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和工作都在乡下,上下学的间隙经常会看到在大树下、岩石旁、老旧房前的砖隙里,背阴的洼地里,甚或古树粗糙的纹理里,都密密秀秀地厚铺着一层绿色地毯般的苔藓。没有强劲的枝叶,没有娇艳的花朵,仅凭一抹绒绒的绿色却给季节增添了无限生机。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读袁枚的诗——《苔》,想到自己。
  二十年前的初秋,怀着对教育的极大热忱,我踏上了讲台,在执起教鞭的那一刻起,就将爱校如家、爱生如子作为一生追求的目标。班级中学生无论成绩优劣、家庭条件贫富,都一视同仁,尤其对于留守儿童和贫困儿童努力做到额外关心和照顾。
  教学是一次远航,我们是水手。和同事相处,职业是我们的纽带,讲台是我们的舞台。通过长期的相处,他们教我收获的不止是成绩,还有很多。
  首先我明白了教育的本质:它不仅是一本好作业,一份好成绩,它是影响、是感染、是带动、更是启发和激励、是全心全意的爱心的付出,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它蕴含着公平、公正,积极、无私,和谐、自信……它甚或是以爱心为舟、勤奋为桨的一次龙舟大赛,需要我们大家齐心协力地划桨,并且相互照应,相互鼓舞。著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过:“没有爱,就没有教育。”真正的教育就是付出、是奉献,是无数兢兢业业的锲而不舍。
  常言道“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师道亦然。
  其次,我明白了勤奋是成功的首要条件。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没有辛勤的付出,一切都是枉然。作为教师的我要勤读书,勤学习;作为班主任的我要把握住一个勤字,与学生勤交流、勤检查、勤反馈,与家长勤沟通,有了问题更要勤于解决,防患于未燃。
  当然作为教育者的我能力是薄弱的,微乎其微,面对自己的职业和我亲爱的学生我也有不足和局限性。但是,我只想做到: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
  对于教学工作我始终如一坚持着以下几点:
  首先爱我的职业。虽然教师这一职业不是现代行业中最器重、最抢手的,却也是最重要的,它承载着一个人的前途,一个家庭的命运,和对社会的责任。“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思想家陶行知说:在教师手里操着幼年人的命运,也便是操着民族和人类的命运。千真万确。我们的身上承载着万千家庭的希望和梦想,稍不用心,就可能耽搁一个人一生的前程,冲击一个家庭的幸福。任重而道远。
  “人间春色本无价,笔底耕耘总有情。”选择了教师就意味着选择了独处,选择了辛苦,选择了忍耐。尽管我孤陋寡闻,视野狭窄、知识贫乏,但是“干将心血化时雨,润出桃花片片红”仍是我对教育的一腔赤诚。
  其次爱我的学生。著名教育家巴特尔说:教师的爱是滴滴甘露,即使枯萎了的心灵也能苏醒;教师的爱是融融春风,即使冰冻了的感情也会消融。教学的艺术不在于传授本领,而在于关心激励、唤醒和鼓舞。每个学生都是不同的思想个体,有差异,有优有劣。但我信奉每个学生都是一块璞玉,自有他的闪光点。尊重爱护学生,把他的优点扩大化,把他的缺点缩小化,平等对待每一位学生是我的责任。对于学困生我一如既往的关心爱护,只想用自己的半米阳光呵护这人间春色,换来一份心安理得。
  另外,对自己更要严格要求。三尺讲台是我的人生舞台,白色粉笔是我的人生画笔。因为热爱,在这方寸之地我深情地演绎着我教学上春夏秋冬的喜怒哀乐。因为执着,我只想用微笑写下希望;我不会用金钱的尺子来丈量我的人生价值,只想尽力做我想做的事,把教材读厚,把课文教薄,崇尚科学知识,树立终身学习理念,如饥似渴地学习新知识、新技能、拓宽知识视野,更新知识结构,一心一意做真实的自己。
  天道酬勤,一份耕耘,一份收获。长期的教学工作,既让我享受到耕耘的快乐也敢于承受挫折。今后的日子里,我只希望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培养出更多优秀的人才。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是我的初衷,更是方向。
  
  (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从承德回来,就去了中南海。 中南海在大部分国人眼里既熟悉又陌生。这里既是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办公地方,又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居住之地,是国家政治生活的心脏。因为长期不对外开放,对大多...

叶集离我家并不远,大约将近一百里路吧,早就想到叶集去看看。因为我知道叶集在上个世纪新文化运动时期出了未名四杰,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叶集还有个未名湖,在我的想象里一定是风光旖...

世上本无路,是走的人多了,才成了路!先生的话当然是开自然的真理! 有了路,未去走过的人,他还是不熟路,或脑袋中由人塞个生硬印象,连东西南北也许都模糊。只有去过不止一次的经历者...

小时候,站在高高的幸福河河堤上,往西北望,盐碱滩、芦苇荡、红荆树、黄土路、矮房子、土黄色的小村子是一幅绝美的乡土画。 画中惹眼的就数红荆树了,盐碱滩上有很多,呈不规则排列,高...

一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跟摄影人去看风景了,他们是通过镜头去看风景,与众不同的是,对风景的要求更为细致,更为精妙些。自然之美,在于自然的流露,每一个时辰,都在决定着风景的不同品质...

雪来的时候,我躺在一张床上。十年前,我用所有的积蓄,租住了这个鸟笼。它挂在高楼的第八层,七十几平米,我所有的积蓄也只是首付,按揭贷款后,我负债累累。从那以后,我在城市弯下腰...

小时候,具体地说是有记忆之后,十岁以前,我觉得我们的刘家胡同就很宽了。稍后,又知道我的家在金岭村,金岭村就很大了。那时候并没有走出去的奢望,只听说村里有人闯关东去了,也有人...

我为父亲歌功颂德/袁琪 父亲是天,他支撑着我们,父亲是春,他给了我们阳光,父亲是夏,他给了我们温暖,父亲是秋,他给了我们成熟,留给他自己的却是满头白雪的冬。 父亲,袁希珍,1925年...

一 老屋后的那面山坡,自打我记事起,它就是我们的自留坡了。有点像自留地那样,它成了我们“私有”的领地。 当然,说是私有也不全对。首先,我们就没握有它的“生杀”大权。随意栽种、简...

看着墙边那两大蛇皮袋红薯渐渐少下去,分别变成了半蛇皮袋,当我把它们誊装到一个纸箱时,它又由一大箱渐渐变成了半箱,我不禁有些释然,甚至冒出些惬意来。 今年红薯收获季节,看着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