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雨,已缠绵了一整天,绿色青青,芳草翠,悄掩心扉,乱了苔痕。那雨,肆意地又把那些卷折的心事层层牵拽出来,独坐窗前,透过薄薄的雨幕虚掩在一段时光里。
  ——依依
  
  (一)
  喜欢“曲径通幽处”的人,一般都会喜欢“禅房花木深”。这,是一种意境。
  就似这雨丝,最能牵出人昔日的种种遐想,这雨帘也最容易使人感情的丝线无限的延伸。
  实际上一个人独自坐下来静静地听一回雨,这也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冥想时刻,心中一定会有关于缘分,关于宿命,关于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愫纠缠在这千丝万缕的因果里。
  就如我,此刻将五月的心事,虚掩在霏霏的雨雾里,尽管雨丝里流动着一种淡淡的思绪牵引着我,然后,冥想苦思,终是没能找到一个确切的答案,缘分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
  也许最终无缘到永恒,但记忆中总会留下些许难以释怀的情,有些时候,缘分的来去,连自己也不能把握,于是,我释然,生命就是静静的享受老天赐给我们的种种情感的过程。
  雨丝敲窗,安静地守着一段时光,这样的时刻适合怀想,所有的烦恼,只不过是自己强加给自己的精神枷锁罢了。
  
  (二)
  我面临的,是什么?我不知道。我知道,心跳并不仅仅代表活着,还有更深的一层意思。
  佛说:活在当下。
  林清玄也曾说过:快乐地活在当下。
  岁月在蓦然回首时,犹如一部很老的电影,自顾自的播放,纤细的手总是挽不住流年,于是我的每一个当下都成了岁月长河里的历史。
  前几日,翻阅宋词,读到吴文英的“隔江人在雨声中,晚风菰叶生秋怨”的句子,这是一种思念。
  此时所有思念的人,都会把自己揉进雨雾里,在叹服词人把握情感的精微时,一不小心便触到了自己的情感之弦,这种感觉深深地埋在内心深处。
  
  (三)
  那一抹情怀又如雨丝般缠绵……
  如纳兰性德的词句:“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依稀见他一袭月白色长袍,一派承天之姿,款款儒雅之风,细雨悄至的黄昏,惟遗断肠人空赋相思曲。
  在这万千雨丝洗尽铅华的时刻,那些关于雨的词句,纠结着我的思维,当然,在所有的情愫中,应数爱情最令人心动,勾人心魄。
  千阙歌难吟,唯有纳兰的情怀依然在雨雾里徘徊,意气少年,且惆怅,共烟雨,万里长空枉凝眸。润了眼,湿了枕,心忍不住阵阵刺痛,一代才子定格在凄风苦雨中,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怎也躲不过一个字“情”,情,真的是一个折磨人的东西,叫人可以生死相许。
  
  (四)
  细柔的雨丝密密地斜织着,宛如天边云宫那朵木棉花,由远及近,样子越来越美丽。
  迟暮的美人有“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的幽怨,不管是江南宛若娉婷妩媚的清雅女子,还是六朝娇滴滴的红粉佳人,她们流连在尘世间曾经不染尘埃,可是,那幽怨,未曾间隙。
  清茶依旧,人却消瘦,假如爱有天意,让时间停留在一束流光之外,回眸一笑值千金,难得的一个侧影,伊人已是昨夜黄花。
  惆怅在心间荡漾,慢慢等待着夜的燃尽,青春已逝,韶华难留,暗波秋心已成错。错!错!错!
  古镜蒙尘,等待能有一个人,扶手拭去半面清冷,却终看不见世人所说的永恒,直到灯下白了头。
  
  (五)
  林黛玉诗云:“秋窗已觉秋不尽,哪堪秋雨助凄凉”
  花可知道?雨可知道?
  你转身,回忆斑驳前尘,琴声铮铮,谁细数流年光痕。
  那年那月,一场秋雨已穿透一位弱女子幽幽的心谷,异乡的孤寂里有这样一位让人怜爱的人儿,那通往古老大院深处的林间小路,蜿蜿蜒蜒,那些花儿,在小雨中绽放,在微雨中凋零。
  小说红楼梦中,作者曹雪芹安排林黛玉住在潇湘馆,潇湘馆中最典型的代表就是竹子,我想这应该是雪芹先生的用意。翠竹,象征的是一种不屈不挠的可贵品质,高洁中带着儒雅,含蓄里透着活力。黛玉的诗号“潇湘妃子”,正是这样一种高贵而自然脱俗,婀娜而风姿绰约的魅力。
  有人说,生命是华丽的错觉,想来这句话是多么经典啊。
  看那一瓣一瓣的落花,带着难舍,却还是飘落成尘,瘦弱的不再是这凄婉的诗词小令……
  
  (六)
  草房,古槐,静静的院落,斑驳的墙头感觉古意,卸甲归田的老将军独吟着“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的回味,那个穷困潦倒,数卷残书的孤苦老头恍然就在我眼前徘徊。
  雨,在诗人笔下就是浪漫的诗句,在画家的卷幅中,就是一黛清灵的水墨画。
  夏雨气势磅礴,秋雨灵韵缠绵,总是给予我们无限的幽思和想象,在思绪里无限夸大蔓延……
  
  (七)
  檐珠清脆滴落,敲碎了夜的宁静,纷飞的细雨拨开缱绻朦胧的夜色。
  多情的诗人有“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的遐想。
  穿越粉尘,执一卷浅淡的流香。
  这,是一种气质。
  便宛如一阙清丽绝尘的宋词,不着一字。
  雨踏着细碎的足音,将一帘如织的雾霭,悄悄挂上了窗台,烟雨霏霏的五月,打湿了丁香花的笑靥,敲打着静寂的窗棂,也敲打着雨帘后听雨的人,天空中弥漫着湿漉漉的青草香气,还微微夹杂着丁香的韵味。
  
  后记:
  目光穿越雨帘,冥冥中感觉有一双深情的眼不曾离开过我,悄然注视我的一举一动,就像我生命中的爱神,一分一秒的都在望着我,盼我晚归。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从承德回来,就去了中南海。 中南海在大部分国人眼里既熟悉又陌生。这里既是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办公地方,又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居住之地,是国家政治生活的心脏。因为长期不对外开放,对大多...

叶集离我家并不远,大约将近一百里路吧,早就想到叶集去看看。因为我知道叶集在上个世纪新文化运动时期出了未名四杰,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叶集还有个未名湖,在我的想象里一定是风光旖...

世上本无路,是走的人多了,才成了路!先生的话当然是开自然的真理! 有了路,未去走过的人,他还是不熟路,或脑袋中由人塞个生硬印象,连东西南北也许都模糊。只有去过不止一次的经历者...

小时候,站在高高的幸福河河堤上,往西北望,盐碱滩、芦苇荡、红荆树、黄土路、矮房子、土黄色的小村子是一幅绝美的乡土画。 画中惹眼的就数红荆树了,盐碱滩上有很多,呈不规则排列,高...

一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跟摄影人去看风景了,他们是通过镜头去看风景,与众不同的是,对风景的要求更为细致,更为精妙些。自然之美,在于自然的流露,每一个时辰,都在决定着风景的不同品质...

雪来的时候,我躺在一张床上。十年前,我用所有的积蓄,租住了这个鸟笼。它挂在高楼的第八层,七十几平米,我所有的积蓄也只是首付,按揭贷款后,我负债累累。从那以后,我在城市弯下腰...

小时候,具体地说是有记忆之后,十岁以前,我觉得我们的刘家胡同就很宽了。稍后,又知道我的家在金岭村,金岭村就很大了。那时候并没有走出去的奢望,只听说村里有人闯关东去了,也有人...

我为父亲歌功颂德/袁琪 父亲是天,他支撑着我们,父亲是春,他给了我们阳光,父亲是夏,他给了我们温暖,父亲是秋,他给了我们成熟,留给他自己的却是满头白雪的冬。 父亲,袁希珍,1925年...

一 老屋后的那面山坡,自打我记事起,它就是我们的自留坡了。有点像自留地那样,它成了我们“私有”的领地。 当然,说是私有也不全对。首先,我们就没握有它的“生杀”大权。随意栽种、简...

看着墙边那两大蛇皮袋红薯渐渐少下去,分别变成了半蛇皮袋,当我把它们誊装到一个纸箱时,它又由一大箱渐渐变成了半箱,我不禁有些释然,甚至冒出些惬意来。 今年红薯收获季节,看着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