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孟之乡,泛指山东。具体而指,则为济宁。孔子,被尊称为大成至圣先师,简称“至圣”,其故里在济宁市下属曲阜市;孟子,被尊称为“亚圣”,其故里离曲阜市二十多公里,在济宁市下属邹城市。
  山东是我的第一故乡,我在那里出生和成长。早年间,在山东老家读高中时,同学好友考入孔子故里的曲阜师范大学,后她邀我去曲师大玩了几天。我们俩登上过曲阜的城墙,游览过“三孔”,即孔府、孔庙、孔林。多年以后,我再次跟姐姐她们,陪着亲戚又去过一次。曲阜市已经成为,世界知名的旅游城市,世界各地的人,纷纷慕名而来,至虔至诚拜谒孔圣人。
  相比较之下,孔子孙辈的学生孟子,名声地位显然比不上他师祖显赫。在邹城市的孟子故里,亦不如孔子故里人熙来攘往,甚至有些人,可能都还不太清楚那个地方。其实,孟子故里跟孔子故里一样,也有“三孟”,即孟府、孟庙、孟林,只是规模和规格,肯定不如孔子故里雄阔和宏伟。
  别的不说,仅就孔庙大成殿而言,又称“至圣殿”,金碧辉煌,规模宏大,是我国祭祀孔庙堂中,规模最大的一座,与北京故宫太和殿、泰安岱庙天贶殿,并称为“东方三大殿”。恰巧,这三个大殿我都曾去游览过,有些印象。
  众所周知,北京故宫太和殿又称“金銮殿”,建筑面积最大,皇帝住得地方自不必说;而我老家泰安岱庙里的天贶殿,建成时间最早,比建于明永乐年间的太和殿,早四百多年,但现存天贶殿乃清乾隆年间重建;曲阜孔庙大成殿,则于公元1104年,宋徽宗赵佶取《孟子》中“孔子之谓集大成”之语义,改名“大成殿”,比天贶殿晚12年。
  比较起来,孟子的“三孟”,都只能算小巫见大巫,或者称缩小版的“三孔”。各种规模建筑都要逊色许多,这也很正常,孟子名气没有孔子名气大。
  
  二
  二〇一九年金秋十月,回了趟故乡山东,原计划和老家的亲人们过个春节,没想到遭遇疫情,春节过完也不能马上返蓉。一直住到二〇二〇年四月底,才冒险返回成都自己的家。
  其实在老家,很偶然的,在疫情爆发之前,趁着秋高气爽、大美秋日里,先跟姐姐、姐夫他们,走马观花游了趟江南,苏沪杭著名景点都逛了一圈。回来后,又马不停蹄在孟子故里周边闲游,爬了山,逛了王陵。疫情突如其来期间,不能出门,天天窝在家里和老妈相依为伴,在自家一楼小院里放风,日子过得倒也惬意和温馨。直到春暖花开,疫情形势有所缓解,才又赶在回成都之前,随着我姐以及泰安老乡家的姐姐,在孟子故里匆匆逛了孟庙,孟府,以及周边一些景点。
  孟子故里邹城市,位于山东省西南部,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邹鲁文化的发祥地,因孟子更加扬名。著名的孟母三迁典故,孟母断机故事,就发生在那里。孟子是战国时期的哲学家、思想家、教育家,是继孔子之后,最著名的儒家学派二号代表人物,与孔子并称“孔孟”,在元朝时候,被追封为“亚圣”。
  孟子三岁丧父,家境贫困,全靠母亲培养,孟母三次搬迁择邻,后断机教子,终让孟子明白母亲的苦心,从此发愤读书。学业有成后,收徒讲学,带领弟子,游历各国。劝说国君们讲仁义,重德治,施行仁政、王道,反对不义战争。孟子的言论著作都收录在《孟子》一书里,其中大家所熟知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等不少名篇,被编入中小学语文教科书中。
  孟庙,又称“亚圣庙”,为历代祭祀孟子的地方。孟庙是五进院落的古代建筑群,以方体建筑“亚圣殿”为中心,南北为一条中轴线,逐院前进,错落有致。“棂星门”是孟庙第一道门,有重大活动时才开此门,平时闭门不启。不过现在则是进入孟庙的正门,进“棂星门”即为孟庙的第一进院落。
  孟庙并不大,要不了多久就能逛完,比之孔庙确实小很多。然而,随着我走马观花随意游逛了一番,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却是孟庙里面的千年古树。眼前一棵又一棵的苍松翠柏,虬枝接叶,劲干擎天,颇给人以沧桑感。
  
  三
  孟庙进门口处,就有一棵古老的大桧树,树枯枝干,可以想象,饱经沧桑,是默默无闻的历史见证者。庙内还有许多奇形怪状的大树,历经千百年风吹雨打,可谓孟庙一大奇观。
  听说庙内共有各种树木四百多株,大多为古老的松桧和侧柏。其中,宋宣和年间建庙时所栽植的桧树,已有900年的历史,也有银杏,古槐,紫藤等。庙里的那些树,树形奇特,如虬如龙,千奇百怪,姿态各异。随着沧桑的岁月侵蚀,有些树干依然苍翠挺拔,有的则发生扭曲,虬干曲枝,看起来犹如大型的桧柏盆景。
  古树虽历经自然界风雨雷电以及人为破坏摧残,但枝干依然挺拔,气势雄伟,庄严肃穆。站在甬道中间,环顾两排的古老大树,不由素然起敬,很容易联想到孟子的名言:“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感觉那些古树,好像也被孟子思想熏陶,如孟子一样,一副坚强不屈、屹立不倒的伟岸形象,让人心生敬意。
  亚圣殿是孟庙的主体建筑,大殿始建于宋宣和三年,中间经过多次维修。清朝康熙年间,发生过大地震,原大殿被破坏倒塌,现存大殿,是后来清康熙十一年间所建。亚圣殿金碧辉煌,雕梁画栋,是座宫殿式建筑,大殿正面匾上书“亚圣殿”三个鎏金大字。在大殿前,却有一眼不大的水井,让我颇觉奇怪。井旁石碑有记载:“清乾隆十一年,庙前演戏,忽日中声震如雷,闻者环顾失色,见阶前陷有甓愁圆痕,熟视乃井也”,故名“天震井”。哦,原来如此,兹真乃奇闻奇事也。
  我们逛的相当随意,并没有认真专注仔细观看,女的嘛,大概如此,对古物古迹不求甚解,只顾和姐姐们打卡拍照留念,闲话聊天。后来,走到一处院内,发现里面立有一些石碑,定晴一看,其中一块居然就是著名的孟母断机处,失敬失敬!东院有两个小殿,供奉着孟子的父母。整个孟庙内院子里清风丽日,庄重肃穆,干净整洁,游人稀少,显得十分幽静。最后,我们从西侧门出去,跨过一个胡同便是孟府。
  
  四
  孟府与孟庙毗邻,又被称为“亚圣府”,座落在孟庙西侧,面积约4万平方米。前后共有七进院落,楼、堂、阁、室,前为官衙,后为内宅。孟府的规格也跟孔府一样,逢孟府举行大典,或皇帝驾到,宣读圣旨等重大活动时,先鸣礼炮十三响,然后才能打开仪门。后面则是后院内府,共有七道门,然后是一个开放式的花园,就是一个缩小版的孔府。
  又是一番随意瞎逛,完全没有顺序和章法,走马观花。在内府的第一进院内,我被一棵巨大的流苏树吸引,它也叫“四月雪”。那棵古老的大树,树冠庞大,遮天蔽日,把整个院子都遮住,冲到房顶上去。树上开满了白花花的流苏花,时值最美人间四月天,正在盛开中的流苏花,如雪似锦,洋洋洒洒,随风颤动,飘逸似仙,一尘不染,跌落凡间,令人惊叹的纯洁之美,确如四月飞雪,形象唯美而逼真。
  流苏每年在四月中旬开花,花期很短,只有七到十天,我们运气不错,正好赶上。来观赏流苏花的人相对较多,都在打卡拍照,我也拍个不停,录了视频,确实美不胜收,值得收藏。
  在孟府花园里,还有一棵巨大的七里香,花开正旺,密密麻麻,开得满树都是,小小洁白的花儿,犹如满天繁星,点缀在藤条蔓枝上。树枝就像被压弯了腰,从棚架上倾洒下来一大堆,几乎触地,跟大垂柳的样子还有点儿神似。想起贺知章的《咏柳》“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那里却是:万花垂下白丝绦。纷纷繁繁的小白花,点缀着满园春色,关也关不住的美景。
  我们就是闲逛,没有好好游览圣人府邸,仔细了解古圣、拜会贤达,注意力完全跑偏,都集中在那些花草树木上,看来还是自然风景更吸引游人。至于那些历史古迹,古物庙堂,圣人圣言,没走心,走马观花,最后混个“到此一游”的名头,惭愧惭愧。
  
  五
  邹城周边,其实还有不少景观,比如有一座明鲁王陵,又称荒王陵、明鲁王墓,位于邹城市中心店镇,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第十个儿子,鲁王朱檀及其嫔妃的陵墓。陵区占地面积7万多平方米,规模宏伟,肃穆,主要建有御桥、陵门、二门、享殿和明楼等。从大门口高大的白色牌坊处进入,笔直的大道很是宽阔,两边立有许多白色塑像,看起来挺气派,颇具皇家陵园的气势。
  我们几个人,是在疫情之前去的,也是随意逛逛。那里人更少,毕竟是陵墓,冷冷清清,除了遇见一些大学生,大概是学校组织的参观活动,别的没看到什么人。墓室规模宏大,资料说墓内各类随葬品共2000多件,墙上也有一些宝物、古文物照片,宣传栏里有介绍,粗略过了一遍而已。
  地面上逛完后,我们还进入地下的地宫,沿梯而下,里面有石棺,鲁王爱妃塑像,有介绍。里面没旁人,只有我们几个,虽有灯光照明,还是觉得有些阴森,胆子较小,草草转了一下,没啥可看,就赶紧出来。没有原路返回,想着穿过那片荒野,走过那片土地,再从那条田间林荫小道拐上公路。
  围绕陵园周边的环境倒还不错,吸引我们的目光,蹲坐着神兽雕像,虎视眈眈地护卫着皇家陵墓。待穿过去,发现那边是一大片湿地,是片芦苇荡,长满了密集的芦苇,寂寞地独自生长,已然被深秋染黄,干燥蓬松,浩浩荡荡。那深秋的芦苇最是好看,没想到意外碰上,让我们欣喜不已。
  芦苇花正在盛开,一丛丛,一簇簇,似花又非花,像雾又不是雾,在风中摇曳。身姿曼妙,袅娜多姿,阵阵秋风吹过,沙沙作响,让我兴趣盎然,惊喜连连,遂频频拍照。
  美,总是在不经意间显现,给你奖赏。是呀,要不是我们刻意拐了弯,又怎么能恰好遇见,那一大片芦苇荡呢?循规蹈矩、原路返回就不行。看来,美好的事物需要探索,敢于不走寻常路。就像无限风光在险峰一样,那些独自默默存在,寂静无人之处的美,都需要探索才能发现。
  
  六
  在疫情之前,金秋时节,我们还先期去爬了山。秋天是北方最好的季节,在北方登山望远,景色最美,让人最是心旷神怡。就在孟庙东侧那边方向,有一座不高的小山,名曰“护驾山”。然“山不在高,有‘贤’则名”,那座小山,就因为有孟子这样的贤士,地处孟子故里而出名。
  小山建有上山步道。在步道两边,长着不少小松树,苍翠欲滴,郁郁葱葱。拾阶而上,放眼望去,满山的色彩斑斓,“霜叶红于二月花”,红叶煞是惊艳,火红的颜色,鲜艳夺目。红叶和绿柏相互映衬,也还有五颜六色的其他树叶,构成一幅赏心悦目的金秋美景,而满山层林尽染,好一幅秋日唯美画面。
  顺着山上建的步道,一步一台阶往上爬,也可以随时驻足,眺望山下的远景。一派北方的秋色盛景,让见惯了南方风景的人,心胸豁然开朗。秋高气爽,天高云淡,惬意舒服,别样感受。远处的新城高楼林立,小城市却也是日新月异,发展规模日趋扩大。
  山上的石头很有特色,圆圆的,少有棱角,质地非常坚硬。不知道它们,经受了多少沧桑巨变,风吹雨打,被多少岁月光阴,才磨砺成今天的模样。特有的北方大岩石,大光梁,和南方的山石也是截然不同,粗犷滚圆坚硬浑厚,别有特色,很不同凡响。
  看到一块巨石,正好堆砌在另一块大石头的上面,且板板正正,稳稳当当,中间几乎没有空隙。真不知那横空飞来的石头,是怎么堆上来的?绝非人力所为。还看到另一块石头,外形好似一个猴子,卷着身子,蹲在另个一块石头上,活灵活现,形象逼真。眼见这一切,都令人肃然起敬,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神奇威力,鬼斧神工,深深为之震撼。
  爬到山顶之上,顶上堆积着一些大块杂石,旁边有些细碎沙石颗粒,净是圆圆大大的石头光梁。极目远眺,整个城市尽收眼底,城市欣欣向荣,气象万新,正在高速发展之中,兴建起不少新楼,一座充满朝气的未来新城,正在拔地而起。
  爬上山顶的那面是正阳面,太阳晒得到,下山则是阴面,晒不到太阳。山不高也不大,在背阴面,顺着下山步道,很快就下了山。山下围绕着唐王湖,秋风瑟瑟,湖水微微荡漾开来,波光粼粼。彼时已经透着深秋的肃杀感,湖内荷叶残败,芦苇枯黄。然,颓败也是一种自然美,秋天的唐王湖,毫无造作,自有一种不一样的天然美,那是金秋时节就该有的样子。
  
  七
  比之小小的护驾山,在孟子故里,还有一座颇有名气的山,叫做“峄山”。即在邹城东12公里处,因“怪石万垒,络绎如丝”,故名峄山。峄山的主要特色是石奇,洞奇,古时候,就有一些历代帝王和文人名士去观光祭祀过。耳熟能详、比较出名的就有:孔子、孟子、秦始皇、汉高祖、司马迁、李白、杜甫、苏东坡、郑板桥等人。
  峄山的石头大多呈滚圆状,被称做“顽石”,传说是女蜗补天剩下的一堆石头。峄山海拔582米,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素有“岱南奇观”之称。据说孔子曾在那讲过学,秦始皇东巡首登过峄山,相传梁祝也在峄山读书求学。峄山的东峰,就是当年孔子所登的东山,孟子说:“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说的就是那里。
  峄山脚下,有一家特别火爆的农家饭庄,农家菜味道相当不错。饭庄类似农家乐形式,食材新鲜,弟弟带我们去吃了那里的特色地锅鸡。都是现杀的农家土鸡,肉质紧实,味道特美,非常好吃。
  然而,那么有名的地方,来到山脚下,山就在那里,近在咫尺,我竟然没有爬上山顶去。是因为那次我去时肩负重任,要陪伴照顾亲戚和我妈妈。弟弟是个大孝子,之所以开车带上她们一起去玩,就是想让老人们跟着去转转,吃吃野味,呼吸一下山里的新鲜空气,知道她们一大把年纪,也不可能爬得上山去。
  弟弟给我买的门票,有点浪费。陪着两位免票进景区的老人家,我们只能在山底下,大光梁石头上坐一坐,晒晒太阳;或者在桃树下,在大石崖底下,就近转一转,散散步,那狭窄陡峭的台阶,是不敢上去的。我给她们拍拍合影照,打开随身携带的保温杯,端茶倒水伺候着,耐心等候,那爬山登顶的男士们下山归来。
  其实对我而言,爬山机会有的是,下次再回山东老家去爬即可,但那种陪伴老人的机会,却一次比一次少。妈妈年纪越来越大,甚至以后连坐车出门的时候,都可能会更少,想到这些,喉咙有些哽咽起来……
  买的门票浪费掉没啥,虽没爬上山去,只在山底下转悠,也并不遗憾。我倒真希望她们跟我一块爬上山顶,恨不得她们返老还童变回年轻才好,那样我不知道有多高兴、多开心!
  下次再去登顶,好好游逛一番,仔细感受一下,秦始皇,孔子,众多文人墨客纷沓而来的名山,到底是怎样的一番光景?届时,也一定好好写一篇,完整像样的登峄山记。还希望,妈妈也还一起跟着坐车来,再去吃好吃的地锅鸡。她虽爬不了山,还可坐在山下大光梁石头上,呼吸新鲜空气。只不过,换成已爬过山的人来照料她,等着下山归来的我。
  也巧,那天给老妈通话,她做完白内障手术后不久,正在姐姐家休养。年过八十的老妈,手拿智能手机,通过微信与远方的小女儿相见,她的眼睛看起来比过去清亮了许多。她仔细端详着,手机上画面里的我,连连点头:“行啊,行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姐姐在一旁也答应附和,说没问题。
  “疫情消失了就回。”
  老话说:“大疫不过三年”,从上次回家疫情开始,这就满三年了。疫情阻挡了人们外出的路,但阻挡不了想飞的心,早晚有一天,疫魔被战败,人们都能自由出行,随时相聚,不再担心隔离,重享天伦之乐。
  这样想着,脑海里似乎浮现出故土重游的情形,乃至正在奋力往山顶攀登……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乡下老家废弃马圈的屋檐下,架子车倚墙倒立。轮胎上残留的泥土,还有那锈迹可见的轮毂,仿佛在诉说过往的村庄岁月。 负重的车轮小心翼翼,在蜿蜒坡陡的黄土路上,慢慢下行转弯,父亲用肩...

北风日紧,大地渐冷,不知不觉,小雪已至。 这里的小雪,指的是节气。随着小雪节气的到来,天气也由深秋的冷变成了初冬的寒。寒风拂面,草木凋零,持家过日子的主妇们知道,该到腌菜的时...

今天是母亲仙逝五周年纪念日。 五年前的今天,母亲在不停嚷嚷着回家、终究没得回去,在城里小儿子家与世长辞。享年八十三岁。母亲是先知先觉者,她知道要走的时间,可我们不知道,以为母...

听雨,是一种沉浸式体验,需要专注,投入,更需要一份心情。 一 下楼做核酸,发现小雨密集,空中不见雨帘,地上有雨落,在浅浅的积水里蹦蹦跳跳,像玩水的孩子。 去储物间拿了伞。雨打在...

这天下午,微信的年级群班级群里难得浮出水面的老同学似乎缺氧似的,一个个露出滴着水珠的脑袋,吐出类似的泡泡——“沉痛哀悼单老师、愿天堂一路走好,家人节哀顺变!”诸如此类的话语...

我背着渔具,兴奋地沿着小河边铺满枯草的小径向前走。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惬意的感觉了,就是三年前,在每一个晴朗的秋冬,或者每一个周末,故乡的小河,总能把我的脚绊住。 我从小河的堰...

晌午,阳光洋洋干干地笼罩着大地。张松拉着拉拉车,车上放着几个蛇皮袋子,袋子里装着几个空矿泉水瓶子,这是他在别处捡到的战利品。他拉着车子正要进小区,保安拦住他问道:“你是干什...

我是快乐的天禄湖公园步行族。微信朋友圈里,常晒些视野中天禄湖畔迷人的风景美图。 记得韩愈曾说过:“以鸟鸣春,以雷鸣夏,以虫鸣秋,以风鸣冬。”秋已至,虫鸣是旷野最生动的音符,不...

一 向往春天,是长期在寒冬跋涉的人们心中的呐喊,是迎春花初春时的期盼……随着冬雪的融化,春天正悄悄地向我们走来。天气暖了,小草绿了,我站在初春的高岗呼唤: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得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