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居后的生活慢下来,蓦然回首,夕阳西下,漫漫人生路,只有读书能净化心灵。
  天微亮,醒来我打开手机,先查看有无文章发表。如有,则全天心情愉悦,神清气爽;若无,也不懊恼,打开前一天写就的文字,再仔细打磨,慢作修改,再读觉得满意时,便起身准备早餐。
  吃饭、刷碗、擦桌、拖地,做完一堆家务,还剩大把闲暇时间,我便拿一张凳,捧一本书,泡一杯茶,坐在庭院中读书。没有庭院,一定体会不到庭院清晨好读书的滋味。
  而我,恰好拥有这样一个庭院,不大,三十平方米。院西,鱼池内,一群群雍容华贵、五彩斑斓的大金鱼,正悠闲地游荡着,斑斓的色彩、飘逸的体态,是那么的灵动、游弋。院东,南瓜藤如虬龙般在架棚上蜿蜒,在茂密的瓜叶间盛开着金黄色的南瓜花,金灿灿的花,带着露水,昂立在片片的绿叶间,显得格外耀眼。太阳还没有出来,庭院里满是葱茏的绿,饱满得快要绽开了,绿叶片上,还凝着透亮的水珠,空气异常清冽。庭院读书,欲望和杂念悄然而去,只留下书香。书香伴庭院,庭院伴绿荫,绿荫伴书香,心灵经过书香的浸润,变得更加充实,在庭院读书的确是一种美的享受。
  作家余秋雨曾说:“时间与文字在一个个老庭院里厮磨,这是文化存在的极温暖方式。”
  早晨庭院读书,莫过于阅读古典诗词,或吟、或诵、或朗、或读,让古典的诗韵,化作一种声音,流淌在早晨的空气中。如此晴好的清晨,最是适合读诗吟词了。内蕴、雅致、活泼、灵性,那种古典的诗意,成为了一条潺潺的溪水,从时间深处华丽而出,氤氲在这个早晨的氛围里。素洁的,清澈的,有一种心灵的契合感,一种人与自然的和谐。
  院内,一只只勤劳的蜜蜂在南瓜地花丛中,飞来飞去忙着采蜜,不时发出嗡嗡嘤嘤的鸣吟,那,就成了一种阅读的伴奏,仿佛,是《诗经》里的“韶”乐,唐诗宋词里的“管弦”。
  院外,一群群麻雀俏立树枝上,喳喳喳地叫个不停。它们也在阅读吗?阅读蓝天的明净,还是阅读那拂过的一缕缕清风?我的心中,会因此产生阵阵喜悦和温暖。
  “山光照槛水绕廊,舞雩归咏春风香。好鸟枝头亦朋友,落花水面皆文章。蹉跎莫遣韶光老,人生唯有读书好。读书之乐乐何如,绿满窗前草不除。”南宋诗人翁森的《四时读书乐》中《春》的诗,将庭院读书的美妙之感写得恰到时好处。如此,庭院读书是一种闲情逸致的享受,也是一种心灵深处的抚慰,唯有心无旁骛展卷阅读,才能在薄薄的书页、浅浅的文字里,享有心静自然凉的无限美好。
  中午的暴晒,庭院中积满了郁郁的热。下午,庭院对面的沧浪河边就是读书的最好去处。
  相传屈原在《楚辞渔父》里的自白“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表达了他“世人皆浊我独清,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情志,故兴化人民将此水命名为沧浪溪,即今沧浪河。北宋初范仲淹濒水建起的“沧浪亭”,文人雅士在此聚会,用沧浪水煮茶烹茗,作诗遣兴。曾经令人骄傲的沧浪亭早在日寇侵华战争中毁灭殆尽。
  沧浪河水哗哗,树上鸟叫蝉鸣,带上一本书,席地而坐树遮阴,河边阅读心自凉,也来一番附庸风雅,学一回沽名钓誉。
  阳光里,树荫下,何不阅读一些散文,写景抒情的,或者哲理意趣的,或者款款忆旧的,或者自然风光的,或者诗情画意的。那里面,引人入胜的标题,丰富多彩的内容,优美华丽的句子,有真景象,真性情,真趣味,真情感,把我带进浩瀚的书海里去获取一些轻松的人生的愉悦。有人把读书比作“朝饮木兰之坠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我以为再恰当不过了。当拥有一本有篝火的故事或写满月亮的古诗集,内心便汩汩生出一份柔软与温暖,一如诗人里尔克所写——如若尘世将你遗忘,对沉静的大地说:我流动。对迅疾的流水言:我在。
  几只蝴蝶在树下飞来飞去,也许闻着书香而不肯离去。听蝉的高歌,鸣虫的低吟,清脆悦耳,高低错落,此起彼伏,好像为我读书的举动而高歌,为我读书的沉思而伤感。几只小鸟也欢快地叫着,乐此不疲,为我读书的陶醉而演奏一部交响乐曲。
  我坐在沧浪河边,沉浸在一本本书籍撑起的片片绿荫中,丝丝凉意不觉萦绕在心头。书中海纳万千,古今繁华常存。典籍里的中国,在文字里闪着金光,孔子三千子弟坐而认道,屈原忧国怀民行吟泽畔,李白斗酒诗百篇的雄浑,王维的远看山有色的清雅,陶渊明悠然见南山的恬淡,如此繁多的光芒透过文字的表达,折射出熠熠生辉的光芒。此时此刻,我恰如与古人、贤者进行心与心的沟通交流,与日月、山河进行爱与爱的真情对话。这方地,没有颜如玉,也没有黄金屋,唯有一地清澈,浸润心田。
  一书一人一世界,一院一河一寸地。动情时,大声朗读起来;深思时,超乎想象遨游。伴着四溢花香、鸟鸣蝉唱、河水流淌和树叶吹起哗啦声,香气扑鼻,悦耳动听,它们都是我的听众,都是我的知音。
  正像《小窗幽记》里说的:“闲中觅伴书为上,身外无求睡最安”。闲暇时,觅一处方地,以书为伴智慧生,以书为友心气平,以书为伍最惬意。开卷有益,活到老,读到老,快乐到老。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从承德回来,就去了中南海。 中南海在大部分国人眼里既熟悉又陌生。这里既是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办公地方,又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居住之地,是国家政治生活的心脏。因为长期不对外开放,对大多...

叶集离我家并不远,大约将近一百里路吧,早就想到叶集去看看。因为我知道叶集在上个世纪新文化运动时期出了未名四杰,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叶集还有个未名湖,在我的想象里一定是风光旖...

世上本无路,是走的人多了,才成了路!先生的话当然是开自然的真理! 有了路,未去走过的人,他还是不熟路,或脑袋中由人塞个生硬印象,连东西南北也许都模糊。只有去过不止一次的经历者...

小时候,站在高高的幸福河河堤上,往西北望,盐碱滩、芦苇荡、红荆树、黄土路、矮房子、土黄色的小村子是一幅绝美的乡土画。 画中惹眼的就数红荆树了,盐碱滩上有很多,呈不规则排列,高...

一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跟摄影人去看风景了,他们是通过镜头去看风景,与众不同的是,对风景的要求更为细致,更为精妙些。自然之美,在于自然的流露,每一个时辰,都在决定着风景的不同品质...

雪来的时候,我躺在一张床上。十年前,我用所有的积蓄,租住了这个鸟笼。它挂在高楼的第八层,七十几平米,我所有的积蓄也只是首付,按揭贷款后,我负债累累。从那以后,我在城市弯下腰...

小时候,具体地说是有记忆之后,十岁以前,我觉得我们的刘家胡同就很宽了。稍后,又知道我的家在金岭村,金岭村就很大了。那时候并没有走出去的奢望,只听说村里有人闯关东去了,也有人...

我为父亲歌功颂德/袁琪 父亲是天,他支撑着我们,父亲是春,他给了我们阳光,父亲是夏,他给了我们温暖,父亲是秋,他给了我们成熟,留给他自己的却是满头白雪的冬。 父亲,袁希珍,1925年...

一 老屋后的那面山坡,自打我记事起,它就是我们的自留坡了。有点像自留地那样,它成了我们“私有”的领地。 当然,说是私有也不全对。首先,我们就没握有它的“生杀”大权。随意栽种、简...

看着墙边那两大蛇皮袋红薯渐渐少下去,分别变成了半蛇皮袋,当我把它们誊装到一个纸箱时,它又由一大箱渐渐变成了半箱,我不禁有些释然,甚至冒出些惬意来。 今年红薯收获季节,看着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