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见过《水浒》里的鲁智深,那就等于见到我的舅舅,他浓眉朗目,声音似钟,膀阔腰圆,走路大摇大摆抡圆膀子,好像条条大路都是为他所开。他是本村辈分最长的一个,脾气又大,他一跺脚,一乡土地都颤抖。他没多少文化却当了三十多年村官,成为威震一方的传奇人物。
  
  这几年,我到省城工作,很少见到他,可每当心闲下来,他影子就会走进我的思念之中,今年表弟办喜事,我见到他的几个酒友,历数他这个非名人的轶事,使我感到从没有的震撼,多少年我都被别人的故事感动着,没想到我的亲人也有如此精彩的人生。
  舅舅一辈子侠肝义胆,为朋友两肋插刀,爱管闲事加上一副热心肠,谁都说不清,他为人做了多少好事。老话说叫着“家活懒,外活勤”,他从六几年当上村官,就好像天下事都是自家的。只要有人求他,有十分的力量想用上十三分。他最要命的就是,不知道钱是好的,不知道东西是自己的。乡里人越穷,难事越稠,他不能听得三句好话,见不得三滴眼泪。只要有人哭诉自己家里穷苦,他第一反应就是先摸自己的衣兜,身上钱本不会多,掏多少就给多少,也不点个数儿。有时嫌自己身上钱太少,向舅妈索要,慢一点,他会瞪大眼睛,拳头举起老高。乡下人得到了好处,爱说“哎,这可叫俺咋说你好哩?”他那蒲扇般的大手一挥,一脸严肃地说:“啥都不说!该干啥干啥去!”这算他一贯性的语言动作。
  
  舅舅爱管闲事,十里八村谁家办红白喜事,请来舅舅就是有了主心骨。如果是困难人家,他就会不请自来。只要他往堂屋一坐,点上一只烟,大手一挥:“快!你去干这!”“快!你去干那!”像在指挥千军万马,多大场面,在他面前就是一盘小棋,进退都是恰到好处。
  外村的一个计划生育钉子户不交罚款,乡小分队拖拉机开进村里要扒那家房子,不知道谁请了朱队长。他瞪眼往房子门前一站如一座山。大喝一声:“是人做了错事,干吗要扒房子!谁给我说说,这房子犯那家的王法!”那些欺软怕硬的家伙,看到那阵势二话不说灰溜溜地跑了。房子的主人站在舅舅面前哭,他指着那人的脑袋:“保着你的房子,可还要按国家政策办,快交罚款去!”那人像得了圣旨一样跑去交了罚款。他要的就是这样的面子。
  村里有家父亲受了儿媳的骂,找到老朱就算找到“包青天”。他不仅给断个是非分明,还要约法三章,从此一家和和睦睦。这样他名声一出去,自然求的人会越来越多,不管盛夏的午后还是严冬深夜,他只要听到一声哀求抬腿就走。哪怕正端碗吃饭,听到一句好话,吃上一半放下碗就走,姥姥心疼他:“吃饱再去呗!”“回来再吃!”声音还在耳边,人已经没了踪影。有时他自己无能为力,竟闹着请外地当官的外甥帮忙。如果谁有怠慢,他还要耍他老舅的威风。
  
  舅舅爱排场,摆阔气,他办事效率高,其实我知道,不仅是那威武的架势,不仅是智慧和热情的为人,也不仅侠肝义胆的性格,还有两个关键的关键。
  那些年,乡里大小头头总是借检查工作下队收刮民财,村官是最小的一级,谁都不敢得罪。他并不喜欢巴结权贵,但谁要像刘皇叔那样的礼贤下士,他除了心肝不能扒出来让人家吃,可以把外甥送给他的好烟好酒,一股脑奉献。可以把家里辛辛苦苦养的鸡、鸭、鹅给宰了,甚至把正下蛋的母鸡给杀了。这吃了人家嘴软,等舅舅有事站在他们面前,一般能办的事也就不好推托,自然也多了顺畅。不过他办的事决不是自己家的事。
  更主要他有俩个外甥在省里市里大小有个官职,过年过节,他家门前停几辆小轿车,可给舅舅撑了脸面,80年代小小的乡村这么场面很是扎眼。这样原本就大大咧咧,大声大气,大摇大摆的他也就更显“大家风范”,飘飘然了。
  他把帮助别人当成快乐,一旦圆满作好一件事,他比人家主人都兴奋。他啥都不图,就爱喝酒,半碗萝卜条,两根黄瓜,一壶老白干下肚,只要人家一句夸奖,就会美滋滋讲自己如何“过五关”,如何“斩六将”,真把自己当成“关云长”。
  舅舅爱喝酒是出大名的,他一看见酒,眼睛就发亮。不醉不罢休,越醉越说:“我没醉!我没事!”能回到家就睡觉,天塌下来也震不醒他,那呼噜声能听半个村子。如果不回家,酒后把拖拉机开到沟里,憋息了火,爬在方向盘上打起呼噜;该往西回家,竟然往东去了,趁着酒劲走一夜,等天明了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有时孩子上早学看见他在路边呼呼大睡,叫他醒来:“噫!我咋在这里啊!”这些都是舅舅酒史中的小插曲,还有更精彩的呢。
  一次他喝完酒回到家,睡着自己的牛屋里,不知道怎么弄出了火,被子烧了,衣服烧了,连刚卖粮食的几千块钱都烧了,屋里的牛挣脱缰绳,踢倒了他的床,惊醒了他,才从火海中爬出来死里逃生,事后我看到一身伤痕,急得我直哭,他却张着大嘴哈哈大笑:“我去阎王老儿家串门,他把我赶出来了。哈哈!”让人哭笑不得。
  
  舅舅的人品也赢得乡人的尊敬,不管啥事,只要舅舅出场,就会出奇的精彩。一次我外地的表弟带运粮汽车路过他乡,汽车颠簸滑落了几包粮食,被人捡了拉进附近的玉米地,弟弟一口气跑回找到舅舅,舅舅立马带人跑到丢失路线,当那些人听说是老朱的外甥时,都乖乖把粮食拉到路上,还帮给装好了车。他哈哈大笑,眉里眼里都是自豪。
  一天夜里,两个大姓因宅基地闹纠纷,大打出手,还请来外村亲友,一时间人越聚越多,眼看要出大事情,不知道谁把正在睡梦中的朱队长请来,他不声不响走来,黑夜中骂了两声,骚乱的人群就一个个偷偷离去。事后他把两家人大骂一顿,各打五十大板还要握手言和。他就是这样有威望、有魄力。可惜没生在战争年代,我敢说:如果他能跟着共产党打天下,不能成为元帅,也能成为将军。
  别看舅舅镇八方,只是拿我没办法,他喝酒时谁也不能干扰他,可我能端了他的壶,藏起他的酒,说不让他喝,拉着他就走。实在没法,他只好赔上笑脸给酒友说:“我这外甥女厉害,我得听她的,等她走了,我们再接着喝”
  不幸的是,93年他到乡里为村里人处理事时,被车碰了,也算他福大命大,我把他送进县医院,正好遇到人家从外地请来的好医生,开颅手术后稍稍稳定后,二弟把他接到地区医院,昏迷26天,连医生都不相信他还有救,他竟然大难不死活了过来。手术后,他很长时间精神不正常,疯子一般,谁叫他吃药,他打谁。护士给他打针,他打护士。弄得没人敢近身,当时我正带毕业班,可每周调三天上课,四天在医院陪他,只因他只听我一人的话,不知道碰到他那根神经,我只要拉着他的手:“舅!吃药!”他赶忙把药一把倒进嘴里。“舅!打针!”他老老实实躺在床上。像我小时候听他的话一样,一个多月不刮胡子,乱蓬蓬的像马克思,他乖乖地仰着脸让我给剪胡子、剪指甲,洗他黑黑的光脚丫。最经典的我不在医院的时候,打针吃药还需要我电话哄他。每次我来医院都迎来医生护士的欢呼。近两个月,他对我的依赖,害得我后来病了一场。
  如今舅舅70多岁了,身体还很结实,还能骑自行车带人去赶集。他手术后语言功能没完全恢复,可心里啥都明白。村里有几家困难家庭,他把我和弟弟们送他东西毫不吝惜地送给别人。一次我给他买件新衣服,他要送给一个没儿女的老人,谁能穿得了他那胖大的衣服,但必须听他的,看到人家穿上他的新衣服,他像孩子一样笑歪着嘴巴,心满意足的样子,我心里一阵酸,一阵痛。他心里装的永远都不是自己。
  我实在不相信有上帝,上帝该让好人一生平安的,如果不帮助舅舅这样的好人?决不配做一个合格的好上帝?该下岗!
  我真希望像我舅舅这样的村官多点再多点。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次次的努力,跌倒,爬起,心有阳光便无畏风寒!曙光来临前,我用沉寂的心态和略显平庸的眼神凝望,我那故去的亲人,努力拼搏过的村庄,解决了生存问题的土地,那座被我遗弃在家乡的老...

如果这一生我只读一本书,那这本书一定是《生命沉思录》,许多大家都对这书给以特别高的评价。 《生命沉思录》一共有三本,每本都不同,每本都对生命进行着沉思,每一本书都有着浓郁的墨...

最近被陆羽《茶经》中的美学思想深深吸引,洋洋七千字的鸿篇巨著,除了科学严谨的专业性,博大精深的文学性外,我更向往陆羽对生活的那一份独特审美与悠然诗意。 住在文学泉道几十年,却...

忽闻岭上秋风劲,瓜果梨桃醉满坡,人间最美是秋锦,菊桂飘香花似雪。 中秋的清晨,朝露轻轻地点缀在秋花、草坪上,露珠是那样的晶莹剔透,不禁使人顿觉舒畅清爽,心旷神怡。 那镶着银边...

一 昨夜下了雨,晨起,有人说:沟满壕平。立时,心里一阵翻腾着,回忆扯着思绪,非让你思呀念呀,回忆不可呢。脑海里涌现出儿时在家里时,村庄四周的壕沟来。那就是下雨后,冲出来的一个...

“云想衣裳花想容”,女人天生爱美爱衣,女人天生对衣的嗜好使世界色彩缤纷。衣让女人美,女人也因衣俏丽,添活力韧性。对许多女人来说,女人最美的衣衫永远是下一件。对我而言,最美的...

一 那只蛐蛐没经过我们同意就跳到我们家里来了。 那时候电视的声音很大。我问老张明天几点做核酸,他说群里没说。他一直盯着群消息。疫情来了,小区群成了最及时的信息发布中心和最有用的...

一. 华夏中国具有七千余年的农耕文明,培育谷粟稻菽解决了温饱,养活了芸芸众生,在这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牛可是人类最忠实的伙伴与朋友。中国先民很早就开始驯养牛、马等牲畜,进行耕田...

早上五点半起床,洗漱完毕,我去厨房打了稀饭,配上芥菜丝,拿了一个煮鸡蛋,一个热馒头。马工母亲笑望着我说:“你恁廋,多吃一个馒头,吃得太少了!” 我笑说:“够了,我也不干活,少...

一 中国的古典诗词,有一大半是吟咏离绪别情的。而经典的离别场景大都发生在秋天,秋叶则是点缀其中不可或缺的元素。比如:“荒戍落黄叶,浩然离古关。” “秋别冬临叶儿黄,一夜狂风呼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