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上,庄严的国徽悬挂中央,10面红旗分半簇拥国徽旁,醒目的横幅一目了然,浅蓝色的布毯围桌紧裹,发言席在桌旁而立,只见主持人对着话筒按议程照稿念读。这是2004年3月一个阳光灿烂的上午,江苏省兴化市李中镇人民政府换届选举大会的现场画面。
  
  台下,来自全镇各条战线的代表们,胸前佩挂鲜红的“代表证”,按照划好的指定位置,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聚精会神地凝视着大会主席台,双手放在两人拥有的一张桌子边,专心聆听主持人的讲话。
  
  门外,身穿制服的辅警站在门口,认真履行他们的职责,严格地维持秩序。
  
  选举大会,依照议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当到了选政府副镇长这个程序时,会场工作人员各就各位做自己份内的事务,发选票到每位代表手中,发票员向主持人报告情况后,计票员和唱票员快步走到各自位置,把红色的投票箱检查完毕,共同见证神圣时刻的到来。
  
  “今天,应到会正式代表51名,实到会代表51名,请假和缺席的没有,现在可以开始投票。”台上主持人发出的声音,就像一道闪电似地速度传到人们的耳边和心里。
  
  代表们这时个个低下头,仔细地看着选票,他们要认真而慎重地在选票上投下虽不记自己名字但发自内心的一票,选出值得他们信任和信赖的副镇长。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会场里一时很寂静,落针可闻。坐在列席代表位置上的我,心呯呯直跳。“我能选上吗?”神经紧张得脸都发红的我,不由地心里像敲鼓,暗暗在自言自语。屏声静气焦灼不耐地等候着,听最终投票选举的结果。
  
  为了这次选举,时任市委常委、市人武部政委龚智,事先跟我镇的党委书记做了沟通。在增补新的一名副镇长人选时,当初,书记还有点犹豫,他对龚常委说:“把晓年放进去,他能选得上吗?”“你尽管放进去,选不选上这是他个人的事”龚常委用充满信心而又坚定的口气回应。我知道这件事后,心里很难受,“连一个直接领导都不敢相信我,怎么还能参加竞选?”我内心纠结,不禁感叹,扪心自问。
  
  没过多久,经过他们的上下协调、商定,并报市委同意,把我作为副镇长增补对象,放进了正式选举名单中。当时书记对我信心不足,自然也有他的考虑。在他脑子里认为,我这个在当地老实得出了名的人,不喜欢跟领导套近乎,实打实地干工作,待人诚挚、厚道,做事认真负责,原则性很强,不擅长吹牛拍马,尽管份内的武装工作做得年年获得上级表彰,可社会关系学还显得比较差点,担心选不上会献丑。
  
  那时,在列席代表席座位上,我总是低垂着头不敢抬起来,手握着笔在纸上不经意地划来划去,恨不得早点离开会场,脸上的神情很不自然,生怕落选惹人讥笑。但,我给自己鼓劲,意在提醒自己:“别担心,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坚信人民代表会出于公正来公平投票。”
  
  果不其然,结果跟书记的多虑截然相反。会议室内投票现场,计票员把收上来的选票当场进行了统计,唱票员逐一对选票张张报数,计票员用白粉笔在黑板上画五笔字划的“正”字,看有多少“正”字,以笔划统计得票数。
  
  “居晓年同志,得票51张!”这时,主持人用洪亮的声音向大会报告投票结果。
  
  “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祝贺他全票当选李中镇人民政府副镇长!”主持人再次对着话筒高声宣布着。
  
  台下掌声如雷,代表们由衷地发出喝彩声,会议室门外的辅警们也高兴得鼓起了掌。列席代表们的席位上,不少人情不自禁地站起来,同样用热烈的掌声对我能够当选表示真诚而热烈的祝贺。我此刻的心情,仿佛似那大海翻滚的波涛,一时难以的平静,我激动得眼泪夺眶而出,泪水宛如断线的珍珠从眼眶滑落了下来。“这是真的吗?我能全票当选?”我感到一时难以相信,激动得手脚不知往哪儿放。兴奋愉快,难以言表。会场内所有人都把欣赏和赞许的目光投向了我。
  
  “晓年这个人就是过硬,全票当选真不容易啊!”现场一位白发苍苍的人大代表发出赞叹。是呀,我今天走到这一步,也真是意想不到,感谢组织的认可和代表们的信任!我不禁感慨万千,心里涌起对代表感激的情愫。
  
  从此以后,我在李中镇担任副镇长兼人武部长,默默无闻的工作,不忘初心,勇于担当,肩扛使命,爱岗敬业,多次获奖,一直干到了退居二线。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乡下老家废弃马圈的屋檐下,架子车倚墙倒立。轮胎上残留的泥土,还有那锈迹可见的轮毂,仿佛在诉说过往的村庄岁月。 负重的车轮小心翼翼,在蜿蜒坡陡的黄土路上,慢慢下行转弯,父亲用肩...

北风日紧,大地渐冷,不知不觉,小雪已至。 这里的小雪,指的是节气。随着小雪节气的到来,天气也由深秋的冷变成了初冬的寒。寒风拂面,草木凋零,持家过日子的主妇们知道,该到腌菜的时...

今天是母亲仙逝五周年纪念日。 五年前的今天,母亲在不停嚷嚷着回家、终究没得回去,在城里小儿子家与世长辞。享年八十三岁。母亲是先知先觉者,她知道要走的时间,可我们不知道,以为母...

听雨,是一种沉浸式体验,需要专注,投入,更需要一份心情。 一 下楼做核酸,发现小雨密集,空中不见雨帘,地上有雨落,在浅浅的积水里蹦蹦跳跳,像玩水的孩子。 去储物间拿了伞。雨打在...

这天下午,微信的年级群班级群里难得浮出水面的老同学似乎缺氧似的,一个个露出滴着水珠的脑袋,吐出类似的泡泡——“沉痛哀悼单老师、愿天堂一路走好,家人节哀顺变!”诸如此类的话语...

我背着渔具,兴奋地沿着小河边铺满枯草的小径向前走。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惬意的感觉了,就是三年前,在每一个晴朗的秋冬,或者每一个周末,故乡的小河,总能把我的脚绊住。 我从小河的堰...

晌午,阳光洋洋干干地笼罩着大地。张松拉着拉拉车,车上放着几个蛇皮袋子,袋子里装着几个空矿泉水瓶子,这是他在别处捡到的战利品。他拉着车子正要进小区,保安拦住他问道:“你是干什...

我是快乐的天禄湖公园步行族。微信朋友圈里,常晒些视野中天禄湖畔迷人的风景美图。 记得韩愈曾说过:“以鸟鸣春,以雷鸣夏,以虫鸣秋,以风鸣冬。”秋已至,虫鸣是旷野最生动的音符,不...

一 向往春天,是长期在寒冬跋涉的人们心中的呐喊,是迎春花初春时的期盼……随着冬雪的融化,春天正悄悄地向我们走来。天气暖了,小草绿了,我站在初春的高岗呼唤: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得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