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血,今生曾有过一次为他人输血的经历。这经历,虽已过去40多年,但每当在抗战影视剧中,看到战地医院为受伤的将士们输血时,眼前就会浮现出我第一次献血的情景。
  1973年9月,当我迈入大学校门两个多月后,我所在的中文系师生在社会大环境影响下,就走出校门到工厂、矿山、农村开门办学。
  我们班分成几个小分队后,十多名男女同学在老师的带领下,来到了位于锦州连山区的杨杖子钼矿。杨杖子钼矿,是隶属于国家有色金属工业局的大型企业,也是国家著名的矽卡岩型钼矿产地之一。进入矿区,对我这个农村长大没见过世面的学生来说,是见什么都新奇,尤是松北、岭前矿,那挥动铁臂的装载机、那传送线上一个接一个的装有矿石的铁斗子,都让我感觉那场面恢宏、震撼,也让我大开了眼界。
  在矿区,我们除参观了矿山面貌外,还深入井下巷道了解矿工采掘生产情况。也就在我们从井下升到地面后的当天晚上,井下发生了落盘(塌方)事故。一名刘姓采矿技术员在井下工作时,不幸被落盘砸中,当时昏迷不醒,被送往兴城医院抢救。在抢救中,因伤者失血过多医院血液供给不上而需紧急献血。此时,正是深夜,矿上职工有的在井下工作,有的已倒班休息,无法联系召集干部职工输血。在这时间紧、伤者病危急需血液的时刻,矿办领导突然想到了来此开门办学大学生们,他立即联系到带队老师。老师听了矿领导的简短介绍后,马上到学生住宿处把酣睡的学生唤醒,说了一句“快上车去医院输血救人”。十多名男女同学先后上了停在门前的面包车。学生们上车后,没熄火、发动机还响着的面包车就似箭般驶入了去往兴城的旷野。在途中,车窗外漆黑一片,四野无一点光亮、无一声犬吠、无一声鸟鸣、无一声鸡叫,有的是两盏雪亮的车灯在颠簸的路上上下起伏地闪烁着。车内,十多名男女同学鸦雀无声,他们沉浸在悲伤之中,心里有的是“车快些,再快些,为伤者输血抢救生命”。车在急驶中到了兴城医院。当面包车“嘎”的一声停在院内之时,从急救门诊奔出两名穿着白大褂的医务人员,他们立即引领着男女同学抽血化验。经化验,这十多名男女同学无一人与伤者血型匹配,但有四名同学是“O”型。我懂得“O”型血是万能输血者这一知识,是学习毛泽东著作《纪念白求恩》一文知道的。在这四名“O”型血中,有三名是女同学、一名是男同学,他们是孙淑英、马昭、姜伟、孙宏文。其中,男同学孙宏文就是我。这四名男女同学在献血时,没人迟疑、没人害怕,撸起胳膊上的衣袖就伸进献血窗口。尽管如此,当那长长的针头扎进血管那一刻,我心里还是猛地抖了一下,随后便见鲜红的血从针头汩汩地流进针管内、流进血袋里,每人依次抽了200CC血才告结束,乘车回到了矿里。
  第二天获悉,尽管我们四名同学输了血,但伤者终因伤势过重而抢救无效逝去。
  此事虽过去近半个世纪,但也终因是我第一次献血而被深深印记在心中挥之不去,每每将淡忘的时候,影视中输血的镜头就又让我想起那次献血。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人说,为什么去登山?答曰:因为山在那里,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就这么简单。山,苍老的山,早就在那里了,它在等什么?它在等谁?它一定在等有缘者,或者说,它在等我。 一漫山小记...

南方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今日已是小雪节气,立冬是十天前的事了。 立冬是冬季的起始。立,建始也;冬,终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立冬,生气开始闭蓄,万物进入休养状态,大地变得沉静...

一 先是“大舅舅”出来了呢,后来给“摁”下去了。没过多久,它又把旁边的“小舅舅”给带出来了。照此这样下去,倘若那五个“舅舅”都想探出头来,这可咋办?就实在没法了呗! 那看不下去...

午夜失眠了,索性起床望窗外的风景。 以往赏夜景,都不是在冬季。因为夏季的夜景最美。可以闻到麦香,可以看见麦穗的剪影,可以感受月光的爱抚。而冬季的夜景,除了寒风残月,就是哑巴一...

作文休息时,偶尔翻翻网页,小结个人,回望来路,感恩贵人。百度显示:《孩子网》润物无声的5角钱仪式感总阅读6.2亿,真是奇迹。可能,也许,还会更多吧? 朋友助推力 2018年11月,我作润物无...

做了十几年老师,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做一个怎样的老师,在我的头脑里萦绕。记得刚走上讲台的那几年,只是知道如何把这节课上好。随着时间的流逝,激情的锐减,开始思考老师的归宿。...

单位开罢欢送会,六十岁的李东阳局长,就正式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休了,解甲归田,回家养老,这很正常。到了一定的年龄,退休休养,本来这是好事,他表面上表现得十分镇静与自然,然而骨子...

在影视剧里经常看到有老人拿着很长的旱烟秆,做工考究,吊着一个小烟袋,吞云吐雾,怎么看,都很悠然自得。父亲的土烟筒虽然与旱烟杆相似,但也有很大的区别,土烟筒的长度只有二十公分...

曾经拖着沉重的身躯养活过我们的石磨,在历史长河中悄无声息隐退。 近来猛然回想,两合拥抱在一起永不分离的石磨,终于劳燕分飞,各自珍重。起码淡出我的视野已有四十多年了。 我想,人间...

(一)聂耳墓和凌虚阁 2022年7月28日,重游昆明西山龙门石窟。 说是重游,99年曾经跟旅游团去过一次。因为时间久远,游客太多,摩肩接踵,喧闹不已。加上那时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对于前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