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西方哲人说过:“生命充满劳绩,但还要诗意地栖居在这片大地上”。是啊,滚滚红尘里,且不说娱乐圈里那些乱遭的什么熙来攘往的名利客,沉浮荣辱或是七卦八卦的,就说平平常常的我们,春花秋月年复一年,每天只是按部就班地在单调抑或乏味的日子里静静地品味无怨无悔和不离不弃,其实相比之下,这于我们平凡微小的人生而言也是一种幸运和大福了。
  江河日夜奔流,在平常中执着向海;山川巍峨屹立,在静默中展示永恒。大自然是如此让人心生爱恋和归属感。在日升月落的更迭里,在春花冬雪的轮回中,一切都在无形之中,一切似乎都是那么平常。而这些最平常的日子却流淌着我们生命最本真的底色。生活真很现实,不是谁都天天有心情风花雪月,不是谁都可以成为诗人或大师。犹记得那位风华卓代、卓尔不群的一代大师,像他的名字——钟书——一样,他专心读书治学,淡名远利,在学术的海洋里,淡泊积淀,他远离灯红酒绿和浮世繁华,却在平淡如水的日子里、在人生的边缘创造出高山仰止的、最丰富斑斓的精神财富。也记得山林流翠的瓦尔登湖,在湖光山色里一个纯净如湖水的“另类”人——梭罗,让自己的心灵穿越声色诱惑和红尘的迷雾,物质生活虽然近乎原始,但他精鹜八极,心游万仞,驰骋于广袤宇宙时空,于是一切凄风苦雨,一切艰难险阻都随着瓦尔登湖畔的晨钟暮鼓涤荡一空……平凡的我辈,自然有我们自己的云淡风清。如同一叶扁舟,我们漂流在岁月的河流里,没有“乱石穿空、惊涛拍岸”的波澜壮阔,没有落霞孤鹜、秋水长天的雄奇瑰丽,只是平平淡淡的细水长流或是静水流深,在桃花欲燃的清晨或是梨花如雪的月夜,忙碌里偷得浮生一刻闲,以淡定的心境闲品素月飞花;抑或在节假日里回乡下与亲友们“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还有惬意的,就是与几个文朋诗友闲游山水,望峰息心、窥谷忘返之时,仰卧山溪旁石上或是萋萋芳草中,闲望碧空天高云淡,静听溪水潺潺,心随野鹤与尘远,诗似冰壶见底清。
  花开花落秋风起,云卷云舒又一年。岁月之河奔流不息,我们都是其间的匆匆过客,潮起潮落间我们将由后浪变成前浪,“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2020年开始的疫情、洪灾、台风,余怒孽未消,,一波未平息,一波又再起。不管风吹浪打,我们还是要有最朴素的生活和最纯真的梦想,有战胜一切风雨险阻的勇气,让生命如夏花般灿烂,如惊鸿掠影人间,如每日晨光,刺破黑暗的地平线……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乡下老家废弃马圈的屋檐下,架子车倚墙倒立。轮胎上残留的泥土,还有那锈迹可见的轮毂,仿佛在诉说过往的村庄岁月。 负重的车轮小心翼翼,在蜿蜒坡陡的黄土路上,慢慢下行转弯,父亲用肩...

北风日紧,大地渐冷,不知不觉,小雪已至。 这里的小雪,指的是节气。随着小雪节气的到来,天气也由深秋的冷变成了初冬的寒。寒风拂面,草木凋零,持家过日子的主妇们知道,该到腌菜的时...

今天是母亲仙逝五周年纪念日。 五年前的今天,母亲在不停嚷嚷着回家、终究没得回去,在城里小儿子家与世长辞。享年八十三岁。母亲是先知先觉者,她知道要走的时间,可我们不知道,以为母...

听雨,是一种沉浸式体验,需要专注,投入,更需要一份心情。 一 下楼做核酸,发现小雨密集,空中不见雨帘,地上有雨落,在浅浅的积水里蹦蹦跳跳,像玩水的孩子。 去储物间拿了伞。雨打在...

这天下午,微信的年级群班级群里难得浮出水面的老同学似乎缺氧似的,一个个露出滴着水珠的脑袋,吐出类似的泡泡——“沉痛哀悼单老师、愿天堂一路走好,家人节哀顺变!”诸如此类的话语...

我背着渔具,兴奋地沿着小河边铺满枯草的小径向前走。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惬意的感觉了,就是三年前,在每一个晴朗的秋冬,或者每一个周末,故乡的小河,总能把我的脚绊住。 我从小河的堰...

晌午,阳光洋洋干干地笼罩着大地。张松拉着拉拉车,车上放着几个蛇皮袋子,袋子里装着几个空矿泉水瓶子,这是他在别处捡到的战利品。他拉着车子正要进小区,保安拦住他问道:“你是干什...

我是快乐的天禄湖公园步行族。微信朋友圈里,常晒些视野中天禄湖畔迷人的风景美图。 记得韩愈曾说过:“以鸟鸣春,以雷鸣夏,以虫鸣秋,以风鸣冬。”秋已至,虫鸣是旷野最生动的音符,不...

一 向往春天,是长期在寒冬跋涉的人们心中的呐喊,是迎春花初春时的期盼……随着冬雪的融化,春天正悄悄地向我们走来。天气暖了,小草绿了,我站在初春的高岗呼唤: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得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