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轻霜,清秋已至。金黄主色渐次息歇,枫叶黄栌正燃红色。山川大地,层林尽染,浸洇跳荡,如一串串火苗,似一簇簇火焰,象一团团红云,满山披锦,红波相涌。
  清凉霜露,枫叶红颜如醉;浅淡月光,黄栌轻雾微茫。
  片片红叶,隐藏了生命中最情深、最悲壮而又激荡的丰富信息。
  庐州城南,有天鹅湖畔。每至晚秋时节,便可看到三三两两的红枫树点缀在湖畔各色松柏杂树丛中,显得格外地耀眼。枫树叶有宽叶与细叶之分,但都片片殷红,特别是宽叶的红枫,秋愈是深,愈是红得如鲜血,如烈焰,让人敬畏,让人感叹。片片红叶之间,相互点燃出红色激情,组成了一堆堆篝火,仿佛诠释着秋天的最终哲理与生命的全部意义。我自七年前从外地来天鹅湖畔的一家出版社上班时,正是深秋的时候,由于孤身一人,往往吃过中饭后便来到湖畔散步。有一次正当我穿行于湖岸小径时,在树梢与丛薮之间,不经意间忽见到那一片片红艳艳的枫叶,立即便被那火红的叶子深深地吸引了,顿感一股暖流涌入怀中,仿佛遇到了知音一般。那一片片红叶,好象也感应了我的目光,它愈显得富有灵性与激情,迅速驱赶了我那难熬的孤寂与惆怅,使我振作了精神。自此,我每天去看她,直到她完全退去红色,从枝头悄然离去,回到养育了自己整整一个春秋的树根旁,或者飘向湖岸的树林之中,或更远一点飘散至天鹅湖那澄澈清瘦的水面上。而我,也迈出了那一段最苦涩的思念亲人的日子。
  是的,红色的枫叶,人们总把她当做情爱、坚毅与运气的象征。在北半球的许多国家,如加拿大、日本及我国的东三省及长江中下游等地方,便常常能见到它们。人们是如此地珍爱于她,以致于常把她当作精神的象征与美好的祝福。在加拿大的国旗上,就以枫叶作为象征的。有传说道,在枫叶落下之前就接住枫叶的人会得到幸运;而能亲眼目睹枫叶成千成百落下的人可以在心底许下一个心愿,在将来的某一天就会悄悄实现。如果能与心爱的人一起看到枫叶飘落,两人就永不分开。也有的说,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摘下一片枫叶或捡起一片枫叶,那未来与你度过一生的人就会在捡起枫叶的一周内出现。这些传说当然是美好的,它寄托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企盼与祝福,但从另一面不正反映出人们对那一片片红枫叶的钟爱与遐想么?
  在我的故乡,每到深秋甚至是初冬的时候,也能见到一种称做“红舌头”叶子,因它叶片园小丹红,形似舌头,所以故乡的人们是这样形象地称呼道。“红舌头”,仔细考察起它来,或许也有正规的学名,那便是在江淮或江南山区常见的黄栌叶。那叶,同样地是鲜红鲜红的,而近观它的形状,亦如心形,所以在我看来,如其说它象舌头,还不如说它更似一片片红心呢。小的时候,我记得常随故乡的小伙伴们,去较远的山林溪涧边砍柴,由于“红舌头”生得矮小,最高的也只有一人多高,且木质坚硬,最便于当做薪木,因此它常常成为我们的砍伐对象。“红舌头”砍倒后被我们背到家中,待山里大雪封门的时候,父亲便把那一捆捆相杂着“红舌头”的柴木,再加工成一节节薪柴,以备应急之用。当“红舌头”被刀砍斧削时,那散落在雪地里的一片片红叶,便显得分外坚贞与红润,仿佛不用点燃就已经在激情地燃烧,倘把它们放进灶堂里,就更是火红火红的一片了。可惜的是,那时人小,并不懂得欣赏“红舌头”的品味与情趣的,只是每当我上山劳作累了时候,攀上一块巨大的岩石上,放眼远眺,见那一株株“红舌头”分散点缀在深山丛林之中,如一团团野火,远远望去,宛如万缕罗纱缭绕树间,“叠翠烟罗寻旧梦”,把寂静的山林照亮得红光闪闪,也把我们孤寂的童年照得鲜亮起来。那时,虽然我们不知如何感喟那片片红叶所带来的激情,但正因为那一片片心状的红叶,却使我记住了故乡山水的勃勃生机的场景和那逝去的艰辛劳作的岁月。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小枫一夜偷天酒,却倩孤松掩醉容。”枫叶黄栌,在诗人们的眼里,是非常浪漫而多情的。然而,不论是枫叶还是黄栌,在这辽阔与诉不尽情思的清秋,那一片片红叶,我以为更多是给了人们以激情与力量。在沉寂萧瑟的深秋里,正是那如火如血一样的片片红叶,慰藉了人们悲秋叹秋的孤苦心灵,让人们在思念、艰辛之时得到许多抚慰。是呵,那片片红叶,不正是上帝特意送给人们作为在人生旅途中的礼物吗?她是秋的另一种名片,是秋的精魂,秋的胸怀与丰采;她更是一种神圣的精神象征与人生况味,是一种对人生的沉淀与生命轮回的严肃探求。
  趁秋还没有完全离去,拾起一片红叶,把她悄悄地收入书香之中吧,她也许如传说的那样,在来年带来好运。因为,那一片片红叶,点燃了整个清秋,寄托了一片片深情;那一树树红叶,演绎着秋天的童话,构成了一个个梦想。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人说,为什么去登山?答曰:因为山在那里,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就这么简单。山,苍老的山,早就在那里了,它在等什么?它在等谁?它一定在等有缘者,或者说,它在等我。 一漫山小记...

南方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今日已是小雪节气,立冬是十天前的事了。 立冬是冬季的起始。立,建始也;冬,终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立冬,生气开始闭蓄,万物进入休养状态,大地变得沉静...

一 先是“大舅舅”出来了呢,后来给“摁”下去了。没过多久,它又把旁边的“小舅舅”给带出来了。照此这样下去,倘若那五个“舅舅”都想探出头来,这可咋办?就实在没法了呗! 那看不下去...

午夜失眠了,索性起床望窗外的风景。 以往赏夜景,都不是在冬季。因为夏季的夜景最美。可以闻到麦香,可以看见麦穗的剪影,可以感受月光的爱抚。而冬季的夜景,除了寒风残月,就是哑巴一...

作文休息时,偶尔翻翻网页,小结个人,回望来路,感恩贵人。百度显示:《孩子网》润物无声的5角钱仪式感总阅读6.2亿,真是奇迹。可能,也许,还会更多吧? 朋友助推力 2018年11月,我作润物无...

做了十几年老师,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做一个怎样的老师,在我的头脑里萦绕。记得刚走上讲台的那几年,只是知道如何把这节课上好。随着时间的流逝,激情的锐减,开始思考老师的归宿。...

单位开罢欢送会,六十岁的李东阳局长,就正式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休了,解甲归田,回家养老,这很正常。到了一定的年龄,退休休养,本来这是好事,他表面上表现得十分镇静与自然,然而骨子...

在影视剧里经常看到有老人拿着很长的旱烟秆,做工考究,吊着一个小烟袋,吞云吐雾,怎么看,都很悠然自得。父亲的土烟筒虽然与旱烟杆相似,但也有很大的区别,土烟筒的长度只有二十公分...

曾经拖着沉重的身躯养活过我们的石磨,在历史长河中悄无声息隐退。 近来猛然回想,两合拥抱在一起永不分离的石磨,终于劳燕分飞,各自珍重。起码淡出我的视野已有四十多年了。 我想,人间...

(一)聂耳墓和凌虚阁 2022年7月28日,重游昆明西山龙门石窟。 说是重游,99年曾经跟旅游团去过一次。因为时间久远,游客太多,摩肩接踵,喧闹不已。加上那时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对于前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