无声的5角钱仪式感总阅读6.2亿,真是奇迹。可能,也许,还会更多吧? 朋友助推力 2018年11月,我作润物无...

做了十几年老师,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做一个怎样的老师,在我的头脑里萦绕。记得刚走上讲台的那几年,只是知道如何把这节课上好。随着时间的流逝,激情的锐减,开始思考老师的归宿。...

单位开罢欢送会,六十岁的李东阳局长,就正式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休了,解甲归田,回家养老,这很正常。到了一定的年龄,退休休养,本来这是好事,他表面上表现得十分镇静与自然,然而骨子...

在影视剧里经常看到有老人拿着很长的旱烟秆,做工考究,吊着一个小烟袋,吞云吐雾,怎么看,都很悠然自得。父亲的土烟筒虽然与旱烟杆相似,但也有很大的区别,土烟筒的长度只有二十公分...

曾经拖着沉重的身躯养活过我们的石磨,在历史长河中悄无声息隐退。 近来猛然回想,两合拥抱在一起永不分离的石磨,终于劳燕分飞,各自珍重。起码淡出我的视野已有四十多年了。 我想,人间...

(一)聂耳墓和凌虚阁 2022年7月28日,重游昆明西山龙门石窟。 说是重游,99年曾经跟旅游团去过一次。因为时间久远,游客太多,摩肩接踵,喧闹不已。加上那时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对于前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