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匆匆,不经意间我经历了农民、武警战士、工人、代课教师、全日制硕士研究生、边疆支教教师和基础教育研究者等多种职业,并穿梭于乡村、军营、大学和城市。职业与身份在我的人生奋斗道路上悄然地在发生变化着,唯一不变的是在我童年时心中埋藏的一颗种子,因它而开花结果,结出五彩斑斓的人生。
  
  一
  
  我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的浙江省嘉兴市郊区,那时的农村经济还未搞活,农民还在贫困线上挣扎。那时童年的我,只能勉强填饱肚子。
  记得我六岁时的一个夏天下午,带着两岁的弟弟在小河边行走玩耍。当时,天很热,我们俩人感到又饥又渴。
  “哥,我要吃桃子。”
  听到弟弟要吃桃子的声音,我循着弟弟用小手指的方向,发现前方石桥下有一位中年高个男子挑着两箩筐鲜红的桃子向我们走来。
  我连忙跑过去一看,桃子又大又鲜艳,看样子应该很贵。我不由地用右手摸一下口袋才发现只有一分钱,心想:完了,一分钱肯定买不起桃子。
  “大伯,多少钱一个桃子。”
  想到弟弟很想吃桃子,于是我鼓起勇气这样问道,希望能用一分钱买一个小桃子给弟弟吃。
  “小朋友,你有多少钱?”
  “我只有一分钱。”
  针对卖桃子人友善的问话,我便不抱希望地回答了。
  “小朋友,一分钱,可以买两个桃子。”
  卖桃人说完,就笑着从箩筐中拿出两个又大又鲜红的桃子放到我的手中,同时也顺便从我手中拿走一分钱。
  看到我弟弟拿到桃子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卖桃人笑得很甜美。
  当时,我心里总感到纳闷:桃子有这么便宜吗?于是,一回家就把一分钱买两个桃子的事告诉了我妈妈。
  “孩子,那是隔壁村的老好人,看你们可伶,好心送两个桃子给你们吃的。拿走一分钱,算是贱卖给你们的,保护你们幼小的自尊心。”
  听到我妈妈的解释,我内心一震,感到卖桃人是一个大善人。
  很多事随着我年龄的增长而淡忘,但买桃人慈祥的样子难以从我心头抹去,同时,我也慢慢地认识到卖桃人收取我的一分钱是保护我的自尊心,于是,我的内心在涌动,思想也因此而升华,我感到“一分钱两个桃子”的故事就像一颗夜晚的星星闪烁着它独特的光芒,指引着我前进,并在以后的日常生活中影响着我。
  
  二
  
  1984年10月,那是我在宁波市武警支队服役的第二年。有一天上午,我正穿着刚换装的新武警服在宁波街头巡逻。
  我抬头一看,看到远处有一位老大爷挑着两筐菜在街头行走着。不一会儿,他就把两箩筐菜停在狭窄的马路上。很快,一位戴着红袖章的城管队员阻止了他,叫他马上离开。只见那位老大爷立即挑起担子继续赶路,但不到五分钟又停在人行道上休息。
  那位戴红袖章的城管队员赶紧跑了过去,骂骂咧咧地叫那位大爷快走,但我隐隐约约地听到:“我累了,让我休息一下再走吧!”
  于是,我迈开大步向老大爷走去。走近大爷时才发现,他挑的两筐菜是红薯和青菜,而红薯占了三分之二,惯不得大爷没走多远就满头大汗。面对大爷挑着两筐很重的菜,我就转身向着红袖章的城管队员敬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向他说明老大爷年龄大,允许他的担子在地上放一下,让他休息一会儿,要人性化执法。
  面对我的敬礼,城管人员笑着说:“既然武警兄弟这么说了,老大爷就把两筐菜往靠商店的人行道边上休息一下吧。”
  听到城管人员同意他休息一下,老大爷连忙举手向我表示谢意。
  “大爷,挑着这么多菜,到哪里去呢?”
  “我到附近的那个大菜场卖菜去。”
  “你指是宁波市看守所附近的那个大菜场吗?”
  “对的,就是那个。”
  “那我们是同路,我帮您挑一段路吧。”
  “不行,不行!……”
  我问清了大爷的去向后,假装是同路,就直接挑起担子往那个大菜场走。大爷一看,执勤中我亲自为他挑担而感到不知所措,嘴里不断地嘟哝着。
  入伍前我在乡下干过多年农活,所以对我来说一百多斤的担子应该不在话下。我挑着担子时才发现,两筐菜也有八十多斤。由于我挑着担,走路的速度肯定比平时要快得多。大约走了10分钟路程,我看到前面熙熙攘攘的人群不断地进出菜场。于是,我把担子停放在地上,交给了大爷。
  “太感谢您了,我今天真是碰到大好人了!”
  “我与您是同路,我们军民本身是一家!”
  面对大爷的感激不尽的话语,我连忙这样解释道。看到大爷兴奋地接过担子大踏步地向那个菜场走去的样子,我感受到了他被人帮助的愉悦心境,同样我这一上午的执勤也感到有了甜甜的收获。
  
  三
  
  2000年10月,我在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的一个乡镇中学当英语支教老师时发现,那里的孩子生小毛病时很少吃药。
  “如果有同学生病的话,我这儿有药,可以免费来取。”针对我班级的同学感冒生病时,我对全班同学说。
  “老师,那我们把你的药吃光后,你生病了,这么办?”
  “请同学们放心,我是有医保的,药快用光时我会叫上海的单位送药给我的。”
  面对同学的担忧问题,我告诉他们自己看病有医保的办法,同学们才放心地点头了。
  于是,在以后的日子中,有同学拉肚子的、感冒的、胃疼的,都会陆陆续续地到我这儿取药。看到他们拿到药品兴奋的样子,我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和释然。
  有一次上课时,有一位叫祥的同学在纸条上写了一句话,被旁边的同学发现了。
  “老师,阿祥写纸条骂你是疯狗!”
  听到同学的举报声音,我连忙说:“谢谢您,我知道了,请坐下。”
  接着我停顿了一下,心想:他们都是孩子,如果有同学骂我,我肯定存在一些问题,需要自己反思!
  “我们班级就像一个大家庭。老师是你们的长辈,你们是这个大家庭的主要成员。老师做得不好,你们也可以提意见。刚才有同学说有人在骂我,我想一定是在开玩笑。如果是真的骂我,我肯定有什么事没有做好,我也会改进的,这是在鞭策我前进。”
  面对突然变得安静的班级,我这样说道,便又开始了我的教学,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而阿祥同学原以为会受到老师的批评,却看到老师不放在心上,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之后,我反思到少数民族学生学英语能力缺少语言环境,英语基础差,一时跟不上教学的步伐,而我教学要求高,同学们压力大,对我有意见,很正常。于是,我放慢教学进度,采取“先慢后快”的方法,让全班同学慢慢地适应的我教学,然后再加快教学进度。
  支教两个月后,阿祥的成绩突飞猛进,对此我经常在课堂上表扬他。虽然班级的其他同学对我举动感到不解:骂过老师的同学,老师为什么还要表扬他。但之后,看到阿祥同学英语成绩提高了,班级同学才慢慢地明白过来:原来老师宽容学生还真有不一样的效果——阿祥一改以往骂老师的习惯,背后还经常力挺老师,帮老师辅导成绩差的同学。
  支教一年快结束时,阿祥同学在午休时找到我说道:“老师,谢谢您。当时我写纸条骂你是疯狗,你没有处罚我,让我很感动。其实,那时我害怕极了。你的宽容让我认识到自己太冲动了。我那时就发誓,一定要学好英语,报答你对我的宽容和关爱。”
  阿祥的话久久回荡在我的耳旁。这又使我想起了卖桃人的笑容,他的善举可以使很多人快乐起来。显然,我对阿祥的宽容和帮助,他成绩提高了,他自己、他家人以及老师也会因此而高兴的。
  
  四
  
  2018年9月,我的第一部长篇少儿小说《三个星外小侠客》经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后,我捐赠给全国希望小学上千册。其中获赠的云南省丘北县希望小学领导说,他们学校有几个孤儿,希望我能资助他们。于是,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因为我现在至少有能力资助孤儿。
  于是,云南省丘北县希望小学王校长让我资助一位名叫刘文香的孤儿。她的爸爸很早就去世了,之后妈妈也改嫁了,上小学时已是一名孤儿,与年迈的爷爷生活在一起。那时,她正好上小学二年级。自从那时起,我以自己或女儿的名誉每月通过丘北县希望小学的王校长把捐赠200元钱转给刘文香。她用这笔费用来买学习用具或生活用品。她也从生活的绝望中看到了希望,因为她知道,她身边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在关注她和帮助她,因此,她对生活和未来充满了信心。
  除了每月捐赠200元外,我还通过写信鼓励她学习,并不时地通过邮局给她寄学习用品和衣服。
  我在一封信中曾这样写道:“你虽然是孤儿,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得到父母的宠爱,但你从小能独立地生活,这是无法从书本上学到的可贵品质。希望你不但能独立生活,而且还能照顾好自己的爷爷,这也许是你可贵的地方。”
  最近,刘文香在给我的回信中说:“今年暑假,由于84岁的爷爷得了严重的风湿关节炎在医院治疗,整个暑假都是我在医院陪伴爷爷。我爷爷看到我细心地照顾他、陪伴他,他内心开心极了。我想这与您对我的教导分不开的。以后,我不但要努力学习,学会本领,而且还要做一个像您一样关爱他人的人。”
  看到这封信,我眼里闪烁着激动的泪花,自言自语道:“你终于感悟的生活的真谛,人是需要互相帮助的,正是这看起来不显眼的善举,才使人们有信心去摆脱困境,期盼未来。”
  
  
  五
  
  “一分钱两个桃子”的经历让我感受到世界善人的伟大,它让我明白,做人绝不是为了“升官或发财”,人性的美应该体现出对他人的无私关爱上。评价一个人的成就不是看他得到了多少,而是看他为社会付出了多少。正是这种关爱或付出,就像星星之火,燎原世界,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从承德回来,就去了中南海。 中南海在大部分国人眼里既熟悉又陌生。这里既是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办公地方,又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居住之地,是国家政治生活的心脏。因为长期不对外开放,对大多...

叶集离我家并不远,大约将近一百里路吧,早就想到叶集去看看。因为我知道叶集在上个世纪新文化运动时期出了未名四杰,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叶集还有个未名湖,在我的想象里一定是风光旖...

世上本无路,是走的人多了,才成了路!先生的话当然是开自然的真理! 有了路,未去走过的人,他还是不熟路,或脑袋中由人塞个生硬印象,连东西南北也许都模糊。只有去过不止一次的经历者...

小时候,站在高高的幸福河河堤上,往西北望,盐碱滩、芦苇荡、红荆树、黄土路、矮房子、土黄色的小村子是一幅绝美的乡土画。 画中惹眼的就数红荆树了,盐碱滩上有很多,呈不规则排列,高...

一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跟摄影人去看风景了,他们是通过镜头去看风景,与众不同的是,对风景的要求更为细致,更为精妙些。自然之美,在于自然的流露,每一个时辰,都在决定着风景的不同品质...

雪来的时候,我躺在一张床上。十年前,我用所有的积蓄,租住了这个鸟笼。它挂在高楼的第八层,七十几平米,我所有的积蓄也只是首付,按揭贷款后,我负债累累。从那以后,我在城市弯下腰...

小时候,具体地说是有记忆之后,十岁以前,我觉得我们的刘家胡同就很宽了。稍后,又知道我的家在金岭村,金岭村就很大了。那时候并没有走出去的奢望,只听说村里有人闯关东去了,也有人...

我为父亲歌功颂德/袁琪 父亲是天,他支撑着我们,父亲是春,他给了我们阳光,父亲是夏,他给了我们温暖,父亲是秋,他给了我们成熟,留给他自己的却是满头白雪的冬。 父亲,袁希珍,1925年...

一 老屋后的那面山坡,自打我记事起,它就是我们的自留坡了。有点像自留地那样,它成了我们“私有”的领地。 当然,说是私有也不全对。首先,我们就没握有它的“生杀”大权。随意栽种、简...

看着墙边那两大蛇皮袋红薯渐渐少下去,分别变成了半蛇皮袋,当我把它们誊装到一个纸箱时,它又由一大箱渐渐变成了半箱,我不禁有些释然,甚至冒出些惬意来。 今年红薯收获季节,看着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