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一至周五下午两点半的这个时间段,我都得按事先设定好的闹钟铃声,从家里午休的床上爬起来去坐公交车,经过半个小时的行程,到位于城区西合路校区的泰州市大浦中心小学校园北墙一(2)班散学点位置,早早地等候宝贝孙女放学。
  
  我每次来到这里,差不多总是第一个,安下心慢慢等时间过去。我在这等待的时间内,对这所学校通过去与门口保安聊天交流,知道了学校的一些前世今生。大浦中心小学是一所历史悠久的百年老校,是一所精致润泽、美好卓越的百年名校,是曾经的国家领导人胡锦涛母校。
  
  我这时看手腕上戴的表,离孩子们放学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我还是走到自己要去的位置,在三点三十五分左右,跟我一样来接自己家宝贝的家长们逐渐到齐,我发现有不少是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他们有骑电动车来的、有乘公交车来的、也有步行过来的,个个按时来接和我同样的心情。家长们在等待过程中,我听到不少关于讲这所学校的情况。
  
  一位望上去颇有几分学识风度戴着金边眼镜的老大姐神采飞扬地向大家说“你们知道吗?大浦中心小学里的环境恬静整洁,学习活动智趣多样,校园生活真的是丰富多彩啊!”“我家孙子就喜欢到这里上学!”在她旁边接上话茬的大爷激动地说道。“是的,我也是冲着这样的校园环境和学习氛围把孙女送来读书的。”我也插上一句。一年级,是种子萌芽的开始,是生命拔节的序曲。选择一所理想的学校,为孩子走过六年的学习生活,从懵懂儿童成长为飒爽少年特别的重要。我跟学校的保安与家长交谈里了解到,这所学校的教师形象质朴严谨,培养学生个个要求蓬勃向上。他们“责任在心,先锋在行。”把最美好的世界献给孩子,是这所学校的办学理念。
  
  当我沉浸在对大浦中心小学美好未来憧憬之时,不知是谁在接孩子的人群中惊喜地叫了一声:“出来了,我的宝贝!”随着这声响亮的发出,我们把目光都聚焦到了校园大门出口处由东向西走的学生步道上。只见一位班主任老师站在小学生放学走的队伍旁,一个学生举着醒目的班级牌子,领着并排两列的全班同学整齐地向规定的散学点,有秩序地整齐行进。“稍息、立正,抱臂……”领队的同学发出这样的口令。孩子们动作协调一致,围上来的家长们喜形于色,像是多年不见久别重逢,看到自己家的孙子、孙女时,连忙招手示意。
  
  我见这些来接宝贝的家长脸上仿佛如鲜花绽放一般笑得是那么的甜!“同学们再见!”“老师再见!”师生们互致问好道别,犹如鸟儿飞舞,孩子们分别跑到自己的家长身边,由他们各自接回家。我发现,背着书包的孩子们不一会儿,轻装从简,跟着接宝贝替其背书包的家长们,高兴地消失在回家的路上。我也是这样,背着宝贝的书包,大手拉小手,朝公交站台方向走。在边走边想中,我真挚地希望每个宝贝在大浦努力成长为更美好的自己!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乡下老家废弃马圈的屋檐下,架子车倚墙倒立。轮胎上残留的泥土,还有那锈迹可见的轮毂,仿佛在诉说过往的村庄岁月。 负重的车轮小心翼翼,在蜿蜒坡陡的黄土路上,慢慢下行转弯,父亲用肩...

北风日紧,大地渐冷,不知不觉,小雪已至。 这里的小雪,指的是节气。随着小雪节气的到来,天气也由深秋的冷变成了初冬的寒。寒风拂面,草木凋零,持家过日子的主妇们知道,该到腌菜的时...

今天是母亲仙逝五周年纪念日。 五年前的今天,母亲在不停嚷嚷着回家、终究没得回去,在城里小儿子家与世长辞。享年八十三岁。母亲是先知先觉者,她知道要走的时间,可我们不知道,以为母...

听雨,是一种沉浸式体验,需要专注,投入,更需要一份心情。 一 下楼做核酸,发现小雨密集,空中不见雨帘,地上有雨落,在浅浅的积水里蹦蹦跳跳,像玩水的孩子。 去储物间拿了伞。雨打在...

这天下午,微信的年级群班级群里难得浮出水面的老同学似乎缺氧似的,一个个露出滴着水珠的脑袋,吐出类似的泡泡——“沉痛哀悼单老师、愿天堂一路走好,家人节哀顺变!”诸如此类的话语...

我背着渔具,兴奋地沿着小河边铺满枯草的小径向前走。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惬意的感觉了,就是三年前,在每一个晴朗的秋冬,或者每一个周末,故乡的小河,总能把我的脚绊住。 我从小河的堰...

晌午,阳光洋洋干干地笼罩着大地。张松拉着拉拉车,车上放着几个蛇皮袋子,袋子里装着几个空矿泉水瓶子,这是他在别处捡到的战利品。他拉着车子正要进小区,保安拦住他问道:“你是干什...

我是快乐的天禄湖公园步行族。微信朋友圈里,常晒些视野中天禄湖畔迷人的风景美图。 记得韩愈曾说过:“以鸟鸣春,以雷鸣夏,以虫鸣秋,以风鸣冬。”秋已至,虫鸣是旷野最生动的音符,不...

一 向往春天,是长期在寒冬跋涉的人们心中的呐喊,是迎春花初春时的期盼……随着冬雪的融化,春天正悄悄地向我们走来。天气暖了,小草绿了,我站在初春的高岗呼唤: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得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