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的辽阔让人领略到的不仅仅是无边的风景,这里居然还能让人看清远方的乌蒙云雨。那一块云雨如同被捏成的黑黑的团,在慢慢地游动着,被立体化地展现出来,更有直观的视觉冲击。我惊讶于此情此景,是因为我从森林里来,对于风雨的感受是敬畏的,甚至是害怕的。在山里,来去匆匆,无影无形的风雨,是摸不着边,看不见形的。
  森林里的气候反复无常,明明是艳阳高照嘛,可以放心大胆地出行了吧。谁知道是哪股邪风,吹来了这么一片云,轰隆隆,哗啦啦,倾盆大雨专门往头上泼,不把人浇成个落汤鸡不算完。当你浑身发抖,呆若木鸡的时候,却云开雾散,依旧送来一个大大的红日头,让人觉得这个玩笑开得有些过头,有些哭笑不得。
  我们的大巴车无畏风雨,异常轻松而畅快地钻入风雨之中,好像是条大鲸鱼,不是怕水波多么汹涌,而是怕水波小了而干涸。这是一场痛快淋漓的洗浴,雨水冲刷着大巴车,在玻璃上形成一道动感十足的水帘,就觉得这份清凉从头到脚倾泻而下,这份清爽来自于内心深处,一连数日的劳顿,仿佛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清。
  车停下来时,风雨已然过去,我们大巴车停在一片无边无际的花海前。面前是油菜花海,另一边是一座座木刻楞民居。刚刚经历了一场风雨,阳光从纷乱的云层里照射出来,一道七彩长虹飞架南北。从额尔古纳河的左岸跨越到右岸,好像一座桥一样,在瞬间便构建了起来。阳光总在风雨后,绮丽的风景焕然一新,让人不能不感叹这世间的美好。
  八月里的油菜花已经凋谢,可每一株油菜的顶端还有一截黄花,在灿然开放着,花期的一段小尾巴还在随风摇动着,好像在安抚着我们的心。不敢想象这片花海的大美,会以怎样的姿态存在着,就这点点黄花,却也疏疏淡淡,恬静宜人,觉得这也是大块蜜糖所留下的残渣,放进嘴里品咂着,亦觉万般蜜意。
  木刻楞房屋的存在,不是刻意的,而是一种风情的存在与延伸。在一座木刻楞房屋前,便看见一位俄罗斯大叔,拄着一把开山斧,一脸汗水地收拾着一堆柴禾。大叔的头发花白而卷曲着,络腮胡子蓝眼睛,身着花格衣服,蓝布裤子。不要以为他是从对面的俄罗斯小镇过来的人,他与那里没有什么关系,他是实实在在的中国人,是我们的俄罗斯族。
  这里是室韦小镇,地处额尔古纳市的西北部,这里所居住的居民大部分都是我国的一个少数民族俄罗斯族,是为数不多的俄罗斯乡,有俄罗斯族近两千人,占居民总数的百分之四十,大多是在前苏联十月革命时来到中国的俄罗斯人后裔。这里距离俄罗斯不远,在额尔古纳河的对面,就是一座俄罗斯小镇,而走在这里,真的有走在异国他乡的感觉。
  对于木刻楞房屋,没有谁比我更亲近了。我是山里人,常年在山里劳作,冬天御寒的房屋,就是木刻楞的地炝子。地炝子是山里常见的居住房屋,因为东北的气候寒冷,便造就了地炝子这样的建筑方式。
  挖开半边山坡,借助山体的厚度和优势搭建起来的居住环境,是很优越的。尽管北风呼啸,这里却温暖如春。为了地炝子的牢固性,便在原木上刻楞,让每一根木头充分咬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完美的整体结构,才让整个地炝子更加坚固。
  这里的木刻楞都是高大的房屋,已经远远地超越了地炝子的概念,也超越了普通房屋的范畴。屋顶尖陡,门窗上都有非常别致的装饰,显得古朴典雅。
  这里是当年淘金热所遗留下来的小镇,房屋和院落依旧保留着当年的风貌。在一家木刻楞房前,一顶太阳伞下,几个人在玩扑克。见我们走来,漫不经心地甩着扑克,又抬头看看,有一位俄罗斯人面孔的年轻人,搭了这么一句话,让我猛然一惊。“大哥,吃饭还是住宿?很方便的。”
  话里带着一股浓重的东北味,怎么觉得比我还溜呢?让人倍感亲切。谁能想到,这句话竟然出自一位俄罗斯人之口?就冲这句话,我们停下脚步,在这里就餐。
  
  二
  奥洛契国家现代庄园,隶属室韦农牧场,是“农旅融合”的旅游项目,在距离室韦小镇五公里远的地方。庄园占地面积一万九千五百多亩,被额尔古纳河三面环绕,成为一个半岛。此时的额尔古纳河弯弯曲曲,好像是一条蓝色的丝带,缠绕在庄园周围,恬静而舒美。因为河水的洗练,无形中给这座半岛镶起一个蓝色的相框。
  我们走在一片辽阔的麦田之中,已经开始泛黄的麦穗,尖芒簇簇,艳波亮丽,别具风韵。听人说,我们此刻行走的路,正是在这个巨大的太极图之中,这条路正是一条阴阳鱼的脊背。我想象不出眼前的路有什么弯曲,明明是条笔直的路嘛,怎么弯曲出一个圆的呢?是啊!我们所居住的星球就是圆的,因为博大,便量化掉那个圆度,在我们的眼里便只有平阔,只有直线。
  太极图是我国的国粹文化中的经典,阴阳交汇,运盛万物,如同两条鱼一样,在不停地游弋变化着。我们按照顺时针的方向行走着,面南背北,左东右西,走来走去,几乎差不多忘记了还有太极图的事情,一时的沉醉不是简单的忘却,心中有执念,固然是一种坚守。随意之处,播撒心情,如一颗新芽萌生。不必在意什么,也不必记忆什么,有便来,来便去,动是静,静是动。有麦田有阳光有心情,便足矣。一天到晚游泳的鱼,不知道累,是它懂得怎样去卸掉这份累啊!
  有一座瞭望台,就设在一座山岗上。沿着木栈道拾级而上,会发现有一个迷你型的太极图就在眼前,算是弥补了无法看清大太极图的遗憾。此时方才觉得,天地之间的构造是可以用思维去创造的,眼前的胜景,绝非偶然,需要辛勤汗水去浇灌,才能孕育生长。我不禁为这聪明才智所感叹,也为人们的辛勤劳动所震撼,人类智慧是创造一切可能的先导,这是毋庸置疑的。
  
  三
  吃过晚饭,漫步在大街上,一场辉煌的日落给小镇打造得金碧辉煌。
  花儿粉粉嫩嫩,人面灿若桃花,建筑富丽堂皇,仿佛有一只点石成金的神手,点按到哪里,哪里都会变成黄灿灿的金子一般。眼前小镇的辉煌,一定是上苍眷顾我的一片真情,打包送来的,怕我把它遗忘,非要刻到心魂之中不可。
  一匹蒙古马奋蹄而起,这一跃间的定格,把其彪悍的形象凝固在这条街的尽头。好让人奋进的雕塑啊!我想这个雕塑一定是一种心灵间的祈愿。腾飞与奋进是这座小镇的博大主题,幻化心境,振奋意志,我已经被它感染到,情不自禁地向着那里慢慢走去。一边走,一边感受周边的景物,也是不错的选择。
  从身边经过一部脚踏车,一位胖胖的俄罗斯大姐,飘过来一个妩媚的眼神,意思在问我坐车吗?原来这是个出租车啊,是可以乘坐的。我几乎没有犹豫就跳了上去,那大姐笑盈盈地蹬动着脚踏车,慢悠悠地向那里行进着。
  乘坐这样的脚踏车,是很让人心爽的事情。街头行人并不多,三三两两,各自有各自的闲情逸致。撸个肉串,喝个啤酒。倚在电话亭前看报的老兄,一定是在等什么人呢。街边有一对青年男女,手挽手走在一起,绝对是中外合资,男孩子是俄罗斯人,女孩是中国人。不对,我猛然醒悟过来,他们都是中国人,只是民族不同而已。
  蹬车的大姐问我去哪里?不知不觉间,我已经到了那匹马的跟前。时光悠悠,充满了无限的浪漫。我已经沉醉在这缱绻的氛围之中,被提醒到,却觉被打扰到呢?我忙告诉她再转过去吧,我还会给你另一份钱的。
  “好嘞!”这大姐爽快得像个爷们儿,又开始了快乐的蹬踏。行走在小镇上,感受这里非同寻常的繁华,散淡而随意,那是一种让人心灵洁净的美好,充盈心田,久久不能散去。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乡下老家废弃马圈的屋檐下,架子车倚墙倒立。轮胎上残留的泥土,还有那锈迹可见的轮毂,仿佛在诉说过往的村庄岁月。 负重的车轮小心翼翼,在蜿蜒坡陡的黄土路上,慢慢下行转弯,父亲用肩...

北风日紧,大地渐冷,不知不觉,小雪已至。 这里的小雪,指的是节气。随着小雪节气的到来,天气也由深秋的冷变成了初冬的寒。寒风拂面,草木凋零,持家过日子的主妇们知道,该到腌菜的时...

今天是母亲仙逝五周年纪念日。 五年前的今天,母亲在不停嚷嚷着回家、终究没得回去,在城里小儿子家与世长辞。享年八十三岁。母亲是先知先觉者,她知道要走的时间,可我们不知道,以为母...

听雨,是一种沉浸式体验,需要专注,投入,更需要一份心情。 一 下楼做核酸,发现小雨密集,空中不见雨帘,地上有雨落,在浅浅的积水里蹦蹦跳跳,像玩水的孩子。 去储物间拿了伞。雨打在...

这天下午,微信的年级群班级群里难得浮出水面的老同学似乎缺氧似的,一个个露出滴着水珠的脑袋,吐出类似的泡泡——“沉痛哀悼单老师、愿天堂一路走好,家人节哀顺变!”诸如此类的话语...

我背着渔具,兴奋地沿着小河边铺满枯草的小径向前走。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惬意的感觉了,就是三年前,在每一个晴朗的秋冬,或者每一个周末,故乡的小河,总能把我的脚绊住。 我从小河的堰...

晌午,阳光洋洋干干地笼罩着大地。张松拉着拉拉车,车上放着几个蛇皮袋子,袋子里装着几个空矿泉水瓶子,这是他在别处捡到的战利品。他拉着车子正要进小区,保安拦住他问道:“你是干什...

我是快乐的天禄湖公园步行族。微信朋友圈里,常晒些视野中天禄湖畔迷人的风景美图。 记得韩愈曾说过:“以鸟鸣春,以雷鸣夏,以虫鸣秋,以风鸣冬。”秋已至,虫鸣是旷野最生动的音符,不...

一 向往春天,是长期在寒冬跋涉的人们心中的呐喊,是迎春花初春时的期盼……随着冬雪的融化,春天正悄悄地向我们走来。天气暖了,小草绿了,我站在初春的高岗呼唤: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得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