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中秋,我回到了老家——下柴市。

那天晚上,我独自走出家门,静谧的秋夜下,我抬头仰望头顶的月光。它依然如水,这轮照过古人也照过今人的月,把白日那些冷硬的灰色屋顶、粉红色拱桥、绿色竹林和树木,都一一安抚得驯良寡语,照耀得温柔静谧。

那盈满了小沟和原野的,都是月光。

多美啊!今夜的月光,它使我想起了小时候多少个像今天这么灿烂的夜晚,在那棵酸枣树下,我躺在竹席上,秋虫唧唧,母亲坐在我的身边。月光下,年轻的母亲,真的好美啊,柔和的脸上带着笑容,眼睛特别的亮。

那时候,我还小,微风拂过丛林,拂过我年幼的身体,拂过母亲清凉圆润的臂膀。母亲的故事真多,带着诸多猜想,带着对月宫的无比敬畏。她讲嫦娥的故事,我似乎看到了月亮上的桂花树,闻到了桂花香;她讲牛郎织女的故事,我仿佛看到浅浅的银河微波涌动,听到菜园里葡萄架下的窃窃私语……那一刻,整个小村被静谧和神秘笼罩着。唯有点缀在夜幕上的星星,闪闪烁烁,伸手可即,使人觉得它们仿佛就在地上,天地浑然一体了。

夜深了,月光悄悄将清凉注入我的血脉,让我渐渐地安静下来。于是,母亲边哼着童谣,边充满怜爱地把我抱上床,月光也悄悄地从窗口跟进来,轻抚我的脸,爬上我的书桌,钻入我的床底,或躲在我的门后,待一会儿,坐一会儿,看一会儿,悄无声息地旋转着、跳跃着、流动着,像溪水流经我的肌肤;那清凉如玉的光缓缓注入我的血脉,渐渐的,我感觉自己就是一块温润通透的玉石,与月色融为一体。母亲坐在床沿,边给我打扇边继续哼着童谣:"月亮粑粑,狗咬嗲嗲,咬哒何嗨……"我迷迷糊糊地入睡了,母亲的歌声还在继续,像温婉的明月,落在我的枕上,落在我的梦里。

后来,我上学了。放学路上,我且走且停,月亮且走且停。偶一抬头,它依然又高又远,洁白温顺。我一边走,一边和月儿说话,告诉她学校里发生的一些趣事,告诉她我心里的小秘密,告诉她我的忧愁和快乐。这时,月亮就像善解人意的邻家姐姐,眨巴着眼,微笑地注视着我,我想,月光一定是有灵性、有温度、有人情味的。

我在月光的呵护下渐渐长大,可母亲为了生计超负荷的辛勤劳作,她的背也弓了起来,她头上的青丝也渐渐地换成了白发。可她一看到我优异的成绩单或一张张鲜红的奖状,眼里就会闪出幸福的光芒,刻满皱纹的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随后,母亲轻快地奏响起她那不朽的锅碗瓢盆交响曲,为我加上一道稀罕的荤菜。

那年夏天,当我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出现在母亲面前时,母亲像是不认识她心爱的儿子了,认真仔细地端详了我半天,然后,忘情地自语道:"我家出官了!我家出官了!"此刻的母亲高兴得像个孩子。

今夜,我依然像小时候那样深情地望着月亮。但是,为我遮风挡雨的母亲,将我从乡村送进城市的母亲已经作古。星空下,我再已听不到母亲唤儿回家吃饭的声音,我再已听不到母亲送儿远行时的絮语,我再也看不到母亲那亲切慈祥的笑容。只有藉池河里的微风,依然奔波于两岸之间,像那些流逝的过往岁月,正缓缓拂过我的身体。

这是一个月满之夜,"满宫明月梨花白".偶尔光临中天的白云,也会悄悄的走远,然后消散。月亮上,也是秋天了吧?上面桂树已凋,叶子被风吹落,洒落在故乡的田畴阡陌、屋顶院落。

脚下的这块土地,百年之前,还是洞庭湖里的一块湖洲,泥沙不断淤积。于是,我的祖父辈们,垒土筑堤,一片一片地围起来,成就了一个又一个的堤垸。他们在湖洲上种菜、种稻、垒屋,荒芜之地,渐渐地成为鲜活的村庄。

秋夜的沃地,空旷幽静,缓缓起伏的原野上,能看见水稻一畦畦的黛色影子在淡淡的月色里,像流水走过的脚印。低处有窄窄的水渠。清瘦单薄的水渠,幽幽地泛着波光。开阔的原野之上,只有我的脚步声。

小时候,母亲曾告诉我,月亮每晚都会卧进村后的藕池河里过夜。我也像它,不管走得多远,就是到了地球那边,还是会回来的。下柴市是我们的家啊!那月亮不是静卧在河底,就是凸现于水面。水只是个载体,月像生着腿似的游走在河中。今夜,我透过月光甚至看到了河底那圆润的鹅卵石。月亮还在移动着,离藕池河越来越近,离我越来越近,连月中飞舞着的嫦娥都看得真真切切。小时候我抬头望月,总觉得天是那么高远,月是那么可望而不可即。今夜,月亮被我抱在怀里,举手能触摸,甚至张口就能咬下一块。

我的居住地广州,也是可以看到月亮的,在我家阳台上就能看到它,但我已经很久没有在阳台上看月亮了。一个个皓月当空的夜晚,我耽搁于手机里的花边新闻,耽搁于对文字的自我围困,也耽搁于对一些不可得的情感的纠缠……

在浩瀚的原野上,我知道,有一处让我的灵魂安息的地方——我的下柴市,我的藕池河,还有我那失散多年的月光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人说,为什么去登山?答曰:因为山在那里,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就这么简单。山,苍老的山,早就在那里了,它在等什么?它在等谁?它一定在等有缘者,或者说,它在等我。 一漫山小记...

南方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今日已是小雪节气,立冬是十天前的事了。 立冬是冬季的起始。立,建始也;冬,终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立冬,生气开始闭蓄,万物进入休养状态,大地变得沉静...

一 先是“大舅舅”出来了呢,后来给“摁”下去了。没过多久,它又把旁边的“小舅舅”给带出来了。照此这样下去,倘若那五个“舅舅”都想探出头来,这可咋办?就实在没法了呗! 那看不下去...

午夜失眠了,索性起床望窗外的风景。 以往赏夜景,都不是在冬季。因为夏季的夜景最美。可以闻到麦香,可以看见麦穗的剪影,可以感受月光的爱抚。而冬季的夜景,除了寒风残月,就是哑巴一...

作文休息时,偶尔翻翻网页,小结个人,回望来路,感恩贵人。百度显示:《孩子网》润物无声的5角钱仪式感总阅读6.2亿,真是奇迹。可能,也许,还会更多吧? 朋友助推力 2018年11月,我作润物无...

做了十几年老师,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做一个怎样的老师,在我的头脑里萦绕。记得刚走上讲台的那几年,只是知道如何把这节课上好。随着时间的流逝,激情的锐减,开始思考老师的归宿。...

单位开罢欢送会,六十岁的李东阳局长,就正式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休了,解甲归田,回家养老,这很正常。到了一定的年龄,退休休养,本来这是好事,他表面上表现得十分镇静与自然,然而骨子...

在影视剧里经常看到有老人拿着很长的旱烟秆,做工考究,吊着一个小烟袋,吞云吐雾,怎么看,都很悠然自得。父亲的土烟筒虽然与旱烟杆相似,但也有很大的区别,土烟筒的长度只有二十公分...

曾经拖着沉重的身躯养活过我们的石磨,在历史长河中悄无声息隐退。 近来猛然回想,两合拥抱在一起永不分离的石磨,终于劳燕分飞,各自珍重。起码淡出我的视野已有四十多年了。 我想,人间...

(一)聂耳墓和凌虚阁 2022年7月28日,重游昆明西山龙门石窟。 说是重游,99年曾经跟旅游团去过一次。因为时间久远,游客太多,摩肩接踵,喧闹不已。加上那时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对于前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