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季有一个特别的别名――胜春。相比其他的别名,月月红,月月花,长春花,四季花,斗雪,瘦客,我最喜欢胜春。
  开在四季之首,引领一个春,胜过万紫千红,“胜春”,这名字多么霸气,我喜欢。
  
  一
  第一次特别关注它,是五年前。
  初冬。我沿小区一路向西,在第二个红绿灯路口等待红灯,无意间一个扭头,突然就发现,离路口几米远,四五个石阶上去,一个用光滑的花岗岩垒就的月牙形的小池里,几株月季,正开得如火如荼,争奇斗艳!在这万木萧杀枯枝待春的日子里,虽没有寒风呼啸,萧瑟依然主宰着春的世界,这几株月季却开得忘乎所以,忘了季节还微寒,忘了时令还不适,一朵一朵,奇艳无比!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我欣喜若狂!一路走来,路边除了一些冬青绿草,偶尔几朵或紫或红的喇叭花盘在冬青上,从没见过开得如此肆意任性的花!扎堆地开,开得恣肆忘情,我是不会呼唤春还远么,一下子觉得春的走来根本不告诉我们,而是飘然而至。
  一朵粉色的,里面几片淡黄的花瓣合抱在一起,眯醉着眼睛,似在浅睡不愿醒来。外面的七八层舒舒展展,浅浅淡淡的粉,像少女没施粉黛的脸,纯净淡雅,那是没被时光推残的清纯,花瓣上飞着片片红晕,带着对未来对美好对爱情的憧憬和期待。这是一个女孩儿最羞涩也最浪漫的梦。它下面的白色花岗岩像是特地为它准备的背景,花岗岩上落了许多干枯的松针,更加映衬得它清新脱俗。
  它的旁边,是一朵半开多层的深红色的花,十几层的花瓣似开未开,张张合合,层层叠叠,由里到外,如缎如锦,如丝如绢。这红色是那种深红,红得那般沉静深邃。相比那朵浅淡的粉,我更喜欢这种沉静的红。深红,红得霸气,是红色里面唯一的冷色调,这种冷,使红色生出端庄,优雅,像历经风霜的成熟女人,高贵中不失妩媚。
  而成熟的美,就在于,眼如清浒口如丹,气若幽兰心自恬。那种红的气质,那份恬静中掩不住的热烈,使人想起高脚杯中的红酒,想起一束玫瑰花,想起一个窗口,想起春夜融融的月光。
  第一次这么深情邂逅,我就沉醉在它的色彩里。春还没有正式开始,它却用比春天都丰满的色彩在这个小小的角落里绽放了一个骄傲的春天!这个初春,属于胜春,这么霸气,这么恣意,不管不顾,唯我独艳。
  
  二
  月季没有长在尊贵的公园,为假山石泉绿树所拥,被红男绿女注目留恋惊叹拍照。它也没有被作为景观树栽培修剪,隆重堂皇地出现在宽阔的马路边上,被无数过客投去艳羡的目光。它的周围没有如毡的绿草地相陪衬,也没有修剪整齐的绿植相陪伴。月季不像舞台上的角色,一旦主角出场,就要层层叠叠地铺垫。人生开花,适时而已,何不在乎排场呢,月季是自带气场的花卉啊。
  月季在医院的墙外,一处极不显眼的拐角处,和两棵高大粗放的松树长在一起。不知当初是何人,把这样绰约多姿风情万种瑰丽多彩雅致精婉的花和两棵刺刺棱棱的松树植在一起,又是谁把它们植在这样一个隐密的偏僻的拐角处的小角落里。它们的左边是一簇簇的绿植,高高地挡住东边半边天的阳光,要等到太阳转到南半天的时候,它们才能享受到阳光。右边是威挺的栾树,栾树下是松树,松树的枝干下,长着纤瘦的月季。六七株月季,挤在一起,枝枝桠桠,相互交错,搡在错综的松枝间。不开花的时候,翠枝绿叶,那里还会衬托着红的花,简直就是与花相争。于是,谁也不会在意它们开花,能开出惊艳世俗的花。平常日子,它们和身边的绿打成一片。但是,当它们灿然绽放的那一刻,如月出深山,水溅乱石,一丛暗绿骤然失色。所有的遮蔽,所有的阻挡,无论是有意无意,月季全部在乎,她只在乎应时而开,并不怨绿恨翠。
  它给人的是路转溪头忽现的惊喜!是柳暗花明的惊艳!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泰然!
  月季,就长在这样的环境里。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它们的执念和热情,它们依然忘我,坚守信念,从四五月份开始,月月开,月月红,一直到寒冬。“月月红,斗雪”的名字就是这样得来的。
  我倒是觉得,此时的月季,更能担起“胜春”这个名号。名副其实,实至名归的胜春。它不只在花色上胜过了春天,还在精神上胜过了春天。
  很多开在春天的花,路边,公园,湖边,河边,它们总在视野最开阔的地方,环境最优美的地方,几个黑白交替,挤挤挨挨,密密匝匝,眼花缭乱。此后就香消玉殒,漫长的一年,销声匿迹,直到第二年才有艳丽容姿。月季,她并不选择一个显眼的高地,宣告花开春色,但她引领了万紫千红,也不悄然退场,依然作为一品的嫣红而奔放在时光里。
  可是月季它不争春不择地,它安静地挤在这方小天地里,使出全身力气,在松枝间一茬一茬,开了谢谢了开,岂是一个胜春,它把一年都当作了春天!
  
  三
  网上有人说,情人节卖的玫瑰其实都是月季。如果就是实情,又有什么,月季也能表达爱情之艳。
  玫瑰和月季是同属蔷薇科蔷薇属,只不过玫瑰一年只开一次,而月季可以从四五月份开到十一月份。玫瑰是爱的絮语,红色月季的花语也是爱,是热恋。相比,这种热恋是多么持续无羁啊!在那个特别的日子里,玫瑰象征着爱情,月季也传递着思念。真正相爱的人,只要内心有爱,彼此都能感觉得到那份来自心底的暖意,胜过春天的阳光,谁在乎玫瑰还是月季呢。
  也许,人们觉得,月季并非名贵的花,应该归属于普通。但所谓的名贵,大约是因为物之稀吧。若以此而论,月季第一个开启了春色,东风唤醒春一枝,阳光点开第一朵,当属月季,胜春之名,多么高贵而名副其实!在我的心中,月季也名贵,其气质一点也不输国色天香!
  以前,没有情人节,没有玫瑰花,只有马车,只有慢时光,以前爱情古老,古朴,一茶一饭,简单纯粹。真正的爱情,纯粹的也是丰富的。现在的人们,好像丟了爱情。过年回老家,听长辈们说,现在的女孩子,要好多彩礼,要楼房要车子。村里盖了楼房不算数,要到城里去买。城里买了房,却找不到工作,爱情和生活,像两条平行线,怎么也交不到一起。即使手握玫瑰,即使玫瑰红纯粹高贵,但没有爱滋润被世俗侵蚀的红色,就像衰败的红月季,没有精骨,又怎么能胜春!
  现在的生活条件好了,可是现在的孩子们也都不愿意也不能吃苦了,一穷二白的日子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他们更想一步到位,坐享其成。他们经不住挫折,受不得磨难,一点风雨就击垮了他们脆弱的爱情。玫瑰花月季红,只代表一时却不能代表一生。
  想起我和夫君,当初既没有玫瑰也没有月季,却携手走了二十多年。
  我们都爱看月季。那天,我们一起走到月季旁边,夫君心血来潮,说,摘一朵红月季当玫瑰送给你。我说,不要。美的东西只能感受,不可侵犯。心中有爱,彼此懂得,何必借助一枝花,还计较什么玫瑰还是月季。
  我们风风雨雨一路磕磕绊绊走到现在,彼此相依,早已不需要一朵月季花来表白。当他把我的手握在他热乎乎的手掌里,迎着呼号的寒风,我的心里早已胜过了春天。
  其实,我曾经遇到了知音。那是一个初春的早晨,一个女学生,应该上四五年级吧,怀着抱着一盆月季上了我的出租车,她不好意思地说,月季花抱着太沉重,也是千金,就让她做会车吧。我明白,小学生上学坐出租,那简直就是败家子,她大概也是明白这一点,就把责任推给了那盆月季。她的班级秋有秋菊展,春有月季展。老师说,一年之始在于春,月季最能代表春天,秋菊是收获,月季是开端,同学们就要抓住这个最美的开端,像月季那样盛开一春。哦,给月季一个别名“胜春”,真的是名副其实的啊,以花怡情,这是花生出的情意;而以花励志,的确是一种创见。我将那盆月季抱在副驾驶座,车内有了月季,也如春,不,是月季唤醒了春。还有一群孩子给月季办一个展览,多么豪华,多么奢侈,因为她的名字叫“胜春”,担负得起。
  月季,还有努力绽放自我的含义,抓住春天,胜在春天,多么美好的寓意!
  
  四
  我常常站在月季旁,仔细端详。无论枝干还是叶片上都有刺。枝干上的刺又尖又硬,手碰上去,肯定会被扎伤。月季浑身是刺,似拒人千里之外。可是,它的花却那么雍容华贵,那么娇艳欲滴,又使人难以抗拒它的美。所有形容花的词汇,所有形容美丽的词汇,用在它身上都不为过,所以它被称为“花中皇后”,怎么可以说她的无名之辈呢!可能太多的人并不知道月季这个大雅的名字,就是知道了,又未必承认她是皇后的身份,但月季并不计较名字的雅俗,正因为这一点,也因为她有着太多的意境,所以才有了那么多的芳名。
  既为“皇后”,所以它带着刺,凛然不可侵犯。所以,它高贵,脱俗,又不失婉约,冷艳中透着柔媚。它把自己开在纷纷落叶里,开在萧萧寒风里,开在即将到来的小雪里,开在不是春天却胜似春天的热望里。
  这是春天任何的花都难以比拟的清高和洒脱,所以它叫“胜春”呢!
  没有女人不爱花。没有女人不爱美。美,是一个概念,不是浮浅的外形。女人的美,美在自己的清醒里,美在自己的书香里,美在自己的坦然里。不流俗,不随波逐流是美;做自己喜欢的事,走自己的路是美;留住自己的真诚和单纯是美;守住自己的善良和仁爱,用做柔软的刺,坚持自己的初衷,做自己的女王,开在生命的春天里更是美!
  这种美,永不衰败,远远地胜过月季,胜过一个春季,艳压四时。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乡下老家废弃马圈的屋檐下,架子车倚墙倒立。轮胎上残留的泥土,还有那锈迹可见的轮毂,仿佛在诉说过往的村庄岁月。 负重的车轮小心翼翼,在蜿蜒坡陡的黄土路上,慢慢下行转弯,父亲用肩...

北风日紧,大地渐冷,不知不觉,小雪已至。 这里的小雪,指的是节气。随着小雪节气的到来,天气也由深秋的冷变成了初冬的寒。寒风拂面,草木凋零,持家过日子的主妇们知道,该到腌菜的时...

今天是母亲仙逝五周年纪念日。 五年前的今天,母亲在不停嚷嚷着回家、终究没得回去,在城里小儿子家与世长辞。享年八十三岁。母亲是先知先觉者,她知道要走的时间,可我们不知道,以为母...

听雨,是一种沉浸式体验,需要专注,投入,更需要一份心情。 一 下楼做核酸,发现小雨密集,空中不见雨帘,地上有雨落,在浅浅的积水里蹦蹦跳跳,像玩水的孩子。 去储物间拿了伞。雨打在...

这天下午,微信的年级群班级群里难得浮出水面的老同学似乎缺氧似的,一个个露出滴着水珠的脑袋,吐出类似的泡泡——“沉痛哀悼单老师、愿天堂一路走好,家人节哀顺变!”诸如此类的话语...

我背着渔具,兴奋地沿着小河边铺满枯草的小径向前走。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惬意的感觉了,就是三年前,在每一个晴朗的秋冬,或者每一个周末,故乡的小河,总能把我的脚绊住。 我从小河的堰...

晌午,阳光洋洋干干地笼罩着大地。张松拉着拉拉车,车上放着几个蛇皮袋子,袋子里装着几个空矿泉水瓶子,这是他在别处捡到的战利品。他拉着车子正要进小区,保安拦住他问道:“你是干什...

我是快乐的天禄湖公园步行族。微信朋友圈里,常晒些视野中天禄湖畔迷人的风景美图。 记得韩愈曾说过:“以鸟鸣春,以雷鸣夏,以虫鸣秋,以风鸣冬。”秋已至,虫鸣是旷野最生动的音符,不...

一 向往春天,是长期在寒冬跋涉的人们心中的呐喊,是迎春花初春时的期盼……随着冬雪的融化,春天正悄悄地向我们走来。天气暖了,小草绿了,我站在初春的高岗呼唤: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得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