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海南租住在乐东某所的一公馆,十层建筑,各类房间近100个,大部分已被个人所购。宾馆式的结构和管理,房主、租客约150来人。
  这里最吸引人的是纯粹地热温泉。
  每年大批北方候鸟们蜂拥而至之时,其中60岁以上的老人占95%还多,早晚遛弯、早市里,见到年轻人——难。走路甩腿、摇晃、挎筐、斜肩、拄杖、坐轮椅,说话含糊不清者无处不在,看了有种吃了青而小的百香果的酸涩感觉,这样的群体估计至少有百分之十以上。来海南过冬的人大体分为两种:一是有钱,二是有病。但来这里的有钱人很少。纯地热温泉,便成了老人,特别是有病的老人们的最爱。
  提起泡温泉就会联想到“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的诗句,可这里——
  两个圆形温泉池在楼北室外东侧,一个直径4米多,一个3米多,池深1米左右。注满水时,水管处47°C在池中旋流以后就45°C以下了,清冽见底的泉水,阳光之下,池底及池壁的小块蓝白相间马赛克清晰可见,水面在阳光反射下,一闪一闪,如同镜面,映照着蓝天白云、各类景致和赤身裸体的众生。
  每天上午10点,温泉池开门放人,热闹也就开始了。男男女女,各种造型,操着各种口音相涌而入,住在本栋楼内的直接穿着泳装,住在另一栋楼的则提桶,拎盆,准时奔赴而来。
  提着的桶都是装食用油那样的塑料桶,装满凉水,系上塑料绳扔在汤池中加热,泡完温泉拿到卫生间冲身体,塑料盆是用来洗头的。这样,不仅省去了回去冲洗,省事,省水,省钱。
  进入温泉区,无论男女,无论熟悉与否,便无所顾忌,有出来前就穿好泳衣的直接褪去外衣,没换的就去卫生间脱换。老男人们有的泳裤又瘦又短,大肚饢凸显,有的直接就是大裤衩子,花的、素的;老女人们也不示弱,泳衣千奇百态,黑的、红的,红黄大花的居多,还有穿三角裤头,超短背心的。各种肤色,各种疤痕,各种体毛,各种养眼,各种辣眼,炫目刺眼。男女混泡一池显得很是自然,一看都是老司机。泳帽更是百花齐放,还有套塑料袋的,因为管理要求必须戴泳帽,那些节俭的老女人就以塑料袋替代泳帽,也有两个老男人自侍秃顶不戴泳帽。
  “啊—,哦—,”此起彼伏,“热吗?”“嗯呐,还中。”南腔北调,男女问答声中,高矮不一,胖瘦各异的人们纷纷用手试水温,然后纷纷迈入温泉池中。熟络的人说笑、交流便开始了。有的是相约结伴而来的老乡,有的是本家哥们儿、姐们儿结伴而来的,还有的虽然来自天南地北,但在此相遇已多年。
  两泡之后,人便热透了,血气通畅,由外而内,到由内而外,汗水潺潺滴流着,此刻,人的灵魂仿佛也随着汗液流露于体外。
  “哎,王老弟,现在的鱼便宜,我今早买了两条鲅鱼,包饺子挺鲜。”“是吗?怎么做?”“剔肉,剁成泥,放青椒,或者韭菜都行,放点儿醋、糖和胡椒粉,其他的和包肉馅饺子一样,最好是蒸饺,保持原味。”“明天我也包,尝尝。”这是一个84岁,五短身材、秃顶一直不戴泳帽,穿着一条灰色条状老年高腰短裤和另一个戴灰色旧泳帽、褪色蓝泳裤、85岁身材高挑略有驼背,肚脐右侧有一条半尺多长刀疤的老人对话。二人都是来自H省北部,刀疤老人据说退休前是某大学教授,老伴也是某医科大学教授,年轻时还曾留学过前苏联,那天还秀了几句俄语。交谈中得知她比刀疤老人还大一岁,话语没有刀疤多,只是每天泡温泉也要带着墨镜,不知为什么。
  我不喜欢刀疤,是他那天几泡之后坐在汤池台上那种居高临下,目中无人的口若悬河和口无遮拦说讲。那天,刀疤和另一泡澡老人唠租房的事,说他在我们所住的楼有两户房产,每年租金可收1.5万左右,在另外小区还有一处住房。抱怨此处两户至今没有办下房照,本想投资百十来万能赚一笔,可砸在手里了。怨天尤人,愤愤不平地说出了一些普通人都不可能在公开场合说的抱怨政府、抱怨社会,甚至……等一些话。满池泡温泉的人,在诧异的眼神中,默默相观。联想到某大学教授xx萍,我不再沉默,对其发起质问:“你是不是共产党员?是不是领着国家的退休金?”有理有据的教训,咄咄的气势,是其未曾料到,竟然语塞无言,面色红而转白,加上有的人立马发声赞成我。刀疤立刻精神萎顿。此时,爱人立马制止了我,说支持我,但别搞出人命。随后,刀疤嘴里嘟哝着爬出了泡澡池,穿衣离开了。直到一个多月后才又出现在泡澡人群里,话语却少了很多,即使说话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盛气凌人了。据说刀疤泡温泉时还经常坐在池边搓皴,往池中涮,甚至还掀起短裤搓,露出黑黑的一片,为此还曾有同池女性与其发生过争吵。思想如此不堪且又猥琐的人也会是大学教授?
  “红姐,昨天我去北面看见又有一块哈密瓜棚快拉秧了,明天去看看。”“还去呀?上次捡的拉秧瓜还没吃完呢,不想去。”“这次的瓜和上次不一样,不是黄的,是绿瓤的,都说绿瓤的甜,没熟的还可以做菜呢。”“哎,周姐带我去呗,上次我捡的少,多了还拿不动,走快了还上不来气。”“哎呀,你呀,得了吧,那次人家撵来,你空手还落在最后,扯后腿!”这是几个老年女人泡澡池中的对话。
  “哎,嫂子,在哪?我和你们去。”“我也去,咱们这次机械化,骑电动车去。”几个有电动车的人大声说。这几个人我知道,一个是指导过我打台球的三哥,我有叫他师傅,另一个是三哥弟弟的连襟。说去就走,提勒禿噜爬出浴池,搽巴搽巴,穿上衣服,四人两辆电动车绝尘而去。
  说起捡哈密瓜也是这里的常态之事。这里的哈密瓜在冬季大概50天左右就一茬。一栋栋大棚,上面是薄膜,侧面是纱网,哈蜜瓜的藤蔓被塑料绳吊在铁线或钢管上,水肥充足,温度适宜,藤蔓和瓜的生长每天眼睛直观可见。瓜成熟了以后就会有运输大车开进园区,运装拉出岛外。但是有水裂、疤痕的瓜是不可以装车的,所以就干脆不摘,亦或摘下发现后直接堆扔在地上,这样就会有些小贩象征性给几个钱用三轮车拉到菜市卖,裂损重的小贩也不要,就会有人捡拾自己吃或拿到菜市去卖。这样的瓜在菜市上绝不按斤卖,好些的5元3个、3元2个,品相差的1元1个。
  第二天中午泡澡相遇,我问师傅收获如何?师傅沮丧地说,去早了,瓜还没摘完,我提议傍晚去,可都不同意,说今早去。今早再去瓜秧都没了。
  言谈中得知有不少老人退休金也不多,只想来海南养病,有的还是儿女们出钱,所以老人们花钱也精打细算,早市上有的老人买菜就斤斤计较,我还看到有的老人在超市用低价买掉下来的菜帮,甚至还有在烂菜堆里捡菜的;还有捡废品的。我们一起泡澡的一对80多岁的夫妻就是,大家有买东西、收快递的纸壳都会给他们留着。绝大部分老人不会使用微信,不会也不敢银行卡绑微信,所以有些老人都带着现金,装在兜里整天背在身上。不管是上街,跳舞,唱歌都不离身。老人们,特别是身体不好的老人还行动不便。唉,人老了,真难啊。
  新年春节期间话题虽然很多,却很集中。
  “上海大闺女昨天给我寄了一箱干果、酱牛肉、牛肉干,二闺女从成都给我寄了一箱粑粑柑。唉,都说了我吃不了,不用寄,就是寄。大女婿也寄。”三哥坐在汤池边上,一边往身上撩着水,一边说着,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是啊,我那闺女也是,北京这么远还寄烤鸭、糕点。我说都了啥也不缺,就是不听。”81岁的张大姐接上说。嘴上埋怨,表情却很幸福。
  “我那儿子儿媳也是,知道我在家就爱吃哈尔滨红肠,前天给我们寄来一大箱,这下子够吃到回去了。”
  ……
  七嘴八舌,俨然一场晒儿女孝心报告会,个个脸上都洋溢着甜蜜和幸福。
  疫情期间,不用上网在泡池就能及时得知各地疫情。市场上各类水果、蔬菜、鱼虾的价格,还有做法、吃法,在泡池里就能了如指掌。
  最逗的当属来自鸡西的老石大哥一家。石大哥原是机关干部,退休有四五年了,习惯了家乡生活,一直没有像姐姐弟弟们那样,到了冬天就来海南过冬。今年心梗做了支架,弟弟开车将其接来疗养。刚来时进汤池要爱人和弟弟搀扶才能进去,坐进池里,有刀口的那只手还要举着,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能完全独立进出,脸色也红润起来,话也多了起来。石大嫂也挺逗,每次搀扶石大哥进泡池后,自己先在池边先用手往身上撩水,等水温大幅下降才试探着伸脚、举手、入池,嘴里夸张地发出“嘶嘶”的声音,咬着牙齿叨念着:“好冷啊,好冷。”引得大家轰然大笑,每到此时,长得像郭冬临一样的石大哥就会眯着眼微笑相视。恩爱之情尽情显露。有人说:“大哥性格真好。”石嫂说:“你们不知道,他呀,在家可厉害了,人家才是真正的一把手。”交谈中得知,石大哥病前在家一直做饭呢。石嫂叹了口气说:“现在不行了,我这大半辈子没做过饭,这老了老了还得学做饭。”石大哥慢声细语地接话说:“老伴,谢谢你,我这有病,现在好得这么快,多亏你照顾,你辛苦了。”满池的人哈哈大笑,笑声里有祝福,更有羡慕。
  一派祥和的大家庭之景象,但也有不尽人意之处。一脑血栓未痊愈老哥年龄也就60出头,属于病退。可以搅乱全局,无视管理人员提醒就是不戴泳帽,拄着拐棍,国骂挂在嘴上,先是对老伴,后来又对社会。腿脚不便却两个池窜来窜去,水热了骂,凉了也骂;每天都坐在池边随时搓澡,有时还把短裤扯起来搓,把手伸到前面、后面挠扣……谁也不敢说,女同胞们纷纷躲离,男同胞也不敢制止。老伴一劝说,就会遭到一阵国骂,甚至举起拐棍施暴。
  每天都有老妇人不敢入池便坐在池边拿着看不出本色的毛巾反反复复在热池中投洗,然后披在身上、腿上享受。对管理人员和其他人的提示却充耳不闻。池中原本清冽的热泉水面上的毛绒逐渐增多,水也有了奶色。
  刚来不久的一天,我们正在热水池里泡着,突然一个头上套着塑料袋的老女人从泉池的边上扑通一声跳下,扑通扑通游到池子对面。阵阵热浪涌到身上如针刺一样,人们纷纷跳上池边台阶上。过了一会儿人们刚刚下到池里,这老女人又扑通扑通游了回去,人们又急忙跳上池台。我实在没忍住说道:“你老人家想游泳,可以到旁边的游泳池呀,那里宽敞,你这样扑腾来扑腾去,别人受不了呀。”她却振振有词:“游泳池水凉,这里水热。”唉,真的是老人变坏了,还是坏人变老了?
  3月份,东北的疫情严重了。也成了泡池人每天的话题。每天确诊增加的人数都门儿清,因为这关乎返乡的行程,也关乎着家乡和亲人们的安全。政府果断处置,人们同心戮力,祈盼疫情早日结束。这是人们的共同心愿。可有人仅仅因为影响了个人的返程却心生抱怨。某天,有两人泡着泡着说:“你看M国、Y国等都放开了,我国也应该取消对疫情的限制……”“我们当年支援武汉抗疫,全力以赴,如今我们家乡发生疫情却……”等等,整个一怨妇嘴脸。我实在听不下去了便反问道:“你只知道M国疫情放开人们行动自由了,可死亡人数直逼百万啊,如果在中国,如果这些人中有你的家人或亲属,你又会怎么想,又会怎么说呢?再说当年武汉抗疫是举全国之力,各地全力支持没问题呀。现在的疫情我相信党和政府也一定有措施,绝不会放手不管的。哦,对了,当年你们是捐款了?还是去当志愿者了?”这哥俩儿顿时哑口无言,面面相觑。“疫情面前咱们要相信党,支持政府,听从挥,做好该做的就好,不要相信和扩大、扩散网上一些负面消息,我们国家、我们的民族在灾难面前更需要空前的团结,齐心抗疫,才能换来国泰民安。”事后爱人说:“你像当年讲党课似的,不过,你说得很对。”爱人这次说话的态度倒是很真诚。我倒觉得这是一个党员应该说的和做的。
  春节后的一天,一个大伙都叫大哥的人中午喝了点小酒,一泡之后,坐在池边津津有味炫起了老伴过生日去三亚吃饭的事。本打算吃海鲜,但一问很贵,不划算,又改吃自助餐。洋洋得意炫报了所吃的菜品后,接下来的得意却大跌眼镜“光牛排我就排队取了两次,蒜蓉生蚝我把粉丝和蒜蓉扔掉,就吃生蚝,寿司我就咬带鱼子酱的那块吃,剩下的就扔了,饺子我就在肚子上咬一口吃,三文鱼不蘸辣根,我拿来涮着吃…”酒后、汤泉,让人放松,也放纵灵魂本性。
  看着眼前这大哥的神态,不觉想起被称做懒驴市的农村小卖店和生产队时马号的冬天晚上,一群闲得发腻的老爷们儿一番东家长西家短,谁家结婚生小孩,谁家母猪下崽之后,末了,都是床上那点事,重点是谁和谁搞破鞋。睡了别人老婆的还要绘声绘色,添枝加叶地甚至把细节讲给人听,并以此为骄傲和资本。
  春节后,有一个老人因心梗走了。据说是刚刚从公安战线退休,做过心脏支架。中等个,小眼睛,人很和善,我甚至不知道他姓什么,来自哪里,只是在泡池里相遇过几次,可每次见到总是微笑着和我打招呼。每天别人泡池,他坐在西墙角,用盆泡脚20分钟,有时感觉池里的水不烫了会下去泡一会儿。走了以后,大家纷纷感到惋惜。和我一起来的同伴有天中午正围着看下棋,身边有个老人突然摔倒,等抢救人员赶到已经来不及了。还听说,有一老人上午十点心梗发病后,拨打了120下午救护车才到。这不免让那些身体不好的老人们深感忧虑。
  ……
  一池汤泉容纳赤身坦然的人们,也将人们的的灵魂映照得淋漓尽致。清清的汤泉犹如明镜。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浊我足。”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在农村的“两级”委员会干部成员中,调解员这个职务实在普通的不算什么,既不是官,又没有权,动不动还得罪人,尽干些吃力不讨好的事,但这个工作又必不可少,非常重要,所有的民事纠...

秋色斑驳,时光微凉。清风萧然,落叶愈加匆忙。寂寞小城,远离夏日的繁华与绚烂,一切变得柔和而冷清起来。 秋风吹乱了心绪,眼前的景色变得熟悉而又陌生。当你感到孤独的时候,内心空虚...

一 在我家乡的土崖、沟畔边,到处都可以看到一种耐旱的植物。它的枝叶间长满了尖锐的刺,浑身挂满了红红圆圆的果实,看着非常诱人,这种果子就是酸枣。 我第一次吃酸枣,那种酸酸甜甜的...

又到年关,街道繁华若市。夕阳将行人的影子拉得很长。这条街很长,很喜欢它修长的身姿,记得去年这个时候,我们还碰到一起办年货,一起游走街头。时间过的真快呀,转眼间你离开这座城,...

一次次的努力,跌倒,爬起,心有阳光便无畏风寒!曙光来临前,我用沉寂的心态和略显平庸的眼神凝望,我那故去的亲人,努力拼搏过的村庄,解决了生存问题的土地,那座被我遗弃在家乡的老...

如果这一生我只读一本书,那这本书一定是《生命沉思录》,许多大家都对这书给以特别高的评价。 《生命沉思录》一共有三本,每本都不同,每本都对生命进行着沉思,每一本书都有着浓郁的墨...

最近被陆羽《茶经》中的美学思想深深吸引,洋洋七千字的鸿篇巨著,除了科学严谨的专业性,博大精深的文学性外,我更向往陆羽对生活的那一份独特审美与悠然诗意。 住在文学泉道几十年,却...

忽闻岭上秋风劲,瓜果梨桃醉满坡,人间最美是秋锦,菊桂飘香花似雪。 中秋的清晨,朝露轻轻地点缀在秋花、草坪上,露珠是那样的晶莹剔透,不禁使人顿觉舒畅清爽,心旷神怡。 那镶着银边...

一 昨夜下了雨,晨起,有人说:沟满壕平。立时,心里一阵翻腾着,回忆扯着思绪,非让你思呀念呀,回忆不可呢。脑海里涌现出儿时在家里时,村庄四周的壕沟来。那就是下雨后,冲出来的一个...

“云想衣裳花想容”,女人天生爱美爱衣,女人天生对衣的嗜好使世界色彩缤纷。衣让女人美,女人也因衣俏丽,添活力韧性。对许多女人来说,女人最美的衣衫永远是下一件。对我而言,最美的...