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七日分别创造了光、空气、陆地、星斗、动物、人类和作息。在中国古代,日、月和金、木、水、火、土五星合称七曜,用来记载一个星期的七天。----题记
  
  一
   解封了!人群一片欢呼,已是午夜,众星沸腾。这就意味着我明天不用再去社区值守了。七天,我和那里的居民共渡七个日夜,阴晴圆缺皆成过去。然而,那七天,那里的人和事却让我难以忘却。
  第一日,接到命令,赶赴社区。这里毗邻开发区派出所,与教导员接洽后,又与社区负责人对接。他指着不远处搭建的一个蓝色帐篷说:“你们以这个临时帐篷为据点,查验进出居民的通行证,健康码,我们会安排一名社区工作人员配合你们。”
  说是开发区,其实就是一个城乡接合部。我骑车穿越大半个城区呼啸而来,和我搭档的老张也借了一辆电动车骑行而来。但一看到他的电动车,我就忍不住笑了。那是一辆非常小巧的女式车,像学生骑的,真不知他一米七八的身高怎么驾驶这辆车来的。他似乎也觉得有些滑稽,就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就这辆小电动车,还都是找别人借的呢,非常时期也只能这样。
   我和老张到帐篷一看,什么设施也没有,空空荡荡的。社区人员说马上会用车拖来桌椅板凳,还有两张折叠床,以备值晚班的民警休息。其实也就只能和衣轮流躺一下而已。
  老张看到地下的电灯电线还有插线板,就自己动手,从旁边的超市接了电源,我配合着,帮他把电线绕过帐篷上面的一根支撑架,找到最高点,把灯管挂上去。再插上插座,揿下开关,灯亮了。
  有了光,顿时帐篷里明亮起来,一种温暖也流过心头。我和老张都莫名地高兴起来。社区的东西拖来了,我和他摆好桌椅,把折叠床也安置好,蛮像那么回事,居然有了一种办公的感觉。
  社区的一个小女生进来,看到焕然一新的帐篷陈设,赞许地望着我们。她娇小的身材在帐篷里不必弯腰,戴着口罩的脸上,我只认识她的眼睛。不过,即使从眉眼来看,也是一位美丽的女孩。她说:“这个灯好亮,看着很舒服,又明亮又不刺眼。”
  是的,要有光。上帝创世纪,第一天就创造了光。就是这束光,将会陪伴我们七个夜晚。值守社区的帐篷亮了,亮在这个秋夜里,很远就可以看见。像这座城市所有的帐篷一样,点亮了整个城市,点亮了居民的心。
  接下来的两天,疫情还没有得到有效控制。形势严峻,每天的核酸检测点排着长龙。对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我们尽量给予照顾,身边安置几个塑料板凳。反复提醒居民保持1米距离。空气要畅通,口罩要戴好。为了人类在这个地球上更舒畅地生存、生活,自由地呼吸,现在,需要所有的人群保持距离,佩戴口罩,这似乎是一种悖论,其实,居民们都清楚,这并不相悖。他们默默地按照要求进行核检,井然有序。几年来屡禁不绝的疫情让人们懂得,人类的生存发展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常常面临各种灾难,就需要同舟共济,渡过难关。
  
   二
  每天吃完社区送来的盒饭,我就和搭档老张轮换着到社区周边走动走动。
   天南长渠从这里逶迤而过。这是一条母亲河,渠水清澈,缓缓流淌。从小,我就蹲在河边,托着下颌,饶有情趣地看成人在波光粼粼的水面钓鱼摸虾。这里还有地方特产义河蚶,烹制出来,是一道极具地方风味美食。几十年过去了,渠水依旧汩汩流淌,不曾停歇,渠道两边树木成林,花草掩映,环境静谧雅致。如若不是疫情管控,每天傍晚,都有很多居民在这里沿渠散步,在如水的月光中,享受惬意的秋光。
  不远处,一条大狗从河里洗澡上岸,主人唤它回家,它快活地甩动毛发,水珠四溅,落在草地上。除此之外,一片静默。
  一名中年男子拖着垃圾桶走出来,看他的身材虽然是中年人的特征,可是五官长相却异于年龄,有一种天真的懵懂。他的两只眼睛距离很开,虽然戴着口罩,但依然可以感觉到神态目光与其他人不同。
   在那瞬间,我豁然想起他是谁。是的,社区工作人员介绍说,他是唐氏综合征患者,生下来就是如此,成年后最多只能达到六七岁儿童的智商。他叫小五,即使实际年龄有四十多岁,周围的人依然叫他小五。这个称呼很亲切,看得出这里的居民对他充满善意。叫声小五,他立刻答应到“哎”,声音很是友好。他的眼神很善良清澈,就象天真的孩童。
  社区人员介绍,原来小五生下来时家人就发现了异常,家中长辈想将他遗弃,小五母亲坚持留下他来,还送他到特殊学校接受过一段时间的专门教育。无奈家庭条件有限,小五还是回到了家里。为了让他自食其力,社区给了小五一份清洁工的工作,他做事勤恳诚实,从不偷懒取巧。后来还给他办了低保。不知为什么,我觉得小五很可爱,他毫无心机的眼睛象透明的渠水清澈见底,仿佛永远保留了孩子的纯真天性。
  小五的父亲去世了,现在只有小五和年迈的母亲相依为命。
   “小五可讲孝心了!”社区人员告诉我,今年上半年,小五母亲生了一场大病,睡在床上几个月,都是小五悉心照料。“真的,他什么都会做,帮他妈妈擦洗身体,做饭喂饭,真的很贴心。”
   小五还有个姐姐,有时回来给母亲换洗内衣内裤,做些家务活。渐渐地,小五母亲又能下地走动了,她总对人说,这个儿子会疼人,没有白养。
  第三天下雨了,小五看我淋雨骑着电动车,急忙帮我把车停好,又不知从哪里拿来一把雨伞递给我。虽然是把破旧的雨伞,但也足够遮雨。他的动作显得有些笨拙,但朴实可爱。第四天来上岗值守时,我带了满满一袋衣服送给小五穿。是家里堂弟的衣服,半新不旧的。小五也不嫌弃,高兴得咧嘴笑了,接了过去。
  
   三
  生老病死,每天都在发生,疫情期间,依然如此。
   这天,社区的一个孕妇要生了,她的丈夫急急忙忙赶到值守点来问我们怎么通行。我和老张问他有没有车,跟医院联系没有。他说联系了,但医院此刻不能派救护车来接,因为车辆暂时安排防疫去了。看他焦急的样子,我们马上与开发区派出所联系。几分钟后,一辆警车开过来。孕妇戴着口罩,穿着防护服,做好各种准备,被扶上车,她的丈夫和婆婆也跟上车,随即车辆闪烁着警灯,朝最近的医院疾驰而去。
  第五天,维持核检后,我坐在板凳上休息几分钟,正准备喝口热水,那名孕妇的丈夫回来了,要进社区。我便关切地问他:“生了没有啊?”他一见是我,连忙笑了,说:“生了!生了!”原来这是他们的第二胎,大孩子是个可爱的女孩,这次添了个弟弟。我说:“恭喜恭喜,你的母亲呢,还在医院照顾你媳妇吗?”他说是的,他回来拿些衣物,吃完饭还去给他们送饭,然后顶替母亲回来,家里还有女儿和他的爷爷,一家子轮换着互相照顾。通过这两天,我和他们一家人认识并熟络了。不,除了刚出生的小弟弟。
  第七天,原本是我和老张换班休息的一天。忽然传来不幸的消息,老张九十八岁的老父亲去世了,他必须回老家料理丧事,却又放心不下这边工作。我赶到时,他嘟嘟囔囔地向我交代一些事项。我就把他推出帐篷说,赶快回去吧,这边有我呢。我便继续值守。到了下午,生小孩的一家子回来了,因为是顺产,又是二胎生育,孕妇恢复的很好,医院通知她出院了。母亲脸色红润,披着阳光。我终于看到了这个小男婴。胖嘟嘟的小脸上,也戴着小口罩。我担心婴儿不好呼吸,给他们快速检查,让他们快快回家。
  生命真是充满着奇迹,就在这短短几天,有老人去世,也有新的生命诞生。
  
   四
  疫情很快得到了控制。到晚上十二点,宣布解封。
   伴随着欢呼的人群,我们默默地撤除帐篷,收拾物品。不知什么时候,我们的周围站了一圈人,他们帮我们搬的搬抬的抬,将物品送上车。人群中,我发现了小五,我朝他挥挥手,他向我比了一个大拇指,又换了一个手势,比了一个爱心的形状。
   我笑了,和小五一样,笑得像个孩子。
  
   2022年11月12日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乡下老家废弃马圈的屋檐下,架子车倚墙倒立。轮胎上残留的泥土,还有那锈迹可见的轮毂,仿佛在诉说过往的村庄岁月。 负重的车轮小心翼翼,在蜿蜒坡陡的黄土路上,慢慢下行转弯,父亲用肩...

北风日紧,大地渐冷,不知不觉,小雪已至。 这里的小雪,指的是节气。随着小雪节气的到来,天气也由深秋的冷变成了初冬的寒。寒风拂面,草木凋零,持家过日子的主妇们知道,该到腌菜的时...

今天是母亲仙逝五周年纪念日。 五年前的今天,母亲在不停嚷嚷着回家、终究没得回去,在城里小儿子家与世长辞。享年八十三岁。母亲是先知先觉者,她知道要走的时间,可我们不知道,以为母...

听雨,是一种沉浸式体验,需要专注,投入,更需要一份心情。 一 下楼做核酸,发现小雨密集,空中不见雨帘,地上有雨落,在浅浅的积水里蹦蹦跳跳,像玩水的孩子。 去储物间拿了伞。雨打在...

这天下午,微信的年级群班级群里难得浮出水面的老同学似乎缺氧似的,一个个露出滴着水珠的脑袋,吐出类似的泡泡——“沉痛哀悼单老师、愿天堂一路走好,家人节哀顺变!”诸如此类的话语...

我背着渔具,兴奋地沿着小河边铺满枯草的小径向前走。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惬意的感觉了,就是三年前,在每一个晴朗的秋冬,或者每一个周末,故乡的小河,总能把我的脚绊住。 我从小河的堰...

晌午,阳光洋洋干干地笼罩着大地。张松拉着拉拉车,车上放着几个蛇皮袋子,袋子里装着几个空矿泉水瓶子,这是他在别处捡到的战利品。他拉着车子正要进小区,保安拦住他问道:“你是干什...

我是快乐的天禄湖公园步行族。微信朋友圈里,常晒些视野中天禄湖畔迷人的风景美图。 记得韩愈曾说过:“以鸟鸣春,以雷鸣夏,以虫鸣秋,以风鸣冬。”秋已至,虫鸣是旷野最生动的音符,不...

一 向往春天,是长期在寒冬跋涉的人们心中的呐喊,是迎春花初春时的期盼……随着冬雪的融化,春天正悄悄地向我们走来。天气暖了,小草绿了,我站在初春的高岗呼唤: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得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