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
  古柳倚墙黄,一年又是秋。
  颐和园曲径深处,水师学堂,石墩散落……它们学名“露天陈设器物座”,俗称“露陈墩”。古时,上边放东西,下面只是座而已。历经战火兵燹,上面摆设早已流散殆尽,不易搬运的底座才得已存世。石座多为汉白玉雕凿而成,造型精美纹饰如画,俨然可成独立观赏的石雕艺术。正所谓“露陈之美”。荀子说:“中心定,则外物清。”赏物并能由物至境,以器载道,大疫之下,得之逾难。尽管世间喧闹,众声嘈杂,但若心怀清雅,便不落俗……
  
  ◎高原散意
  我在风中从拉脊山上翻过 这是我此刻仅能征服的高度了, 我小心翼翼探出前额,惊异于薄壁那边, 朝向峨日朵之雪,彷徨许久的太阳, 正决然跃入一片引力无穷的山海 —— 昌耀《峨日朵雪峰之侧》。我七月份去了趟青海,主要是为了逃避帝都的燠热,因为疫情所限,时间短了些。 青海之行回来后,心绪有些飘忽,倒不是因为烘烤模式的继续开启,而是要觉得码点什么,把情绪倾泄出来才好。 写青海湖的碧澄通透;写茶卡盐湖的大美无形?写门源油菜花的绚烂金黄;写祁连山的浑莽峥嵘? 在西宁住下民宿的书架上,有一摞我常看的《三联生活周刋》,其中一期详尽的介绍了昌耀颠肺流离的一生。
  那晚,氤氲的灯光和夜空中的星光交织下,我读的嘘唏再三久不释手。 而我案上这本《昌耀诗文选》,似乎还没有翻动多少。 我觉得,我来晚了…… 这位因 “右派” 流放二十多年的诗人,以他的诗,他的生命,在厄运困境中从不退却,把感悟和激情融于雄奇、凝重、壮美的意象之中,饱经沧桑的情怀、古老阔大的西部背景、坚忍不屈的生命意识,构成了他的文字基调,成为了当下诗坛无可替代的独特存在。 作家马丽华在《骊歌向诗魂》中说:“ 昌耀是唯一的,而且无从仿效 —— 其精神世界,无人能够仿效;其生活状态,无人愿意仿效。” 此刻,我脚下的青海高原,正是他的生命像托尔斯泰说的那样:“清水、血水、碱水都已经泡过、浴过、煮过了 ” 的四十多年的地方。 当我在呼啸的山风中,车行翻过海拔近四千米的拉脊山口时,停车推开车门,努力在迅疾的风中,站稳身体向远处眺望,祁连卓尔山的雪峰在柔美缱绻云层中时隐时现,牦牛和羊群悠闲的低着头吃草,我与诗人好像有了内在的气息呼应,真切的感受到了他生命的琴弦,在这片土地上深情的奏响和不息的律动。 打开书扉,走进他的世界,不过,这些都已成为他的绝唱。 下面这张照片是2000初春,昌耀病重期间与韩作荣、肖黛合影。
   韩作荣我是认识的,四十多年前听过他的课,并有过短暂的交集。 而肖黛,这位小我一岁,籍贯山东,生在厦门,长在青海的庄重文文学奖的获得者,今年七月十六日,正是我在青海高原留连之时,她却在成都病逝。 去天堂写诗,或许是他们三个人生前的共同邀约? 当下许多人都写诗,自以为对文学、文字有了片鳞半爪的了解和掌握,往往爱做云苫雾罩般的玄虚弄巧,这种极端自我 “无病呻吟” 式的没有生命力或只有 “雕虫小技 ” 的花架子功夫,只能是浪费资源,浪费他人时间,而无其它。 我以渐入老境,生已经历,老已到来,无论曾经多么讨厌这个老字。 在生与死之间还有那个病字,也会常常不请自来。 人生是有阶段的,幼年、童年、少年、青年、壮年、中年、老年、衰年,以至于风烛残年,谁都想无疾迈过每一个门槛,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得已实现。 这三位因染疾而殁的诗人,就是例证。 在这个虚与委蛇的功利社会里,现实残酷,黑白双拼,世界折叠。活着就好,活好更好,这就是王道。 的确,人活到此时, “唯是一片芳草无穷碧,其余都是故道,其余都是乡井。” 这是多么深情而无奈的感慨和感叹……
  时下,北京的热已是强弓之末,浅秋已显。 我常常呆望着一场场秋雨后,头顶上飘着薄云的湛蓝天空,让人想起青海高原上那更加澄透的天空中,那些肆意无形漂荡着的云朵,那些曾在那片土地上生活了一生的诗人…… 还是以他的诗《巨灵》的做为结尾,并与耐心看完这些文字的朋友一起共勉: “ 我们从殷墟的龟甲察看一次古老的日食。我们从圣贤的典籍搜寻湮塞的古河。 我们不断在历史中校准历史。 我们不断在历史中变作历史。 我们得以领略其全部悲壮的使命感 是巨灵的召唤。 没有后悔。 直到最后一分钟。”
  (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有人说,为什么去登山?答曰:因为山在那里,这个理由似乎很充分,就这么简单。山,苍老的山,早就在那里了,它在等什么?它在等谁?它一定在等有缘者,或者说,它在等我。 一漫山小记...

南方的秋天总是姗姗来迟。今日已是小雪节气,立冬是十天前的事了。 立冬是冬季的起始。立,建始也;冬,终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立冬,生气开始闭蓄,万物进入休养状态,大地变得沉静...

一 先是“大舅舅”出来了呢,后来给“摁”下去了。没过多久,它又把旁边的“小舅舅”给带出来了。照此这样下去,倘若那五个“舅舅”都想探出头来,这可咋办?就实在没法了呗! 那看不下去...

午夜失眠了,索性起床望窗外的风景。 以往赏夜景,都不是在冬季。因为夏季的夜景最美。可以闻到麦香,可以看见麦穗的剪影,可以感受月光的爱抚。而冬季的夜景,除了寒风残月,就是哑巴一...

作文休息时,偶尔翻翻网页,小结个人,回望来路,感恩贵人。百度显示:《孩子网》润物无声的5角钱仪式感总阅读6.2亿,真是奇迹。可能,也许,还会更多吧? 朋友助推力 2018年11月,我作润物无...

做了十几年老师,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做一个怎样的老师,在我的头脑里萦绕。记得刚走上讲台的那几年,只是知道如何把这节课上好。随着时间的流逝,激情的锐减,开始思考老师的归宿。...

单位开罢欢送会,六十岁的李东阳局长,就正式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休了,解甲归田,回家养老,这很正常。到了一定的年龄,退休休养,本来这是好事,他表面上表现得十分镇静与自然,然而骨子...

在影视剧里经常看到有老人拿着很长的旱烟秆,做工考究,吊着一个小烟袋,吞云吐雾,怎么看,都很悠然自得。父亲的土烟筒虽然与旱烟杆相似,但也有很大的区别,土烟筒的长度只有二十公分...

曾经拖着沉重的身躯养活过我们的石磨,在历史长河中悄无声息隐退。 近来猛然回想,两合拥抱在一起永不分离的石磨,终于劳燕分飞,各自珍重。起码淡出我的视野已有四十多年了。 我想,人间...

(一)聂耳墓和凌虚阁 2022年7月28日,重游昆明西山龙门石窟。 说是重游,99年曾经跟旅游团去过一次。因为时间久远,游客太多,摩肩接踵,喧闹不已。加上那时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对于前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